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一十六章 壕出新境界

    瑞麟宅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原因太多,反正不是徐腾想关就能关掉的地方,也不是谁想查,就能查的地方。

    这不是在查一个小明星聚众赌博那么简单,这是价值几亿的物业,整条胡同巷子都是别人家的,光卖地皮,三亿起步。

    整件事极其复杂,除了吴永邦,还有五个人在幕后谋算,牵涉其中,各方的尺度都拿捏精准,而吴永邦完全不知道这些事,背了黑锅。

    至于徐腾为什么能算准吴永邦会盯着瑞麟宅,道理也很简单,他那天下午和几个领班闲聊最近的有趣事儿,才知道姓吴的想在瑞麟宅加一个大客户的名单,结果没能加进去……这人运气不好,瑞麟宅已经禁止增加新名单,能排除的名单都尽量排除了。

    徐腾是真想关掉瑞麟宅,一直不敢关,现在终于找到一个理由,所有责任都推卸到吴永邦的头上,而且,徐腾还要要找吴永邦算账,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也不是怂逼。

    他其实想和富邦保险拼了,因为富邦保险一旦做大,日后的局面会非常麻烦,对华银系很不利。

    拼与不拼,这个决心很难下!

    在瑞麟宅被警局清查的第二天,徐腾一直在瑞麟宅的后院等消息,各个方面的知情人也都在无声无息的观察动静。

    因为这件事牵连甚广,一动起来,会非常恐怖。

    正如胡春元所言,这是火星撞地球。

    富邦保险的实际控股人鲁总和徐妈一样,也住在澳门主教山上,双方曾经有过一点来往,徐妈早上特意约了对方打牌,请了四姨太和一位朋友陪场,边打边谈,将这件事说清楚。

    鲁总是见多识广的老人家,对华银系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听完徐妈的话,很大度,当着徐妈的面打电话训斥吴永邦,因为他开公司是为了赚钱,不是和谁斗气,更不想闹出任何风波。

    搞徐腾,搞华银系,这个风波太大了。

    为了彰显诚意,鲁总决定亲自回一趟内地,替富信国际投资金沙江一库八级和深物流说几句公道话……鲁总必须回内地,因为他怀疑吴永邦被人算计了,以吴永邦那点关系网还查不了瑞麟宅。

    徐腾在瑞麟宅等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吴永邦终于请胡春元陪同,再度登门,专程前来和徐腾致歉。

    有些事,有些道理,吴永邦这辈子都不会明白,斗争讲究的是斗而不破。

    不同的圈子,不同的境界,有不同的玩法,吴永邦还在玩陈安邦、陈安才那个层次的手段,因为他本身就是这个层次出来的。

    夜晚。

    徐腾将吴永邦和胡春元送出瑞麟宅,回到长廊里,在这宁静的初秋夜风里,静静的喝酒。

    梅嘉莉坐在旁边陪着徐腾,也在喝酒,静谧的思索着。

    这一次是双方都出险招,徐妈不退,徐腾虽然会受创,最终结果肯定还是有利于华银系,徐妈这一退,徐腾和华银系暂时获利,长远还是不利的。

    因为吴永邦这个人的野心太大,也很阴险,慢慢查清楚华银系和徐腾的来龙去脉,迟早有一天会在幕后捅刀。

    “乘对方羽翼未丰,想办法先拿下民生保险和民生银行吧。”徐腾思考了十分钟后,给了一个决策,告诉梅嘉莉,“让博安系做主力,速战速决,多花了点成本也不在乎。”

    民生银行,民不聊生的银行,内部势力斗争之严峻,之残酷,之复杂,令人乍舌。

    华银系宁可转而夺取规模较小,盘口很小的华夏银行,投入数百亿的资金扩资扩大,辛苦的到处抢牌照,也绝不介入民生银行,由此就能猜出民生银行内部的复杂性。

    民生银行从成立之初就有泛海、新希望、东方三大势力盘根错节,后来的复星系、巨人系、富邦系风起云涌,最终还是吴永邦的富邦系关系太硬,背景太强,一波轧过去,各路商贾集体跪下唱赞歌,拥戴新王上位。

    三大险的********曾经想控股民生银行,巨人系的史老板大声疾呼,要求国资给民资们让条活路,激发了民愤,逼得********撤资。

    结果等到富邦保险控股民生银行,史老板又跪下唱赞美诗了。

    怂逼,没血性的资本家。

    其实呢,富邦系最初的目标是招商银行,背景再强,到了招商局那边也是胡扯,招商局是一点情面不给,上手几个巴掌将富邦系打出局,一个字,滚,给你们一番人情,居然蹬鼻子上脸?

