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七十三章 一挑二,都是韩国的

    徐腾还在和通商局的董事长姜肖平明争暗斗,有时,他有诚意,有时,他又没有诚意,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纯粹花钱斗气,姜肖平已经搞不清楚。

    四个月的时间,姜肖平终于意识到,算计徐家和徐腾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他仿佛还以为自己在中信托当一把手,一言九鼎,无人敢违,事实是通商局和中信托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徐腾未必敢招惹中信托,对付通商局倒是没有太多负担。

    月底,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都将揭晓,如果不出意外,市场各界预估徐腾今天稳步进入世界富豪榜的前五席。

    局势变化极快,华银财团的能量确实是很强大。

    短短一年时间,徐腾已经从原先的轻资产富豪蜕变成重资产的富豪,在地产、科技、金融三个领域齐头并进,吓坏了很多老前辈。

    因为国内经济政策的局势急剧变化,年的华银财团第二次年会,直到月底才在江州曹姑洲酒店召开。

    从一次年会的月份到二次年会的月份,央行四次收缩银根,两次提升储备金率,甚至不排除通过加息的方式遏制地产泡沫。

    形势斗转急下,去年还是地产业风光如火的好时光,今年就变成了重灾区,各大地产巨头都面临新贷款难办,旧贷款紧急要还的困难局面,资金压力很紧。

    曾经当着徐腾的面,夸口要做到国内地产第一的迅驰集团孙董事长,现在已经距离破产不远,巨额债务早已撕碎了对方的资金链,在国内的四十多个楼盘项目也都大面积的停工。

    华腾、迅驰,这是最近几年扩张最快的两家地产公司,几乎都是两三年时间崛起为国内的地产巨头,位列前三前四的宝座。

    华腾置地暂时无碍,迅驰却到了崩溃的边缘。

    年月,这个阶段基本就是地产业的末日,金融业也将迎来利润收缩的阶段,全国地价不跌,但也很难继续涨,在地产股和金融股的带领作用下,国内股市再度迎来一****崩盘,从谷底跌到更深的谷底。

    大局势终于明朗。

    华银财团的二次年会正是在这种局面下召开。

    昨夜,梅嘉莉在自己的房间休息。

    徐腾陪着夏莉入睡,一整夜都在说悄悄话,追忆少年时代的点点滴滴,曾经风流不羁,浪荡形骸,最终不过如此,仿佛点燃一盏慧灯,照亮心台,拂去那一地的尘埃。

    经历过,才知道何为爱,何为欲。

    儿时的相伴,学生时代的相守,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种定数,随着这个孩子先行一步到来,一切归位,回归到命运本该注定的那个局面。

    早晨,夏莉早起了半个小时,和花领班一起替徐腾挑选西装、领带、腕表、皮鞋,每一样都整理干净,井井有条的陈列在更衣室。

    徐腾穿着一身银灰色的睡袍,先和家里的这几位美女用餐。

    他让花领班也坐在餐桌上,等梅嘉莉来了,这才一起用餐,夏莉是大家照顾的重点,梅嘉莉也笑盈盈的,和夏莉有说有笑,一切都仿佛没有变,虽然已经变了。

    徐腾提前吃完自己的这份早餐,打开手机翻看一下短信,还真收到了姜肖平的短信,凌晨两点多发过来的,想必这位老人家是一夜难眠,终于稳不住了。

    “只要你不提名郭永哲出任华银系的联席合伙人,一切都可商量,特别是招行定向增资扩股的事,招行完全可以进一步股份化,没有问题。”姜肖平这一招有点狠,想将整个招行拿出来做诱饵,引诱徐腾上当。

    做梦一样,以为就他聪明,别人都蠢不可及。

    徐腾还是要给对方回信的,但也没什么可说的,“做生意,做人,都是要讲道德的。”

    他没有骂姜肖平没道德,明明是企业董事长,却拿出省委领导的那种手腕做生意,这就是有病,别的企业是玩不过对方,不敢玩罢了。

    徐腾有什么不敢玩的?

