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四号人物

    年的月,华银系的大战略已经愈加清晰,以长三角为中心,沿长江经济带发展,以珠三角、京津冀为两翼,以金融业为根本,在地产、博彩、医药、私募的四大基本盘上,重点投资高新科技产业,同时采取联合投资的方式,向化工、家电、能源、汽车、机械、矿产等传统领域扩展。

    华银系的一号人物当然是澳门银河资本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徐总,二号人物是徐腾,三号人物是蒋宁远,隐秘不宣,不为人所知罢了。

    四号人物是博安控股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博安集团董事长李锦芬。

    钟霖那一批上古纪元的操盘手陆续退隐,或者是退居二线后,华夏金融集团的董事长李达霄,自然就是五号人物。

    新年元旦的这段时间,徐总徐妈一改往年在首都,或者是珠三角的拜访行程,改赴长三角,密集会晤各方要员大佬,洽谈新一年的合作规划。

    徐腾和老蒋在首都。

    张丽英、李东盛、王佦在珠三角,李锦芬和李达霄则悄然访问鄂省和渝州。

    这也是华银系的一个特殊优势,联席合伙人都能代表财团出访,加深人脉,洽谈合作,新闻报道上面是看不出痕迹的,各地政府和商界大佬心里都明白。

    李锦芬是年代的安利中国总裁,年才创立自己的公司,在国内没有什么名气,但身为博安控股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她的实际权力是很惊人的,否则也不至于是华银系的四号人物。

    华银系的年会,徐总坐在椭圆会议桌的主席位置,左边是蒋宁远,右边是李锦芬,徐腾都只能是坐在李达霄和赵丹阳中间的位置,对面是李东盛。

    这个排序就足以说明李锦芬的地位。

    即便当年钟霖没有退隐,也只能坐在李锦芬的下席位,徐妈和张丽英的对面。

    原因很简单,钟霖为华银系赚取的利润,没有李锦芬多啊。

    华银系诞生初期就是两条财路,一是炒股,二是保健品。

    前者逐步转型,积累资本,抓住机遇,最终扩张出华银系的两大根基——银河资本、华夏金融,这就是“华银”系称谓的由来。

    后者从年开始快速发展,年时,已经在全国拥有高达十万人的保健品营销体系,拥有数量最多的中高级合伙人,通过保健品营销的巨额利润积累原始资本,慢慢向周边产业链扩大,从卖保健品到连锁药店,掌控渠道,再到逐步买断经营公立医院,投资新的私立医院,最后逐步控股上市药企。

    年完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布局,年整合成三十多家省域级地产公司,开始正规化运营,向二三级地产市场扩张。

