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时隔二十余日,徐腾终于回到瑞麟宅,因为有六位中戏金钗陪同出席午宴,饭局上,徐腾、郑永晖都没有谈彼此要合作的这个项目,而是聊了其他一些事。

    郑永晖似乎比徐腾更清楚徐家的实力,对徐腾的态度很亲近,一路从香港地产聊到内地,聊到北京地产业的几大热点开发方向,和徐腾、梅嘉莉谈的很深入,指点颇多。

    港商更擅长开发高端精品项目和商业写字楼,喜欢囤地,拖延工期,靠长期租金和地价升值盈利,单个项目的利润率很高,但只适合香港那种土地有限的区域市场。

    内地的地产商习惯开发大众项目,快速拿地,快速开发,快速,加快资金流动,简单来说就是薄利多销,靠量赚钱,更适合内地市场。

    梅嘉莉主持的富信国际,郑永晖的北京新世纪都属于前者风格,上海的黄埔地皮,郑永晖年底以亿价格买下,拖延两年后,年底给梅嘉莉,年初,梅嘉莉又给郑永晖。

    内地有三年限期开发的政策,港商财团就是用这种手段倒来倒去,今年月,梅嘉莉的富信国际和郑永晖的上海新世纪地产公司才成立新的合资公司开发这块地皮,到现在还在打桩,仍然是拖工期,等待地价继续升值。

    这种事,港商早已玩的臭名昭著,和记黄埔、新恒基……在内地都是这么玩的,和记黄埔打一个地桩要一年半,两年三年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今天和徐腾、梅嘉莉这对小夫妻吃饭,郑永晖谈的就是这个事。

    郑永晖也注意到了,曾藜这个最漂亮的女明星不仅是徐腾的小老婆,和梅嘉莉的关系还不错,说明徐腾驭妻有术。

    他特意单独陪梅嘉莉一杯酒,陪曾藜也一杯,礼数到位。

    饭局结束,徐腾安排一位很漂亮的领班,陪同郑永晖去瑞麟馆娱乐,毕竟郑永晖就是冲着瑞麟馆的美女柔道而来,很好奇,想玩一玩,估计会揉的很没素质。

    梅葶、章紫怡这些中戏金钗也去瑞麟馆做,曾藜没有去,她和梅嘉莉陪着徐腾在后院的长廊里喝茶。

    现在没有外人,就徐腾和两个老婆,一家三口,徐腾终于将自己的想法完整说出来,一支笔,一叠纸,计算他这种模式的运作风险。

    在年末的这个时间段,徐腾和梅嘉莉的嘉腾系想要大规模介入内地的房地产业,资金链还有限,这真的就很困难。

    徐腾的策略很冒险,想用财产保险聚敛资金,到二三线城市扩大地皮,通过简单复制样板项目,快速开发,快速。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聚敛资金,答案很简单,让利,低价抢市场,以后逐步拿下寿险、健康险、理财险的牌照,这得一个省一个省的公关,很麻烦。

    理论上,只要地价不停上涨,这事就没问题,但只要地价崩盘,这事就惨了。因为保险公司薄利多销,目标就是弄到更多资金,实际盈利能力是很低的,甚至是得靠房地产公司的利润维持扩张。

    一旦房地产公司崩盘,两边就得同时崩盘。

    徐腾的这个玩意就是民间集资,只是比民间集资的成本低多了,和银行贷款利率相比,稍微要低一点,十年后,万科、万达、恒大都在拼命入股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也拼命入股地产公司,这才有了安邦、宝能抄底万科的事。

    这就是所谓的“地保双联”,房地产和保险公司之间的互相联合经营,这也是内地市场在十年二十年后的大趋势。

    这一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房地产公司可以先和银行抵押贷款,再用保险公司的产险、理财险、万能险集资,两个手同时借钱,高速发展。

