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雄心 下

    更新时间:--

    在听到第十四声惨叫后,所有在暗中跟踪监视云蝶仙和慕山的探子都消失不见。

    在雪怜城神出鬼没的“风影雪杀”之下,纵然是同等级的造化神通境高手亦防不胜防,更何况那些探子原本多为某个势力的马前卒,完全不堪一击。

    在确定第十五声惨叫不会再响起后,云蝶仙的好奇心却越来越不可抑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带咱家去什么地方?”

    慕山叫停牛车,双脚踩在滚烫的地面上,答非所问道:“你的胆子够不够大?”

    云蝶仙怔了怔,说道:“那要看遇到的是什么了。”

    慕山笑了笑道:“你常驻玉轮城,应该听说过百里荒芜堡么?”

    “百里荒芜堡?”云蝶仙妩媚的眸子转了转,带着点儿小小的吃惊道:“你说的莫非是三百多年前被幽冥皇帝萧逆一战踏平敉为废墟的奈何堡——难道这些天小慕一直都藏在那儿。”

    慕山不置可否道:“你敢不敢跟我去?”

    云蝶仙恢复了正常,笑吟吟道:“有慕大哥保护,咱家还有啥可怕?”

    慕山看着云蝶仙吹弹可破的俏脸,摇摇头道:“免了吧,我只对美女有兴趣。”

    两人弃车徒步,边走边聊须臾工夫便行出十余里,前方响起隆隆风声有若雷鸣震耳欲聋,大片大片的雾气被那不知从何处刮来的汹涌罡风裹挟凝炼成炽烈狂暴的冥火巨雷,如同冰雹一般铺天盖地砸了过来。

    在这密如蝗雨的巨雷之间,一条条暗红色的乱离流光若隐若现,若是一不小心被它扫中,顷刻间就会卷入时光乱流中,轻则转瞬衰老,重则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面对这等可怖的景象,不要说普通的真阶高手,就是圣阶人物亦要为之心惊胆颤不敢越雷池半步。

    正因如此,三百多年来百里荒芜堡被各大势力列为禁地,若非慕山突然提起,云蝶仙差点都忘了血域山中还有这样的一处存在。

    但在慕山面前,这些教人谈虎色变敬而远之的冥火巨雷和时光乱流却似和风细雨全不萦怀,根本无法迫近到身周五丈之内。

    约莫半盏茶的工夫,前方的罡风吹刮得愈加猛烈,浓雾像轻纱一般吹散,徐徐显露出一座宏伟沧桑的古堡废墟。

    云蝶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涉足传说中的百里荒芜堡,不觉稍稍放满身速,跟随在慕山身后貌似漫不经心地打量起来。

    这座古堡占地超过千亩,尽管时隔数百年但大战后的遗迹依旧随处可见。原本巍峨高耸的城墙和拱卫四周的秘魔塔几乎被全部轰平,只留下一堵十余丈高的残垣断壁在狂风中沉默屹立,仿佛还在叙说昔日的辉煌。

    在古堡东北角上,还有几间侥幸躲过大劫的房屋,但在岁月与风霜的磨砺之中,也已显得残破不堪。

    慕山驾轻就熟,直奔那几栋硕果仅存的屋子而去。云蝶仙亦步亦趋追问道:“你知不知道小慕为何突然想起来要见我?”

    “或许他一个人在这儿待得太无聊,想找个伴儿?”慕山回头瞅了云蝶仙一眼,轻笑道:“不过若换作我,肯定会找美女来——小仙,听说你有两个姐姐长得很不错?下次有机会别忘了介绍给我。”

    如果是另一个人这么说,云蝶仙下一刻就会拧下他的脑袋来。不过在亲眼目睹了慕山深不可测的修为后,他只是盈盈一笑道:“她们的胃口可比咱家大得多,小心连你的骨头都会吃下去。”

    忽听有人冷冰冰回应道:“那就再妙不过,省得这自命不凡的家伙整日在我跟前喋喋不休胡说八道。”

    话音落处,雪怜城美若天仙的身影像一缕夜风般缓缓浮现出来。

    慕山深受打击,惨叫道:“不会吧,闹了半天我在你心目里敢情就是这种惨不忍睹的衰人形象?”

    雪怜城琼碧里发出低低冷哼,转身向那几栋房屋漫步而去,却悄悄将唇角不自禁展露出的一抹笑意隐藏了起来。

    她身为风后传承者,接收了风后生前所有的记忆与魔识,自然而然也晓得了慕山的过往,更知道这家伙当年也是风吟蝉的众多追求者之一。也正是缘于这样一个原因,才会无怨无悔为风后守墓三百年,等待冥皇萧逆的归来。

    只是如今雪怜城的心中,只有恨没有爱。假如说还有爱,那会是对于楚天的一种感恩之情。即使于风后而言,她内心深处真正挚爱的,也是萧逆而非慕山。

    然而奇怪的是,甚或雪怜城自己都没有发觉,事实上她越来越喜欢和慕山抬杠。每次贬损完对方,看着他夸张的苦脸,便总会忍不住想笑,却从未意识到那欢笑的感觉已离开自己有多少年。

    她的笑意尚未完全敛去,楚天已从其中的一栋房屋里走了出来,站定在目前望着正朝自己走来的云蝶仙招呼道:“云兄,别来无恙否?”

