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零三章 狗咬狗,好事!

    年月日,华腾汽车和宝马公司在慕尼黑的宝马总部大厦,正式签署产业联盟合作框架协议,华腾汽车公司联合英国凤凰资本持有宝马公司.%股权。

    华腾汽车即日起收购英国&rr汽车公司,宝马公司持有.%股份,根据这一份公告,轿车的中文名是“名爵”,rr轿车的中文名是“荣威”。

    同时,双方将重新在中国市场筹建新的合资公司,各持有%的股份,生产宝马、、、系列车型。

    华腾汽车公司是一个什么鬼?

    这是很大的疑问,全球汽车界都懵了,如果是福特、通用这样的公司要入股宝马,双方或许勉强能启动谈判,最终要付出的代价也会很惊人。

    很快,更多的资讯被传媒界深度报道出来,华腾汽车和英国凤凰资本为了启动这一次的交易,付出了高达亿欧元的代价,溢价率超过%,主要获利方是宝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匡特家族和另外三家机构持股股东,包括安联、和慕尼黑工业投资公司。

    消息传出,对国内而言简直是一场地震。

    这件事有两个问题很惊悚,一是没人能想象,国内汽车公司可以持股宝马,二是华腾汽车和新的合资公司会放在哪个省?

    大家不知道会在哪个省,只知道肯定不在江淮省。

    徐腾还没有回国,各省已经积极派人到华腾集团总部游说,特别是没有汽车公司的那几个省。

    江淮省每天看着各省的同志进出江州机场,招呼都不打一声,心里那叫一个酸,从上到下,差不多都要将宋某人骂十遍。

    结果。

    神转折了。

    华腾集团是月日和宝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月日就正式公告,华腾汽车公司和华腾宝马股份公司将选择江州的江滨汽车工业园为主要生产基地。

    这里面的原委,无人能懂。

    徐腾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总之,这一次是真没事了。

    熙熙攘攘,纷纷争争,皆为利往而已。

    华腾集团在这一天发布公告时,徐腾已经飞抵苏梅岛的拉普雅海岸庄园度假,至少一周时间,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用管,安逸享受生活,享受阳光和海滩。

    然后,他要花三周时间慢慢思考一下,跑的太快容易扯到蛋。

    哪怕他的“快”是建立在华银系的基础上,几乎没有所谓的资金流压力,华银系的四大资本财团本身就是最大的缓冲,最后一层缓冲是徐氏家族直接持股的苹果、谷歌和腾讯三家网络科技公司。

    夏莉比较惨,她是每周工作三天,录制两个节目,不忙,但也没有年假,除非那两个节目的收视率被她和蒋英毓玩垮了。

    曾藜也要等一周。

    所以,徐腾只是和梅嘉莉两人先到岛上,还有花玲玲和几个女服务生,玩的很开心。

    直到顾雪骊很意外的突然抵达苏梅岛,开了一辆吉普车闯入拉普雅庄园,安保将她拦住,等了两个小时,才安排她去庄园见徐腾。

    因为徐腾正在睡午觉,醒来后,在庄园的一间临海四柱亭里做了一次泰式草药,和梅嘉莉在吊椅上悠闲的享受海风的轻拂。

    小夫妻俩聊了几句,才决定让顾雪骊过来,正式劝说顾雪骊退出海星控股。

    这段时间,徐腾正在改变自己,让生活回归到一种更能让他满意的状态,那种悠闲自在,真正能在局外观察华腾系的状态。

    其实这一次去欧洲收购&rr公司,徐腾对自我有一种很特别的领悟,就像是推开人生中一道门,豁然开朗,随之淡定,自在。

    他忽然意识到,当他在乎的东西太多,反而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比如自我,比如情感,比如家庭。

    在这方面,匡特家族的克拉腾女士是真正的过来人,她和徐腾闲聊,说她每个月工作两天,其中一天参加阿尔塔纳公司的董事会议,另外一天参加宝马公司的董事会议,如果公司没有问题,她就不需要做任何决定。

    虽然她持有阿尔塔纳制药公司.%的股份,持有宝马.%的股份,但她绝不担任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只是指派一位值得她信任的人负责。