    年月,整个博安控股旗下拥有位高级股东合伙人,名一、二级持股合伙人,万名三级合伙人,遍布全国各个县市。

    基本上,三级合伙人最低也是百万身家,二级合伙人最低千万起步,一级合伙人就没有几个低于一亿身家的。

    这个体系很安利化,也很像是保险公司。

    博安系有自己的私募理财基金“广博基金”,所有的资金都来源于全国的博安系合伙人,总资本在亿规模,由张丽英的私募团队负责管理,基本也不炒股,主要用于内部借贷投资。

    这帮博安系合伙人在内部自称“博爱军团”,他们将炒股票的那帮人称作游击大队,称徐妈是大太太,李锦芬是司令,张丽英是政委,称钟霖是游击队长。

    “博爱军团”这个队伍的厉害程度,珠三角的商界大佬基本都有所耳闻,保险想加入华银系,多多少少都是看中这个队伍。

    这帮人在地方,从省市到县镇,都有很深的关系网。

    现在也特别热衷搞连锁经营,过去搞连锁药店,现在搞连锁的汽车店,搞连锁超市、服装店、家电卖场,都是做加盟店。

    做法很简单,博安控股去投资一家连锁企业,整个博爱军团在内部做加盟,一两年扩散到全国各个地方。

    上面有钱赚,下面也有钱赚。

    有些二级合伙人,在县里有几十家连锁加盟店,甚至一条商业街,全部是博爱军团的二三级合伙人在经营。

    有些二级合伙人,在县里可能都有点无法无天,都是小一号的“手遮天”,人脉深度很吓人。

    总之,这是一个福祸相倚的事。

    李锦芬是一个很文雅,很西方化,又很传统的香港女人,有一段时间跟着老公姓,叫陈李锦芬,因为聚少离多,老公有外遇,前两年刚离婚。

    这也是一个保养的很好,白净富态的女富豪,温文尔雅,刚过五十岁。

    这样一个女性,管着诺大的博安系。

    没有人敢小看她,因为博安系和博爱军团非常不好管,她在企业文化和团队建设、培训这些领域,绝对有着独到之处,甚至可以说,在这个领域,她是独步天下。

    她对整个博爱军团的洗脑功力,绝对是超强,在这个领域,众趣集团的马枟总裁见到她,也得拜师学艺。

    老蒋是军师,徐妈是皇后,这都是位高权不重。

    李锦芬不一样,这是开国诸侯,位高权重,华银财团的四号人物,博安系的两大精神领袖之一,以前徐腾没有正式册封太子之前,人家是三号,老蒋虽说是二号人物,其实真不敢对她唧唧歪歪。

    李达霄?

    那就是被李锦芬吓大的!

    年的第一周,李锦芬这位华银财团的四号人物就亲赴渝州和长江上游经济区访问,渝州的级别非常高,直辖市,但是要求不高,华银财团的一号人物在沪州,二号人物在首都,四号人物能来渝州,那也不错。

    何况,这是四五号人物一并访问渝州,已经是很重视渝州啦。

    事实上,渝州,甚至包括整个西南都是华银系在布局上的一个软肋区域,投资少,人脉也不深厚,李锦芬和李达霄代表华银财团访问渝州,就是要弥补这个缺陷。

    这一次的谈判是很惊人的,从华银财团的第六个项目,到面板、芯片、存储、生物制药、新能源、地产、摩天大厦、家电、电动车……四十多项投资一并谈。

    当然,所有谈判都是闭门会议,没有任何公告。

    华银财团的战略已经确定,这是徐总、徐太子、蒋老魔前三号人物的共同决策,虽然还未经过华银年会的集体表决,但是,各位联席合伙人都已经在电话会议中表态了。

    沪州为龙头,长三角为龙腹,渝州为龙尾,珠三角和京三角为两翼。

    华银财团需要渝州,渝州也需要华银财团。

    这是双赢的合作。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地方政府要,要高科技,要旗帜性的企业,要就业,华银财团要最好的投资环境和政策扶持。

    双方基本是一拍即合。

    华银财团本质上就是一种康采恩,企业联合体,相关利益共同体,r。

    徐家是这个康采恩的中枢,其他企业和企业家分散持有关联企业,彼此交叉控股,形成多个产业链的垄断,特别是在医药领域,从药企、保健品企业、医院、药店,再到上游的化工产品,实际上是一整套垄断。

    博安控股现在提出社区医院的计划,要在两年内建设一万所社区医院,实际上就是要将垄断面扩大,因为国内的社区医疗和乡镇医疗体系,已经基本完全崩溃。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薄利多销,各种基础药品和注射器材耗材的消费量是惊人的,这些低技术产品,自古就是得渠道者得天下。

    这些社区医院一旦成型,有口碑,各省市的博爱医院就有了稳定的客源,社区医院治不了,立即转往博爱医院。

    沪州、江州、渝州就是华银财团的试点地区,先行开建这些社区医院,抢人才,抢医师和护士,再通过内部培养,慢慢向全国输出。

    下一步,博安集团准备赴美投资,控股一家全美前五以内的私立医疗集团,再一步的自我提升成国际级医疗集团。

    再下一步,博安集团要在大中华区、东南亚投入高端医疗品牌的仁安医院,在国内推出非营利的博安慈善医院,扩大口碑。

    这个生意有风险,但是,华银系经过长期的调研论证,大致确信,国内的投资环境很不错,只要你是公立的,出事都是大事,只要你是私立的,出点事也是值得谅解的。

    国营电厂要是爆炸了,那简直是罪不可赦,私营电厂爆炸了,头条新闻都上不了。

    这个投资环境太好,全球找不到第二家。

    反正,先在渝州搞两百家社区和乡镇医院,试点看看效果。

    李锦芬在渝州访问了七天时间,象征性的签了两百多亿的意向性投资合同,光是渝州的项目就占了亿,但还是不予报道和公开,最终落实时,由华银财团旗下各家公司单独签订正式合同。

    说是两百多亿,真正能到位的资金也就是亿左右,其余还是要靠本地银行解决,华银系只是下手快,乘着央行紧缩银根之前,先将贷款拿下。

    华银系的市值增长快,总负债率偏低,还有很大的融资贷款空间,现在不想办法全国各省到处借钱,更待何时?

