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四十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锡州是一个好地方,徐腾在江南省考察的中途,忽然折返锡州,仔细的考察了一周左右,必须承认锡州的投资环境比江州好很多。

    可惜,他还是不能太重视锡州,不能在锡州投入更多资源,因为面积太小。

    锡州发展的很好,下面都是县级市,到处都是城区,这种情况下,锡州还有多少土地可供工业化发展,可供产业转型?

    江州过去的面积也不大,两江合并,吸收江北市后,情况就截然不同,江州经济也比较惨,根本没有县级市,这反而是一种优势。

    有一点就能证明,锡州的土地供应能力是有限的,杨书记此前批给华腾置地集团的那块地是“农改商”,这意味着锡州已经大面积消耗农业用地支援城市建设,这种手法再过几年是完全搞不下的,剩下来的就是填湖,填湖也迟早会被禁止。

    徐腾的这个判断迥异于江南省和锡州市两级领导的预判,当然,他也没必要说清楚。

    这段时间,关于徐腾在锡州考察的新闻在国内各大媒体上反复发酵。

    徐腾离开锡州,继续北上考察江南省的其他地级市投资环境时,他还在路上,收到了江淮省那边一位领导的短信。

    现在只要徐腾在外面考察,谈及汽车产业和工业.,很多媒体就会若有若无的指向江淮省,条件差,行政能力差,投资环境更差。

    省里压力山大的,好不好?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徐腾并不看好华腾系在锡州的长远发展空间,但他在锡州连续投入多个项目,确实是一副随时可能迁入锡州发展的态势。

    国内商界大佬们,大体都知道徐腾的华腾系手握四个股的壳资源,目前来看,这是都要投入到锡州,等于是让锡州多出四个上市公司。

    这个能量是很强的。

    徐腾考察完锡州,继续北上,江南省的十三个地级市,他都要走一圈,要谈的项目太多了……其实都是地产业,没办法,地产业真的很赚钱,仅次于炒股,而且风险极低。

    华腾科技广场、电商产业大厦、银泰金融街、神州院线、大学生创业中心……徐腾手里有很多地产概念,拿地不用抢,靠吹。

    俞总负责吹,见到各市领导就上台发表十分钟热情洋溢,充满时代激情和创业经验的演讲。

    徐腾负责在台下装高雅,一副“赚钱这种事,真的好无聊”的超级纨绔风采,当然,见到领导,特别是准备批地求合作的领导,他还是很亲切,很热情的。

    为了逼格,为了避免让人识破华腾系就是在到处跑马圈地,徐腾和俞总还商议了很多次,刻意漏掉几个经济较差的市,送地也不要。

    当然,很快会有本地人脉深厚的地产商主动联系相关领导,华腾系不干,他们愿意干。

    说真话,现在的华腾系确实有点太能吹,连引力波、量子计算机这种概念都玩起来了,还在宝马集团持股,还在玩各种大学生创业、大众创业、电子商务、基因工程概念,最近又吹出一个云计算的概念。

    在江南省跑了一圈,各个市都走一遍,省里规定的亿投资,一大半都被徐腾投入到地产业,全部包装成电商产业大厦、银泰金融街、大学生创业中心之类的新概念。

    距离年元旦还有最后天。

    徐腾二话不说,继续去魔都吹牛圈地,错,去沪州发展。

    这真的不能怪他太黑心,关键是各地主动求他上门圈地吹牛逼啊,他也不想的,对不对?

    冬季的魔都,经常飘着湿寒的冬雨。

    徐腾是乘坐专机,直接从江北地区飞抵沪州,入住马勒别墅,夏莉提前一周就到了,她最近真的不去电视台了,安静写书,一天四百字左右。

    大部分时间,她是双手托着下腮,坐在电脑桌前发呆,对着窗外看风景。

    夏莉很熟悉这座城市,刚发第一张唱片时,曾在这里培训了半年有余,后来的很多商业演出也是在这座城市,还举办过一个万人场的演唱会。

    人生玩成这个样子,她也算是赚到了。

    这座北欧丹麦风格的民国别墅,让她钟爱不已,恨不得就在这里一直长住。

    徐腾进了门,看见夏莉一路跑下楼梯,挺高兴的搂着她,顺便问她一句,“写多少字了?”

