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亚洲赌王也是段子手

    徐腾指央视财经节目现场指责万科俞亮和王佦的那段话,并没有立即成为新闻,企业峰会很快进行的公关,现场请俞亮做了一个声明,证明双方只是一场误会,万科对徐腾充满敬意和喜爱云云。

    结果反倒是王佦自己,在新浪博客发了一篇暗有所指的博文,大致是说,他和谁谁谁讨论国内的经济局势,对方说某人身家虚高,其实都是父母和长辈在幕后高价格持股的结果,而这些人,本身就是操控股市的高手,以前操控股,现在连港股都开始祸害。

    巧了。

    同一天时间,天天百科做了一个重量级的更新,在徐腾父亲、女友方面的链接都亮了,点过去,直接能找到徐腾父亲、梅嘉莉的资料。

    徐腾一年前承认和女演员曾藜是恋人关系,目前,双方已经和平分手,依旧狗血是朋友,徐腾的新女友是前女友梅嘉莉,为了挽回男友的“芳心”,梅嘉莉将富信国际集团的总部,实质性迁移到了江州。

    新女友比较夸张,混血儿,澳门赌王的七千金,徐腾父母的干女儿,澳门富信金融控股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女神级的女总裁啊,身家亿美金。

    其实,这不夸张。

    徐腾父亲,徐总才叫夸张好不好?

    年下岗后,徐总前往南方投奔知青时代的朋友,经朋友介绍加入安利,成为国内最早的安利代理人,年创立自己的珠海安泰保健品公司,和江泰系商人黄信洲、张丽英合股运营三株项目,此后在珠海安泰健康研究所陆续开发出太太口服液等多款产品。

    华康保健品的特点基本师承安利体系,全国广泛招揽代理团队,由团队负责各市县的营销工作,由此造就了二十多位千万富豪。

    年底,徐总,徐大昌的珠海安泰保健品公司,与原安利中国总裁李锦芬创立的博爱医药连锁公司合并,组建新的博安集团,迄今仍持有博安集团约/的股份。

    年,徐大昌携妻子蓝惠英移民香港,乘低吸纳香港和东南亚地区的地产,获利丰厚,自此,逐渐将投资重心转移到海外,投资博彩酒店和海外地产,创立银河博彩娱乐集团,购买康宝莱集团的部分股份和中国区业务。

    年,徐大昌应新世界董事长郑钰彤博士力荐,同汇丰、渣打多位高管联合投资英国凤凰资本公司,前巴克莱银行约翰瓦利担任任董事局英方资本的主席,徐大昌任港澳资本方的副主席,前汇丰控股香港总经理欧智华担任。

    年,徐大昌联手英国凤凰资本公司、赌王富亨集团、郑钰彤的新世界等多家港澳财团,并购瑞士历峰集团和其他奢侈品公司,组建新的卡蒂亚集团,旗下拥有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卡蒂亚、宝玑、伯爵、浪琴、天梭、梅花八大名表。

    酒业领域,拥有玛歌、拉图、拉菲三大酒庄,以及澳洲奔富、黄尾袋鼠、新西兰云湾、云南红四大新兴品牌,白酒领域持有郎酒、西凤酒,同时持有芝华士、轩尼诗、凯歌、张裕的部分股份。

    服装领域,欧奢集团拥有巴宝莉、登喜路、杜嘉班纳三大品牌。

    珠宝领域,除了卡蒂亚、伯爵、梵克雅宝三家子公司,同时持有施华洛公司的主要控股权。

    年,中山大学商学院b毕业,同年获得澳门大学荣誉博士。

    目前,徐大昌博士担任澳门银河资本控股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持股比例约占/,同时持有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股权,持有卡蒂亚集团.的股权,个人总资产亿美金,位列港澳富豪榜第位。

    澳门银河资本集团也是很厉害的,旗下核心子公司是银河娱乐国际酒店集团,在澳门、韩国、泰国拥有四家六星级银河国际酒店,在澳洲、美国、新加坡、菲律宾拥有七家四星级银冠酒店赌场,拥有两艘超豪华的海王星、澳门之星游轮,同时是欧洲必赢博彩公司的控股方。

    除了博彩业,银河资本还是投资大鳄,广泛投资东南亚的金融业,在国内的博安集团、银泰、华夏金融集团、神州传媒集团、永泰化工集团也持有一定份额,最厉害的是持有谷歌.股份。

    总之,徐总将国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甩的一干二净,跟他没关系,他是清白的,依靠保健产业获利,随后在年金融危机以后操底香港地产和东南亚金融股,重金投资亚太地区的博彩业,一跃成为新的澳门赌王。

