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文艺女神的诞生

    “花姐”王槿花来了,忍着怒意进入徐腾这间顶层公寓,神采干练大气的扫视一眼,心中就明白顾雪骊副董事长推诿的这位徐腾董事,并不算是很有钱,顶多是深得神州影视董事长陈大桥的信任罢了。

    对于徐腾,王槿花其实是早有耳闻,毕竟是内地第一经纪人,知道徐腾的科幻小说很畅销,在欧美都有不低的销量,也知道徐腾被李鞍大导演挖掘出来,在好莱坞拍了一部科幻电影。

    她几个月前还曾计划联系徐腾,挖到她和华宜合资成立的华宜经纪文化公司旗下,后来感觉神州传媒来势凶猛,给徐腾的广告资源都不简单,就没有这么做。

    徐腾家里没什么人,为王槿花开门的两名年轻女佣是从瑞麟宅挑选出来的女服务生,其中一位是中专卫校毕业,受过完整严格的职业培训,很得体,将王槿花引到楼上。

    很多东西都只是一个小细节。

    这名女服务生的一举一动,让王槿花都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对方像是酒店经理之类的身份。

    秦海珞和这位花姐有过几次接触,毕竟都是北京影视圈的人物,就替徐腾和王槿花引荐一番,三人彼此都很客气。

    徐腾有点心不在焉的,心思很多,还在琢磨凑齐三旦一冰的事,想要打造出神州影视四大女王,四大女神,四大摇钱树的说法都随便吧,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关键的关键,还是要有最顶级的公关策划团,为四大女王、七大金钗、国民女神进行完整的形象规划和推广。男星也一样,包装到位,全部是摇钱树。

    “徐总,我是从顾雪骊副董事长那边过来的,她说有些事只有您能决定,所以,我特意前来拜会,希望和您说点事。”王槿花是真客气,一字一句都说的很清楚,柔中带刚,不卑不亢,但也让人听的很舒服。

    “花姐,咱先说一个事。”徐腾必须再强调一遍,“我真不是徐总,感觉自己也没那么老,没那么狠。我在神州影视集团就是一个挂虚名的小董事,您喊我一声小徐就行。”

    “花姐,他的雅号可多了,大作家,男神,小王子,徐神,您非得喊一声徐总,多俗气啊。”秦海珞特亲热的为王槿花斟茶,笑眯眯的帮王槿花调侃徐腾,仿佛她和王槿花是闺蜜一样。

    “那好,我就称您一声徐董事,其实称呼都是其次,神州影视的艺人经纪合约业务终归是您在管吧。”王槿花依旧是真客气,言语神态都很礼敬徐腾,她现在真不确定徐腾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这一次来,也是代表华宜影视,替王总和您说个事。做生意嘛,大鱼吃小鱼,可要是大鱼之间相互争斗,伤的可是咱们自己。您非要盯着我们这边挖人,两家只能互相给演员更高的价码,伤的是咱们两家的本钱。我们王总的意思很简单,希望能和徐董事做朋友,井水不犯河水,友谊天长地久,和气生财。”

    王槿花不愧是内地第一金牌经纪人,权威势大,只要是想在内地影视圈混口饭吃,谁都得给她几分颜面,这番话也说得既内敛,又霸气。

    “哦。”徐腾没说话,静静喝茶,思量片刻,“我手里的女演员是肯定足够了,阵容很不错,继续高价挖人也不划算,但我还是不能立刻答应您的提议。”

    女演员这边,王槿花手里还有一旦一冰,徐腾最近谋划要挖到手的徐、赵两大神女,都不是她和华宜集团旗下的明星。

    “因为您那边有几位中戏出来的男演员和我们关系不错,都是朋友在中间帮忙介绍,我们也没开高价,现在就剩下签约公布的事。”

    徐腾不喜欢在家里让别人难堪,也说的很客气,“可既然您亲自过来说了这个事,那我肯定要打个招呼,这几个人谈妥之后,我们静默处理不予公布,后面到此为止,只要是花姐的人,我一个不动。”

    俗话说的好,北影出女神,中戏出男神。

    中戏的女明星还真的不算多,七大金钗算是这些年里最巅峰的一批中戏女星,中戏的男明星可就不同了,一波接着一波的,从届的程道明,到届的姜大爷,再到胡晖、夏宇、刘晔等等,多不胜数。

    这里面有几位就在王槿花旗下,也真的谈妥了,还都是曾藜、梅葶、秦海珞这些七大金钗帮忙联系的,徐腾这边投资大、开价高,再加上人际关系,挖这一拨中戏男星是水到渠成的事。

