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瑞麟馆,销魂窟

    十六亿美金的信托基金,这玩意挺吓人,徐腾真不知道徐妈是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这就难怪徐总徐妈要移居香港,利于资本运作,也利于避税和隐匿资产。

    这就叫大隐隐于市。

    这些天,徐腾经常陪着双莉女神在王府井、东单附近逛街,他以前一直觉得陪女生逛街很无聊,现在才发现,那要看你陪谁,陪几个,以及她们是更在意你,还是更在意购物。

    前一个商场,他牵着夏莉,下一个商场,他牵着何嘉莉,换着牵,很好玩。

    有时,何嘉莉在换衣服,他和夏莉很亲密的等待着,牵着手,拥着她,等到夏莉挑选一件进入试衣间,也有何嘉莉更亲密的陪着他,甚至是旁若无人的热吻,店员都吓坏了。

    见过禽兽,没见过这么人面兽心的禽兽。

    当然,还是在瑞麟宅子里更自在,这是一个隐秘的安乐窝,想玩什么都行,想怎么玩都行。

    时光仿佛回到了爱情公寓的那段日子,比那段日子更迷离,更梦幻。

    美酒,双莉,桑拿,台球,保龄球……双莉,美酒,双莉,美酒。

    皇帝就是这样死的!

    徐腾心如明镜,反正闲着,索性浪荡不羁一下。

    北京的暴雨没有江州那么多,徐腾在瑞麟宅这座贝勒府邸的温柔乡里居住了十多天,才第一次听到轰隆的雷音,暴雨倾盆而下。

    他漫步在长廊里,随意找了一处幽静的庭院,坐在几串风铃下的红漆长椅上,张开双臂摊在栏杆,自由的呼吸,享受这一刻的美妙和恣情浪漫。

    关于富信国际到底有多少资产,陈健的消息大致属于道听途说,顾友骧所知道的情况也很表面,都不准确。

    最新的信托基金财务报告和公司年报,徐腾这几天还是花时间整理了一遍。

    香港富信国际投资公司在年月注册成立,何嘉莉有.亿美金资本,徐腾的信托基金有.亿资本,三年零四个月后的今天,总资产从亿增长到.亿,净资产是.亿美金,负债率是.%。

    准确的说,徐腾信托基金的净资产是.亿美金。

    亿美金,这不是一个小数字。

    依据何嘉莉所说的情况,徐腾的这个信托基金的规则很复杂,徐妈是严禁他知道实情,一旦让徐妈知道何嘉莉泄漏了实情,何嘉莉的富信国际立刻就会被拆散。

    所以,徐腾即便知道,也必须当做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即便徐腾不说,徐妈也会知道。

    何嘉莉身边肯定有徐妈的人。

    她以为徐妈不知道自己泄漏了内情,徐妈也只是装作不知道。

    这就是婆媳斗法了。

    几天前,徐妈给徐腾发了一条短信,仅此一条,别的话也不用多说。

    “人想得到一样东西时,总是不惜一切代价,你的好,你的坏,她都忍了。结婚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有一天,她变了,你怎么办,整家公司从上到下都是她的人,十几亿美金的资产,你夺的回来吗?何况,十几年后还是十几亿吗?”

    何嘉莉现在很爱徐腾,也爱事业,这没有疑问,徐妈怕的是未来有变,因为徐妈是过来人。

    大雨倾盆。

    何嘉莉在北京认识几位港星,就住在金鱼胡同附近,上午带着夏莉和蒋英毓去串门,介绍双方认识。

    徐腾难得悠闲,一个坐在长廊里玩着手机,想了良久,给顾雪骊发一条短信,邀请她到瑞麟宅练一练红拳。

    他最近都在练拳击,但也没有彻底废了拳术,偶尔还是会和学校的洪主任玩一玩太极推手。

    “好。”顾雪骊答应的很快。

    她住在附近的希尔顿酒店,距离金鱼胡同很近,打着伞,一路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

    雨太大,顾雪骊路上难免淋着雨,离开酒店前新换的鹅黄色蕾丝纱淑女裙湿了半边,紧贴在肌肤上,姣好的身材清晰可见。

    “要不要换一件衣服,你的身材和嘉莉差不多,应该可以穿她的裙子,实在不行,咱们去楼下找一套女仆装?”徐腾忍不住要调侃这位姐们,太有劲了,居然和程雪那啥。

    “去死啦。”顾雪骊有点嗔怒,“你一个电话,我就冒雨赶过来,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调戏我?”