    错,这是亚洲赌王。

    徐总这个人很低调的,用徐总自己的话说,做博彩行业,最好是低调一点。

    徐总承认年轻时比较好赌,后来就做了这方面的投资,但是,徐总没有搞过民营医院,什么小诊所,男性专科,徐总都没干过,最多也就是担任香港仁安医院的董事会副主席。

    徐总也没有炒股,说他操纵股市纯属污蔑之词,徐总忙着竞争亚洲赌王的宝座,忙着投资奢侈品,哪有时间操纵股市啊。

    这些都是污蔑,都是嫉妒,都是小道途说。

    徐总虽然移民澳门,但还是非常的忧心爱国,这些年向国内各大院校捐款,总数已经超过一亿美金,有账本为证。

    我……草!

    徐腾估计.的网民浏览了这些信息后,都得吐一口血,徐家总财富值已经飙过亿美元的大关。

    这究竟是多么逆天的草根家族。

    父亲是亚洲赌王,投资奢侈品和化工产业,儿子是科技界的装逼小王子,投资网络科技、汽车和各种高新科技,这是要吓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当然,徐总说自己不炒股,粤省企业家们是不相信的,传说中,老虎机、扬子鳄都是徐总的左膀右臂,负责给徐总的华银系操盘。

    华夏金融集团幕后的家族就是徐家,这就不用猜了,李达霄当年跟着徐总到处混饭吃,目明其妙就成了华夏保险公司的总裁,后来兼并华夏银行、华夏证券,重组成华夏金融集团。

    不错,徐家就是这么嚣张。

    有关系,一定有关系,全国网民都得查一下徐家的爷爷是谁,哎呦,参加过淮海战役,红三代啊……别扯了,徐爷爷目不识丁,年分配到嵍县化工厂工作,年退休,最高职务就是一个工会主任。

    徐总当年接的班,顶替老爷子的空缺进了厂,在厂子里的最高职务是销售科的科长。

    真没啥关系,唯一的关系是认识一帮知青,后来得到了江泰系大佬,当年的老三届黄信洲的帮助,借了几十万创业,人生第一桶金就是这么来的。

    万科老王、三一老梁都不知道徐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现在解答的清清楚楚,各大门户头版头条报道,早年的江泰系小兄弟,第一桶金是江泰系的那帮倒爷借的,模仿安利,再糅合保健品行业南北两派的招术,做了几个保健产品,捞了十几亿,移民香港抄底物产,投资博彩业。

    虽然老王不相信,老梁也不相信,但这白纸黑字的报道已经基本解答,徐总的钱虽然不干净,好歹是正规的搞法,正儿八经的新澳门赌王。

    从一亿美金到一百亿美金,一句话,大胆买牌照,奋力一搏,抵押各种地产、金融资产,全部投资银河博彩娱乐酒店和必赢公司,上市后,再投资奢侈品、金融、风投。

    总之,徐家这对父子的牛逼程度,环顾全国也是没有谁了。

    今年第一届博鳌中国企业峰会,徐大昌董事长是要来参加的,为各位企业家讲一讲如何走出去,以及名爵罗孚汽车公司收购案、历峰集团收购案、宝马收购案中,他的所知所闻,他的体会。

    徐总既然来了,肯定也有新闻要公布,有喜悦要分享。

    届时,徐家父子联袂上阵,都是海外并购的高手,想听经验的赶快报名参加。

    果然,报名听课的老总很多。

    因为在美国访问的行程很辛苦,徐腾在博鳌中企峰会只参加了第一天的行程,此后两天都在休息,直到第四天上午,才再度参加央视财经《对话》的现场录制,会谈主题虽然是《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其实就是访问徐家父子。