    徐腾肯定不能这样,但也准备放松下来,腾出更多的时间,走慢一点,看看身边的风景。

    海风吹拂,他戴着墨镜倚靠在吊椅里,穿了一条紫罗兰色的泳裤,敞开胸怀随风晃悠,如果不是顾雪骊要过来,他这会儿准备和梅嘉莉沿着海岸游一圈。

    梅嘉莉和花玲玲在旁边的茶座里闲聊,用水果刀慢慢削开凤梨。

    直到顾雪骊过来,花玲玲知道他们三位要谈生意上的事,这才起身避开。

    这一刻还是蛮尴尬的。

    庆州顾家先抢走江淮项目,奋力一搏,又搞走了席永安,给华银系造成的伤害简直是以吨计算,万一将省农商行和江州商业银行的股份改革配额抢走,那可就是不共戴天之仇,不死不休。

    顾雪骊倒是很大方,穿了一身很漂亮的白色长裙,拿着一份蓝色的文件夹走到亭子里。

    梅嘉莉笑盈盈的请她坐下,让人给她送一杯果汁,神采优雅怡然,“好久不见咯,最近都还好吧?”她赢了,无论是在哪个方面,她让徐腾适应了一种很男人的生活,除了她和夏莉是不可替代的,连曾藜都被悄无声息的挤出局。

    她安静了,自在了,和心仪的男人享受两个人的世界。

    顾雪骊?什么也不是了。

    “多谢关心,还好吧。”顾雪骊将蓝色的文件夹递给梅嘉莉,“我这一次来,其实是想解释一点误会,顺便也是为我父母抢走项目的事道歉。如果你们真想做这方面的投资,我父母愿意将项目归还!”

    “多谢你们的好意,我们已经在陕省和海南启动了新的投资,宁州和南通的项目也在运作,既然你们顾家有能力,不妨慢慢抢。四个点,每个亿的启动资本,只要你们能抢,那就慢慢抢咯。”梅嘉莉笑盈盈的,仿佛一点都不介意。

    她是倚靠华银系和母亲四姨太的帮助重组整个澳门富信集团,同时纳入华银系,成为华银系的第五大资本财团,资本运作能力大增,已经能够同时运作四个年产万吨的项目,并且预留二三期工程计划。

    她此前联手中海油,确实不是中石油的对手,但这一次,通过华银系的关系网,她有两个项目选择和中石化合作,南通、海南项目继续和中海油合作。

    “我知道你们的实力深厚,我们顾家远不是对手,但你不用这么得意吧?”顾雪骊有那么一点点的生气,毕竟这件事,她也截然不知情,此后还屡次劝说父母将项目还给徐腾和梅嘉莉。

    家庭和亲情是永远割不断的,她也没有办法。

    “我为什么不能得意一下?”梅嘉莉很不解的样子,将顾雪骊送过来的蓝色文件夹推回去,“的事情,我不是很在意。你在北京帮你们顾家活动几个月,都付出了什么代价,我也不在意,可你弄走席永安,还惹出一个姓宋的,我们的损失可是非常惨。事到如此,咱们还装什么朋友?你在海星控股的股份,我已经和大家谈妥,集体出资买断,好聚好散吧!”

    “你什么意思?”顾雪骊彻底生气了,梅嘉莉是暗示她上了别人的床,她转而看着吊椅里的徐腾,“小腾,你就不打算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自古正邪不两立,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徐腾叹一声,他其实真没什么话想和顾雪骊说,既然开了口,索性问一问对方,“雪骊,我本来不想说的那么残忍,但你觉得有多少朋友值得我亏了几十亿,还能见面聊几句,和你说一声好聚好散?”

    富信国际的江淮项目是一二三期逐步推进,要在省里投资三百亿,人人皆知,最终预测六年左右回本,后续就是一年几十亿的净利润,这还不计算省里给的政策优惠和其他扶持条款,不计算通货膨胀和rb升值。

    十年后,逮着低油价的阶段就是赚钱的高峰期。

    虽然资金在他们手里,还可以投资宁州、南通、海南、陕省四个项目,但说实话,都不如他们最初和席永安谈妥的条件更好,在外省投资的风险也相对较高。

    至于江州商业银行、江淮农商行可能存在的风险,徐腾还没有和对方算账。

    总之,他这一波是亏到了骨子里,和席永安费尽心思的博弈,最后成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庆州顾家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不错,我们确实是要好聚好散了,我父母同意移民,这是顾家准备沽售的资产,我选出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部分,折价沽售给华腾系。”顾雪骊也没什么好生气的,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将那份蓝色文件夹重新扔给徐腾过目。

    她自顾自的在茶桌上拿起一份凤梨果汁,用吸管喝着,心里感慨,她和徐腾的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们要走?”徐腾呵的坏笑一声,没有看这些清单,想了想,问顾雪骊,“为什么?”