    云蝶仙柳眉轻挑,轻嗔薄怒道:“你说呢?”

    楚天微微一笑,视线从云蝶仙的脸上慢慢移开,投向他身后的无尽黑暗中,朗声道:“几位既然来了,又何吝于现身一见?”

    云蝶仙心中一愣,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躲过雪怜城和慕山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跟踪自己潜入进了百里荒芜堡。

    但转念一想,慕山、雪怜城的修为只怕还在楚天之上,假如后者能够察觉到附近有人,那两人又岂会不晓?十有**是佯装不知而已。

    他悄然瞥过慕山和雪怜城,见两人脸上毫无惊讶之色,愈发确定自己所猜无差。

    就听有人哈哈笑道:“慕兄,原来你是在这儿躲清闲,却找得我们好苦!”

    在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声里,黄泉沼云家第三代嫡系子孙中的翘楚人物——云殇公子笑容可掬现出身形。

    和他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名身材威猛高大的金袍男子,相貌堂堂龙行虎步,有若王者莅临气势逼人。

    看到此人,云蝶仙深藏在云水袖里的纤手无声无息地捏攥成拳,然后又缓缓地松开,咯咯一笑道:“好你个小慕,却将咱家当成了鱼饵,把父王也钓上了钩。”

    这时云无量身边人影一闪,碧断如鬼魅般出现,沉声说道:“王爷,我已将百里荒芜堡里里外外搜查清楚,他们只有三个人。”

    云无量微微颔首,目视楚天道:“三个人,就敢引我上钩,好胆识!”

    他的声音不高,但如金似铁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威严。

    楚天闻言问道:“云兄,你怎么说?”

    云蝶仙柳腰轻摆退到十丈开外,娇笑道:“咱家多少有点儿自知之明,莫如就为大伙儿做个仲裁吧。”

    云无量低低一哼没有说话,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扫过云蝶仙一眼。但谁都不会忘记,他曾经亲手杀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外带他们的妻妾和丈夫儿女。没人能够知道,此时此刻他心中是否已对云蝶仙动了杀机?反正,云天王最不缺的就是儿子,这点人尽皆知。

    楚天悠然笑道:“刚好三对三,就请王爷赐教!”

    不料云殇摇摇头道:“慕兄稍等片刻,我这儿还有一位朋友想要见你。”

    话音落下,黑暗深处有人长声吟道:“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华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一名身形欣长的青衣中年男子披头散发神态癫狂,如醉如痴吟诵着古词远远走来。他摇头晃脑旁若无人,又是大笑道:“好词啊好词,当浮一大白!”举起手中握着的酒葫芦,咕嘟咕嘟仰头豪饮。

    “秘籍罗!”雪怜城目光一凝,朱唇轻吐。

    云殇笑容可掬,朝向楚天道:“慕兄,不好意思了。事关重大,小弟擅做主张请来秘大师亲自出马。”

    楚天声色不动,说道:“云殇兄果真是有备而来,吃定了我。”

    “岂敢,岂敢?”云殇连连摇头道:“小弟不过是想向慕兄证实一个传闻罢了。”

    说到这里,他语音稍顿又是呵呵一笑道:“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了答案,故而欲请慕兄移步天王府小住几日。”

    楚天沉静道:“天王府我早晚会去,但不是今天,恐怕要令云殇公子失望了。”

    云无量语气肃杀,说道:“可惜这件事由不得你。”

    “真是啰嗦,有种就放马过来吧!”慕山竖起右手的两根手指,朝云无量和云殇比了比,不耐烦道:“你们两个一块儿上,勉勉强强也能凑合着陪我玩两下。”

    云无量怒极而笑道:“好得很,我已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年没人敢在本王面前如此说话,但愿你的拳头和嘴巴一样硬!”

    楚天看着早已躲得远远的云蝶仙,问道:“云兄,你想不想做玄明恭华天之主?”

    云蝶仙的丹凤眼遽然收紧,凝成两道细线,嬉笑道:“小慕,这个玩笑开得可有点儿大,我家老爷子可就在这儿。”

    “杀了他不就行了?”楚天轻描淡写道:“新的不来,旧的不去,你觉得如何?”

    云蝶仙脸上的笑容逐渐隐没,他知道是时候赌一把了。为了这个时刻,他已经耐心等待了那么多年,但慕成雪和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值得自己押下包括性命在内的所有赌注么?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掠过自己的母亲在无数头发情的莽牛身下惨遭蹂躏痛苦挣扎的画面……

    一霎那,他的眼睛重新睁开,爆绽出前所未有的神芒,寒声说道:“干!”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