    姜肖平没有再回复,估计也气的不轻,这件事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的死对头郭永哲获利最丰,为了对付姜肖平,华银财团说服这位保险公司董事长的价码,绝对不低。

    这才是姜肖平最恨的地方,本意是要对付郭永哲,岂料华银财团不识相,居然将他的好意当成破烂扔在一边,不仅执意要吸纳保险公司,还要对他反戈一击。

    现在的局面很尴尬。

    通商局是最老资格的央企,华银财团则是国内第一大的私企财团,两边对峙的局势已经因为股市的纷争,闹得全国皆知。

    关键,徐腾掌控网络媒体的巨大优势,最近终于通过几家财经网,将整件事披露的一清二楚。

    徐腾等了几分钟,确定姜肖平不会回信,这才去更衣室换了西装,同夏莉告辞,与梅嘉莉一道前往会议室。

    漫长的走廊里。

    阳光透过一排排的窗户照入,徐腾慢慢悠悠的走着,并不着急,虽然距离正式开会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梅嘉莉陪着他。

    他还是那一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虽说是刚从大学毕业,却已然没有学生时代的那种青涩,尘世的历练,过早的负担起层层重任,让他不得不更成熟,更稳重,也更洒脱。

    会议室的大门前。

    梅嘉莉忽然停了下来,等着徐腾有点诧异的回眸看她时,笑的有点无奈和解脱,“你是不是很爱孩子?”

    徐腾耸耸肩,就知道她迟早会这么问,没有回答,反而问她,“你和一个岁,大学刚毕业的男生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发烧过度,这不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必须接受的问题。”

    “我是说,如果咱们俩没孩子……。”梅嘉莉想要纠正他,没说完。

    “迟早的事……但我不愿意谈这种问题,真的,我真心觉得我还年轻……为什么现在总有一种很苍老的感觉?”徐腾无奈的挠了挠头,他就当自己是农村出来的打工仔,岁有孩子也是很普遍的现象。

    在他的初中同学里,有一个比他还早一年,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就有孩子啦。

    所以,他也无所谓了,虽然他本意是希望在岁左右考虑有一个孩子。

    他现在回想这一次的生涯,真心觉得过早创业,过早接班华银财团是一个错误,他还这么年轻,青春没有挥霍在游戏里,没有挥霍在无数美女的身上,居然挥霍在商场的尔虞我诈之中。

    人生啊。

    “我决定做一个改变!”徐腾终于说出这句心声。

    “什么?”梅嘉莉以为他是要为了即将到来的孩子做一个改变,比如,和她分开生活。

    “我决定做一个更好的纨绔啊,不能总是将时间用于工作,好无聊,我得想想办法,腾出更多时间好好潇洒,这么多钱,这么年轻,不能好好挥霍一下人生……真是犯罪。”徐腾仰天长叹,其实心里有点累,这段时间和姜肖平勾心斗角,此前是和北海龙韩骏、柳银霞斗来斗去。

    徐腾的问题是整个华腾系,半个华银财团都要他掌控,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

    压力真的有点大。

    梅嘉莉笑着,看着这个依旧年轻帅气的男人,心里有着诸多感慨,昨夜,她也想了很多,当她开始使用眼霜,试图遮掩住眼角的细纹时,她就知道夏莉赢了。

    她输了,输给了岁月。

    她忍不住想,如果没有她,徐腾会是什么样子,会是什么样的人生轨迹?

    她只是做了四年的匆匆过客,终究未能改变什么,徐腾还是和夏莉在一起,从青梅竹马到白头偕老,仿佛是上天注定的结局。

    梅嘉莉笑着,温馨而释然,推了推徐腾,“走吧,大家应该都在等你。”