    “朋友嘛,别生气,你最近也没怎么练吧?”徐腾这段时间总觉得缺乏斗志,都要被双莉女神和瑞麟宅的温柔乡醉死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练拳比较能提升斗志。

    他这几个月玩的少,还真就是这几个月都有点懒散安逸,没有以前那么好斗,天天满血复活。

    “是啊,一直在北京,身边也没个朋友玩这些。”顾雪骊抬手和他交臂,微微一垫一推,试了试,发现徐腾相比去年还是有进步的,就是这股子手法像太极,不像搬手。

    搬手可近可远,主要看水平,水平越贴近,彼此越高明,相距就越近,一招输就能被搬飞几米远。

    这一次,两人玩的是近身。

    顾雪骊还是让着徐腾一点,相比以前,徐腾的搬手有搬有推,很奇特,顾雪骊的搬手有搬有盘,也很奇特,玩起来确实有点妙趣横生。

    两人都有一段时间没练,搬了十多分钟就累出一身热汗,只能暂时休息,坐在长廊的红漆长椅上休息。

    徐腾早就用他的那一套松鼠葡萄壶,沏了一壶祁门红茶,和顾雪骊品玩一番。

    他们俩都是挺老派的男女,对这些老玩意,玩的都很精。

    “我家里收藏了几套范大生的大生壶,你要是想要,可以和我换。”顾雪骊也是真喜欢这些老玩意,只换不送,但肯定还是徐腾占便宜,因为范大生的壶是民国壶,这是另一个级别。

    “行,我回江州看看有哪一套能割舍的,换你能割舍的就行。”徐腾点着头,想着心思,“其实,我这一次请你过来,也是正儿八经想提醒你,不妨干脆点,让你家里提前将你的那一份家产分了,几个亿总是有的,投资到海外。别像嘉莉这么辛苦,投资股票即可。”

    顾雪骊默默点头,“其实我正在说服我父亲和大伯,将一部分资金调出来,放在我的名下,注册在香港,以我的名义独立运作。”

    “这样显然更好一些。”徐腾点到为止,犯不着说太多,他只想给顾雪骊支招,让她逃过一劫。至于庆州顾家,这种恶霸财团还是早点破产为妙,他不想过问。

    何况,徐总徐妈那边有很多投资项目,具体在做哪些项目,他也不清楚,乱指点,万一撞车就复杂了。

    两人休息片刻,继续练第二轮,这一次玩的比此前更熟。

    拳术是一个很彪悍的东西,过去都是冲着杀人斗殴去的,两人最近都有点消沉,这几个回合练下来,彼此都打出了各自的精气神。

    两人心里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傲气。

    他们练到了第三回合时,何嘉莉忽然回来了,领着蒋英毓和夏莉在雨里一路跑进长廊,原本挺开心一路欢笑,忽然迎面看到两人在练拳,瞬间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顾雪骊收放自如,稍微收了劲,退后几步,很洒脱的和几位女生点点头,和何嘉莉打声招呼。

    这一位,其实也是很会装的。

    “咱们都有一段时间没练了,今天就先练到这里,明天早上,我再陪你练一个小时,慢慢恢复你的劲。”顾雪骊自己也想练一练,提醒自己,让自己能维系住心气。

    她的压力其实挺大的,这样的玫瑰年华却一直孤身,内心也有着说不出痛苦,很容易被自己压垮。

    练拳,恰恰是一种很好的调节方式。

    徐腾也是一样,本来就没什么事业心,再遇到这种事,还有双莉女神,差点就要沉溺在温柔乡,无法自拔。

    一个男人可以逍遥自在,可以不掌握权势,但如果连这种精气神都没了,再帅也就是一个窝囊废罢了。

    “我送你。”徐腾没有太在意何嘉莉的异样表情,送顾雪骊离开瑞麟宅,为她撑着那把雨伞,漫步在雨中,一直将她送到希尔顿酒店,自己再回瑞麟宅。

    路上,他遇到了顾友骧,开着那辆劳斯莱斯的银天使等着他,将他接入车里。

    “你要练拳找我也行啊,偏偏找她,可将七小姐吓着了,以为你还不满足。”顾友骧没有急着开车,言下之意,你都双莉在怀了,还去惹顾雪骊,这可不像话啊。

    他很难得的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着,“说实话,我也怕七小姐将你宠坏了,前段时间,还是将这个事和蓝姐说了。既然是我泄漏的实情,她也不好意思责怪七小姐。你不能学陈健,那孩子命苦,自暴自弃,你不同,你是老徐家的大少爷,独苗,用蓝姐的话说,这个世界都是你的。”

