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六十九章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在保险公司的董事长郭永哲做出一个艰难的决策,在董事会为徐腾提供了一个特殊职务——常务执行董事,相当于是副董事长后,通商局集团的姜肖平董事长也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策,正式邀请华腾公司进入招行的董事会。

    姜肖平点名道姓,让华腾系进入招行董事会是可以的,但必须是徐腾亲自进入董事会,担任执行董事,要的就是徐腾的名声和地位,给招行站台。

    保险和招行分道扬镳,两家关系已经很差,前者忙着介入银行市场,后者忙着介入保险市场,两边董事会的内部决策肯定有针对性,估计还是盯着对手下狠招。

    这就尴尬了。

    徐腾这一次到首都,就是要亲自会晤姜肖平,稍微退让一步,这么争锋相对何时休啊?

    他已经答应了保险公司,这也是郭永哲当初同意劝退鲁先生和寄居港澳的那些人,选择由华腾公司出面收购通商局持有的.%保险股本的价码。

    郭永哲得罪了不少人,才办成这件事,最终让徐腾以亿元的低价,拿下这部分股票,加上的大股东增持,徐腾用了亿元的支出,一次性囊括保险公司.亿股。

    保险公司年月在香港上市,目前每股的股价是.元,亿元的收购款,市值亿。

    一年时间,徐腾净赚亿。

    所以,郭永哲的颜面,徐腾必须给,这个保险公司常务执行董事的工作,徐腾必须接,要给保险公司站台,落实自己的收购承诺,协助保险公司推进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两大战略。

    姜肖平当然知道这些事,所以,这位姜董事长仗着在商界的地位,给徐腾这位晚辈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如果徐腾不答应,姜肖平搞不好会玩定向增持,让徐腾持有的股份大幅缩水,顺便将股价压低,让徐腾的投资大幅缩水。

    做生意,这帮大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徐腾晚上回到家里,虽有双莉女神陪他玩看电影,将《黑夜传说》的第一部重看一遍,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次日上午,徐腾十点准时抵达招行大厦,前去拜会姜肖平董事长,没想到被老姜耍了,人家在开会,秘书说本来是点半就能结束了,因为一些突发变故才拖延到现在。

    徐腾也是开会的高手,心里都明白,姜肖平心里有一口恶气,主要是冲着郭永哲和保险,发不出去,就对着他这位保险的常务执行董事发火,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先等着。

    等就等呗。

    徐腾又无所谓,在姜肖平的董事长办公室里玩手机办公,让替他坐镇在江州总部的虞素云,将公司的这两天简报用电邮发给他。

    他用手机一封封的接收,现场办公,根据这些电邮处理问题,将麾下二十多位总裁新提的报告,都审查一番,逐一回复。

    幸好。

    老姜还是有分寸的,只让徐腾等了半个小时,旋即匆匆而至,和徐腾握手见过之后就显得很熟络,并不拘泥的将西装脱下,坐在自己的董事长座椅上。

    “我们招行虽说是股份制银行,国企的问题和毛病,该有都有,一开会就是各种推诿。”姜肖平不和徐腾道歉,让徐腾白等了半个小时,反而要徐腾安慰他那颗满满童趣的老心脏。

    “私企也一样,做企业无非就是这样,激励过度,大家就像狼一样,内部都哄咬成一团,激励的太差,大家就像绵阳一样,只顾埋头吃草,坚决不惹事,不多事。”徐腾还真得安慰老人家,别幼稚了,我在招行的投资一毛钱都没赚到呢,在保险那边已经赚了亿,你说我会帮谁?

    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爹!

    保险是国内三大保险公司之一,拆借款很多,徐腾有了常务执行董事的宝座,想从保险同行拆借,那简直是太方便了。

    国内不允许保险公司直接从事贷款业务,但是,有擦边球。

    譬如,华夏金融控股集团公司旗下既有华夏银行,又有华夏保险,保险金就会拆借给华夏银行,由华夏银行委托履行贷款业务。

    保险是一个套路,招行现在弄了一家招商信诚保险公司,也是一模一样的想法,吸纳保险金,打擦边球做贷款业务。

    徐腾的华腾公司旗下还有一家华泰保险,目前刚办了华东区的人寿牌照,为了做大,他有意识的让利,将缺乏金融投资的中润集团、东电集团拉入阵营,中润又拉来神华,东电又拉来国电、华能。

    几家电力能源领域的央企联合华银财团做朋友,合伙搞了这家华泰保险集团公司,有财险,有人寿险,华腾公司是第一大股东,仅占%的股份。

    这又如何?

