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似是故人来 上

    更新时间:--

    “噗!”尽管云无量的左拳已经轰中,然而那束银白光锥还是刺入了他的胸口。

    出人意料之外,光锥没有在云无量的胸膛上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连一点伤口都未曾留下。它就似一滴水珠,轻而易举地破开对方的护体魔罡,渗入到了他的躯体里。

    云无量的脸色彻底变了,他立时察觉到,那光锥在自己的体内犹如冰雪一般的迅速消融,化作千丝万缕的寒流蔓延开来,顿时全身的经脉骨骸乃至血肉内脏都像被揉碎摧垮,变成了一团团浓稠的液体在汩汩翻腾。

    他大叫一声像断线的风筝栽落在地,似一滩稀泥再也爬不起来,身上还在冒着冉冉的紫气。这是散功的征兆,即使魔君仙尊也无法解救得了。

    云无量的心底涌起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强烈恐惧感。

    他深知自己在权倾幽魔界的同时,也是仇家遍地。一旦失去修为,端的生不如死。

    但现在,云无量却连杀死自己的力量也没有了。形象的说,此刻的他就是一团肉泥,只剩下思维和感官还能运作。

    冰盾喀喇喀喇不断破碎,慕山吊儿郎当的身影渐渐从后方露了出来,却看也不看云无量,斜过眼光得意洋洋地冲着雪怜城吹了声口哨,炫弄道:“就这点三脚猫的本事也敢自称是什么狗屁天王?想当年我家主公座下随便拉出个跟班的来,也能打得你不认东南西北。”

    雪怜城玉脸紧绷只当没看见,双眸紧盯楚天和秘籍罗的激战。

    她知道早在三百年前慕山的修为就已达到了造化神通的境界,如今的实力更是远在云无量之上,因此这场打斗根本就是毫无悬念。倒是楚天和秘籍罗打得风生水起扣人心弦,短短几个回合已是**跌宕一波三折。

    不过显而易见秘籍罗并未尽全力,兼且不愿轻易伤到楚天,故而出手颇有分寸。但此人生性乖张,谁也保不定他何时恼怒起来突下狠手。所以雪怜城不敢有丝毫大意,随时准备出手襄助楚天。

    没想到秘籍罗突然暴退二十丈脱离战团,眼睛睁得滚圆盯视慕山,上上下下打量了老半天却是一言不发,但脸上的惊讶之情愈来愈明显。

    慕山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自嘲道:“难不成玉树临风如我者对男人也有莫大的吸引力?”

    “锥心刺骨,万念成灰——”秘籍罗呆呆看着慕山,嘴里喃喃念叨。

    云蝶仙愣了下,心道莫非这两人之间果真有奸情?

    慕山也是一怔,问道:“你怎么晓得我方才施展的那式秘法的招名?”

    秘籍罗两眼放光,便如同看到了什么鲜嫩可口的美食,叫道:“七爷,你是七爷?”

    慕山还没来得及开口,秘籍罗就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张开双臂把他抱住,兴奋异常道:“七爷,原来你没死!我是小骡子,您还记得么?”

    慕山诧异道:“你就是当年跟着我的那个小书僮?”

    秘籍罗连连点头,道:“那年您带着我去投奔萧逆,半路上失散后我怕慕大爷责罚不敢回家,便四处找您。后来听到传闻说萧逆被天界封印,您也在乱军中战死……”

    慕山怒道:“哪个王八蛋乱嚼舌头敢咒我死?”

    他和秘籍罗失散的时候,后者还是个小书僮,而今三百余年过去,彼此形容大改,更未料到会有重逢之日,险些就上演了主仆大战。

    如此一来,秘籍罗自然不能再和楚天动手。别看他为人狷狂,可在慕山面前却全无玄明恭华天第一高手的派头,俨然还是从前那个调皮捣蛋的小书僮。

    这边主仆重逢喜出望外,那旁的云殇却吓得魂飞魄散。

    云无量一倒,本就只剩下秘籍罗还有点指望。可谁曾想这家伙居然会是慕山昔日的书僮,还能有比这更要命的事么?

    如果说有,那便是云殇隐隐约约猜到了慕山的真实身份——轮回山慕老祖的嫡亲七弟,论起辈份来自己还得叫他一声“七爷爷”!

    几乎想也不想云殇挥动月牙魔轮往外一推,迫使寒料峭回剑自保,乘隙施动魔功身形放光变作一道电芒就往百里荒芜堡外遁去,动作之快连慕山亦不及阻截。

    突然,幽空变成了一片血红色,所有的声音都不可思议地消失,只有一阵隆隆的轰鸣宛如雷霆海啸鼓荡着人们的耳膜。

    一轮红月从楚天的手中升起,散发出难以言喻的瑰奇神光。光芒波及之处,众人明显感觉到周围虚空的光阴仿佛在胶着在凝滞,变得异常的缓慢。

    于是可以清晰看到,云殇所化的那道电芒速度骤降十倍,好像任谁都只需几个跨步就能追上他。

    但没有人出手,云蝶仙也好秘籍罗也罢,乃至趴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云无量,全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慑得心旌摇曳难以自抑。至于慕山和雪怜城等人,虽然早已不止一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但眼睛里也情不自禁地焕发出惊喜的光彩。

    天命之盘,远隔三百年后终于重现在幽魔界的天空之上!

