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洋妞,丫鬟

    北京真正保存完整的贝勒府邸有四座,涛贝勒府和洵贝勒府最是出名,其次是湷贝勒府,赌王的这座四合院就是湷贝勒府,同治年间落入文渊阁大学士瑞麟手中,修缮一新,后来就叫瑞麟宅子,民国时曾经落入大总统黎元洪的手里。

    这是清中晚期修建的贝勒府邸,两千四百多平米,三进院落,大门的形制等级是广亮大门,规格上仅次于王府大门,东边巷子有个后开的偏门,属垂花门,很精致。

    四合院的前院、正院用来待客办公,徐腾和何嘉莉住在后院,幽静怡然,满园金竹,假山贴墙,小池塘里种满睡莲。

    大宅东巷那边还有两座四合院,过去是挺残破的,赌王当年一并买了,重新装缮,如果有客人和随行人员来访,可以住在东一宅、东二宅子。

    重点是中间这条巷子就归何家所有,清静,谁的车停在这里,谁来拜访,谁住在这里,住了多久,没有外人知道。

    三座四合院下面有地下室,也有两千平米的规模,酒吧、台球馆、保龄球馆、桑拿按摩、卡拉、麻将室一应俱全,有十几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生,都是最专业的,在澳门培训过,平时能来这里玩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

    中海油的那位老总,这两天就住在东二宅子,潇洒的很。

    徐腾不管这些闲事,住在瑞麟宅的后院里安静看书,这是又休假了,何嘉莉一直陪着他,有事才去正院。

    他的经营之道和公司特性,与何嘉莉这边是截然不同,只要有手机,有网络,能收发邮件审核一下报告,基本不耽误事。

    昨天晚上,蒋宁远给徐腾发了一条短信,一句话,“你等着吧。”

    这真是莫名其妙。

    徐腾也没追问老蒋恨什么呢。

    八月时节,北京这天气比江州还热,关键雨水少,不像江州的夏季暴雨频繁,上午起床时,这天就已经很热,徐腾就没办法出去游玩一圈,只能在房间里看书。

    何嘉莉上午有事,大致是和中海油的那位领导再谈一次,等到十点多才回来,端着一个朱红色的漆盘,已经沏了一壶茶。

    这一套紫砂壶很漂亮,一壶九杯,松鼠葡萄。

    徐腾懂了,难怪老蒋昨晚那么气愤,这一套绝版孤品的松鼠葡萄壶被何嘉莉硬索回去了,留给徐腾玩。

    他一笑出声,何嘉莉就知道老蒋被他们小夫妻气惨了,不带这么玩的。

    何嘉莉可是一脸要打赏的意思,这是必须得赏,徐腾正要那啥,茶几上的对讲机就响了,顾友骧的声音,说是程雪和顾雪骊来了。

    何嘉莉有点不高兴,这正开心呢,可顾雪骊那边的人脉关系,对她来说还有点价值,看看徐腾,“要不,让她们等半个小时?”

    “老婆,你不能这么低估我,半个小时哪够啊。”徐腾坏笑,“让她们来吧,我这几天一直住在后院也挺闷的。”

    “也好。”何嘉莉现在是不担心害怕了,反正徐腾不在乎父母留给他的那笔钱,她就不怕了,这又想继续秀恩爱,拿着对讲机和顾友骧说了几句,让顾友骧将两位姐姐送到后院。

    几分钟后,院子里就响起了程雪的声音,“顾师傅,这宅子可真是好啊,我来了好几次,还是第一次到后院。”

    顾友骧也没答话,一挑门帘,请程雪和顾雪骊进了何嘉莉的房间。

    这两位姐们一进门就愣了,没想到徐腾也在,特别是顾雪骊,她那天喝醉了,说了不少荒唐话,还将自己和程雪的视频送给徐腾鉴赏。

    她后来是求徐腾删除视频,具体删没删,徐腾也没说。

    今天见到徐腾,顾雪骊一瞬间就脸色涨红如霞,羞愧难当,恨不得立刻逃之夭夭。

    “坐吧。”何嘉莉起身相迎,察觉顾雪骊的神色不对劲,也没说什么,不露声色的请她们坐下来,为她们沏茶,“你们来的挺及时,我已经和中海油签了合同。勘探和开采的业务分包给他们,设备和技术由英国石油公司承包,安哥拉的沿海区油田,分了东西两个区域,东区归富信和中海油,西区则由我们几家和英国石油公司合股经营,所以,咱们要谈的就是西区的出资问题。”

