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老徐家的门槛,不高

    男人,真到了徐腾这种地步,比较优秀的男人,大体都不是很喜欢老婆有钱有能力,像虞素云那样是最好的,漂亮聪慧,安静体贴,善解人意,能料理家里的事。

    想玩,再找一个像宫钥菲那种奶女神当小三,金屋藏娇。

    这就是所有成功男人的集体选择,安逸自在,潇洒,一点压力都没有。

    顾雪骊那种都很难接受,像何嘉莉,还有何嘉莉的姐妹会前辈阿比盖尔-约翰逊女士那种级别,这就真的扛不住了,没法接受。

    徐腾现在不敢说有多少钱,他在天天公司有一半的股份,公司的天天导航、天天约会、天天中文都很成功,每一个网站的流量排名位居同类网站的第一第二,加上《魔剑》项目,再过一两年,以一亿价格抛售给三大门户网,绝对没问题。

    他以前感觉和何嘉莉在一起也不是大问题,现在想想,只能说自己真是太单纯了,没想到何嘉莉是这种级别的富婆。

    他也不明白,徐妈为何不同意?

    徐腾都不知道该怎么问徐妈,索性就让陈健开车,送他前往机场,乘坐华瑞航空的那架湾流,直飞首都机场。

    顾友骧在机场等着,开了一辆素金色的劳斯莱斯银天使,接送徐腾去和何嘉莉约会。

    一路上,顾友骧都没说话,到了三环等红灯时,他才告诉徐腾,“有些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想来想去,没敢来接你,就让我一个人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和我妈不是挺熟吗,我妈到底怎么想的,你应该知道吧?”徐腾一直没弄懂这事,“再说了,我妈就是一个亚视高管,也管不了何嘉莉啊?嘉莉想和我谈,我愿意谈,这不就结了?”

    “嘿……谁说不是呢?”顾友骧坏笑,“你无所谓,那是因为你才十九岁,谈崩了就闪。没有你妈点头同意,嘉莉这等于白瞎,怎么嫁到你们老徐家做媳妇?”

    徐腾不吭声了,他虽然考虑过以后,但对他来说,这些事真的还很遥远。

    “嘉莉心里的想法,我差不多也都明白,一开始呢,她就是觉得你有意思,又是蓝姨的儿子,让你当个董事,逗你玩……这玩着玩着就出事了,感觉这辈子想找个比你更好的,估计真找不到。”

    顾友骧挺无奈,摇头感慨,“我是你俩朋友,要我说呢,你俩是真合适,大六岁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六岁好啊,她多疼你啊,多惯着你啊。问题是你妈不这么想啊,男方的母亲,换谁都不会这么想。”

    “你妈的情况呢,我和嘉莉以前说的那些都是骗你玩的,你爸倒是真喜欢给人算命,确实挺有名,但也就是玩玩。你妈可不玩这一套,她是真厉害,具体厉害到什么水平,我是没资格说的,知道的也不多。嘉莉知道的多一些,晚上,你和嘉莉吃个饭,好好谈谈,也别生气。”

    “这都是什么啊?”徐腾不明白,问顾友骧,“你不会说,何嘉莉这个富信国际的启动资本里,有一大半是我妈的吧?”

    “嘿,你还真是聪明啊……其实不是你妈的,而是你父母给你设立的永久信托基金,财产归你所有,实际控制人是你父母指定的托管人,主要是怕你败家。目前是何嘉莉在负责,她自己在富信国际占/左右的股份,剩下都是你的。”

    顾友骧感觉自己说的已经有点太多,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当然,她不是为了钱和你在一起,她的钱没你多,但也不少了,六亿美金还是有的。反正她不缺钱,你也不缺钱,一个公主,一个王子,问题就出在这个年纪上了。”

    “你喝多了吧?”徐腾不能相信,那要这么算帐,他的资产就是十七八亿美金的规模,怎么可能?

    “我说的真是实话,你爱信不信,这些事,你妈是绝对不允许你知道的,我都只是略知一二。现在全世界真正清楚这件事的就是你妈和何嘉莉,你知道了也得当做不知道,否则,何嘉莉的这家富信国际立刻散伙。”顾友骧也挺头疼,估计就没见过这么任性的亲妈。

    “停车,我得先喝几杯。”徐腾晕了,彻底晕了,这不是一般的晕,他差不多是懂了,否则没办法解释。他现在终于明白徐妈为什么要让他低调,要求老徐家低调,这是不低调不行啊。