    华泰保险的贷款业务要委托给华银财团旗下的各家银行公司处理,这条财路牢牢把持在华银财团手里,东电、中润只是冲着贷款方便而已,不会和华银财团争抢这方面的利益。

    徐腾如果猜的没有错,估测姜肖平有这个意思,想让徐腾居中乔一乔。

    “对了,你那个直系的华泰保险公司,最近一切都还顺利吧?”姜肖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第一句话就从要害入手。

    “唔,还行,反正是股份制,大家都有份,大家帮忙而已。”徐腾笑了笑,事实证明,他这一步棋下的很精妙,华泰保险成立至今有四年时间了,一直不死不活。

    直到各家央企入股,才突然拉开扩张的步伐,这些央企手里的资源很多,哪怕是给员工派保险福利,一年也能给华泰保险撑起几百亿的营业额。

    “只谈做生意,你比你爹灵活。”姜肖平这就是仗着辈份和地位,占徐总徐腾的便宜,言下之意,他比徐总出道早,有资格评点一下徐总。

    这倒是事实。

    徐腾还是简单的浅笑,没有接对方的这个话茬。

    时值盛夏,即便是北方的京师之地依旧炎热如荼,招行大厦的中央空调温度调的有点高,并不是很凉快,徐腾并没有脱下西装,或者是解开纽扣的意思。

    心境自然凉。

    徐腾的涵养功夫一贯是很不错,坐姿既不算是太严谨,也绝非施礼,挺随意的翘着腿,面带微笑,静观变数。

    “保险公司的事,你答应了?”姜肖平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浓茶,放下杯子时,直视徐腾,大体还是有点杀气的,显示自己真的很生气,徐腾要慎重。

    “赚了两百亿,不答应……不太好吧?”徐腾还是继续含笑,端起自己的茶杯,微微品尝一番,岔开话题,“好龙井。”

    “你是玩茶道的高手,谁敢糊弄你啊,你来之前,我特意让人选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最顶级龙井。”姜肖平说了一句实话,他平时喝茶没有这么讲究,公司采购什么,他喝什么。

    生活上,老姜不是讲究人,他又不是老牌资本家,当然肯定比一般人群要讲究很多,茶好茶坏,能值得多少钱,他还是门清的。

    “我时间有限,你也未必是个闲人,咱们就不聊这个茶叶的事了。总之呢,你能过来登门拜访,我还是很高兴,但我还是那句话,你的华腾系想要跻身招行的董事会,那就必须是你亲自来。”姜肖平的性子还是挺厉害的,一刀子直接插下来,开门见山的和徐腾谈条件,“你自己去保险公司担任常务董事,再派一个秘书过来到招行当董事,这算是什么意思?”

    “前辈,那不是秘书,那是我的首席助理官,我不在江州的时间里,都是她替我盯着公司上上下下的一举一动。”徐腾本来是要派虞素云担任招行的董事,这个提议刚通知招行,就被姜肖平否决了。

    “你们年轻人花样多,可还不是一个意思?”姜肖平话糙理不糙,敲了敲桌面,“徐腾,你虽然有钱,但我毕竟年长三十多岁,请你登门来见我,应该不算是失礼。我要请你登门,就是想要告诉你,招行不比任何一家公司的门槛低,你想在招行担任董事,跻身董事会,影响招行的决策,从招行拿到配额的贷款,那就必须亲自担任这个执行董事的差事,否则,请你从哪来,回哪去!”