    “那你说说是哪几位,如果不是太过分,我也不拦着,好聚好散嘛。”王槿花说是不拦着,那怎么可能,最后一搏,打感情牌也得将人留住啊。

    “花姐,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夏宇、刘晔,您肯定留不住,一个跟袁湶好着呢,一个是袁湶同学,不可能不来啊。胡晖大哥……您也留不住啊。”秦海珞这可是栽赃,事情一半是她干的,袁湶根本没管过,刚开始自己都没打算从花姐那边跳过来,硬是被章紫怡和秦海珞劝过来的。

    “这事不能这样,大作家……徐神,你这么做就真的坏规矩了。”王槿花本来是真不打算生气,她是内地第一号的金牌经纪人,胡菁从她这边走了,她根本不在乎,袁湶、蔺冰冰的解约离开倒是有点伤。

    程道明打个招呼就走了,这更伤她,既伤心,更伤她在影视圈的地位。

    如果胡晖、夏宇、刘晔都走了,她手里最大牌的四个男星都被挖干净了啊,剩下来的印小辰、朱玉辰,这两位也是中戏出来的啊。

    北影出女神,中戏出男神,这可不是瞎说。

    “所以,我说到此为止。”徐腾现在基本明白顾雪骊的意思,这些事本来是要置办的隆重一点,按照顾雪骊的意思,准备是让神州传媒旗下的这些中戏男神、七大金钗一起出席签约仪式,弄一个中戏帮,有一个长期稳固的阵营,便于以后签约中戏的男星女星。

    搞不好,最后连姜大爷也能签了。

    在正常情况下,这些都是不需要徐腾操心的小事,顾雪骊现在将麻烦推给徐腾,那是自己惹麻烦,找批评。

    所以,顾雪骊很可能就是想让徐腾拖延一下时间,她那边应该正在紧急派人行动,立即找到几位男星,今天就签约,解约金和签字费多给点,免得夜长梦多,坚决不给王槿花还手的机会。

    “大作家,这路上总有规矩,你要这么玩,市场乱了,我们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王槿花不可能答应徐腾的说辞,什么叫到此为止,都被徐腾挖光了,不用再挖了,再和她、华宜集团谈和平共处,这可够无耻的。

    “花姐,您消消气。”秦海珞陪着笑,事情都是她干的,偏偏要在这里装好人,装无辜,还埋汰徐腾,“姐夫,您看您将花姐气的,话都捋不顺了。”

    这姑娘确实是刺头,和谁说话都不客气,直来直去的经常酸讽徐腾,可还真是讲义气,七大金钗中,她是最讲义气的,帮了徐腾不少忙。

    “这确实是我不对。”徐腾叹一声,为王槿花送了一杯茶过去,“花姐,您别急。”

    “我能不急吗?大作家,我年开始做经纪人,在这一行里算是最老资格的,好些个规矩,差不多就是我给同行们定下来的,你这一口气挖空我的台柱子,我差不多都能直接退休了。”

    听说徐腾还要挖走胡晖,王槿花是真生气了,“这个事,现在打住还来得及,否则,我也给你的明星报高价,咱们互相亏。”

    “花姐,您真的不能这样,您跟大作家比烧钱,就是将华宜烧光了,那也不划算啊。”秦海珞还在这里继续装好人呢,“再说了,我们演员多辛苦啊,您两位多给点钱,少抽一笔分成也是应该的。”

    徐腾估摸今天是真做不了什么事,将手机解锁,翻一下短信,还是没有曾藜和夏莉那边的消息,就将手机重新放下,喝着茶,扶着额头思索,也不和王槿花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

    资本规模不在一个级别。

    他不说话,王槿花得说话,好话歹话都说,绕来绕去,刘晔肯定留不住了,她也不在乎了,胡晖、夏宇都拿过影帝,不准挖。

    否则,她也用华宜的资金挖徐腾旗下的明星。

    从头至尾,她都搞错了一件事,对徐腾来说,这些事根本不值得他过问。

    反正,她看徐腾住在博雅公寓顶层别墅这种地方,想必是有钱,但也不至于太有钱,应该就是神州影视集团的小股东,给陈大桥打工。

    这样又扯了半个小时。

    徐腾终于没耐心耽搁自己的时间,将茶壶清理一番送客,“花姐,我还是那句话,既然都答应别人了,那就得签,这几位签完,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再去挖你的演员。”