    徐腾这两天,和一些同学去了三亚的亚龙湾游玩,上午乘坐直升机临时赶回亚洲湾国际会展中心,在大厅二楼的休息室里,又结实了一些新朋友,都是美女加父母的组合。

    徐总、徐妈、李锦芬、张丽英和华银系的多位联席合伙人,还有几位江泰系的长辈,柳俊生的父母柳国礼夫妇,苏皖的父亲苏厚文,邢蕙云的父亲邢宏利也都在场。

    这两天,陆续又有很多资本家飞抵博鳌,而且是将家族继承人领过来,介绍给商界的其他长辈认识,顺便也和年轻一代相互结交。

    徐腾身边有女神庇护,但还是一路见了几位富二代中的新女神,朱家的、宗家的,杨家的、刘家的。

    浙商、粤商大部分都是家族制企业,徐家也差不多,只是徐家转型比较顺利。

    长辈们热情握手,笑谈之间,将子女介绍给其他人认识,请大家多多关照,特别是要请徐家多多关照,因为徐家是放债的,也抢先一步转型,晋升为财阀。

    在这条路上,朱家三兄弟、万向、潮汕四大家族都才是刚上路,新希望的刘家、泛海的卢家起步虽早,进度都跟不上,

    这些都是国内民营企业界的大亨,徐腾还是一如既往的实习生样子,白衬衫,黑领带,见过这些大佬。

    从这一年开始,似乎在中国商界就将多出一批富二代企业家,徐腾算是冒出来的速度最快,风气既然出来了,社会上也没有反对的浪潮,其他家族就正好借着这一次的峰会,将子女们带过来,先建立关系,再谈生意。

    博鳌中企峰会开到了第四天,泰山会、长城俱乐部、阿拉善协会那边的大佬基本都没来。

    这也正常,中国企业界太大,哪怕只是的这一年,华润富豪榜排到位,最低还是亿身家起步,都是一方大佬,各走各的路,各走各的桥。

    北派的装逼境界都很高,玩概念,玩民主,玩普世,南派很务实,都是家族企业制,闷声不响,低调捞钱,徐家差不多就是南方资本家的典范。

    今天算是达到了第一届中企峰会的巅峰,据说有一百多位亿万富豪云集博鳌,很多大佬是特意来参加《对话》栏目的现场录制,带着子女,现场听听徐家是怎么做海外并购的,现在又是怎么交接棒的。

    这其实是很多资本家族目前最关心的两个问题。

    会谈和节目录制时间即将到了,各位大佬你推我让,最后是让泛海、万向的几位董事长先带头去楼下的会场,这几位年纪最大嘛。

    徐家三口走在中间,慢悠悠的跟着大队伍下楼,在大厅里坐了片刻,徐总和徐腾才接受主持人的邀请上台。

    父子俩坐在左侧,各坐一个位置。

    主持人坐在对面。

    节目正式开始录制,主持人陈宏伟是很谦虚的一个人,很亲和,先做了一个开场白,和现场的各位听众做一个简单介绍,“今天是博鳌中国企业峰会论坛的第四天,中国各地的优秀企业家云集于此,在过去的几天,几乎每天,我们都有机会在这里遇到平时很难见到的那些商界精英。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了其中最特殊两位。”

    顺着主持人的手势,镜头先对准徐腾。

    “欢迎腾讯集团的董事长,年轻的……或者说是非常年轻的,现在还是大四学生,但已经贵为中国首富的徐腾董事长。”台上台下都很讲究的热烈鼓掌欢迎一下。

    徐腾也顺势起身,和在场的各位企业家、观众颔首致敬。

    “另一位是我们徐腾董事长的父亲,澳门银河资本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徐大昌先生。”陈宏伟率先轻轻鼓掌,其他人也随之鼓掌,甚至比之前更热烈。

    小徐虽富,靠得是股价,老徐靠的可是真金白银,翻脸打架都是几十亿砸过去,不跟你讲道理。

    “两位董事长请坐。”陈宏伟做为一个央视经济栏目的主持人,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非常客气,一点不装腔作势,不忧国忧民。

    陈宏伟邀请徐腾、徐总继续坐下来,和他们父子闲聊一般的有点感慨,“其实我仔细观察过,今天在场的很多优秀的企业家,也有带着晚辈和子女过来的,有一些也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在家族企业担任很重要的职务,或者是还在努力学习的阶段。”

    “但你们父子很特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集团公司,各做各的。”陈宏伟笑容亲切,希望徐总、徐腾接几句话,一问一答。

    “他的那些业务,我以前也做过,真的没做好,他能做好,说明他在这些高科技领域比我强势,那我还怎么管他?干脆不管。”徐总很配合,指了指徐腾,还有一点无奈感,这是真无奈,徐腾现在做的事情都是徐总原先想好的剧本,都被徐腾这混蛋抢走了。

    徐腾只是笑一笑。

    “我知道,腾讯公司最初是您投资的,后来让徐腾兼并了,为什么?”陈宏伟绝对没有逼问的意思,自己解释,“因为我们都很好奇,您是怎么判断徐腾一定能将腾讯公司做好,还是单纯对儿子的疼爱?”