    当然,徐妈所说的“低调”不是指和普通人那样,而是表面上没那么多,比如徐总是康宝公司的中华区总裁,徐妈是亚洲的副总裁。

    顾友骧按了一个键,后座里自动弹出酒柜,里面有香槟,有干白,也有轩尼诗。

    徐腾倒一杯轩尼诗狠狠喝个痛快,追问顾友骧,“那康宝公司不会是徐妈的吧?”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估计是这样。”顾友骧也不知道该怎么解答,其实,他可能都不太清楚徐妈到底有多少钱,“反正有一次,我听你妈和嘉莉、四姨太闲聊,对康宝的经营状况不太满意,那意思呢还是挺明显的,估计早就是你们老徐家的资产。这么说吧,你现在的身家差不多是十八亿,何嘉莉六亿多点,都是美金。至于你妈有多少,谁也不知道,最差也比你多吧?”

    徐腾一口气喝了半杯干邑,被徐妈吓着了,忍不住感慨,“我这辈子都毁了,你说我都这样了,这辈子还要理想吗,还要事业心吗?”

    “是啊,换我,我也天天琢磨着如何花钱败家了。”顾友骧坏笑,在后视镜里看着徐腾,感觉这件事真是好玩,唯一不好玩的就是昨天徐妈那番话,说的是很婉转,像是都在为何嘉莉考虑,其实是挺无情的直接拒绝。

    徐妈的话很简单,你俩孩子要是闹着玩,她就当不知情,你们开心就好,要是想冲着结婚去,最好死了这条心。

    老徐家的门槛不高,只要是本省的小丫头,心地善良,出身干净正派,年纪比徐腾小一点,或者是小几岁,那都挺好。

    等和徐腾结婚了,别演戏,别唱歌,别做生意,安安静静做全职太太,或者是在长江学院当个老师,照顾好徐腾和家里的爷爷奶奶。

    这就是老徐家的要求。

    顾友骧是说实话,这要求真不高,关键,何嘉莉基本都达不到。

    徐腾心里的想法则是另外一回事,他不知道顾友骧有没有骗人,这混蛋真能骗他,逗他玩。

    所以,徐腾喝了几杯酒,仔细琢磨着,感觉还是不能信顾友骧的鬼话,假如是真的,那他只能大致估测,徐总徐妈的第一桶金绝对是和三株口服液、脑白金有关,或者,这是第二桶金。

    赌王在北京的金鱼胡同有一栋四合院,离华尔道夫酒店很近,年代中期就花了一千万才买下来,现在得算是文物级的四合院,名字叫崇信宅。

    这座宅子属于大四合院,基本就是一座小王府,而这种规格的大四合院在北京就被称作“大宅门”。

    何嘉莉每年到北京的次数很多,一年得有/的时间住在北京,基本就住在这里,有时也住在附近的华尔道夫酒店。

    顾友骧将车开到四合院东边的巷子里,徐腾还没下车就看到一袭紫碎花白裙的何嘉莉,在落日的余辉中站在偏门口的屋檐下,和徐腾招手,至少还能笑着,没哭。

    徐腾下了车,有点心疼的搂着她,第一次感觉到她的心慌意乱和恐惧。

    他也没问何嘉莉,顾友骧那番话到底是真是假,因为徐妈能将何嘉莉吓成这样子,简直是将何嘉莉吓成了夏莉,徐妈真的够狠了。

    “还好吧?”徐腾只能这样问何嘉莉。

    何嘉莉笑的有点苦涩,多半是硬撑着内心的慌乱,点了点头。

    这四合院太大,估计得有两千多平方,徐腾都不知道往哪里走,只能问她,“你这要安排我住哪啊,不会因为我妈说两句,你就将我弄到客房住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何嘉莉撇了撇嘴,这可真像是要哭的样子,“我都是强颜欢笑的迎接你,你还调侃我?”

    “好啦,多大的事啊,将你吓成这样。我是真没看出来,咱们才谈几个月啊,你这就非得嫁给我,感情这男人魅力太大,也不是好事。”徐腾真得继续调侃她,没看出来,她还真的挺怕徐妈。

    何嘉莉今天可真没心情和徐腾胡闹,伤心着呢,牵着他进了四合院,一路径直往后院走去。

    赌王的这座崇信宅花了不少的装修费,真是漂亮,竹林若海,碧绿葱翠,走廊曲折,挂着灯笼风铃,很是有趣。

    这座四合院有前院、正院和后院,后院最是漂亮幽雅,何嘉莉每次都是住在后院。

    两人刚进了屋里,徐腾就迫不及待将她推倒在床上,一番**,情话绵绵,总算是哄她咯咯乱笑,可她心里还是挺忧虑的。

    今天要不是徐腾无意中给她主动发短信,莫名说一句“我爱你”,她都不打算说这事,在北京多住几天,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

    徐妈说的那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徐妈是过来人。

    十年之后的徐腾才是风华正茂,最有魅力,最吸引女人的好时光,以何嘉莉那时的年纪真是一点招法都没有。

    徐妈将道理说的很清楚,你今天笑,也就笑几年,哭的时间长着呢。

    “我想好了,你和夏莉结婚,我陪着你就行。”何嘉莉终于忍不住说了自己的想法,其实也不敢当真,徐妈连这个可能性都替她算过,没名分,你年纪大了,他不找你怎么办?