    “不可能,哪有这么好的事,你们初来乍到就玩的这么狠,出了事,可别怪我们。”王槿花发着狠,心里气得难受。

    “花姐,您要是真有办法,犯得着和我扯半天废话吗?”徐腾挺不屑的,“顾雪骊是逗你玩,公司具体怎么经营,我根本不过问,最多就是写个剧本玩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要说女明星,我喜欢的就签到公司这边照顾着,男明星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自己说到后面都忍不住想笑,结果就笑出事了。

    “你不过问这些事?那你不早说,耍我呢!”王槿花气坏了,啪,抬手摔了自己拿着的紫砂茶杯,指着徐腾,“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你让那个顾雪骊等着吧。”

    徐腾沉默不语,脸色很难看,这是他拿出来招待张骥中的雨露天星提梁壶,顾景舟大师的遗作,张艺谋送的,而且是完整的一套。

    王槿花不管这些,也没想到,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了。

    秦海珞吓呆了,她知道徐腾玩的这些东西都挺值钱的,而且是他很喜欢的几套文玩之一,急忙帮他将紫砂茶杯的碎片都拾取起来,一不小心还划破了指尖,也不敢吭声。

    “算了,别收拾了。”徐腾取出桌子上的对讲机,招呼一位女服务生过来,清理一下碎片,较大的碎片封装在纸盒里,以后送到宜兴请人重新制作一个。

    “家里有护士,你去楼下护理一下伤口,我等会有事和你说。”徐腾很头疼,这一套茶具要是保存完好,年以后随着这些文玩价格暴涨,一套都是两三千万的价格。

    雨露天星提梁壶还是顾景舟大师的杰作,仅此一套,没有第二套,紫砂七老中,其他几位也没制作过类似的茶壶。

    等了几分钟,秦海珞匆匆回来,还得安慰徐腾,“姐夫,你也别生气,花姐估计是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钱。再说了,你要是住在瑞麟宅,她哪里敢嚣张啊,你自降身份,非要住在这个小公寓,她估摸还真不将你当回事。”

    这姐们心眼可多了,徐腾和曾藜要是住在瑞麟宅,那多好玩啊,她天天都能打着陪闺蜜消磨时间的旗号去瑞麟宅白吃白喝,几万一瓶的李察干邑任她开,开几瓶都没事。

    “海珞,咱们关系不错,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办个事。”徐腾已经想清楚了,要么不做,要做就玩个狠的。

    “有事您吩咐啊!”秦海珞大咧咧的坐下来。

    “冯导的妻子徐杋是中戏的,你们学姐,你想办法联系一下,我会让神州传媒做一个完整的公关方案,再帮冯导制定一个长期规划。”徐腾说的挺随意,仿佛这事毫无难度,将茶桌上的这套雨露天星拿到水池台清洗,挂在一边自然晾干,用毛巾拭手,“总之,我就是白送五千万,再给冯导四五亿的电影预算,也要将冯导挖过来,而且要在一个月内。”

    “不是吧,姐夫,您这可够狠的啊。华宜集团要是丢了这位大导演,那得跟你拼命吧,何况这位冯导出了名的讲规矩,上道,不可能为了钱放弃他和华宜集团几位老板的交情啊。”秦海珞有点心虚,估计这事真办不成。

    “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办不成?”徐腾给自己和秦海珞倒了两杯轩尼诗,给她送过去,坐在茶座前琢磨着方案,良久,“具体的方案,我负责制定。一山不容二虎,我就是赔钱也要将对方弄过来。当然,我不会亏待你,这事要是办成了,我在瑞麟宅附近给你买一户商品房,以后想到瑞麟宅玩,随时欢迎。”

    “好啊,那咱就说定了啊,这事就是滚刀子,我拼死也给你办成咯。”秦海珞一口咬定,“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人人都有追求,只要你将价码开足,根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有交情怎么了,咱不毁他交情,就是过来拍几部电影而已嘛。”

    “对。”徐腾点头,心里琢磨也就是这个事,他的价码也不复杂,先在神州影视拍四部电影,题材随意,赚不赚钱都无所谓,只要不亏就行,后面再拍两部中美合拍片,其实就是送冯导去好莱坞拍电影。