    财团都是不要脸的!

    华银系现在也没有多少流动资金,市值高而已,正在拼命攒项目借钱,等到银根紧缩时,抽调私募资本囤地,等到银根宽松时,继续借银行的钱炒股。

    当然,比之东鹰、庆云之流,只要是公众能看到的地方,华银财团的良心绝对是大大的,绝对是要脸的。

    这些合同签署后不久。

    华银财团的二号人物,徐腾已经返回江州,在长江大学做一个好学生,安静备考,继续一如既往,每天上课、读书、学习,为下一个学年的读研做准备。

    说一个笑话。

    现在很多省市都想搞中超,不约而同,陆续都找到了华银系,陕省、粤省、江州、渝州,连沪州、宁州都希望华银系出面。

    这要都答应,那岂不是要搞一个华银联赛?

    在这个方面,华银系还是很有节操的,坚决只在江淮省投资华腾俱乐部,也可能叫江州江泰俱乐部,或者是江州富信俱乐部,暂时不能确定,因为“华腾”目前很有名,江泰、富信的名气还不够。

    这天晚上,难得梅嘉莉在家,陈健那边也不是特别忙,徐腾将两家人请到一起吃饭,正好邀请顾晨、赵普、蒋英毓和丹桂园七结义的其他人,一起到他家里聚餐,顺便讨论这个事。

    丹桂园七结义,年基本就没有聚餐的机会,仿佛已经烟消云散,成为一段回忆。

    蒋英毓和杨滟来的特别晚,大家差不多等了半个小时,她们才姗姗来迟,特别是杨滟,她到翡翠湖庄园的次数屈指可数。

    徐腾不可能忘记她,因为是前妻嘛。

    有些事,仿佛是无法改变的。

    大四的杨滟终于完成了一场艰难蜕变,妆容精致,一身漂亮成熟的女士长裙,用着茉莉芳草味道的香水,她这几年里,每个暑假都在江泰集团和神州传媒公司实习,早已步入职场。

    徐腾不知道她曾经喜欢过他,还是喜欢过陈健,因为她的心思一直很难猜,但从她最终放弃做职业经纪人的想法,在江泰集团的公关部任职,大致可以推断,她喜欢陈男神。

    蒋英毓喜欢帅草,她也如此。

    徐腾没什么可在意,曾经有过美好的记忆,也早在那场互相伤害,甚至连女儿都无法顾及的离婚悲剧里耗尽了,何况,他曾经只是杨滟的备胎。

    这件事很奇怪,他和杨滟差不多算是彼此的初恋,结果,他成了备胎,又最终娶到杨滟……事实证明,如果一个女人对伴侣的要求很高,高过你的实际能力范围,最好还是敬而选之。

    所谓的女神都是奢侈品,拥有女神,往往是婚姻悲剧的开端。

    中国男人其实是很累的,所以,最好的女神是梅嘉莉这样,不会天天缠着你,甚至能养着你,对你的要求很低,条件是你对她的要求也别太高,别指望她每天陪着你。

    或者是像夏莉这样,天天要你陪着她,物质之类的,她倒是不在意,穷也好,富也罢,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相依为命,一直到死。

    徐腾再看到杨滟时,正在和询问孟小梦的产期。

    陈健和孟小梦是可以拿结婚证的,因为两人在户口登记上,毫无任何亲属关系,谁都不知道她是陈健的表妹。

    不过,陈健的户口还在学校,和徐腾一样,都是学校的集体户口,纵是他们也没办法偷偷办个结婚证,得等毕业以后。

    两人是未婚生子。

    这也没什么关系,江州嘛,很多事,他们还是能轻松搞定的,准生证早就搞到手了,二胎,三胎都没问题。

    时过境迁,每个人都成长的好快。

    徐腾都有点不敢置信,在他心中,一直最单纯的孟小梦居然要做母亲了,他正想着这件事时,看到杨滟和蒋英毓笑盈盈的进入家里,一进门就快步走向孟小梦,迫不及待的想摸摸她的肚子,听听胎跳。