    “我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有长辈建议我父母早点走为好,我也不希望他们继续留下……不管怎么说,我爷爷总归是有功之臣。”顾雪骊也是一声叹息,这一局虽说是顾家赢了,其实也只是多争取一段时间罢了。

    他父母和两位叔叔都不觉得有必要离开,她劝说了这么久,顾家才决定移民新加坡,将现在的资产都卖光,洗钱之后再重新投入国内,低调一点,反正继续过着人上人的生活就行。

    徐腾终于将这份清单打开看一遍,报价并不高,顾家是真的急于脱手,顾雪骊整理出来的这一部分也都没有问题,按照顾家的意思,亿美金拿走。

    “剩余的部分呢,你们打算给谁?”徐腾指的是最令人诟病的庆云石化集团,这是顾家用了不小的手段强取豪夺,近乎占了顾家资产总额的/,核心资产中的核心部分。

    江淮省有江州、淮州、庆州三个大城市,历史上都曾做过省会,最早是庆州,明清两代变更到淮州,建国以后更改至江州。

    庆州目前在江淮省属于典型的老化工基地,老市区有一半的土地是庆州的三家石化总厂和一家石化机械总厂,后来陆续落入顾家手里,变成了庆云石化集团,一刀切的粗暴买断工龄和下岗问题,涉及到三万多的石化系统职工,屡屡闹出恶**件。

    庆州的地产生意,过去有%是庆云集团在做,其余%也属于庆云系的各种分支关系,政商关系,低赔付,低质量,高价格,强拆更是屡见不鲜。

    这些就是顾家最大的原罪,只有他们自己坚信顾家会永不衰落,闹事的都是刁民。

    现在终于感觉不妙,特别是在华腾系北上陕省,入股宝马的消息传出后,顾家意识到顾雪骊说的很对,华腾系是真能弄死他们的财团,幕后的华银系迟早会掐死他们。

    顾家可以花几亿自保,华银系也能花十亿弄死他们,只是华银系不屑于这么做罢了。

    “项目还给你们之后,庆州石化集团会卖给别人,反正你们既无意接盘,也未必能保得住。”顾雪骊希望徐腾能再相信她一次,帮顾家一个忙,“你放心,我将最干净最优质的资产都剥离出来,将这些绝对没有问题的资产卖给你,价格也不高,只是希望你能动用华银系的力量,找一家外商投资机构接盘。”

    徐腾没有急于回答。

    顾家是希望华银系直接用美金、欧元交易,迅速撤到国外。

    让顾家这么悠哉的逃之夭夭,徐腾心里不爽,但这个问题是很现实的,只要顾家想跑,哪怕华银系不帮忙,顾家还是能在国内通过地下钱庄洗钱离开。

    华煤铁就有这种实力,只是没有华银系这么容易,操作起来要化整为零,过程复杂漫长。

    “我知道你希望我们顾家死的很难看,但我们留下来,那就只能联手华煤铁对付你,你在江淮省也别想过的很轻松。我们走了,最优质的资产留给你,剩下的资产留给华煤铁和柳银霞那些人,对你是最有利的。”顾雪骊想了想,补充一句,“价钱还可以再商量,我们只想尽快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如果你说的这些资产全部属实,这个价位确实还不错。”徐腾大致估测了一下,如果这里面没有隐蔽的债务和财政担保的问题,合理的估值应该是在亿左右,顾家只要亿美金,确实是一个比较低的要价。

    这些资产也确实很优质,升值空间很高,有江、庆、淮三个主要城市的写字楼、商业地产和待开发地皮,有淮河煤区的本省及外省几家中型煤矿,有江庆高速公路公司,有几家四星级的庆云国际大酒店,有在股上市庆云化纤公司,这是庆云集团旗下的核心资产之一,市值亿左右,去年刚投入数亿用于设备改造,目前是江淮省最大的聚酯纤维和特种纤维生产基地。