    这个事情一旦办成,四五年内,《十面埋伏》、《手机》、《天下无贼》、《唐山大地震》、《集结号》这一系列的大片都是他的。

    神州影视想要上市圈钱,这件事,花多少钱都值。

    这会儿,《男才女貌》的导演蒋家钧终于给徐腾回了一条短信,对方感觉夏莉和曾藜可以出演这部电视剧。

    多余的话,蒋导演没说。

    徐腾能猜到,试镜时间长达一整天,估计是让蒋导很痛苦,反复说戏,到现在才能达到要求,展现出导演组想要的那种特点。

    “多谢,拍摄周期长一点,成本高一点也无妨,保证质量,有劳蒋导了。”徐腾心里都明白,必须谢谢蒋导演,后期拍摄过程中也肯定要麻烦对方多加照顾。

    “徐先生放心,大致是没问题的,应该不会拖延。”蒋家钧是一位非常有修养的香港籍导演,他对徐腾的称呼有点与众不同,这位擅长拍摄都市剧和电影的大导演,同神州传媒签的也是长约,合同是四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这才是第一部。

    老一辈的香港人是很现实的,问题再多再麻烦,都会想办法让老板满意,梅嘉莉身边那些四十岁以上的港籍高管,大体都有这种特点,很务实。

    “对了,徐先生,我和几名编剧商量过,又有一些新的想法,想改进一下剧情和结局,增加夏莉的戏份,从女三调整到女二,并且向音乐剧的方向调整。”蒋家钧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提议。

    “哦,你确定?”徐腾很奇怪,他和夏莉的关系几乎极少有人清楚,这位大导演难道是察觉到了,这么急切的花样拍马屁。

    “确定,因为她们太紧张,中午休息时,我让人找了吉他唱几首歌舒缓情绪,她唱了一首英文歌,感觉很非常好,我觉得有点像辛迪劳帕,声音有一种诗歌般的静态美。所以,我也是突发奇想,想扩大剧情的情感冲突,同时大量使用抒情歌,这也是这几年偶像剧的大趋势,《流星花园》在这方面就很成功。”

    蒋家钧似乎很欣赏夏莉的特质,也很相信自己的专业判断,“我在娱乐圈干了二十年,很少见到这样的女明星,她会很红,前途不可限量。”

    “好,给你半个月的时间速度将新剧本拿给我。”徐腾同意了,顺便叮嘱一句,“不要有情节上的硬伤。”

    “放心,这些都是很成熟化的剧情,我打算从台湾那边请一位编剧过来帮忙,尽快搞定,两周内,一定将新剧本提交出来。当然,王丽屏还是主创编剧。”蒋家钧很谨慎,他原先的编剧团队有香港b出身,也有内地的青年编剧,王丽屏这位内地都市家庭剧的金牌编剧则是徐腾亲自拍板请过来的。

    整部剧的主题同样是徐腾决定的,调整成时下最吸引人眼球的地产公司售楼部的故事,大纲是一群新毕业的大学生踏入社会,在售楼部实习、成长的奋斗史,糅合家庭、感情、姐妹、婚外恋等内地非常受欢迎的元素。

    “你的意思是用偶像剧的方式去拍摄一部内地情感剧?”徐腾隐约懂了。

    “我最近看了一些日剧和韩剧,也看几部美剧,印象很深刻。《橘子郡》、《》,都是典型的青春偶像剧,但在家庭父母、兄弟姐妹等元素上,都有内地情感剧的那种表达深度。如果徐先生不是很有格调的投资人,我也不想自找麻烦,其实,我觉得内地情感剧和台湾的偶像剧两种流派是能融合的。”

    蒋家钧说的很认真。

    “明天,蒋导早点过来,点左右,我们在我家好好聊聊。”徐腾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为神州影视建立一个标准,只拍精品剧,一年六到七部电视剧,每一部都要是年度大戏级别的投入。

    蒋家钧其实告诉徐腾一个事实,一部电视剧能不能拍好,并不单纯是导演的水平问题,也不单纯是编剧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投资人的标准,投资人的要求。

    像蒋导这种年代就在香港拍摄电影的大导演而言,技术上不是问题,视野、能力和对新元素的学习能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投资人。

    投资人就要一部赚快钱的抗日雷剧,导演也只能拍摄抗日雷剧。

    徐腾在自己的阁楼书房里,置身在空中的园圃里,置身于常绿的灌木中,置身于枯萎凋零的蔷薇丛里,置身于玻璃墙中。

    他思考着这些问题,忽然又想到了夏莉,想到了蒋导对夏莉的评语,忽然意识到,那个高中时代的文艺校花正在快速成长,变成他未曾想象过的女神,一位真正的文艺女神。

    他甚至有种预感,有点担心,一位能影响时代的文艺女神正在诞生。(未完待续。)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