    “我今天可以和大家说一个真相,不怕你们笑话,我年时,手里有点钱,正好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我们倪光南院士,他当时离开联想,准备做芯片和通信器材。我当时一激动就投了几千万,那时候,我们的技术水平不比华为,销量也不低,我生意很多,这个业务真的没有投入多少精力,只要倪院士和公司需要科研经费,我一定支持,结果到了年底,腾讯在全国的通信器材制造商中,只能排在第六,无意中发展出来的业务,虽然有很多用户,可光赔钱,不赚钱啊。”

    “我那几年特意去了硅谷四趟,专门考察美国的高科技产业,结果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网络公司集体在赔钱,根本没有什么可靠的盈利模式。所以到了年,月份吧,徐腾决定创业搞一家天天网络公司,我当时和太太说,完了,这孩子缺心眼。”徐总天生适合说相声,忽悠界的高手,撒谎不脸红,还是段子手。

    全场大笑。

    徐总还是得继续向下吹牛,反正这些人爱听传奇故事汇,“差不多到了第二年,月份,他就遇到麻烦了。儿子第一次创业,做父亲的肯定不希望他输的太惨,就借了三千万给他,我当时说的很清楚,借给你,他也答应了,可到现在比我有钱了,也没有要还钱的意思。”

    啊呀?

    徐腾一眼看过去,徐总这一次是筹备已久的大攻关,准备了不少段子啊。

    全场继续大笑,虽说徐总一直在撒谎,段子还是很有趣的。

    “其实他一路走来,有意思的事情太多,我和太太每次聊到这些都能乐呵很久,他借我三千万,别人手持三亿资本,最后居然是竞争对手被他挤垮了。我很多时候想想,只能说自己运气太好。”

    徐总又要来段子了,笑的很夸张,“所以每次有朋友感慨自己生意越做越大,不知道给谁继承,我都是很难体谅对方心情的哈哈大笑。我们宗总,鲁总,还有卢总,还有我们珠海的朱总,我们都聊过这些事,大家都很羡慕我,我说实话,每次和你们谦虚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很得意,我其实就喜欢看你们一脸忧虑的样子。”

    全场再度大笑,所有人都笑得很夸张,被徐总点名的几位董事长也只能跟着大笑。

    徐腾毛骨悚然,徐总这是停不下来,一路大玩段子手的架势?

    “我跟大家说实话,我真是一点不担心继承人的问题,现在唯一害怕的是他不继承,还将我的小破公司贱卖,省的他烦心……所以,我现在也是二次创业,很拼命啊,不能被他甩开太大的差距,好歹交给儿子的时候,儿子不至于嫌弃啊。”徐总这可真不厚道,完全不给徐腾发挥的空间,一个人玩脱口秀,又要抢儿子的风光。

    主持人陈宏伟都笑的快失控了,全场也笑,没有刚才那么夸张而已。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为什么我要将腾讯公司交给徐腾,因为这个公司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而且,我真的没搞好。腾讯和天天公司合并时,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好,当时的通信事业一团糟,从全国前三强一路下滑到第六。”

    徐总一路撒谎不脸红,还是抬举一下徐腾,“很多人以为我是贱卖腾讯,其实呢,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搞。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体会,如果你不知道对手为何比你厉害,那就别和对手竞争,我一直不明白华为、中兴厉害在哪里,搞了很多调研也理不清楚头绪,腾讯当时的电子商务和业务看似还不错,可一直在赔钱,我也找不到赚钱的模式。”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将烂摊子甩给他,安心经营自己的银河集团,我当时已经做好准备,等他过个一年半载跑过来和我借钱。结果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他这个腾讯集团到底如何盈利,如何和对手竞争,构建了什么样的生态圈理论,我都是后来花几个小时研读《财经周刊》的专栏报道才搞清楚的。我当时就一个想法,这小子太坏了,太绝了,再仔细想一想,感觉不妙,搞不好,我以后得和他借钱了。”

    徐总的段子完全停不下来,事先准备的太多,不说完不痛快不舒服斯基,“后来等他上市,我默默找了会计师核算一下,终于确定,以后真是我找他借钱。”

    全场再度哄堂大笑。

    徐腾没话说,静静看着徐总装逼说段子。

    徐总用了很长的时间,长篇大论解答了主持人陈宏伟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答案,主持人估计也有承受不住了。

    徐总虽然是撒谎的专家,却未必是天生的段子手,这些段子都是华银系找来的团队精心准备的,要让徐总第一次上镜就有轰动效应。

    重点当然是要用一种诙谐幽默的方式,将徐家洗白,让华银系正式浮出海平面,让华银系从积累资本到正规化、国际化转型的.时代,进入大规模产业重组兼并的华银系.时代。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