    梅嘉莉最近要去金沙江一趟,正在楼上开会。

    徐腾搂着夏莉,坐在沙发里听大家说话,对这一切真是再满意不过,至少这一次的人生,他的生活井然有序,没有任何窘迫。

    至于杨滟,很抱歉,这可能不再是他的责任了。

    他能看得出来,杨滟很羡慕孟小梦,很羡慕夏莉,这是她想要的那种生活,住在莉莉公馆、马勒别墅这样的豪宅里,衣食无忧,有一个高帅健的男神总裁照顾她,守护她。

    徐腾还是起身,主动和杨滟握手,没有在江师大再相逢时的忐忑,最后的那点怀念早已烟消云散。

    所有人都到齐了,丹桂园七结义在年的第一次聚餐。

    蒋英毓有了未婚夫,华银系大佬张丽英的长子,广泰制药股份公司的副总裁罗玉奎,婚期定在今年的月。夏莉、宋媛媛、孟小梦也有了彼此想要的婚姻生活,只有杨滟孤身一人。

    齐小鹏也孤身,但他不在乎,他想要一个更漂亮的女神,美的冒泡那种,比如宫钥菲那种奶女神,这是找死。

    徐腾不想提醒他,因为这是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事实很残酷,宫钥菲这种女人宁可给徐腾、陈健这样的男神做小三,也绝不可能选择普通男人,她和杨滟差不多,在这个圈子混,总会想办法找一个最好的男人。

    比如像苏皖、柳俊生这种纨绔。

    女人很奇怪。

    罗玉娟知道柳俊生是花花公子,可她宁愿选柳俊生,不选顾晨,她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能让柳俊生变成好男人。

    这也是一个注定悲剧的选择。

    徐腾希望自己猜错了。

    丹桂园七结义,宿舍,十个人都到齐,加上梅嘉莉是十一个人,她有点不想过来,最后还是来了,反正都是熟人。

    大家边吃边聊,喝几瓶再熟悉不过的小拉菲巴斯克。

    这就像是他们这些人的定情酒。

    现在真的可以追溯回忆了,徐腾和赵普聊到了第一次在丹桂园搞宿舍联谊,听陈健说是正品的小拉菲时,他和赵普都是心惊胆战,不知道最后是谁付账。

    很快聊到顾大魔王的钢琴绝杀。

    大家哈哈坏笑,基本都是在笑蒋英毓弄巧成拙,蒋英毓只是无奈苦笑,这些年里,她一路荒唐,一路颠簸反侧,最后终究还是选择了一个很好的归宿。

    她淡然了。

    谁爱她,她爱谁,这些渐渐不重要了。

    “小梦,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徐腾想到了一件事,端起酒杯,准备麻烦一下孟小梦,“请你在百忙之中,给我们顾晨、小鹏介绍两位美女,特别是我们顾晨,大学四年都快结束了,这还没有女朋友,说不过去啊。”

    “小鹏好说啊,顾晨就难了,他喜欢谁吧?”宋媛媛揽下这事,板着脸,想了想,“韩黛学姐也不错啊,就看顾晨喜不喜欢?”

    “不可能,韩黛那也是喜欢徐神久矣。”陈健举起酒杯,和徐腾碰一下,顺便埋汰徐腾一句。

    “这个不能瞎说,我告诉你们一个实话,韩黛可能喜欢年纪比较大的,根本不适合咱们这一批年轻人。”徐腾说的是实话,他的观察很深入,“小鹏这边是好搞定的,基本就是想要一位大美女嘛,但我说实话,咱们认识的大美女都在混娱乐圈,这都比较乱。所以在学校里面找一位野心不是特别大的校花,帮忙介绍一下,小鹏嘛,车房都是我出,在光电监控产业混点创业股是没问题的。”