    这不再是虚影,而是实实在在的天命盘本体,而它的威力又何止于是前者的十倍百倍!

    尽管限于楚天的修为还无法完全驾驭,从而发挥出天命盘所有的威力,但要对付惶惶如丧家之犬的云殇,眼下的这点力量业已绰绰有余。

    “不好!”云殇做梦也想不到楚天居然已经能够成功催动出天命之盘的本体,当机立断燃烧魔元掷出月牙双轮,加速朝堡外飞遁。

    在他看来,自己这一连串的动作势若奔雷亦是快得不能再快,就算碰到法相自然之境的超卓高手也要退避三舍不敢直撄其锋。

    然而他不晓得,自己的搏命一击落在其他人的眼里,简直跟一只慢吞吞的蜗牛差不多少。

    天命之盘的神力已不着痕迹地扭曲了时空,使得云殇如同一只落入罗网的蚊蝇无望地做着垂死挣扎。

    那道电芒逐渐褪淡,显露出他的真身,脸上的表情狰厉而苍白,再也看不到往昔那种从容不迫的风采。

    此时此刻,萧逆的魔识已然完全占据了楚天的意志,他木无表情的地看着云殇,就像看着一只妄图从自己指尖脱逃的蝼蚁,冷冷道:“你应该庆幸,遇上的不是原本的我——”

    说着话天命盘中一道浓烈强光激射而出,瞬息笼罩住云殇的身躯。

    云殇不由自主地痛楚呼喊,面目扭曲身躯颤栗,在血红色的光澜里飞速化作一蓬黑色的浮影,所有的血肉、魔元乃至魂魄俱都被天命之盘毫不留情地吞噬,哪怕连一点残渣也没有留下。

    天命之盘的光芒开始徐徐收缩,最终连同本体一起纳入楚天的体内消失不见。

    楚天的本我意识也在逐渐复苏中,感到浑身一阵虚脱,急忙在身躯失去控制前不着痕迹地飘落在地。

    为了催发天命之盘,他几乎赔上了所有的家当,好在回报之丰厚也是显而易见。

    百里荒芜堡渐渐恢复了平静,一缕缕流光在幽空里淡去,破碎的虚空被大量幽冥之气填补弥合,已经很难用肉眼看出异样。

    令人诧异的是那几座破败不堪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的屋子,尽管随着大地的颤栗也颤颤巍巍摇晃个不停,却终究安然无恙继续屹立在黑暗中。

    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至此以楚天等人的完胜而落下了帷幕。

    雪怜城一声不响飘至楚天身边,用纤纤玉指握住楚天的微凉的左手,将一道精纯冷冽的魔气注入他的体内。

    楚天向她微微一笑以示谢意,低声道:“我没事。”

    慕山嬉皮笑脸凑了过来,随着他和楚天相处日久,发现这位传承了萧逆魔识的新主人远不似老主人那般严厉孤傲,便也慢慢地本性毕露放肆起来,冲着雪怜城装可怜道:“累死我了,要不你也来关心关心?”

    雪怜城嫣然一笑道:“你再站近点儿。”

    慕山大喜,他的记忆里雪怜城还从未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过,待到一步迈出猛然发觉不对——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好说话了?

    “哧——”一道凌厉至极的青色风鞭从雪怜城的掌心吞吐而出,直朝慕山抽落。

    慕山大吃一惊,忙不迭飘身横移,同时施动秘法扭曲虚空。

    青色风鞭受到秘法影响失去准头,“啪”地抽空,黑夜里一串串青光爆闪,罡气如锋崩散开去。

    慕山退开十丈,苦笑道:“不会吧,我就这待遇?”

    雪怜城看着他吃瘪的模样,强忍着笑冷哼了声,不再搭理这活宝。

    云蝶仙走近云无量,笑吟吟道:“父亲大人,你是否在后悔为何没有早点杀死我,就像当年逼死我娘亲那样?”

    昔日的玄明恭华天之主,堂堂的天王,现在却只剩下苟延残喘的游丝。听到云蝶仙的讥笑,他努力抬起眼低哼一声道:“你想怎样?”

    云蝶仙慢条斯理道:“很简单,把你的位子让给我。”

    云无量轻蔑道:“做梦!”

    云蝶仙也不恼,弯下腰来在云无量的耳边轻轻说了句。

    云无量面色剧变,色厉内荏地喝道:“孽障,你敢!”

    云蝶仙笑了笑,伸手在云无量的脸颊上拍了拍,悠悠道:“我也不知道,要不咱们试试看?”

    一时间云无量的脸灰败如灰,怨毒地盯视云蝶仙徐徐道:“你不愧是我的好儿子!”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