    “我知道啊。”徐腾有点小惊讶,问顾友骧,“你没发觉吗,我练拳就是为了重振斗志,提起这股精气神。至于顾雪骊,她挺苦的,也没人能理解她,我要不帮她,心里总觉得有点残忍。”

    “话是这么说,可顾雪骊本来就对你有意思,你再这么帮她,那……得,当我没说,你们这帮大少爷,大小姐的事,我一个做安保队长的还是少说几句为好。”顾友骧将抽了一半的烟扔在雨里,开车回去,“咱这样吧,晚上我陪你练练,你和她也练着。我这一路子从红拳起步,速成的太极,她那一路子是从红拳起步,速成的八卦,徐大少爷,您要是都练成了,以后估计不用带安保队长了。”

    “我想到一个很不错的安保队长,能跟着我的,和我有点缘分,我这段时间将他喊到北京,你教一教?”徐腾也明悟了,他以后玩得东西很夸张,搞死无数人,身边总要有人盯着,免得他一时疏忽,被人蒙在背后捅两刀。

    人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郭剑是吧?”顾友骧已经猜到了,郭大年的侄子,跟虞长青练过,在武警和特警都干过,目前是在刑警队专职处理这种事情,很适合转行到豪门做一位安保队长。

    “对,我还没说呢!”徐腾点头,这就解锁手机,找到郭剑的号码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

    徐腾确实没练过瘾,回到瑞麟宅子,继续和顾友骧练,这一次是重新将关中红拳完整的拎起来,三拳二路手,六趟六架搬拦手,大小炮捶四八捶,系统的过一遍。

    他现在突然要玩红拳,其实是有另外一个目的,再过十几天,他得去洛杉矶试镜,成与不成是另外一回事,就当摸彩票,万一成了,他拍的可是纯动作片,对手可是阿诺施瓦辛格。

    那肌肉,那力量,一拳能将他打成脱线的风筝。

    他要没一点老手艺,真的不敢正面玩。

    李鞍这一次还请了香港影视圈头号的武术指导去设计动作戏,徐腾要没有一些基础功,估计还真拍不下去。

    他玩的很投入,何嘉莉就放心了,也理解他就是这么老派的男生,喜欢玩这种东西。

    这一直练到傍晚,徐腾冲了热水澡,穿着拖鞋和牛仔裤,套了一件很凉爽的恤衫就回宅子,这才发现蒋英毓还没离开,正在和双莉女神聊一种卸妆水。

    他的三人同居生活被干扰了,当然有点不开心,稍微想想也没说什么。

    蒋英毓也挺无聊,在北京除了徐腾、夏莉就没有别的朋友,这两天正好没有宣传活动,一直是一个人在酒店看电视,闷死了。

    她现在对徐腾是彻底没想法了,甚至有点讨厌,伤自尊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在徐腾心里,比何嘉莉、夏莉低一档。

    这是事实啊,徐腾又不在乎她的歌声多么好听,她的唱功多么厉害,她的舞蹈水准如何专业。

    三个女生一直聊着化妆和新出的几款香水,还聊到了历峰集团,何嘉莉说着说着,还打了电话,让人从香港给蒋英毓带几块新款的卡地亚钻石手表。

    徐腾就在旁边看剧本,不打扰她们,心里终于明白,男女之间真没什么友谊,要么你有想法,要么她有想法,很容易破裂,除非双方都没有想法。

    男的看不上女方,女的看不上男方,还能玩得挺好,那就是友谊,但也谈不上是多好的友谊。

    但凡异性友谊特别深的,都有问题。

    徐腾只能说,他和蒋英毓的友谊差不多是崩了,真要是朋友,她早该自己找个理由离开。

    “一起去洗桑拿吧,回来正好吃晚饭。”蒋英毓很有主见,她一贯是这样,哪怕旁边有何嘉莉,也习惯主导整个剧情。她的意思可不是带着徐腾去,而是她们三个女生去蒸桑拿,徐腾在房间里等着。