    “咱们顾晨的女友问题就比较麻烦了,我个人是觉得,顾晨最好选年纪大一点,大个三四岁也没问题……我想起来一个妹子。”徐腾脑海里闪过一个人,立即让花玲玲去将他的手机拿过来,给赵丹阳发了一条短信。

    “谁啊?”顾晨先问一句,他是喜欢罗玉娟,但也不打算吊死在这棵树上,毕竟同学们都在谈,他不想免俗。

    “我前段时间去沪州,在陕北路的华泰证券营业部遇到一个女操盘手,年纪可能比你大三岁左右,挺漂亮,身材也不错,关键很聪明,很厉害,几年时间就混成了一线的操盘手,一年能赚几个亿。”徐腾想到的那个女人是池小薇,感觉和顾晨很合适,“我让赵丹阳发一个彩信,将她的照片发过来,给你看看,如果你没意见,我将她调到海星控股公司,剩下的事要靠你自己,你要抓住机会。”

    “这给我啊?”齐小鹏急了,那妞一年能赚几亿,丑一点,他也能接受啊,错,就算是芙蓉姐姐那个标准,他都能接受的。

    “你不适合这么强势的妹子,顾晨一年也能捣鼓一亿入手,和她好好切磋,共同进一步,小夫妻一年四五亿稳赚不赔,这就是一个水平,很和谐。”徐腾对顾晨的评价稍微夸张一点,因为顾晨不负责操盘,只是帮罗玉娟、陈健他们做计算分析,开发软件,协助大家炒股,简化操作和分析工作。

    顾晨对钱不敢兴趣,也就对这些数据分析和编程感兴趣,这段时间是太忙了,他才帮忙炒股,盯住北海系的包钢稀土操作。

    有些人注定是天才,在某个领域是正常人无法企及的。

    顾晨是有强迫症病史的,这两年因为大家都很顺,他也很顺,加上一直在积极配合治疗,没有显露出来,这应该就是黑卡团内部女生都避开他的原因,因为他这个病是有遗传概率的。

    老蒋是一样的病,既不结婚,也不要孩子,就是不希望子女遗传下去。

    做为一个数据分析员,既懂编程,又懂经济,顾晨在股市这个领域又拥有别人很难企及的特殊优势,他自己做软件,按照自己的习惯和原则去分析大量数据,对海星公司的作用是无可匹敌的。