    “快一万字了。”夏莉虚报了两千字,大半个月,她的《倾国皇妃》才写了八千字,刚写完开局前两章。

    “这个……?”徐腾有点无语,还得安慰她,“开局就是这样,你将开局写出来,后面就容易多了。”

    “哈,但愿吧。”夏莉笑的有点诡异,不想告诉徐腾,她今天犹豫了一整天,不知道该不该将前段时间写的开局删掉,重新换一个新开局。

    她迅速岔开这个话题,帮徐腾脱去外套,问他,“我听嘉莉说,你在江南省就是负责收刮地皮的,哈,刮了多少地皮啊?”

    “这话说的……还真精准。”徐腾苦笑,江南省给了他亿的贷款,必须要用在本省的工商业投资,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省里的意思,其实是希望他将华腾和宝马集团的生产线,安置在宁州市,工业.的新能源、智能机械等等产业,尽量放在锡州。

    现在这年头,做生意不容易,从政也不容易。

    徐腾吹出工业.的泡沫,本来是要忽悠江淮省,没想到,本省坚决不上当,隔壁的江南省倒是死死咬住了鱼钩,不肯松口。

    这真是太尴尬了。

    徐腾此时仔细想想,感觉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一场悲喜剧,哭笑不得。

    “嘉莉什么时候能到这边?”徐腾的年元旦准备是在马勒别墅度过,他这就要上楼,和夏莉在阁楼里享用烛光晚餐。

    休息两天,养精蓄锐,后天上午,正式去魔都市政府狠狠吹牛逼。

    他这一次背负着一个很艰巨的重任,同志们是不知道啊,徐总一贯太贪心,年金融危机以后,负责投资兴建浦东环球金融中心的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缺钱了,地基刚挖了一半就只能停工,成了烂尾工程。

    徐总太黑心了,一口气接盘,连带着周边的陆家嘴土地陆续吃下,准备筹建浦东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和沪州国际中心大厦,还得再加一座华银国际大厦,四座超级摩天楼全部在做设计图纸。

    徐总那几年也缺资本,只有钱拿地,没钱投建,所以,这个环球金融中心就一直在挖地基的状态……坚决学习李嘉诚的内地挖地基术,一挖三四年,坐等地价翻倍再建楼。

    华银系在年做的内部规划是从年开始建造,一座接着一座,到年建成四座超级摩天大楼,象征华银系当时的华夏、银河、博安、凤凰四大资本财团。

    结果没想到,计划总是一直在变。

    一座大楼就是一个项目的投资规模,没有亿的建设经费是拿不下来的。

    徐腾提出永泰化工集团的规划后,正好占据了这四座摩天大楼的建设经费,永泰化工转移给华银系负责,四座大楼则转移给华腾置地集团……华银系的新决策很简单,徐腾有钱建设,那就开工,一年亿左右的投入,正好一举奠定华腾置地的高端形象。

    反之,徐腾没有钱就先停着,等两年再说。

    结果徐腾真没钱,年只能继续打一年的地基,市领导来检查时就开工几天,市领导一走就歇工。

    既无良策,只能吹牛,请市里协调向银行借钱运作了。

    这四座摩天大楼组成的“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大计划,光靠徐腾已经吹不动了,上阵夫妻档,徐腾这一次是必须联手正牌女友梅嘉莉一起忽悠,吹一个大泡沫。