    就算你有孩子,他只来看孩子,不和你好,你就守着,还是重新找别人?

    徐妈到底有多厉害,何嘉莉很清楚,她说不让何嘉莉进徐家的门,即便是赌王和四姨太出面说情,那也是一丁点的可能性都没有。

    何况,赌王也丢不起这个颜面,不可能自降身份登门提亲。

    徐腾只能捏了捏何嘉莉的脸颊,“你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女总裁,长江学院校董会的董事长,这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他要真是十九岁的青春少男,估算何嘉莉是想和他结婚,好一辈子,基本就直接吓跑了。

    他们谈了三个月,同居了半个月,以何嘉莉的年纪,难免会考虑以后,最终成与不成是另外一回事,何嘉莉至少是希望朝着那个方向走下去。

    “没想什么啊,就是被蓝姨吓着了。”何嘉莉苦笑,不敢承认自己想做徐腾的妻子,一生厮守之类的。

    她那天在碧玺温泉酒店说什么长辈们都知道,那是吓唬程雪和顾雪骊,其实,她和徐腾的父母都不知道,她是一丁点都不敢说,偷偷和徐腾好着。

    她估计爹地妈咪这边是没问题,确实是门当户对的好姻缘,徐总应该也不是问题,怕就怕徐妈不同意,最怕是婆婆啊,结果,徐妈还真的就不同意。

    “老婆,咱这么说吧,假设咱们真有一天,必须要结婚,不结婚不行,那简单啊。”徐腾得给她出招,虽然这一招是坑他自己,可他不能看何嘉莉这么消沉,“哄我妈这种事,你不擅长,我也不擅长,我爸擅长,哄了二十多年,实战经验丰富的很。你要我爸同意,那也简单啊,咱先将孩子生了,带着孩子去见爷爷奶奶,老人家抱到曾孙就开心了,那我爸就必须得想办法说服我妈,不需要你操心。”

    这一招狠啊,但是坑自己。

    徐腾必须再强调一句,“咱感情到位了,不结婚不行,咱再谈孩子的事,你给我两年时间。我坏毛病多着呢,妹子也多,指不定再过半年,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真的?”何嘉莉这就开心了,她是真爱徐腾。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真的没有理由!

    或者,理由太多,她已经没有办法一条条的分析出来。

    “你就放心吧,只要徐总肯出面受罪,这事就不是问题。”徐腾其实有点不敢想象,那得是多大的罪,简直是逼着他爸给徐妈下跪,还得是跪搓衣板的水准。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徐腾有一件事,还是得弄清楚,“我那个狗屁信托基金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事挺复杂。”何嘉莉依偎在他的怀里,拥的很紧,像是怕他跑了,“这个信托基金的设置很复杂,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直接归你管控,一种是每年给你一笔收益金,那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年之前,蓝姨有最终决定权。如果你真不在乎这些钱,那就别管蓝姨,我养你。”

    “哎呦,咱才谈几个月啊,你就要和我妈抢人,一边是亲妈和十几亿美金,一边是老婆和几亿美金,我这都没办法决定了。”徐腾没有见到实际的法律文书前,真心没法相信这件事,他就是逗何嘉莉玩,反正他也不在乎。

    他对财富的要求真不高,一两亿的身家基本就够他潇洒自在,这个标准,他自己很轻松就能赚到,现在就快达到了。

    这一刻,徐腾总算明白何嘉莉怕什么,她怕徐妈拿着这份信托基金的文书条款,让徐腾二选一,听话,这钱就是徐腾的,不听话,这钱和徐腾就没关系,一年几百万的生活费,够他温饱,衣食无忧。

    “你养我吧,包吃住就行。”徐腾很干脆的给个痛快话,不就是十几亿美金嘛,他不在乎,慢慢来,自己能赚到。他和何嘉莉在一起有段时间了,每次只要说这话,何嘉莉就特别兴奋。

    这一句就是最能刺激何嘉莉的情话,夏莉那边得反过来。

    这真是一个妹子,一个性子。(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