    懂技术的流氓是真流氓。

    “北海龙”韩骏还在靠经验决战,海星公司的这帮黑卡团则是纯粹靠软件分析,全自动化操作,而且,海星公司的玩法属于国际上最新的一种高频操作。

    这在国内还属于擦边球的违规操作,利用自动化的软件一秒钟下几十单,每单几百万,瞬间控盘,要升就升,要跌就跌。

    这个“速腾星”程序就是顾晨和罗玉娟用业余时间编写的,现在已经升级到了第二代,比过去更精准,更快捷。

    以他们的资本优势,加上这种高频技术,一个月赚几亿并不难。

    他们暂时还没有完全依赖这个速腾星软件和高频技术,也玩待定系数法和斐波拉契周期,纯拼数据操盘,将高频降低,快频操作,每秒十单也能赚钱。

    简单点说,大家都知道要涨,我比你下手更快,大家都知道要跌,我比你出货更快,建仓比你快,扫盘比你快,可能只快那么.秒,但就够了,因为系统判断是我赢了。

    这肯定不是稳赚不赔,但从赔率上来说,如果普通交易员是%的胜率,他们基本能有%的胜率,输一次,赢两次,积少成多,薄利多销,一个月下来就是几亿入账。

    “北海龙”韩骏、“猎庄大鳄”钟霖、“花狐狸”郑荣都凭经验判断,估测这一个月的搏杀下来,黑卡团输了十亿左右,实际上只亏了三四亿。

    今天的聚餐,人太多,不适合徐腾、顾晨、陈健讨论最近的股市搏杀,他们只聊一些生活上的话题。

    生活就是这样。

    因为有钱,每个人都过得还行,不用为房子、车子烦恼,更不用为柴米油盐苦恼,哪怕是杨滟这位大四女生,在翡翠湖庄园也有一户连排别墅,地段还行,好歹是别墅。

    这是她去年过生日时,徐腾和其他人众筹了万送她的,装修费是夏莉和蒋英毓支付。

    几个小时后,一直到晚上点多,聚餐结束。

    大家都陆续离开徐腾家里,陈健、顾晨和赵普没有急着离开。

    宿舍的四个弟兄,在餐厅里继续喝两杯红酒,顺便聊一聊海星那边的情况,比徐腾预计的稍微好一点,这段时间,他们就准备正式做空对手。

    北海系的七只股票,现在之所以都变成不可控制的妖股,最大的原因就是坐庄的韩骏不能套现,他只要套现,黑卡团就快速做空套利。

    韩骏很清楚,他一套现就可能引发七只股票的同步雪崩。

    他可以从中牟利,但会丧失对这些上市公司的股权,而对手大肆沽空获利,一举扭亏为盈。

    他选择了一种错误的应对方式,那就是攻击对手,在空涨之间反复博弈,以为能让对手损失惨重,割肉离开,没想到黑卡团的资本太雄厚,根本不在意这点损失。

    最终结果就成了今天这样,黑卡团亏了四亿,股价却被炒番了两三倍。

    账面上,韩骏一跃坐拥三百多亿的身价,很厉害,问题在于,炒股最悲剧的就是炒成了大股东。

    他现在只要套现,那就会被对手利用。

    他这么大的盘口,这么大的量,怎么跑?

    现在行情这么差,他卖给谁?谁给他接盘?

    以前是黑卡团买涨,韩骏时而沽空,时而买涨,反复攻击对手,避免对手捞取暴利,现在反过来了,黑卡团沽空套利,韩骏得在关键时刻护盘,避免雪崩式的崩盘。

    陈健的意思速战速决,资本为王,仗着钱多砸死韩骏,罗玉娟还想再等两天,算准韩骏会认怂,会提前套现获取一部分资金在关键时刻护盘。

    在这个问题上,徐腾不能发表意见,他不清楚哪一种选择更稳妥。

    等两天,韩骏可能会请到非常厉害的护盘盟友,等两天,韩骏也可能没请到盟友,只能提前套现,为护盘大战做准备。

    股市风险很大,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

    既入股市,愿赌服输。

    赢了钱鼓吹政府减少监管,输了钱指责政府不救市,这也是流氓行径。

    就像黑卡团和北海龙的这一盘博弈,根本不讲任何长线数据理论,跟市盈率、负债率、盈利率毫无任何关系,纯粹是短线拼杀和资本为王,谁技术强,谁资金多,谁能吓着机构和散户,谁就是赢家。

    光看数据,主力还在建仓,你不套现跑路,指望继续多赚一笔就是等死,因为主力的两条大龙根本不是一伙子,分分钟可能翻脸厮杀。

    这个市场上的分析员全部是马后炮,涨的时候能给你找到理由,跌的时候也能给你找到理由,说的头头是道,忽悠你相信他的分析能力,其实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庄家在博弈。

    你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庄家之间是什么关系。

    说句难听话,韩骏这位大庄家,现在都不清楚黑卡团的来龙去脉,不知道对方到底想玩到什么地步,一脑门的糊涂酱,只是被动应战,见招拆招。

    局势叵测,机构还在胡吹,散户还在追捧。

    黑卡团和北海系就像是两个顶尖的剑客,正在酝酿一招致命的封喉剑,现在就看谁先出手,谁能后发先至。

    夜深人静。

    徐腾一番唏嘘感慨,就这几天,“北海龙”韩骏可能会垮,也可能让黑卡团的海星公司折损几十亿资产。

    一瓶智利巴斯克庄园珍藏,美元的亲民价位。

    徐腾、陈健、顾晨、赵普,四个人分享,品畷之余,享受着最后的大四学年。

    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个人都在变迁,每一分,每一秒,细胞不断死去,不断诞生,记忆留下伤痕,在无数的疼痛、不悦、难过、嫉妒、酸楚中,男人学会成长。

