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恶战在即

    春节的这段时间,《手机》这部贺岁档的大片还在上映,初六这天下午,徐腾和梅嘉莉一起去西城区福州路的神州影城,买票看了这部电影。

    《手机》的宣传还在网络上不断发酵。

    徐腾坐在影院里的这会儿,每一分钟,网上就会多一条关于《手机》的讨论帖子,每一分钟,关于徐总徐妈的各种旧报道就会删除一条。

    徐腾的帖子也是如此,各种负面报道都将删除殆尽。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华银系?

    过年期间,徐腾给徐总徐妈上了一课,他通过这些年的反复思索和深厚的科幻素养,最终得出一个非常接近真相的新理论。

    记忆移植!

    未来文明利用一种黑科技,给他们一家制造了一段记忆,移植给他们,类似于《星际穿越》,只是传输的信息量更多更复杂。

    他们以为自己重生了,其实并没有。

    简而言之,老徐家还是有使命的,这个使命就是赚大钱,做大事。

    徐腾不知道徐总徐妈信没信,反正他信了。

    要说到赚大钱,万科还真的值得老徐家拥有。

    华银系目前重组出几十家省级区域地产公司,正从四五线市场向三线城市推进,缺乏品牌效应是最大的短板,只能靠低价促销,资金回笼慢。

    如果真能拿下万科借鸡下蛋,华银系每年在全国能推出上百个万科花园、万科阳光之类的品牌楼盘,利润要增加十几亿,甚至是几十亿,这绝非一笔小钱,资金回笼的速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问题只有一个,双方都在粤港澳经济圈混,万科老王对徐总徐妈并非一无所知,哪怕知道的不多,真要逼急了,也会捅破那层窗户纸——这就是徐总徐妈要弄英国凤凰集团的原因,就算贩卖各种假药的黑历史都被曝光,那又如何?

    徐总的想法是他都混到这个份上了,玩的都是利物浦,卖的都是奢侈品,区区刁民指责一下他的过去又能如何?

    毕竟,自古以成败论英雄嘛!

    徐总徐妈已经又换成了澳门籍,澳门户籍怎么了,也是中国人啊,徐总都将各种国际奢侈品牌和利物浦弄成中国的,他不信自己捏不死姓王的。

    徐总其实不喜欢万科老王,当年……错,移植记忆中,徐总买了不少次万科股,次次被坑,次次被套,最可恨的就是高管层故意维持超低的股价,偷偷建仓吸纳。

    徐总虽然没有太多道德下线,有一点是更不齿,姓王的当年靠老婆和老丈人发达致富,功成名就了,居然一脚踢开老婆,比养小三还无耻,何况中间也没少玩小三小四。

    最关键的最后一条理由是徐总不得不搞万科,徐总早在筹划华银系的地产布局,决定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时,就准备用万科弥补这个策略的最大短板。

    这就像是壁上画龙,只差最后的点睛之笔便能完成一幅惊世骇俗的完美杰作,焉能不画?

    徐总执意要搞。

    大年初二的晚上,徐总徐妈和儿子、儿媳商榷了几个小时,最终决定由江泰、华腾出手,这已经是目前的最佳选择。

    即便如此,这把火还是有可能烧到老徐家,徐家现在能做的就是提前预防不测,尽量将负面影响减小到最低。

    电影院里笑声不止,一阵接着一阵。

    徐腾没有管过这部《手机》的拍摄,只是将范冰的女主角换成了秦海珞,神州传媒集团旗下有三位真正的女神,都是四小花旦,可她们都不愿意接这个小三的角色。

    四旦双冰的蔺冰冰倒是想接,没档期,最后就给秦海珞了。

    徐腾是真没想到,演的特别有感觉,很精彩,也演活了一个敢爱敢恨的小三!