    “嘉莉姐去首都了,明天应该会到吧?”夏莉不是很确定,梅嘉莉的公务很繁忙,比徐腾都忙,她也不知道梅嘉莉的准确行程。

    “哦,只要周一能到就行了。”事关重大,堪称年的华腾系最后一战,徐腾马不停蹄,提前几天就到了沪州积极备战。

    从始自终,徐腾一直有一个很好的习惯,绝不玩七盖八锅的资本游戏,每个项目的资金都是独立的,哪个项目的资金筹集不到位,他就坚决不做。

    “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大计划,徐腾只有土地和设计图,/的资金靠银行贷款,/的资金靠华银系和其他央企、外资的联合投资,/的资金靠专项融资债券。

    这就是有名气的好处。

    他用中国首富的名誉担保“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大计划,空手套白狼,将四座摩天楼建起来,借几百亿的资金怕什么,只要能建成,光是地价涨五年的利润就不止几百亿。

    在中国,除了央企,除了徐总,换任何一个资本家,面对这么大的投资计划,估计都得认怂,不知道得有多紧张。

    徐腾也有点紧张,但比以前参加高考的压力小多了,基本就是高一高二的期末考试差不多。

    晚上陪着夏莉享用烛光晚餐时,他基本就没想这件事,和夏莉有说有笑,聊她的新书。

    徐腾不着急。

    有一个人着急。

    这个人姓周,目前的沪州首富。

    年时,华银系为了拿下陆家嘴中心的这个万平方米的整板块优质土地,曾经请对方帮忙,年,这个人差点坐牢,华银系出资解决了他虚假注册和挪用上市公司资产的问题,让这个人避免了一场牢狱之灾,还了对方人情。

    年,这个人帮某些人去拿保险公司的股份,华银系出手后,因为双方关系不错,还请对方斡旋,避免得罪某些人。

    这个人叫周征毅。

    华银系在年从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和市政府手里拿下“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土地时,平均价位仅是元/平方米,现在已经涨到了元/平方米。

    简而言之,徐腾现在什么都不做,将地卖掉就能赚到亿元,年前才花了.亿元,这里面还包括给周征毅万的中介费。

    当然,华银系做的很绝,当初拿地的那家“新加坡东亚国际置地投资公司”早已注销,企业法人也去向不明。

    周征毅现在急需项目自保,他犯的事太多,徐腾和徐总搞鼓的“亚太金融信息中心”计划,就是他急需的护身符。

    这几天,周征毅一直通过各种途径,到处打听徐腾的行踪,刚确定徐腾到了魔都,住在徐家的马勒别墅,这就迫不及待前来拜访。

    这会儿,徐腾刚和夏莉用完烛光晚餐,气氛很不错,正准备那啥,听说这位来拜访,当然不开心。

    没办法,前段时间刚请别人帮过忙,徐腾只能下楼接客,还将俞亮喊了过来,免得等会儿谈崩了,因为他早就从赵丹阳那里听说过,周征毅想做“亚太金融信息中心”,哪怕不赚钱,以他的名义来运作这个项目就行。

    这人消息很灵通,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他不知道,检查机关盯住他的真实目标是要顺藤摸瓜,所以,没有人能保他,也没有任何一个项目能保他。

    这个消息的来源很特别。

    暂时只有徐总和徐腾、蒋宁远知情,因为华银系和这位周首富来往颇多,透露消息的人,希望华银系离对方远点,别误事,别作恶。

    徐腾穿着睡衣下来的,一身紫红色绣金丝凤凰团纹的细羊绒睡袍,很贴身,柔软舒适,还穿着棉皮拖鞋,刻意没穿内衣,显示自己已经上床了,卧室里有美女等着呢,不宜被打扰太久。

    俞亮什么都不懂,一点不懂,西装革履,正和沪州首富聊的很愉悦,还就在谈“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商业计划。