    岁的这一年,同龄人的大学毕业季,这个宿舍的四个男生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人。

    徐腾成了华银财团的继承人,掌控着总资产超过亿美金的华腾系,陈健成了江泰集团的董事长,顾晨在海星公司做程序员兼首席分析员。

    赵普是最普通,他一直很普通,只有几件高档的登喜路西装,两枚平淡无奇的梅花表仅有钢带和皮带的区别,永远像是职场新人,不修边幅。

    他在腾讯集团的游戏事业部任职,既不是中管,也不是普通职员,拥有仅次于高管层那一级的股份,身家即将突破六千万。

    他在翡翠湖庄园有自己的一户别墅,有一辆国产的宝马,一切都很自然,不在意父亲成了江州的副市长,主管西城区的开发工作。

    他的女友是江师大英语系的大二女生,本省淮州的女生,个子很高挑,大概是/罩杯的好身材,很乖巧,很漂亮,据说是肤白若雪。

    赵普在时光中成长,终于像徐腾说的那样,学会淡定的面对人生,自从父亲赵正海提升到副市长,他就很自然的掌握住这一点。

    身份,背景,财富,力量。

    这些条件是允许一个男人学会淡定的前提要素,有力量的淡定是男人的格调,没有力量的淡定是男人的无奈和认命。

    赵普品味着手中这杯酒,不太在意顾晨的那种近乎疯狂的敛财手段,因为他在海星公司也有一点点小股份,和徐腾一样,都注册在海外。

    钱?

    赵普觉悟了,不管他和顾晨如何努力,永远都追不上陈健,更别说是徐腾,反正又不缺钱,索性不考虑这种东西,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他对现状很满意,工作很有趣,有房有车有女友,有身份,在江州没人敢惹他。

    人类社会是有等级的。

    他和顾晨是一个等级,陈健是另一个等级,而徐腾则是无法形容的那个等级,他在心里,将他们视作朋友,但绝不期望每天都能在徐腾家里喝一瓶酒。

    那是胡扯。

    王子可以和某个士兵做朋友,但是王子能干公主,能住在古堡里,士兵只能住在要塞,和其他士兵为伴,最多也就是提前当个士官,当个将领。

    人生就是这样残酷。

    赵普花了很长的时间,差不多是一个漫长的大学四年才搞懂这些道理,他觉悟了,离徐腾和陈健远远的,在江师大找一个清纯漂亮的校花做女友,绝不将女友引荐给两位男神。

    免得他干着女友,女友心里幻想着男神,免得女友借着这层关系网,没事就往两位男神的城堡跑,幻想和男神玩点暧昧。

    人生,真他妈残酷。

    什么美女如云,什么纯真爱情,什么妖魔鬼怪……赵普都看穿了,你有钱,女人跟你讲爱情是彼此忠贞不二,你没钱,女人跟你讲物质是爱情的基础。

    赵普不知道,还有一种女人更厉害,还要你浪漫,要你阳光帅气,否则,人家准时和帅气浪漫的经纪人开房,不管你在不在家。

    赵普觉悟了,这社会有病,糊里糊涂的过下去吧,早死早解脱。

    他很痛快的将这一杯酒喝完,放下杯子,同徐腾、陈健、顾晨点点头,示意他先告辞了,“兄弟们别怪我重色轻友,老婆在家等着呢,以后有空再聊。”

    “我让人送你,就开你的车。”徐腾招了招手,让陪在客厅里的金小桃去安排,起身和赵普拥抱一下,互相拍拍肩膀,都成长了,都能理解。

    顾晨起身,“我也回公寓了。”

    自从赵普在五洲国际城买了一栋大户公寓,搬了过去,顾晨就一直是孤身住在学校的职工宿舍,很清静,自己雇了钟点工收拾房间,对面是徐腾的那栋的爱情公寓。

    有时,梅嘉莉不在江州,徐腾和夏莉会悄悄回爱情公寓住几天,和顾晨在阳台上喝两杯,下一盘棋,聊聊天。

    莉莉公馆的这座小餐厅里,就剩下徐腾和陈健。

    两人喝着酒,聊着最近的每一件事,很快,梅嘉莉过来和两位男神一起聊几句,不管最终胜负如何,不管黑卡团和北海系哪边先动手,梅嘉莉都准备了两百亿的流动资金,随时拆借给黑卡团。

    拆借资金,再加上杠杆。

    北海系似乎在劫难逃,但“北海龙”韩骏是真正的江湖大佬,也能拆借更多资金,利用更多杠杆,谁输谁赢,不到最后一刻,都还很难说。(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