    坐在徐腾背后的虞素云,忽然伸手戳了戳徐腾,将他的手机递了过去。

    这一次肯定不是只有徐腾和梅嘉莉两个人出来看电影,洪姐、虞素云、花玲玲和家里几位女服务生都来了,买了十张票,只有郭剑和几名男安保在家里留守。

    徐腾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有虞素云在身边,就将两部手机都丢在她的手袋里,让她负责接收短信,有重要的信息再提醒他。

    虞素云这一次递过来的手机摩托罗拉是徐腾的公务机,而且是徐腾的第一款手机,这年头做老板的,手里没有一款手机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

    这也是星球上第一款基于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只是没有后来的触摸屏,而是现阶段更流行的电子笔。

    元一台,实际拿货的价格基本接近一万。

    这就是这款手机的火爆程度,简直是商务人士必备。

    徐腾收到了一条很奇怪的短信。

    “别以为删掉那些新闻,你就安全了,我们手里有你的很多黑材料,你能搞东辰集团的黑材料,我们就不能搞你的?银狮啤酒厂和那几家君悦酒店,你让给我们,咱们就相安无数,否则别怪我们在局里弄死你!”

    徐腾大致想想,估测是本省哪家关系硬,背景强的民营企业,盯上了东辰集团的那些资产,想要低价搞到手里,结果被他和老蒋买了。

    东辰集团此次转卖给徐腾的资产很多,地皮给了华腾集团,啤酒厂和君悦酒店给了江泰集团。

    徐腾以前和夏莉说过普利兹克家族的事,美国凯悦酒店集团就是这个家族持有的全资企业,既非上市公司,必然就有一个很尴尬的问题,融资困难。

    所以,凯悦酒店集团在国内的大部分凯悦、君悦酒店都是合资项目,在江淮省,江泰集团拿到了凯悦专营权,江州、淮州、庆州各建有一家五星级凯悦酒店。

    东辰集团有点耍流氓,在江州、嵍县和江北市修建了三家四星级标准的君悦酒店,但和凯悦集团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因为这三家酒店的注册名是“江东君悦”,反正凯悦集团没找东辰集团算账,他们就一直挂着君悦酒店的招牌。

    不管怎么说,四星级的标准在这里呢。

    徐腾正琢磨会在哪家本省企业幕后的老板这么狂妄,陆芳芳就忽然给徐腾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收到了本省人的威胁,自称在省厅和法院有人,能搞死她。

    “你知道我是哪一系吗?”徐腾给对方回信,心里是很奇怪的,现在全省商政两界都知道他是江泰系的新太子,在江淮省的地盘威胁他,这得有多蠢?

    “别说这些废话,我们会派人和你谈,江泰系又怎么了,你以为还是黄信洲的时代吗?何况你们吃相这么难看,现在别说是省里,就是江州市都有很多人想教训你们。”对方回复的很快,口气也很强硬。

    徐腾估测这个人是本省商政界某位大佬派出来办事的,那位大佬背后,应该还站着华煤铁、庆云之类的势力。

    “那就简单了,这种事,你一概找老蒋谈判,我不过问。顺便告诉你们老板,他不可能永远躲在水下,只要他露面,不管是商界的,还是当官的,我都会搞死他。”徐腾用电子笔慢慢输入,最后发出去,将手机交给身后的虞素云,吩咐她,“让老蒋处理,顺便让韩黛在网络上盯着。”

    虞素云默默点头。

    这件事其实是有点复杂。

    徐腾大致能猜到,目前省内真正敢和江泰系为敌的,其实只有两路人,一派是市里的和东辰集团牵连颇深的那几位领导,另一派是华煤铁。

    徐腾此前爆了东辰集团大量黑材料,虽然陆续在网上删除,还是传到省里去了,那几位领导的仕途不受影响才怪。

    东辰集团在半年时间里急速撤出江州,大量产业出售给江泰系,华煤铁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这不仅是资敌,还因为东辰集团能有今天,华煤铁出力甚多。