    这个生意,徐腾可以选择不做,但他不接盘的结果肯定是华煤铁接盘,其他外资投行也很愿意接盘。

    徐腾想了想,告诉顾雪骊,“我不适合做这种生意,会安排其他公司介入,我只是想提醒你,恶有恶报,顾家现在悔改,拿出十几亿赔偿金慢慢解决麻烦,一切都来得及。”

    “下面的事,花钱可以摆平,上面的事,怎么摆平?”顾雪骊苦笑。

    “即便你们将公司都卖掉,那些事迟早会有人彻查,即便你们躲到海外,即便你们顾家身份特别,司法系统闭庭审判,也会发出国际通缉。”徐腾将话说清楚,问顾雪骊,“你考虑过嘛,当你父母拿着十几亿美金逍遥海外时,庆州那些老工人被你们一刀切的买断工龄,工作几十年却没有退休金。还有年代的那些豆腐渣商品房,包括那十几起强拆至死的恶**件,你们顾家往哪里跑?”

    “没考虑过,我也不需要考虑这些。”顾雪骊很倔犟,其实这些事,她心里都明白,但她能有什么办法?

    “将庆云石化集团卖给我。”徐腾算了一笔账,华银系入手,帮顾家转移资产的好处费,差不多能摆平庆云石化集团的历史旧债。

    他之所以选择这么做,因为庆云石化和庆云化纤在江淮省是规模最大的化工企业,对华银系而言,可以弥补实业布局的一个短板。

    最重要的一个局,此前的二次年会上,隶属华银系的亚太经济研究院根据徐腾的要求,调查分析了中韩贸易格局,化工出口占韩国贸易顺差的/,主要盈利项目是,其次是苯系、烯烃系、聚氨酯化工原料,包括像庆云化纤这种专注中高端纺织化纤产品的下游化工企业,都是韩国化工产业链的附庸。

    徐腾有意入局解决这个问题。

    “你确定?”顾雪骊很奇怪,她原先以为徐腾绝对不会沾庆云石化集团的边,太脏,不符合他的形象。

    “确定,这是一个赌盘,谁的筹码多,谁是最终的胜利者。”徐腾没有说他的真实目的,而是说了另一个目的,“对省里而言,谁是利税大户,谁对省里最重要,谁在省农商行的改组中获利就最多,我现在有汽车,有高科技,再加上化工,华煤铁还怎么拼?”

    “行,既然你都要,那就好办了。”顾雪骊其实也希望庆云石化集团落入徐腾的手中,虽然脏了点,但这是庆云系的核心资产,她父母都是江淮科技大学的化工系毕业,最早都分配在庆州石化第二总厂当技术员,这些年在庆云石化产业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技术改造,产品线的布局和投资都很完善,还拥有省里最好的化工科研团队。

    顾家的退路是移民到新加坡,在新加坡和大马投资化工企业,去年已经开始投资,现在将国内这些地产企业脱手给本省财团,就是要将钱都投到马来西亚。

    这件事要说起来还是顾雪骊暗中牵线搭桥,她在原先的老华腾集团认识了一些大马华侨商人,因为在内地的投资日渐不占优势,对方也要重返马来西亚投资,还在找项目。

    顾雪骊将这几个大马华商介绍给父母,双方一拍即合。

    马来西亚在南海开采的石油份额不少,本身却缺乏相关的炼化能力,都是卖给新加坡炼化,南海问题,新加坡**指数仅次于菲越,很大原因就在于,印马越菲都缺乏完整的石油炼化和化工产业,新加坡表面上没有利害关系,其实和中国的利益冲突很严重。

    石化产业占新加坡国民产值的/,主要市场就是周边的东盟国家,一旦南海油气和双边合作达成,石油都送回大陆炼化,再返销到东盟各国,新加坡去吃屎吗?

    所以,新加坡是最不希望大陆和菲越马达成和平开发协议的国家,它不吭声,躲在幕后,东盟一开会,它就积极游说各方达成一致声明,谴责大陆,想办法激化矛盾,给它创造实惠和机会,顺便还能装模作样保持中立,在大陆和东盟之间做掮客。

    顾雪骊本来不想将顾家的去向告诉徐腾,但也估计,徐腾迟早会知道,因为当初华腾重组时,富信国际在华腾集团分拆出来的金马纸业中持有一定股份。

    梅嘉莉很会做生意,持有的金马纸业股份不多,但和这些大马华商保留了合作关系,也就保留了一些人脉关系,不排除以后还有别的合作,或者是去马来西亚投资。

    这会儿,双方关系有所缓和,她就顺道和徐腾、梅嘉莉谈及此事,化工产业是技术和资本密集型的产业,同等技术水平,投入的资本越多,产能越大,成品率越高,和上下游的议价优势就越强,利润率就越可观。