    真正的港商是不敢这么玩的,太疯狂。

    徐腾按照道理也犯不着这么做,但是,他决定这么做,只是要将风险控制到最低,他算过帐,真正的风险是保险业那边,但这偏偏就是富信国际不太担心的地方。

    原因很简单,富信国际可以从粤港保险业挖人,甚至是直接从香港富信保险公司借一个完整的团队过来操盘,非常专业化的运作,以不亏损为底线原则。

    至于地产业,只要不犯顺驰集团那种错误,先挖团队,再慢慢培养,制定完善的计划一步步推进,以二线城市为主要方向,大致就不会出事。

    徐腾连公司都想好了,神州保险、神州置地,再加上神州传媒、神州影业,弄出一个很漂亮的神州系,这几年全在香港上市。

    他的思路很简单,适当冒一点风险,尽量控制风险。

    地产业,徐腾是懂一些的,这也是他以前了解较多的一个领域,他和杨富友一起混口饭吃,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地产策划,万科这种成功的地产公司,顺驰这种失败的地产公司,他们都一起研究过。

    确切的说,他们都抄袭过,万科、万达的各种经典地产项目的策划案,他们全部抄袭过,一模一样,改个名字就拿去糊弄县级地产商的事情也干过。

    保险业,徐腾也是懂一点点的,这得感谢当年的徐总,虽然不像徐总那么肆无忌惮的无耻忽悠,他还是做成过不少单子,补贴家用。

    当然,他对保险业、地产业的了解是低层次的。

    没关系。

    他的老婆大人是万能的,梅嘉莉比他更懂,更专业。

    小夫妻俩在纸上划来划去,几十个圈圈,填满数字做沙盘模拟,他们尽量沽空富信国际在香港的地产楼盘,预计能调集五十亿资金,用于启动神州系的“地保双联”战略。

    这个资金规模,基本不影响富信国际的安哥拉石油、神州影视两个大项目。

    徐腾和梅嘉莉谈着这些事,曾藜是完全不敢插口,就帮他们按一按计算器,倒茶换热水,想想姐妹们说的那些让她挤走梅嘉莉的话,忽然觉得荒唐可笑。

    曾藜隐约有种感觉,她和徐腾之间是纯粹的********,而梅嘉莉和徐腾之间太复杂。

    “老婆,你这个富信国际有一个缺陷,这也是港商财团的一贯毛病,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方向,太看重盈利率这些问题。到底要做什么,你完全不清楚,有一个项目就做一个项目,哪个项目赚钱就去做哪个。”徐腾就是随便说说,他可不敢批评万能的梅嘉莉总裁。

    徐腾的各种商业计划,离开他的老婆大人根本跑不动。

    他现在可是用斗大的胆去微微的说一下梅嘉莉,绝对不是批评,谁要说他在批评老婆大人,他和谁急。

    “做生意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要讲机遇的,我这几年一直没有特别好的,也只能是看哪个项目有价值,就临时做一个看看。”梅嘉莉是不服气的,但是她也不敢指责万能的徐腾总裁睁眼说瞎话。

    她还是要辩解一番,“其实你看,我们就这么到处撒网式投资,慢慢也遴选出几个很不错的大业务方向。”

    “嗯。”徐腾见好就收,反正让梅嘉莉意识到这个问题就行了,亲自给梅嘉莉斟茶,多谢老婆大人给他一点点的颜面。

    “对了,老公,你说咱们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一家神州能源公司,和加拿大西岸石油公司一个机构两个牌子,对内并入咱们的神州系,然后在香港借壳上市,你觉得怎么样?”

    “这就是好啊!”徐腾斗大的胆,赞赏一下老婆大人,摸了摸她的额头,显示一下自己的爱才之心。

    “老公,我说一个事,你别生气。”梅嘉莉看了看曾藜,大概是希望曾藜离开,又继续和徐腾提议,“你还是搬回瑞麟宅住吧,商界是要讲地位的,事业、女人、宅子、车,这是男人的四个标签。论事业,论女人,博雅公寓那栋房子可真不配上你。我和曾藜哪里差了,要和博雅公寓那种地方相提并论?”

    “老婆,你这可是封建思想。”徐腾笑呵呵的打岔,其实是懒得搬来搬去,虽然只是下人辛苦。

    “老公,姐,你们聊,我可不参与你们这种辩论会,先去和姐妹们打个招呼,回家的时候和我说一声。”曾藜估计梅嘉莉要和徐腾说一些特别**的话,这就随便找个借口起身离开。

    等曾藜走了,梅嘉莉也起身,示意徐腾陪她回房间。

    晕。

    徐腾算是看出来了,他上午单独要了曾藜两次,梅嘉莉现在奉行公平主义,她也得单独要两次。

    这可真是要玩出人命了啊!