    何嘉莉是真怕徐妈,那是因为徐妈厉害,比她有钱,指不定还是她的婆婆。

    至于程雪和顾雪骊,她有什么好怕的,这一局可玩的真够狠,二十多天的时间,她已经将安哥拉和中海油的人脉打通了,程雪和顾雪骊联手,进度都不如她的一半。

    所以,她们要么滚蛋,要么乖乖听何嘉莉安排,出资占一笔股份,具体操控权都由何嘉莉掌控,没有第三个选择。

    “你狠。”程雪咬牙切齿,还不敢和何嘉莉撕破脸,她是昨天联系那个徐京方,想要见面再谈谈,结果对方躲在澳门不肯过来,她才知道完蛋,被何嘉莉耍了。

    这生意是她找到的,当初是用来调戏顾雪骊,其实就没打算做,不敢做,没想到最后被何嘉莉白赚了一票大买卖。

    自从美国重归阿富汗,国际石油市场就一直在缓缓升价,现在入手做石油生意,这是多好的选择,多好的时机啊。

    程雪当然不知道,美国后面还要打伊拉克,油价从年开始更是暴涨,一路飞到多美元一桶。

    这种闲事。

    徐腾是不过问的,他和两位弯姐笑眯眯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就继续看他的剧本,再过二十天,他得去美国试镜,具体能不能成,暂时还是未知数。

    李鞍大导演昨天将真正的剧本传过来,全英文,徐腾看的有点费劲,只能慢慢琢磨,不懂的地方得问何嘉莉。

    何嘉莉都玩到这份上了,也不在乎这两位姐们怎么想,悠悠哉哉,摸着茶杯壁,选了一杯不太热捧给徐腾,这可是捧啊,双手捧着给徐腾,都怕撒了一滴。

    她不仅捧,还要喂,让徐腾喝一口再放回茶盘里。

    程雪都看傻眼了,这么漂亮有钱的小洋妞,简直是将自己当丫鬟,这都是什么事啊。

    “徐总裁,这么大的生意,你不说一句?”程雪现在没招了,只能逼徐腾说一句,碰碰运气,“当初这事可是你惹的,要不是你开口让你老婆出手,那可没有今天的买卖。”

    徐腾放下手里的英文剧本,看着程雪,很有诚意,“生意上的事,老婆做主就行。你们继续聊,我就是旁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看不出来,你们可真恩爱,什么时候结婚啊,给我们也送个喜贴。”程雪不相信这两人真能结婚,何家的门是那么好混进去的,就算何嘉莉被小白脸迷晕了,赌王不是瞎子。

    唉,她将事情彻底弄反了,现在是老徐家的门槛不好混进去,何嘉莉正在抓瞎痛苦着呢!

    徐腾不想理睬这个话题,让何嘉莉自由发挥吧,他正要伸手拿一个茶杯,何嘉莉立即会意的重新选了一杯给他,让他拿着茶杯赏玩。

    程雪真要疯了,这不是被迷晕了,简直是被迷死了。

    顾雪骊一直沉默无语,坐姿高雅大方的静静喝茶,故作淡定,心里其实有感觉,何嘉莉又冲着她秀恩爱,她心里有点慌乱,担心何嘉莉知道她对徐腾有感觉,还是很特别的那一种。

    她倒是想说实话,虽然她对徐腾有感觉,可要她像何嘉莉这样伺候徐腾,她真做不到。

    “程姐,雪骊姐,咱们是生意上的好搭档,以后在内地的合作多着呢,犯不着为这点买卖伤了和气。”何嘉莉一番神采很是随意,笑容亲和可爱,还有点调皮的韵味,“#西区的这一块,我不独吞,占一半,余下的归你们两家和英国石油公司,我已经摆平了竞标的事,其他的事更是简单。所以,两位得多出一些资金才能拿到实际的股份,我相信你们肯定明白,这是好生意,多出一笔资金也能赚很多。”

    “没问题,你报一个数吧。”顾雪骊先同意了,她有一种奇特的感觉,相信徐腾不会坑她,如果何嘉莉要坑她,徐腾总得说一句公道话。

    “%的西区开采股份,五千万美金的入股本金,石油销售的配额问题,我们后面再慢慢谈,但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何嘉莉给了一个尚算优待的价码,知道她和徐腾关系有点奇特,忍了,没有狠宰她一刀。

    “好,我信你。”顾雪骊松了口气,看着徐腾,希望从徐腾这里得到一个更准确的暗示。

    徐腾没看顾雪骊,安静的继续看剧本,他素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赚钱这种事交给老婆大人即可,反正她就喜欢包养他的感觉嘛。

    一个妹子,一种性子。

    “我这边是不是另外一个价码?”程雪算是懂了,何嘉莉需要顾家在内地石化系统的那些人脉,所以,没有给出太过分的价码。

    “还是%的西区开采股份,七千万美金的入股本金,没有石油配额。”何嘉莉是空手套白狼了,东区的四亿美金,她的富信国际出资一半,占%权益,另外一半归中海油出资,开采还得归中海油负责,开采到的油气配额则大部分归中海油。

