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王者 上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雨传渊都是个完美无瑕的美男子,完美到让人觉得他并不像是个真实存在的魔。

    他的目光从雪怜城的玉容上冷冷扫过,蕴含着说不出的轻蔑与讥诮,然后凝顿在了楚天的身上。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对楚天出手的时候,雨传渊的身影却陡然消失。

    不,不是消失,而是化作了七七四十九条虚影,出现在了晴儿的四面八方。

    一道道秘法、一式式攻招犹如排山倒海,等若是四十九位天阶高手齐时出手,风起云涌波澜壮阔。

    顿时,晴儿的身影便隐没在了重重叠叠绚烂华丽的缤纷光海中。

    “丫头!”洞天机和翼轻扬纵身冲上,转瞬间便也消逝在了姹紫嫣红的光海里。

    楚天凛然一惊,立即醒悟到雨传渊的险恶居心——他是要先发制人抢夺到镇狱魔剑,然而再掉转过身对付自己。

    此时此刻,他与晴儿之间相隔有数百丈的距离,而且这当中还有七八十名碧落海雨家的高手阻隔,想要及时救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碎!”朝青丝樱唇轻启,藏在罗袖里的双手法印运转,从娇躯里迸发出一团雪白如玉的电芒。

    “喀喇喇、喀喇喇——”电芒遽然膨胀,像蜘蛛网一样朝着四周扩展开去,将方圆数百丈的虚空切割成一块块碎片,如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般互相碰撞位移,不时有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流光从碎裂的缝隙后迸射而出,所过之处吞噬万有,化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时空漩涡。

    电光石火之间,一条银色的虚空通道在楚天的脚下铺展出去,尽头锁定的正是晴儿与雨传渊的战团。

    “多谢!”楚天只来得及感激地瞥了眼几近虚脱的朝青丝,随即冲入通道里。

    雨传渊当然知道了有人正在施展莫大神通破碎虚空,依稀用的就是昔年天姬殷青霜的独家绝学“玉碎空”。

    但他已没有闲暇去多想究竟是谁发出了这记玉碎空,当务之急是要从面前这雪衣少女的手中抢到镇狱魔剑!

    “砰、砰、砰砰——”一条条虚影在镇狱魔剑所向披靡的锋芒里撕裂流散。每被摧毁一条,就意味着雨传渊的魔功被削弱一分。

    但他已顾不得这许多,即使付出可观的代价,也要在一个呼吸间轰杀了晴儿,将镇狱魔剑抢到手!

    他能够感觉到,后方有一股凛冽至极的杀气如奔雷,如闪电,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逼近。

    “啪!”一道虚影骤然抢前,挥掌拍击在镇狱魔剑上。

    锋锐的剑芒将袭来的虚影右臂切得支离破碎,以此为代价镇狱魔剑从晴儿的手中脱飞而出,朝高空激射而去。

    晴儿蹙眉低哼,娇躯往后飞跌,正落入翼轻扬的怀里,只能眼睁睁看着漫天飞舞的虚影合而为一,重新凝成雨传渊的真身抬手朝镇狱魔剑摄去。

    他的手仿佛能够无限延伸,转眼的工夫就追上了镇狱魔剑,而楚天尚在五丈之外。

    洞天机见势不妙,连声呼喝打出一十二式天机印。

    恢弘的法印破闸而出,画过十二条曼妙无方的弧光攻向雨传渊。

    雨传渊视若无睹,竟是用身躯硬吃天机印。

    只见十二道天机印啵啵有声激撞在雨传渊的身上,如水银泻地渗透进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雨传渊犹若玉石雕刻般英俊的脸庞上青气一闪,身躯微微晃了晃,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轻烟,随即就恢复如常浑若无事。

    这时,他的指尖已触摸到了镇狱魔剑的剑柄,一切唾手可得。

    谁知镇狱魔剑蓦地金光流转,好似感应到了来自于上苍不可抗拒的召唤,一记龙吟如万雷咆哮,突然改变了滑行轨迹,以令人无法追摄的速度掠过雨传渊的指尖往后飞射而去。

    满以为十拿九稳,却在最后关头雨传渊的右手抓了个空。

    他的剑眉几不可察觉地耸了下,显示出心中极度的愤怒与惊异,左手凭空虚拿,凝为一条由九百九十九根龙骨炼铸而成的“葬龙鞭”飞锁镇狱魔剑。

    可惜,尽管他的第二反应已快到无以复加,但还是慢了一线。

    这一线快慢的差异,却足以决定生与死。

    楚天跃出朝青丝开辟出的虚空通道,仿似早已算准了镇狱魔剑飞行的轨道,五指一张剑便落在了手掌中。

    登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流淌在灵台之上。好像他与手中的镇狱魔剑之间血脉相连无分彼此。

    魔剑中印烙千年的记忆以及从无数大战中积聚生成的杀戮之气、暴戾之息瞬间充满楚天的体内,就似要将他的身躯撑满撑爆!