    关于这个计划,俞亮的想法是联合几家央企,还有南方的几家地产商一同建设,联合投资,分担风险,最好是在以前同步完工。

    这个想法非常有万科特色,就是追求资金的回笼速度,避免信贷风险。

    沪州首富愿意参加联合投资,好事啊,俞亮很欢迎。

    徐腾笑眯眯的和两人打个招呼,抬了抬手。

    “徐董事长,冒然来访,请多见谅,咱们也是初次见面,一点小礼物,还请笑纳。”周征毅这一次是要请华银系再帮个忙,给他一张护身符自保,当然要送上大礼。

    这位沪州首富筹备已久,出手自然不凡,早就给徐腾准备了一套顾景舟的九头梅花壶,品相完整,一壶六杯,总计用浮雕的手刻了九枝梅花,故名九头梅花壶,属于扁圆壶的造型,别致高雅,气韵古朴。

    礼物很不错。

    徐腾很喜欢,把玩一番才赞叹数声,谢过周征毅。

    “徐董事长,此前周某遇难,多亏贵财团出手相救才能幸免牢狱之灾,感激不尽,只是我这两年流年不利,最近恐怕又要请华银系帮忙。”周征毅其实是一个很狂,很狂的人,也就是在徐腾面前,急于求救,这才显得格外谦卑热忱。

    “您但说无妨。”徐腾只当是什么都不知道。

    “董事长,周总的意思是想接盘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计划,由他控股的沪州地产公司牵头,实际配股和利润分配还是以我们为主,由他分担/的融资抵押,主持工期建设。”俞亮真的不知道这是周征毅的保命手法,还以为周征毅只是纯粹想提高身价和名气。

    所以,俞亮很支持这个计划,用别人的钱赚钱,这当然是最佳的商业合作。

    “哦!”徐腾显然不会同意,只是对方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他也不可能将话说的太绝对,“周总的这个礼物确实很高雅,但这个商业合作计划,我还得再考虑一段时间。其实我来沪州之前,市里已经派人协商过,有可能会安排国企一同合作,加速项目的推进。具体是直接沽售套现给国企负责,还是继续拖延一两年等待新的机遇,我暂时还没想好,和市领导洽谈之后才会做决定。”

    “其实,如果徐董事长愿意和本地企业合作的话,我有很多朋友都想参与,只要您愿意信任我,让我操盘,资金绝对不会有问题。”周征毅信誓旦旦,看起来也确实是很有自信,“利润分成的问题,您更不用担心,肯定能让华腾集团满意。”

    “好,我会考虑,请您容我多考虑一段时间,毕竟是几百亿的大项目,慎重起见,我还要考虑更多因素。”徐腾就是一个拖字诀,尽量往后拖,最终肯定是要避免和这位周总合作,免得引火烧身。

    “如果您对我开的条件不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再谈。”周征毅拖不起,他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还有级别更高的检查机关在调查他,他想了半个多月,现在只能拿这个项目保命。

    “不急。”徐腾笑的很随和,不露痕迹,“说实话,我暂时真的不会急于运作,因为我手里的项目太多,这不仅是我的资金链问题,也有我的工作安排问题。这个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商业计划未必能赚钱,我至少要等到明年的下半年,才会做出最终的决策。”

    “那您不如让给我来运作吧,具体要多少钱,您才愿意转让项目?”周征毅急了,这件事不仅关系到他,后面还会牵连更多人。

    他要是不能在短期内找到一张足够的护身符,这帮人就会将他踢出局,牺牲他。

    “周总,您这个意思恐怕有点不妥吧?”徐腾只是笑着,笑的很随和,也没有笑里藏刀的意思,他就是一个大四学生,犯不着到处得罪人,特别是这种快死的人。

    对方是股的大庄家,华银系也是大庄家,风格却截然不同。

    从年操盘四十多支科技股开始,华银系就擅长玩板块操作,提前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大量用本金建仓,买入整个板块的几十支股票。