    “好,没问题。”徐腾只能答应,这个老人家根本不给他任何回旋余地,估计就是请蒋宁远来担任这个执行董事,对方也不会同意。

    “行,很好。”姜肖平终于满意,点了点头,顺便通知徐腾,“对了,我们董事会刚刚开了一个会议,紧急通过一个新章程,凡在招行担任执行董事及独董职务,不得在其他金融公司董事会任职。”

    “行,没问题。”徐腾不动声色的点头,喝了一口茶,想了想,什么话也不想说,还说什么?等两年卖了股份再说,.%的招行股份,搁置两年,他等姜肖平退休时送一份大礼。

    哪一天,姜肖平确认退休,他哪一天疯狂抛盘,让老人家风风光光的退休。

    错。

    等所有股票都疯狂向上涨,到了顶点,他连续一周砸到跌停盘,他不相信,不能给姜肖平送一个股崩盘开端的大礼包。

    他还会整一套新闻,证明他和姜肖平长期不和,被逼抛股离场,让老人家永远钉死在这个光荣榜上。

    “你打算怎么报复我?”姜肖平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本来以为徐腾是个年轻人,比徐总和老蒋好对付一点,这两枚棋子落下来,才发现徐腾有点太阴险,这都不生气?

    “姜董事长真是调侃晚辈了,您这么抬举我,信任我,我怎么会有报复您的想法?”徐腾挺淡定的,虽然心里感觉这个报复计划还不够狠,还不够毒,回去再找几个亲信好好商量一下,最好再给老姜整点道德问题。

    比如,屁股不正,一直在呼吁国退民进,等个十年,将老姜的各种言论整理成册,全国网络世界大公关,一轮轮的刷几年,塑造成卖国典范。

    “我其实不是要逼你二选一,因为我和郭永哲还是有不小的私人过节,具体的原因,你是最清楚的,可以说,他差点算计我,让我背一个低价出卖国有资产的大锅。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在这件事上,站在我这一边,你们华腾系在招行的持股率,还是可以继续扩大的。”姜肖平闯荡商政两界三十四载春秋,什么人没见过,愈加确信,徐腾是个混蛋东西。

    这孩子挺阴险啊,浑然天成的商界伪君子,搞不好会弄出大事件。

    所以,姜肖平决定换一招,软硬兼施,硬压会出事,那就诉苦,展现一下受害人的身份和悲凉。

    “这事确实是他不对。”徐腾什么话都没有,先稳住招行的董事会席位,拿到贷款配额再说,华腾公司持有招行%的股份,这可都是乘着当前的大熊市和低谷期,不断在二级市场吸纳的筹码,真金白银买过来的股份。

    徐腾只有跻身董事会,按照比例,和其他大股东一起享受投资银行的贷款信用额,才能收回一点回报。

    这种贷款是不用名义上的资产抵押,很便利,实际上是相当于用大股东的股权做抵押,但无需相关的手续文件,直接签贷款合同即可,利息优惠。

    每一家股份制银行,特别是国内,很流行这个优惠条款。

    四小行中,华夏、招行、中信的大股东都非常稳固,分配这些利益是很容易的事,民生银行就不同了,那简直是十年如一日的暗流激斗,你方唱罢我登场,年年不停歇,最后便宜了富邦保险公司。

    正因为民生那边的情况最乱,所以,华银财团的策略是先稳住招行这边,然后想办法不断挤入民生银行。

    四小行,占据三席。

    这才是中国第一私企财团。

    徐腾稳得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什么大不了,逼他先得罪郭永哲,再来说软话哄他,当他傻吗?

    既然姜肖平做好了得罪他的准备,并且真的得罪他,那就要承受得罪他的后果,不管是老头,还是小伙,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本来没什么大不了,徐腾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告诉姜肖平,派虞素云到招行做董事,恰恰是他真的很重视这件事,虞大美人也是他身边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如果姜肖平觉得虞素云的份量不够,具体的人选,他可以协商,换老蒋、马教授都没问题,陆芳芳常年代表他坐镇首都,也是不错的人选。

    顾雪骊、陈健、郑荣……都可以,份量也都够了。

    徐腾现在也不和姜肖平立刻翻脸,笑盈盈的,不疼不痒的批评保险的郭永哲董事长,但有一句话,他也没告诉姜肖平,在商言商,他在保险赚了那么多钱,未来还准备不断增持到/的总股本。

    在中国金融市场,四大行永远是四大行,华银财团想要和四大行中的一家并驾齐驱,唯有采取群狼战术,大量入股四小行,协调华夏、民生、保险、招行,合作发展。

    最简单的,一个地方有工行的点,咱们就弄一个民生银行的网点,一个地方有建行的点,咱们就弄一个华夏银行的网点,贴身和四大行肉搏。

    不肉搏,不抢,你指望四大行将龙头地位拱手相让给你们一群杂鱼吗?