    瑞麟宅后院的西厢房,徐腾和梅嘉莉住了小半年,自然熟稔,两人进了房间,各自环顾一圈,心里都有一番触景生情的感慨。

    徐腾猜对了。

    梅嘉莉这就已经脱了外套,慢慢解开真丝衬衣的纽扣,姿态优雅诱人,勾了勾手指,让徐腾快点扑上来,“老公,说吧,早上做坏事了吗?”

    “明天还债,两次半,保质保量完成。”徐腾苦笑,也没有否认。他知道梅嘉莉就是想要利用这个事占据上风,他们不就这么斗着才觉得好玩嘛。

    “好,我就饶了你这一次。”梅嘉莉起身勾住徐腾的脖子,让徐腾坐在沙发里,抱着她,让她可以依偎在徐腾的怀中,“老公,你说实话,你离开瑞麟宅跑到曾藜家里,是被花玲玲吓着了,还是气我,还是真喜欢曾藜?”

    “都有,但主要是被你和花玲玲吓着了,咱们本来过的好好的,你非安排一个花玲玲当陪嫁丫鬟,以后一直跟在我身边监视我,说实话,我是真讨厌这种事。”

    他俩比一般的夫妻厉害多了,毕竟一直是玩三人行,还有什么可害臊的,没什么话题不能谈。

    “老婆,我是真不喜欢被人盯着。我和曾藜的事,如果没有你同意,我绝对不碰她。那天你同意了,她又不肯跟我走,我一急,就直接将她推了。”

    徐腾真的得和梅嘉莉好好分析,这事确实是他的错,可梅嘉莉必须有所改变,否则后面还会出事,“我之所以不喜欢瑞麟宅,因为瑞麟宅都是你的人。我玩的不开心,到哪里都被监视,这事,我勉强也能忍着,可我出去拍戏,回江州玩,你也要弄个贴身丫鬟盯着我,我是真的不能忍,这日子没法过。”

    “老公,我错了。”梅嘉莉一声苦笑轻叹,她也明白,如果她的控制欲没有那么强烈,其实真的不会多出一个曾藜。

    她懂徐腾。

    徐腾对事业、女人、宅子、车子这些要求很低,基本就是普通小资产家的水平,住在一栋高层公寓里,居高临下,俯视周边,心情舒服,有几千万,或者是一亿的资产,开着一辆宝马,有一个很漂亮,很顾家,温柔贤惠的妻子。