    有时是提前知道消息,有时是直接在上层运作,促使某部门出台某些扶持政策,哪怕只是某部的一个工作会议,出台一些基本没办法有效执行的指导文件,也能炒作成一轮股风暴。

    大量私募资本涌入整个板块,拉高股价,促使散户和其他机构跟风,达到一个价位,华银系的本金先撤走,华银系旗下管理的上百支私募资金随后撤离,最后就是散户和机构被套。

    从年的科技板块,到地产板块、汽车板、白酒板、中草药板、水泥板、航空板、铝材板、电子板、金融板、旅游板……华银系都操作过。

    到了年,这真的是大熊市,华银系也没办法操作板块,只能将大量资金推向实业,大肆投资化工、煤炭、地产、科技、汽车、稀土等项目。

    确实,华银系的操作很凶残,年复一年的屠杀散户和各路中小机构,但绝无重大的违规问题,既不非法调用上市公司的资产,也不虚假增资,不管证监会怎么查,都查不出大问题。

    因为华银系从不缺资本,还掌控着三家证券公司,关系密切的证券公司也有十几家,历来都是实打实的硬杀硬捧,不需要弄虚作假。

    股迄今为止,最接近华银系的庄家是德隆系,几百亿的资金规模都是靠民间集资,高利贷。

    周征毅的调控范围也能达到几十亿规模,利用杠杆,操作过一波上百亿的资金流,可他的原始资金到底从何而来,那就是真正的原罪了。

    他的原罪很简单,利用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政策,从年到年,这位沪州首富虚假开设了高达三百多亿元的电解铜期货交易的增值发票,利用政策源源不断的借调银行资金周转。

    表面上,他没有从中捞取到利润,但在这些年里,至少占用了上百亿的银行资金,今天借,三个月后归还,甚至连利息都不用付。

    这个招术,最早在年的粤省就出现过,后来在沿海各省都出现过,并不算是很聪明,这个罪的罪名是很重的,一旦判决下来,基本没有低于十年的。

    周首富的厉害之处就在于玩了整整五年,知情者众多,却没有人能查倒他。

    上百亿的资金进进出出,五年时间让这位沪州第一黑庄坐拥亿的上市资产,手里估测还有几块很昂贵的地皮和几十亿的现金流,正在沪州积极运作地产项目。

    可惜,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件事似乎被人捅了上去。

    周征毅现在非常惊慌,宁可将手里的所有资本都拿出抵押,也要拿到一张护身符,一张足以让有关领导为了顾全大局,保他安然无恙的护身符。

    华银系的“亚太金融信息中心”项目就是最佳的选择,三百多亿的投资规划,关系到魔都在亚太金融领域的地位,关系到魔都的亚洲金融中心的规划,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大局吗?

    周征毅以为华银系会帮他,因为这块位于陆家嘴中心腹地的万平方米商业用地,最初还是靠他帮忙,华银系才有机会顺利拿下。

    唇亡齿寒的道理,华银系不会不懂。

    是的,这个道理很容易懂,可这一次,已经有人告诫华银系不要多管闲事,现在这个局面很复杂,不会有人追究华银系当年是怎么拿地的。

    毕竟这个项目的风险太大,耗资太多,华银系能搞成就是万幸,何况华银系还有芯片、面板、存储这三大护身符。

    这个世界很复杂。

    华银系和那些人一样,此时就是一脚将周征毅踢出局,送他去死。

    关键时刻,当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徐腾的笑容很随和,就像是和朋友开玩笑,婉转的告诫周征毅,你死不死和我们华银系没关系,别影响我们赚钱。

    我们华银系只负责赚钱,顺便做一个利国利民的大项目,夯实在魔都的人脉,夯实华银系在中国金融业和地产业的地位。

    周征毅脸色铁青,原先过来时的那种乐观心情瞬间破灭。

    现在,谁敢和徐腾当面撕脸?