    这个计划已经有点残破了。

    徐腾将招行也划出去,虽然他持股,但想要调整招行的经营政策,基本是门都没有,姜肖平太霸道,即便姜肖平退休,他估计也不太可能。

    他看一下时间,这就起身,“姜董事长,我中午还约了几个年轻的朋友吃饭,就不奉陪了。”

    “没事,我听说你素无应酬吃饭的习惯,这是好习惯,那咱们这个事就这么说定了?”姜肖平原本是准备了一桌盛宴,只要徐腾愿意低头,他还准备为徐腾介绍几位靠得住的朋友,以后多帮帮年轻人。

    没关系,他也可以孤身赴宴,婉转一点的说徐腾不给情面,不喜欢和外人聚餐。

    “好,就这么说定了。”徐腾伸手,和姜肖平不冷不热的握手辞别,匆匆而去。

    等徐腾走了,姜肖平总觉得这件事哪里不对劲,仔细想想,愈加确信自己得罪了这位华银财团的太子,桀骜不逊的年轻人显然不肯吃亏,迟早要在背后捅他一刀。

    这个事呢,姜肖平也没什么退路,必须想办法拆散华银财团和保险公司的合作,万一,保险公司在华银财团的扶持下,一路将银行业扩展出来,招行的保险业务却远远落后于对方,他岂不是养虎为患,要被人嘲笑一辈子?

    姜肖平没想过,这件事是拆不散的。

    一个巴掌拍不响,保险已经是国内三大保险公司之一,能够拿下保险公司的/股权,这已经是华银财团的指标性任务。

    只要郭永哲配合,等汇丰退出,华银财团在保险公司持有的股本,完全有概率超过%的大关,彻底将保险公司纳入华银财团旗下,同华夏金融集团并列,成为华银财团旗下的两大支柱。

    甚至,华银财团也不排除将华夏集团和集团合并,一举成为并肩四大行的国内金融霸主之一。

    与这种雄图伟略相比,招行这点股本算什么啊?

    等徐腾真的离开,姜肖平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人了,想来想去,还是将秘书喊过来,给徐腾发了一条缓和短信,“其实,我中午安排了银监会的几位朋友,可以介绍你认识一下。做生意,以和为贵,华腾系强于实业,招行有很浓厚的合作热忱,希望能互惠互利。”

    “抱歉,前辈,中午约了几位导演聚餐,感谢别人一年辛苦,替华银财团赚了不少钱。”徐腾肯定要弄姜肖平,平白无故给他添堵,他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和郭永哲交代呢,这么大的麻烦,一桌酒席就想摆平?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现在还不是和姜肖平撕破脸的时机,三年后股市达到牛市巅峰,才是复仇的良机。

    徐腾也想了想,“这样,我做东,在瑞麟宅宴请诸位领导,正好有几位最当红的女影后,互相介绍认识一下。”

    哪有什么女影后?

    他临时喊呗,这种事交给陈大桥董事长处理,一个短信群发,能来几十个,只要在首都,哪怕是在片场都能临时请过来捧场。

    “也好,那就让你破费了。”姜肖平退让一步,让徐腾做东,“传言是真的?神州传媒集团真是华银财团的控股子公司?”

    老姜有点小惊愕,一直以为媒体的诸多报道言过其实,因为他也见过陈大桥,感觉这种人也是一方枭雄霸主的秉性,不像是会屈居人下啊。

    这一点,姜肖平是真搞错了,陈大桥是真龙天子,能腾跃于天,能蛰伏于潭,能屈能伸,既能当枭雄,也能当谗臣。(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