    四大行、三大险、招商、华润、光大、中信……这些都是看不起富邦系的红筹大户,除了红筹大户,也有刁民不给富邦面子,比如说潮汕商帮,生命人寿和富邦系抢夺金地集团的控股权一战,刁民们仗着钱多,狠狠教训了富邦系一顿。

    想怎么搞,鱼死网破,一起死?

    怕?

    所以说,潮汕四大家族还是很有骨气的,看穿这帮富邦系不过是欺软怕硬,就硬来,不怕事,穷山恶水出刁民,潮汕商人就做刁民了,想怎么样吧?

    徐腾也是一样,摆开阵势,准备和对方生死大战一轮。

    想怎么搞,鱼死网破,一起死?

    他也是刁民,想怎么样吧?

    他最担心就是富邦系有朝一日杀入民生银行,一旦入主成功,那是真麻烦,所以,即便他控制不了民生银行,也不会让富邦系控制民生银行。

    徐腾不在乎的,他在这寂静的冷夜里喝酒,感受着首都九月的乍冷,心里知道吴永邦这会儿一定在咬牙切齿的发狠,迟早有一天要他好看。

    好看个毛线!

    徐腾不仅要做刁民,还要做最厉害的刁民!

    这是一场棋牌竞赛,刚开始而已。

    德隆系、鸿仪系、吕梁的中科系都已经垮了,要不了多久,严晓群的斯威特系、顾储军的格林柯尔系、周正毅的农凯系、黄光裕的鹏润系也将陆续垮掉,中国股二十年的十大黑庄陆续崩盘。

    未来属于富邦系、潮汕系、复星系、万向系、天安系、生命人寿、杉杉系、合众系、特华系、利安系、宝能系、泰康系、珠江系……这些是未来二十年的股白庄,用保险公司的资本合法控股各种上市公司,玩的更精彩,更大气。

    现在,请在黑庄白庄之上,继续加上一个名额,徐家的华银系。

    徐腾终于想清楚了,打个响指,让花玲玲去请虞素云过来,对照着名片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您哪位?”深夜点多了,对方刚结束一天的工作。

    “卢院长,您好,我是华腾集团董事长的首席助理官,我们董事长是经过倪院士介绍,和您联系,想要捐赠一个自然科学的科研项目,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虞素云这两天过得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熬了过来,结果发现徐腾更能折腾了,腿都吓软了。

    “哦,这个事啊,倪院士前些天和我谈过……那个,你们徐董事长要赞助哪个科研项目,是不是要搞产研合作呢?”卢院长其实想说,产研合作的话,请拨打黄副院长的电话,除非是愿意在高能物理领域……他估计也没有哪位董事长蠢到这种地步。

    “那好,我们董事长直接和您谈。”虞素云将电话交给徐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真要徐腾直接打电话过去,卢院长十之**会以为是骗子。

    “卢院长,您好,我是徐腾,我打算出售手中持有的一部分股份,捐资做的科研!”徐腾很淡定。

    “……你,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卢院长无法淡定,准备给对方做一个科普讲座,这是开什么玩笑?中科院申请了几次,政府都没有将经费划拨下来。

    这不是开玩笑,欧美都在搞科研,两边光是设备和科研投入就花了几十亿美金,迄今一点成果都没有。

    “我知道,我是科幻作家嘛,其实我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证实引力波和宇宙大爆炸理论。我相信国家迟早会拨款,但在政府拨款下来之前,我先投资十亿美金,加快咱们国家在这方面的布局和相关工作,就是不知道中科院有没有这个兴趣。”徐腾依旧淡定,非常淡定。

    这点钱,徐家还是舍得的,无形的好处多多。

    “当然有兴趣……那个,你……想清楚没有?”卢院长这个级别不是开玩笑,不是什么人都能一个电话打过去骚扰他的,他其实很想说,小伙子,你是喝醉了,还是先去精神病院做个心理鉴定?

    “这有什么问题吗,假设您有两百块的资产,拿出十块钱搞,有问题吗?”徐腾很奇怪,怎么可以怀疑他有精神疾病呢?虽然卢院长没说出这种话,语气可是这个意思。

    “嗯……这确实没问题,那我现在去您那边谈一谈,正好,我这刚散会,有时间。”卢院长有点激动,八十亿的科研经费啊,这真是逆天的骚年啊!