    “徐董事长,我自问一直有功于你们徐家,你救我一次,以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周征毅不敢撕脸,不敢说什么“唇亡齿寒,同归于尽”的话,“其实,您父母也知道,我对华银系仰慕已久,如果你们愿意收留我,我一定竭尽所能,为华银系鞠躬尽瘁。”

    周征毅已经感觉到一种更不妙的危险,华银系在国内几乎是尼米兹级的双航母战斗群,仅次于三桶油、四大行、十大军工之类的顶级央企,纵然遇到鲁先生那种级别的人,也能轻松应对,不担心被打击报复。

    华银系的消息也比他灵通十倍,上次救他,这次不救他,搞不好是有更厉害的问题,比他知道的情况更可怕。

    这一下,他彻底无法顾及所谓的沪州首富身份。

    “周总,很抱歉,您让我再考虑一段时间,毕竟是这么大的生意,涉及到各个方面,我需要一段时间考虑。”徐腾还是什么话都不说清楚,也不和周征毅撕脸。

    “您这边是不是已经有消息了?”周征毅现在已经顾不得“亚太金融信息中心”这张护身符,更关心徐家为什么不再救他一次。

    “其实也没有什么。”徐腾很平静,示意周首富别太多虑,这就起身准备送客,“大概因为上次替你洗脱嫌疑,有人说了我们几句闲话,谨慎起见,我们暂时是真的不能再出手帮忙了,抱歉。”

    徐腾撒谎了。

    华银系有很确切的消息来源,这一次是动真格的。

    某位老派的经济学家大概是炒股亏空的太狠,愤然一句“中国的股就是赌场,甚至连赌场都不如”捅上天,惹出了国人亿万散户的共同愤慨。

    证监会这一整年都很忙。

    华银系在股坐庄史上的各路道友、各路马仔、各路帮凶,今年是抓的抓,判的判,死的差不多了,连华银系现在都不敢继续做庄,上千亿的本金疯狂涌入各种实业。

    从做到面板、芯片、存储,做到汽车、化工,甚至连机床、重工、材料都要做,而不是集中一切资本做最赚钱的地产,何尝不也是华银系的自保手段,避免受牵连。

    华银系的这些资本家基本没人是党员,集体很怕死,所以,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今年还主动出击,推出几个替死鬼,帮证监会应付压力。

    周征毅送的九头咏梅壶,目前在市场上至少价值几百万,小礼物罢了,徐腾也不打算拒收,和声细语,嫣然轻笑的继续宽慰这位周首富几句,终于将对方送出马勒别墅。

    回到客厅,徐腾继续在沙发里把玩茶壶,隐隐还是有心事,反正华银系是肯定安全了,一直以来就很守规矩,很隐蔽。

    至于是不是华银系在压力之下,将周征毅也推出去送死,谁知道呢?

    反正众所周知,华银系去年还曾救这位周首富一次,帮他躲过一次牢狱之灾。

    俞亮这位总裁是很精明的,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徐腾,“董事长,这位周首富是不是出了大事?”

    “他有什么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咱们必须继续游说沪州领导推进这个亚太金融信息中心的项目,就算是亏钱,恐怕也得尽快建成。”徐腾将手里的九头咏梅壶放回去,重新装好,苦笑一声,“等我从沪市离开,你就要尽量想办法开工,资金上要真是调动不过来,就让赵丹阳想办法抽调一笔私募资金做专项债券投资。”

    徐腾的意思很简单,用“亚太金融信息中心”项目在股发行专项债券,再由华银系的各家私募基金出资收购,炒热起来,吸引其他私募和机构认购,只要能比银行的贷款利息稍微低点就行。

    这就是掌控金融业的诸多好处之一,融资手法多种多样,再加上他的首富之名,估计能在两年里筹借五十亿的专项资金,先撑住这两年再说。

    这也是华银系要将这个超级项目交给徐腾和华腾置地公司负责的原因,其实就是借散户和机构的钱给沪州市办事,夯实关系,再在别的地方捞钱。

    生意是要这么做的。

    至于德隆系、周征毅、顾储军之流,掌握不了金融机构,难以合法筹集资本,只能用违规违法的手段聚集资金,那当然就是找死。

    徐总这么些年,坚决闷声发大财,坚决不玩这种伪劣招数,正因为徐总太清楚了,这些榜上有名的股十大黑庄,最后都死的很惨。(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