    中海油是负责打工的,弄到石油卖回国内赚钱,技术上的事,中海油还不敢全包,得请英国石油公司出一部分的关键设备和技术,所以,一部分的油气配额又归英国石油公司。

    西区这边的竞标价是三亿美金,何嘉莉想和英国石油公司合资一家公司,控制经营,正式切入国际石油开采和销售市场。

    国际石油市场的合作是极其复杂的,能弄到油田开采权的就是大户,何嘉莉好不容易弄到油田,当然要玩的狠点,程雪和顾雪骊不能出力出技术,那就只能出钱。

    她们不想出钱,何嘉莉也无所谓,她又不缺这点资金,大不了在香港和上海楼市套现一部分写字楼。

    这件事,她和徐腾商量过,徐腾没反对,只是后来想想才觉得有点奇诡,他在香港和北上广都有写字楼,他居然一点不知情。

    这逼装的,他自己都得给自己满分。

    “行,这一次就都听你的。”程雪这一次可是被耍惨了,但也不敢龇牙,因为何嘉莉就等她撕脸,一撕脸,就能让她出局。

    她们现在谈的只是意向性的合作框架,真正谈妥,那份合同得有上百页,几千个条款,何嘉莉一旦抓住主动权,后面得寸进尺的地方太多。

    何嘉莉逮着她们这对兔子,肯定是要狠薅一把,中午特意请她们吃饭,就她们三个姐们和徐腾,四人随意吃点地道的京菜。

    饭局结束后,何嘉莉又陪她们聊了一个小时,徐腾就在旁边看书,陪着她们,也不参与任何话题,只是安静看自己的剧本。

    他其实无所谓何嘉莉在做什么,只要在他身边就行,人生苦短,百年匆匆,终究难逃一死,既然爱了,他就希望能尽量在一起,将时间留给挚爱。

    送程雪和顾雪骊离开瑞麟宅后,何嘉莉迫不及待回到后院,一上来就要大刑逼供徐腾,她早就发觉了,顾雪骊对徐腾的感觉很特别,又怕又恨又爱的样子很诡异。

    一定有秘密。

    这可不是一般大刑,徐腾真的撑不住了,只能坦白从宽,将邮箱打开,让何嘉莉欣赏一下双雪风流的眼污视频。

    “天啊。”何嘉莉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眼污的视频,没想到妹子也能玩得这么开心。

    “她那天喝醉了,莫名其妙发给我,后来一直要我删除。”徐腾显得漫不经心,继续装清纯,“还是挺新奇的,我也没见过,就扔在邮箱里。”

    “你是不是经常翻看啊?”何嘉莉吃醋了,没想到刚才一桌四人,三个女人都被徐腾看过光身子。

    “没什么好看的。”徐腾不屑一顾,继续看剧本,装用功。

    “那你想不想看我啊?”何嘉莉哧哧笑着,挺满意徐腾这番不屑的态度。

    “想。”徐腾没法淡定,扔了手里的剧本。

    该死的,何嘉莉的手机响了,这是她的私人手机,能打过来的都是父母亲友和徐腾,还有夏莉。

    结果是夏莉。

    何嘉莉和夏莉嗯嗯嗯的聊了几句,挂了电话,随即就让一位副总裁安排飞机,将夏莉和蒋英毓从上海接到北京,她们在上海那边的宣传终于结束,这些天要到北京宣传,想和何嘉莉住在一起。

    夏莉暂时还不知道徐腾也住在这边,只知道何嘉莉在北京谈生意。

    她要过来。

    徐腾就得养精蓄锐,何嘉莉知道他的心思,也没继续闹腾,幸福的依偎在徐腾身边,各自看着彼此手中的资料报表和剧本,心里其实都有点心不在焉的等待着。

    同居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正在这种日子里,何嘉莉才日渐更清楚的了解徐腾,愈加发现他还是一个蛮老派的男生,喜欢住在这种老宅子里,用紫砂壶喝茶,早餐喜欢喝豆浆,吃油条和麻团,或者是一碗馄钝。

    不管是凉皮,还是杂酱面,不管是豆腐脑,还是什锦包,只要是挺老派,挺传统的食品都能讨他喜欢。

    这可是老北京城,能让徐腾开心的东西数之不尽。

    天色渐晚,夏莉终于到了瑞麟宅,没想到徐腾也在这里等着,内心甜蜜,要不是有蒋英毓在旁边,她都想让徐腾立刻抱着她。

    今天真是诡异,中午用餐,一男三女,晚上用餐,还是一男三女。

    虽然徐腾和双莉女神一直不露痕迹,蒋英毓也不是瞎子,晚饭吃到一半就看明白了,这是同居关系,而且是双莉女神共伺一夫。

    前段时间,夏莉一直没在徐腾的翡翠湾住着,对蒋英毓谎称是回嵍县了。

    蒋英毓现在想想才觉得自己又傻又天真,没想到啊,夏莉这般清纯文艺的小妹妹也玩的这么大,这年月,果然是男盗女娼,满地的狗男女。

    蒋英毓也算是彻底看清了徐腾这个王八蛋,极品妹子就捞到身边共伺一夫,不极品的就跟你玩义气,讲友谊,滚,去你妈!(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