    电影结束后,徐腾还是按照原计划请大家去翡翠酒楼吃一顿饭,感谢洪姐、花玲玲和其他女服务生,还有虞素云,大家这一年都幸苦了。

    等到晚上点多,他和梅嘉莉回到家时,陆芳芳和顾雪骊已经在他家里等了一个小时。

    两位女董事长神情慌张,都很焦急。

    陆芳芳在江淮混了一年多,早就知道江淮省的地方保护主义很强势,政商势力盘根纠结,不是一般外省商人能混口饭吃的地方,她不知道对手的轻重,自然心慌。

    顾雪骊不同,她是本省商人,还是庆云系的千金,对本省商政两界知之莫深,已经猜到对手是谁。

    徐腾知道的那些人、那些事和那些背景,肯定没有顾雪骊知道的多。

    可他并不急,梅嘉莉也不急。

    小夫妻俩回到家里,还笑盈盈的和陆芳芳、顾雪骊打招呼,脱了外套,坐在小客厅聊着这件事。

    “老蒋怎么说?”徐腾估计这位女董事长应该已经和蒋宁远商量过了。

    “蒋老魔说他会处理,但让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对手明知江泰系已经度过前两年的难关,如今更是深得省领导重视,那就一定是捏着足够致命的把柄,能在司法系统那边搞出大事的东西。”顾雪骊一直看着徐腾,完全指望徐腾出面,“你现在去省里找领导,或许能提前挡一下。”

    “开什么玩笑?”徐腾根本不打算采纳这么愚蠢的主意,“你们没必要慌乱,华腾是刚到咱们省里发展,没什么旧债。华腾集团的江州汽车总厂是个问题,私有化的过程基本就是一句话的事,资产核算也有很多漏洞,可你想想,当年拍板这件事的人还在上面呢,暂时没法查,就算领导今年换届退休,查到最后也是江泰集团的问题。”

    “至于海星控股,那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大部分业务都是在玩证券投资。”徐腾真没什么特别紧张的,反而觉得好笑,昨天刚和陈安邦调侃顾储军是外省商人,迟早要被搞,只是在粤省被搞和在江淮被搞的区别,结果他这个本省富豪前三席的人,这就被搞了。

    对方的目标肯定直指江泰集团,因为江泰在老黄时代遗留的烂债太多,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太严重,特别是陈永年那一拨人将大量贷款弄到海外,这是很明显的骗贷罪,比商业诈骗的定性更严重。

    省里今天月就要换届,当年拍板将那些国企转让给江泰集团的高书记到了年龄,这就要退了,谁上位都是未知数。

    徐腾知道,老蒋估计也从上面知道了,二把手近乎全票当选,这事基本定了。

    这位即将上任的席书记在任上做了两件大事,一是“两江合并,嵍州建市”,二是搞了庆州顾家,一撸到底,结果肥了东辰集团和华煤铁。

    徐腾不能说自己搞的是高科技,对省里很重要,省里就会死保他和江泰集团不出事。

    这是不可能的,真到了关键时刻,省里一定会居中不问,以免引火烧身。

    别的不说,褚建,浙省中控集团的董事长,浙大副校长,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和控制系统安全领域的顶级专家,距离工程院院士只差最后一步,还不是因为经济问题被查了。

    这个经济问题很简单,国有资产流失。

    当然,这一位也是被包藏祸心的人告倒的,有人是竞争院士,有人是为了集团的股份,有人是为了大学校长的宝座,有人是当年被辞退了,怀恨在心。

    问题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褚建要是有裂缝的蛋,顾储军的格林系和黄信洲的江泰系简直就是两个碎裂的臭蛋。

    徐腾玩着杯中的芝华士年,忽然想到一件事,发了短信问蒋宁远,“老蒋,你不会又要临阵脱逃回北京吧?”

    “很难说啊,老黄做过什么,陈永年那帮人又做过什么,你知道的还不够多啊!”蒋宁远可没有徐腾这么悠闲,这会儿还在江泰集团总部布置迎战,很快就给徐腾一条回复。虽然老蒋两年前就预测到会有这么一战,布局深远,等着对手出招,但也不敢大意。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速度让陈健担任江泰集团的董事长,万一真是大问题,我被监押的话,你们连我在哪里都查不清楚,更别想将我捞出去。反之,陈健进去,我还能捞他,何况他一清二白,根本关不起来。”蒋宁远等了几分钟,又给徐腾回复一条短信,说的更清楚一些,“你以前辞退的江泰老臣太多,这帮人手里难保没有几十份能致江泰于死境的黑材料,最近还有消息,张丽英说老黄的那位原配,邬太太已经悄无声息的回国,具体在哪,我都不清楚。”