    如果徐腾不排斥顾家,她和顾家也希望华腾系能入股投资,在马来西亚搞投资,顾家心里并没有多少把握,如果能拉上徐腾,显然更安全。

    徐腾只是听了一遍,没吭声,感觉顾家以前是黑心,现在已经开始卖国……问题是狗咬狗,他们真咬不过新加坡。

    东盟国家的石化产业基本折腾不起来,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新加坡经常玩倾销,说实话,东盟那种地方,真正能将生意做大的都是华人,新加坡也是华人为主,在关系到新加坡国运的石化领域,那真是互相坑杀。

    其实从中国东盟自贸协议签署后,国内石化产业链已经开始侵蚀新加坡的东盟石化市场,新加坡这一次是玩倾销也搞不死中石化,只好换一招,开赌场,搞私募,帮大陆的贪官污吏和各种原罪商人洗钱。

    大陆的商人、前官僚,只要移民到新加坡,那就绝对有问题,%,东盟其他国家也差不多,新加坡从年开始,基本就是亚洲洗钱中心。

    顾家去新加坡,就是去洗钱的。

    另一个中心是港澳,华银系总部放在港澳,就是以港澳为洗钱中心,这几年其实也去新加坡,因为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监管几乎是零,洗钱都不花手续费。

    新加坡的金融中心在年后是怎么崛起的,其实就是靠这一招,顺便资助一下香港的各种乱七八糟事业,捣乱,香港越乱,它越有利。

    年到年,这是新加坡发展最快的阶段。

    年以后,随着中国社会转型成功,逐步法制化,很多社会问题得到遏制,新加坡惨逼了,增长率下滑到-%,还是靠货币贬值拉动的,惨逼之余,坚定站在**的黑暗战线,低调的坚定**,和日本一明一暗,配合的很默契。

    顾家去马来西亚投资石化产业,这得支持,狗咬狗,好事啊。

    顾雪骊在算账,估计这个投资还是很有前途的,徐腾不吭声,就是默默听着。因为顾家基本也算过账,他们主要是做东盟生意,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竞争是白热化,出台很多政策死拼,所以,顾家也是去捞政策利好的。

    徐腾很客观的说,顾家会死的蛮惨,马来西亚和越菲只能抢着挖油,石化产业却迟迟搞不起来,花了那么多代价都被低价冲垮,这可不是大陆和日韩的功劳。

    年以后,这个军功章就真有大陆的一半了,比如徐腾现在琢磨收购庆云石化集团,利用原有的基础扩产能,提升产品线,先占据国内市场,再和中日韩一起冲击新加坡的东盟市场,估计得让新加坡吐血。

    关键,这不是徐腾一家,全国几百家民营、外资、国有化工企业,大家都在大陆市场拼杀,在大陆吃不到合同,那就得去东盟市场抢饭碗,总得赚钱吧,谁管你鼻屎国的国运!

    大陆资本最后泛滥到都要去泰国挖克拉运河了,说起来也挺有趣,年,泰国政府组织专家考察这条运河的可能性,国内某某委的能源研究所和综合运输研究所还派了专家,三位工程院士打着咨询顾问的头衔实地考察,结果到了年,泰国南部和马来西亚接壤的区域突然爆发军事冲突,南部独立势力居然抢了泰**方在当地最大的军火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这得是多懂泰国的局势,才能干的这么精准,一击掐死这条运河?

    所以,别小看新加坡的阴险,都是华人,腹黑学不一定比你大陆差,还有美利坚合众国鼎力撑腰。

    所以,徐腾决定帮一帮顾家,虽然顾家在卖国补贴马来西亚,虽然顾家一定死的惨,但还是得借钱,帮顾家发展一下。

    顾家也不蠢,他们这几年拼不过华煤铁,江州地产业发展困难,被江泰系堵死,资金一直在转移外省投资,去向不明。

    他们卖掉明面上的资产,暗中还用外资的名义持有哪些资产,谁也说不清楚。

    这就要一点一点的慢慢敲骨吸髓。(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