    他只恨这种科幻作家出身的顶级富豪太少,太稀少,要是有七八十个,中国自然科学研究就有救了。

    “行,我住在金鱼胡同的瑞麟宅,随时欢迎您的大驾光临,如果您比较忙,我可以去您那边。”徐腾看一下时间,准备动身去中科院。

    “没事,我去你那边,正好将老曲和老苏带过去,他们两位为了的项目积极奔走多年,我真是爱莫能助,小伙子,感谢你啊。”卢院长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立即就给曲钦岳、苏丁强两位院士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到中科院,和他一起去金鱼胡同。

    打完电话,卢院长才觉得这一切都太滑稽了,怎么可能,急忙打倪院士电话,确定一下,看看那位传说中的徐腾是不是有病,还是刚才纯属诈骗电话。

    说实话,他担心对方是骗子。

    亿的科研经费直接扔过来,直升机撒钱啊!

    在腾讯集团担任副董事长的倪院士是徐腾的科学顾问,其实也是刚听说这个情况,他原先和中科院联系的项目是量子通信,属于产业合作。

    不管是量子通信,还是,这都不是一般的企业家能搞得懂的领域,估计都没听说过。

    既然对方确实是中国首富,传说中的徐腾,卢院长也就不管那么多,更不顾及自己的学术地位和份量,连夜带着两位天文系的院士前往瑞麟宅。

    到了瑞麟宅,卢院长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是老北京的四大贝勒府之一啊。

    有钱,真有钱!

    壕,真壕!

    徐腾亲自接待他们,在瑞麟宅正院的会客厅里聊了两个多小时,效率很快,将这件事定下来,在内蒙合作建设一个研究所,远离地震带,远离人口密集区,尽量减小干扰。

    他们先搞,然后再慢慢申请政府科研经费,毕竟有了几十亿的先期投入,只要出了成果,不怕政府不重视,后续的投入就没问题了。

    两天后,徐腾在正式赴美考察之前的这一天,前往中科院访问,下午陪同主管自然科研研究的曾副院长出席新闻发布会,正式签署一份协议,由中科院和华腾科技研究院合作创立新的科研所,徐腾以家族信托慈善基金捐赠亿rb启动该项目,此后十年内,继续捐赠相关科研经费亿。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基本都震呆了,常驻首都的这些大报记者,什么新闻没见过?可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新闻。

    这真是壕出新境界了!

    首先,徐腾解释一下项目的意义,原理很简单,探测引力波,目标是证明宇宙大爆炸理论,如果能探测到引力波,并对引力波进行有效的收集和监测、分析,将有助于人类进一步了解宏观宇宙。

    “您好,徐腾先生,我是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请问您这一次捐资亿的经费,是否意味着要在证券市场沽售腾讯公司的股票?”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记者抢先发问,嗅觉很灵敏。

    “应该不用,我已经将一部分股票抵押给金融机构,先做一次融资,将钱调拨到位,以后再慢慢寻找合适的机构投资者,在合适的时间转让这部分的股票。”徐腾无所谓的耸耸肩,示意对方别将问题想的太简单,他不需要立刻大规模套现股票获取这部分的流动资金。

    “您好,徐腾先生,我是新浪新闻频道的记者,我想问您,国内还有很多慈善公益事业急需捐助,您为什么要选择在自然科学研究领域,一次性捐助亿资金?”这一次是女记者,和徐腾打过交道,负责担任徐腾媒体公关助理的陈淑芬顾问,选择她来提第二个问题。

    “我的信托慈善基金持有腾讯%的股份,总资本的规模还不错,此前一直是做教育捐赠,比如希望工程项目,以及高等教育的助学贷款和教学经费的捐赠,但我毕竟是一个科幻作者,只是很碰巧有了这么多钱,所以,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自己花钱去寻找一个答案。”

    徐腾仔细想想,继续补充,“这几个月,我会有一套名叫《黑暗宇宙》的新书推出,在引力波上摄取的创作点很多,其实是我在大一时写的,改了几年才决定出版。客观来讲,这应该就是我的最后一套科幻小说,因为以后真的没时间搞创作了,毕竟,我要对企业和员工负责。所以,我想用另一种方式去探索宇宙。有些事,也总要有一个人去做。”

    “您是否考虑过,这些钱投入到其他领域,比如您正在推进的大学生创业和大众创业投资,是否能制造更多的价值,更多的就业,更多的财富?”还是这个女记者,很懂事,否则也不会被徐腾点名邀请参加新闻发布会。

    “很遗憾,我没有考虑过,因为我们即使再有钱,也没办法回答‘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没办法回答‘宇宙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

    徐腾笑的很有趣味,旋即也有点无奈和忧虑,“说实话,我不认为这亿能解答这个问题,可能最终一事无成,但最起码,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做了更多的尝试,用科学的方式去探索这个问题,对吧?”