    在这一霎那里,楚天觉得自己随着镇狱魔剑中澎湃奔流的剑灵一同,重又经历了幽魔界千年的沧桑,无尽的征伐。

    磅礴无垠的剑气一遍遍冲刷着他的躯体,充满并激荡着他的经脉,令他的力量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巅峰。

    ——这感觉真好。

    楚天情不自禁地轻吐一口气,享受着与镇狱魔剑水乳融交的奇妙滋味。

    “铿!”一声清脆的金石响鸣,葬龙鞭缠绕上镇狱魔剑,吐出一股雄浑强大的气劲,直攻楚天右臂。

    楚天岿然不动,双眼不知何时闪烁起冰冷彻骨的金红色寒芒,不带丝毫感情地看了眼正竭尽全力催动着葬龙鞭的雨传渊。

    “呜——”镇狱魔剑发出一声如同来自地狱尽头的怒吼,神光暴涨宛若一座喷涌的火山,迸发出血红色的灼热岩浆,好似虚空也要被融化洞穿!

    “嗤嗤嗤——”葬龙鞭像活物一样痛苦哀鸣,缠绕在镇狱魔剑上的龙骨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余地,弹指间灰飞烟灭。

    血红色的剑焰却完全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在吞噬消融了十余根龙骨后神威高炽,如一条流淌的熔浆大河顺着葬龙鞭乘胜追击。

    龙骨毫无还手之力,被剑焰以摧枯拉朽之势一节一节地摧毁熔炼,一眨眼就毁损过半。

    雨传渊处变不惊,一声冷笑左手微振,葬龙鞭蓦地自动断为两截。

    但镇狱魔剑汹涌的剑焰并未因为失去葬龙鞭的导引而有丝毫的凝滞停顿,反而“唿”的声膨胀开来,如一面迎风高展的血色大旗,铺天盖地卷裹雨传渊。

    雨传渊右手五指迸立如刀,挥臂在胸前凌空虚劈。

    强大的魔识密布冥海,沿着手刀虚劈的路径,在雨传渊的身前霍然裂开了一条由窄而宽呈扇形发散的虚空深壑。

    黑漆漆的深壑就像是有谁用一双无形的手在冥海中生生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里面黯淡无光,无情地吞噬着所有的存在,哪怕是一丝微光也逃不过它的魔爪。

    剑焰犹如一道坠入幽渊的火瀑,瞬息被无边的黑暗吞没。

    “吞天之壑!”由于朝青丝开辟的虚空通道每次只能渡过一个人,雪怜城只能在数百丈外眼睁睁看着那道虚空深壑蚕食过一片片冥海直奔楚天而去,扬声叫道:“慕大人,小心!”

    楚天好像没有听见雪怜城的提醒,横过镇狱魔剑似乎试图截断吞天之壑。

    然而镇狱魔剑的锋芒亦不足以斩断深壑,漫无边际的黑暗如潮水般涌来,在一刹那里将楚天连人带剑一起吞没。

    雨传渊冷冷一笑,放出三道分身分别抵挡住掩袭上来的晴儿、翼轻扬和洞天机,又用左手催动一道秘法迫退了北夕雪和夕雅,右手则从容不迫地探入吞天之壑中攫取镇狱魔剑。

    突然,他的脸色剧变,发出一记怒啸身形如一道雪白的闪电向后飞退,探入深壑之中的半截右臂荡然无存,齐肘的伤口在空中喷洒出一蓬凄艳的血雨!

    只见楚天身剑合一如龙出大海冲出吞天之壑,万丈剑光洒照冥海,卷挟起破天灭地的无敌气势直迫雨传渊。

    雨传渊退而不乱,左手两指轻捻,指尖赫然怒放出一朵黑色的秘芝萝花,六片花瓣齐齐绽开,从中喷射出数以千计的诡异剑芒,汇聚成一条长逾十丈的巨蟒狠狠扑向楚天。

    楚天看也不看,甩手掷出镇狱魔剑,一式“天外飞仙”凌空斩杀。

    这一剑洗尽铅华,没有哪怕一丝多余的花巧和虚招,完完全全就是依靠气吞山河劈裂乾坤的力量与气势硬撼雨传渊。

    “呜——”金色的强光如犁庭扫穴彻底摧毁消融迎面射来的万千剑芒,再穿透护在雨传渊身前的那朵黑色秘芝萝花,最终挟着一溜血光从他的体内穿心而过,隆隆的剑啸犹如死神的战车碾过。

    在场众人被这一幕景象深深震撼,一时失语——碧落海雨家的天才传人,修为已经达到造化神通巅峰境界,只差半步就能踏入法相自然的雨传渊,竟然仅仅三个回合就彻底惨败在楚天的剑下!

    “砰!”就在众人失神之际,雨传渊的头顶猛然迸放开一团精光,元神脱出不顾一切地向冥海深处遁去。只是这元神的光亮和气焰几乎不到全盛时的三成,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所谓的“丧家之犬”。

    孰料他的元神刚刚升起不到三丈,尚未来得及施展遁术隐入虚空,蓦地遍体燃烧起金红色的烈焰,迅速吞噬全身,一边发出痛楚的厉啸一边就像陨石般坠落下来。

    楚天抬手摄住镇狱魔剑,漠然看着形神俱灭的雨传渊,傲立在浩瀚冥海之上,仿佛就是这世界的主宰。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