    这是徐腾最初的规划,在学生时代慢慢玩着,毕业之后再过两年就结婚,弄一个不大不小的网络科技公司,写写小说,编编剧本,玩玩战术。

    在公司里藏着一个女助理,玩着**,偶尔真那啥一次,寻求刺激。

    既有格调的活着,又很俗凡的活着。

    结果,这一切的愿景都在失控,特别是梅嘉莉的出现,简直将他在初中时代制定的计划砸的粉碎,当然,源头问题是徐总徐妈。

    很长时间里,徐腾是很懵的活着,梅嘉莉想怎么样都行,他只是被动的接受,直到花玲玲的那一席话,要按照梅嘉莉的意思当一个陪嫁丫鬟,一年天的盯着徐腾。

    这一下,徐腾崩了。

    他不能接受这种人生,也没有要求梅嘉莉收手,因为他知道,梅嘉莉迟早还是会用另外一种更巧妙的办法,重新尝试控制他的一切。

    梅嘉莉对他的爱是没有限度的,相应的,对他的控制也近乎是无限的。

    那一刻,徐腾发现了曾藜。

    这个女人是他在初中时,在自己的人生计划中设定的最高标准,一个很漂亮,很顾家,温柔贤惠的妻子,对应着曾藜在《妯娌的三国时代》中的影视形象。

    徐腾不会告诉梅嘉莉,在曾藜公寓的那几天,他考虑最多的问题不是引诱曾藜,而是要不要和梅嘉莉彻底掰了,让所有计划都回归到他初中时制定的道路上。

    他想,梅嘉莉也能猜到。

    梅嘉莉此前一直不明白,夏莉为什么要长期滞留在上海,只是每天和徐腾聊一聊短信,打打电话,发发电邮。

    她现在懂了。

    因为夏莉很聪明,更懂徐腾。

    夏莉有预感,梅嘉莉和徐腾迟早会掰,在梅嘉莉算计她,试图用陆芳芳替代她后,她就再也不愿意介入这个漩涡里。

    哪怕梅嘉莉给夏莉打电话,让夏莉回北京,将徐腾从曾藜的公寓里带走,夏莉也只是用艺人训练的借口推辞一番,没有再过问这件事。

    同一屋檐下,只有一个男人,女人们不可能真的亲密无间。

    梅嘉莉为陆芳芳的事和夏莉道歉后,夏莉接受了道歉,没有计较,她不想报复梅嘉莉,只是选择不帮梅嘉莉。

    小夫妻俩斗了这么久,今天的这一刻,梅嘉莉是真正在认错,用他最喜欢的方式道歉。

    半个小时后。

    小夫妻在浴缸里泡着热水澡。

    徐腾将这个令他又爱又无奈的美女总裁抱在怀中,喝着两杯长相思,享受这个宁静的下午。

    梅嘉莉的肌肤是一种混血儿特有的洁白,与众不同,雪白又红润,令人迷恋。

    曾藜和夏莉的肌肤没有她这般雪白红润,但都宛如婴儿一般细腻柔嫩。

    梅嘉莉近乎是躺在徐腾的怀抱里,紧贴着他的体魄,阖目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和温暖,她在反思自我,想要寻找一种完美的解答,能让徐腾永远开心,也能让她放心,两人可以永恒的爱着彼此,活到最后一刹。

    答案只有一个。

    曾藜。

    她必须相信曾藜,让曾藜盯着徐腾,因为她不在乎徐腾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只担心这些女人会一直纠缠徐腾,最后破坏掉她和徐腾拥有的一切。

    她要是将这个想法告诉徐腾,估计得将徐腾吓晕,立刻飞往上海,永远只和夏莉在一起,最后可真就是夏莉想要的那样了。

    因为夏莉最懂徐腾,她才不会傻到去控制徐腾,去监视徐腾,一切都会随徐腾自己控制玩闹的尺度。

    这一刻,梅嘉莉很清楚,徐腾和夏莉才是真正的绝配,一个有底线的贪玩,一个无保留的信任对方,了解对方,懂对方,要求也低到只要在一起,和正常的小家庭一样即可。

    瑞麟宅、劳斯莱斯、湾流专机……徐腾不是很适应,夏莉更不适应,他们都喜欢那种简单的生活。

    三个女人一台戏。

    梅嘉莉到今天才发现,她得和曾藜联手对付夏莉,这一位才是真正有可能和徐腾过一辈子的女神。

    梅嘉莉终于明白,徐腾被逼急了,真会和她掰,也会和曾藜掰,但他永远不会和夏莉掰,谁要将夏莉从他身边挤走,谁让夏莉吃苦,谁就是他的死敌。

    哪怕徐腾对夏莉的爱,并不是那么强烈,并不是那么直接。

    这日子……不好混啊!

    “老公,你现在是不是想多赚钱,养我们?”梅嘉莉想到了这件事,她发现了,徐腾第一次在主动求变,好歹是有了一些事业心。

    “对,也不能继续这么依赖你控盘,我得弄一个团队控制自己投资的产业。你哪天再这么折腾我,我就夺取公司的控制权,逼你在家给我当家庭主妇,天天伺候我。”徐腾还是得发狠,他就是这么想的。

    他坚决得和梅嘉莉斗争到底,只有这样才能她收敛点,免得她继续肆无忌惮的嚣张,居然敢弄贴身丫鬟盯着他,这真是太不将丈夫放在眼里,太没家规了,必须得教训一顿。

    “晕。”梅嘉莉心里喊一声惨,这可真是自找的麻烦,她又懂了,女人得知足,过犹不及。

    “我现在的目标是要做什么首富,而是要保证你们三位女神老婆每年每人一亿的生活费,这还是我的最低标准,咱们喝什么,吃什么,住什么,穿什么,全部得在控制范围,全部得给你们最好的生活待遇,让你们像女皇一样生活着。”徐腾早上赖**时,已经将这些事都想清楚了,这是他欠三个老婆的。

    他得达到一个新的人生境界,就算他有三个老婆的事情世人皆知,也没人敢说他的坏话,也没人敢嘲讽他的三个老婆自贱,还得羡慕她们英明神武,佩服她们三大女神提早下手,锁住他这位超级男神。

    他其实无所谓的,但他欠三个老婆的,得为她们的名节着想。(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