    “好。”徐腾先答应了,自顾自的先去桑拿房。他得让这妞滚远点,既然对方不想讲义气,好,他也不讲。

    “这,那就……?”蒋英毓尴尬了。

    何嘉莉有点疑惑,原本以为蒋英毓这么漂亮的女生在家里玩,徐腾高兴还不及,现在才发现徐腾有点不高兴。

    她对徐腾的了解又多了一点点,徐腾愿意陪着她和夏莉,随便她们做什么都行。

    但是,多一个人就不好了,不管是男的,女的,除非是她在谈生意之类的。

    何嘉莉笑了笑,早知道是这样,她有一百种办法让蒋英毓自己回酒店,何必逼得老公出大招啊。

    “那就一起去吧。”何嘉莉笑眯眯的,配合一下徐腾。

    何家的这栋瑞麟宅不愧是原先的“湷”贝勒府,真是**窝,地下室也不叫地下室,而叫“瑞麟馆”,经常在这玩的人又有一种更简单直接的俗称——“瑞麟酒吧”。

    这里能玩的花样可多了,技师都是在澳门培训过的青春靓妹。

    两千多平方,酒吧只占一小部分的面积,桑拿洗浴、健身台球、保龄球、网球、歌舞一应俱全,所有客人都得预约,每天只安排几位,二十多个小妹就服务这几个人。

    今天有约了,那就不接待别人,谁买单,玩什么,何家不问,反正都是朋友,愿意来玩就行。

    徐腾来的这些天一直是有贵客的,程雪就来过两次,前几天还有中海油的那几位领导,这两天又有一家央企的老总,领班肯定要帮几方人引开,互相不碰面。

    反正他每次过来时都是静悄悄的,绝不打扰客人,各玩各的。

    玩了半个多月,徐腾基本都玩熟了,二十几个小妹没有一个不熟的,何嘉莉在这方面算是尺度很宽的,否则也不会和徐腾过三人行,她和徐腾说过,允许他偶尔在这边玩玩。

    可惜,徐腾既没有精力玩小妹啊,也没有这个爱好。

    瑞麟酒吧的花样虽多,面积其实并不大,只是硬件设施、人员和装饰极度奢华靡丽,每一个区域的面积很紧凑,桑拿房仅有四个桑拿间。

    徐腾先到,只用浴巾围在腰际,选了一间坐在中间的软座,享受这一刻的氤氲热浪。

    何嘉莉很快过来,穿了一套很火辣的比基尼坐在他身边,任由他揽入怀中,看着他这股嚣张劲儿,心里想笑,夏莉和蒋英毓的来的晚一点。

    这一刻,蒋英毓真心想死,感慨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和徐腾这个混蛋作对绝对是找死。

    结果有意外。

    隔壁有人。

    “老公……!”程雪的声音,很悠长的愉悦声,忍不住喊出来。

    哎呀?

    徐腾惊讶了,他基本是每天都在这里玩耍,因为他是半个主人,女领班经常陪他玩着聊着,所以,他才知道程雪和何嘉莉有了合作后,经常过来玩。

    他只是没想到,程雪是带着男人过来的,当然,也可能是瑞麟馆的那几位男服务生。

    “老公,你是不是真的想要那个顾雪骊?”程雪居然是被玩弄的那一个,有气无力,任由对方肆虐。

    这一句,声音小了很多,虽然就在隔壁,隔音效果很不错,徐腾贴着木壁才勉强听到,心里震惊,没想到程雪这么邪恶。

    “乖老婆,你都已经将她诱下水了,不如一起陪我咯,反正都是闺蜜,寂寞难耐,对不对?”对方咯咯笑着,居然是女人,声音迷人,很慵懒,令人痴醉的那种。

    哎呀。

    徐腾差点冲过去打人,这姐们太不要脸了,这么好的事,他都不敢想象……错,他现在已经是这么好的情况,只不过,他有双莉女神,对方正在凑一对双雪闺蜜。

    他和对方兴趣爱好相同,明显都喜欢女总裁啊。

    虽然没看到人,徐腾还是大概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华腾集团的董事长陆芳芳,没想到,这才是幕后黑手,她已经有了程雪,还让程雪拉顾雪骊下水,最后想要通吃。

    可恨啊,还要他捐精,这是多么邪恶黑暗的女王!(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