    “懂了。”徐腾明白了,华煤铁和市里那几位黑心眼的领导敢对江泰系出手,摆明是拿到了货真价实的致命武器,搞不好,在幕后控盘的大佬中,还有那位邬太太。

    老蒋不怕别的,就怕这位丢了江山的邬太太倒戈一击,恶人先告状。

    徐腾只能给陈健打电话,让陈健正式上位迎战,反正陈健一清二白,就算对方将陈健弄走扣押,也审不出任何有价值的证据。

    江泰集团目前的大部分股份都是在陈健手里,他想躲,也躲不掉这一灾。

    徐腾和陈健谈了十分钟,刚挂电话,居然又收到了陈安邦的短信,“有人威胁你了吧?小心点,如今这年月还敢和江泰系过不去,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内外勾结。你当年在江泰集团重整大局,为江泰系重建中高层团队,手法之高,眼光之准,着实令我佩服。你也是真正的聪明人,控而不持,不在明面上持有江泰系的股份,可终究还是给老蒋出了一个大难题。因为你辞退的那些江泰旧臣,但凡贪过钱的,谁不会整一批黑资料自保?”

    这会儿,陈安邦绝对是在大笑。

    这些事,早在徐腾两年前重建江泰集团时,陈安邦就已经预见到了,这都是迟早的事,陈安邦只是没想到,徐腾一点都不贪心,完全没有乘机占据江泰集团的想法,只是出手帮陈健料理家务事。

    江泰集团目前的股份中,陈健占了%,富信国际占%,集团高管及所有员工占%,海星控股占%、其余%归属几家海外投资基金,这些基金虽然是归徐腾、陈健和其他黑卡成员所有,但都不露痕迹,谁也查不到。

    即便江淮省的商政两界都能猜到,徐腾在江泰集团持股,比例不会低,账面上也查不到任何迹象。

    这就是陈安邦佩服徐腾的地方,佩服之余,他也要嘲笑徐腾毕竟年轻幼稚,被徐腾踢出局的那批江泰老臣是善类吗,都是年代的小倒爷,岂能善罢甘休?

    “江淮省风雨飘摇,恶战在即,小徐啊,小心为上。”陈安邦不露痕迹的提醒徐腾,没有告诉徐腾,他中午刚知道有人要出手对付江泰系,第一时间就定了商务专机,紧急飞往鄂尔多斯避战。

    这会儿,陈安邦已经到了鄂尔多斯,打着考察鄂尔多斯投资环境的名义,匆匆避开这场即将到来的血腥大战,他刚下飞机,还没到酒店。

    现在的陈安邦早已局外中立,因为不管是江泰系胜利,还是华煤铁联军获胜,他都吃不到一毛钱的好处。

    陈安邦只是有一种预判,不管局势如何艰辛,只要华煤铁的联军打不倒徐腾,省里终究还是会在关键时刻帮江泰系一把。

    华煤铁和几个市领导,江淮省是要多少,就能扶持多少,徐腾手里的腾讯集团和工业.,省里是真的输不起,除非姓席的脑子有毛病,更想在江泰的煤炭资源里捞几个亿,根本不管本省的发展大计。

    这是未知数。

    陈安邦远远避开,因为他也说不清楚,毕竟是每年十几亿的净利润输向各个利益集团,打垮江泰系,政商两界都能吃的满腹流油。

    要怪就怪这煤价太狠,一天一涨价,去年初,江泰系的那些动力煤才是/吨,这只是过了一年而已,刚过春节,煤价已经涨到了/吨。

    淮州的煤超过一半都是优质电煤,产量不如内蒙、山西,平均煤质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运费也低,都是铁路直通长三角的各大电厂。

    江泰集团这些年资金有问题,赚多少都用于偿还银行利息,一直未能有效扩产,甚至是忙着维持产能不下滑,年依旧有个亿的净利润。

    今年开始注入资本扩产,一投入就是几十亿的扩建资金,将产能扩大到年产煤万吨绝非难事,净利润翻几番也很正常,因为煤价还在不停的涨。

    这生意太好赚钱,躺着赚,陈安邦现在是真后悔当年没和黄信洲抢一局,用接盘江汽、半导体厂和电器厂的代价,乘机和省里要政策扶持,收购淮州的那些大中型煤矿资产。(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