    “您好,我是新京报记者,请问徐董事长,除了引力波的自然科学研究,您还有其他自然科学的赞助计划吗?此外,您在应用技术科学领域,主要的投资方向在哪里?”一位中年记者,貌似严谨,基本上能有机会提问的记者,大家都是熟人,基本是常年追踪财经话题和徐腾的熟人。

    当然,这些人要提什么问题,徐腾事先都不清楚,因为这些记者也是临时接到消息,匆匆忙忙过来参加新闻发布会,全部被吓晕了。

    “宇宙线吧,宇宙空间的高能粒子流,按照目前的理论估测,通过对宇宙线的观察和分析,也有可能揭开宇宙起源和天体演化的奥秘,量子科学也是值得关注的方向,但很遗憾,我目前的经费还是比较有限的,首先只能赞助最特别的引力波探测项目。”

    徐腾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很认真的思考片刻,才继续回答后续的问题,“至于应用科学领域,我个人很想投资可控核聚变,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首先是不需要我出资,其次,即便让我出资,我也出不起,维持不了可能长达半个世纪的持续投入。所以,我觉得当前最好的投资方向应该是新能源、量子通信、人工智能,包括智能机械,这应该是我们在全球科技工业领域弯道超车的几个最佳机会吧。”

    “芯片呢,包括现在市场上众说纷纭的国产操作系统,您是否会投资?”这名新京报的中年记者肯定是长期追踪华腾系的资讯,想挖掘出一些更现实的新闻。

    “客观来讲,我们投资芯片的主要目标是追赶国际上先进水平,追赶欧美和日本,因为我相信,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最终目标肯定是要在经济层面要建成一个更大更完善的中国式工业体系,芯片、汽车、化工都是我们可以发力的方向,对我而言,肯定要量力而行。”徐腾毕竟是顶着中国首富的身份,公开说要达到一定的水平。

    这是徐腾第一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正式接受新闻媒体的公开采访,态度很随和,说的话也有一定的分寸,“至于你说的操作系统,如果是领域,我觉得民企不需要太在意。国防领域,包括政府和银行等重要的机构,尽可能还是要使用准商业化的系统。这也不意味着,民企就没有任何空间,除了,在其他领域,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我个人会慢慢投资,寻找一些比较精巧的,能够撕开微软垄断的方向。”

    “生意永远是生意,我们尽量别在微软最强势的领域和它决战,而是要找一个微软不强势的新领域打击它,没有一家企业能长久不衰,企业和人一样,生老病死都是必然的趋势,特别是新科技领域。”徐腾稍微斟酌一下,做了一个判断,“花无百日好啊,微软迟早会衰败,甚至是破产,或者是被兼并,对我来说,问题只是微软先垮,还是腾讯先垮罢了。”

    “您好,我是《凤凰周刊》的记者,请问徐董事长,您刚才说微软和腾讯最终都难逃衰败的命运,那您此次突然出资亿的经费赞助自然科学的研究,会不会对腾讯集团和华腾集团的运作造成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腾讯集团的早衰?”

    “对腾讯不会有影响,我自己这边已经算了很长时间,月份就核算过,当时估测可以拿出亿左右的经费做量子通信领域的科研。做引力波的研究,确实是最近半个多月的突然决定。多拿出亿,肯定不会影响腾讯和华腾……至于其他的几个项目,特别是我原先规划的永泰化工集团,有点影响。”

    徐腾小小的装个逼,骗一下同情,“所以,我已经决定将永泰化工集团转移给其他投资人,有所为,必然也要有所不为,量力而为,最终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当然,我个人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对吧?”

    亿的一次性支出是挺伤的,但还不至于伤及徐家,以后的十年时间,到年,他每年再支付个亿,这就有点毛毛雨了,更不是问题。

    不管怎么说,他壕出了新境界。

    新中国历史上最壕的男人就是他,最无聊的男人估计也是他。

    前有徐总两亿美刀砸航母,后有徐腾十亿美刀砸引力波,徐家确实是壕出了新境界,一代更比一代强,一代更比一代壕!(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