    “等一下……让他们等一等!”徐腾想了想,突然决定练一套红拳再去开会,就在走廊里,认真的打着,静心凝神,寻找一种属于他的精神状态。

    他遇到了一个人生的瓶颈期,要么后退,做一个嬉皮士,做一个纨绔,要么继续前进,将自己提高到一个新境界。

    徐腾将一路小架子红拳打完,身体素质很好,力量也用的很适度,很精准,周身都没有出汗,只是身体内部炙热,整个人也焕然一新。

    这一刻,徐腾真心要庆幸,他练了十年国术。

    每一招,每一式,他都能有一种大师的风采,技术娴熟,游刃有余,身姿舒展……虽然是花架子的大师,可毕竟有他要找的那种精气神。

    梅嘉莉静静看着,真心赞叹,她爱这个特殊的男人。

    徐腾练了一个套路的小架子,捏了捏手腕,全身肌肉都得到运动,深吸一口气,这才带着梅嘉莉推开会议室的门。

    除了徐总和徐妈。

    所有人都到齐了,老蒋正在和李达霄谈论着央行几天前刚发布的新政策,各自锁着眉头,其他人看到徐腾,纷纷抬手,或者是笑呵呵的点着头,和徐腾打招呼。

    徐腾扫视一圈,微微颔首,算是给所有人回礼,在他的位置坐下来,对面是博安系的掌门人李锦芬。

    今年的座位安排有点不同,正式以两派分列,右侧的席位是华腾系,左侧的席位是博安系,因为徐腾是整个财团的二号人物和继承人,所以,也不存在两派相争的可能。

    因为不管是他亲手缔造的华腾系,还是徐总的华夏-银河,徐妈、李锦芬、张丽英的博安系,最后都是会归入他的名下。

    这一次的年会有两个人要加入,正式成为联席合伙人,都是华腾系举荐的,一位是保险公司的郭永哲董事长,另一位是江泰集团的陈健董事长。

    十分钟后,徐总姗姗来迟。

    “我们正式开会吧,惠英这几天旅途劳累,有点不适,就不来参加年会了,诸位多体谅。”徐总还是和上次一样,先说一句,为徐妈和众人打个招呼。

    徐妈真要是生病了,大家还得去探望,关键不是生病,女人嘛,不抢老公和儿子的风头,有这个开会的时间,真不如陪着刚怀孕的儿媳喝一杯早茶,聊一聊嵍县的旧事,给儿媳选一套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算是嘉奖。

    豪门,有豪门的规矩。

    除非老公身体不佳,儿子不能镇压群雄,蓝惠英没有必要参加年会,她现在的公开职务是法国卡蒂亚集团的董事局副主席,实际没什么特殊工作,就是在家修身养性,练练瑜伽,打打麻将。

    “今年的情况正如咱们上半年一次年会的预测,全年银根紧缩,央行两次提升准备金率,现在就差升息了,房市、股市都是一片哀鸿。”一切如旧,还是老蒋主持会议,神情严肃,声音低沉,让众位联席合伙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老蒋是真正的大知识分子,华银财团的整个体系完全是老蒋一手设计的康采恩架构,既保证了徐家的绝对权威,保障了整个财团的秩序和稳定,也保障了其他合伙人的利益。

    学富五车!

    重点是老蒋在央行一贯有内幕消息,中央的很多政策,他都能提前预测,华银财团能有今日之恢弘,老蒋功不可没。

    所有联席合伙人都沉默无声的听着老蒋的叙述,虽说这些事,大家都明白,都知道,但还是得听着,一本正经的思考着。

    蒋宁远将国内的很多经济数据大致解说一番,确实是如他在年初一次年会时的预判,地产泡沫已经有了初步的遏制。

    “我们国内的地产业调控,目前有一个很大的困境和矛盾,不是人口与土地的矛盾,这一点是很多学者和私企老总在瞎说,真正的矛盾是行政资源的分配不均,北沪广深,这四个城市的房价,你是没有办法压制的,除非中央将此前给予它们的各种政策全部取缔。”

    老蒋不再照本宣科的读数字,这就将老花镜取了下来,拿在手里,目光看向所有人,特别是多看了徐腾一眼,“去年我们在几位领导出席的财经座谈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讲央行目前出台的这些政策是治标不治本。问题来了,政府想治本吗?我年代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做教授时,看过一部英国的肥皂剧,里面有一句台词,首相问防务大臣,我们为什么要造核武器,因为英国人需要保护吗?错,英国人不需要保护,我们只是让他们觉得被保护而已。”

    “央行现在的这些政策,道理是一样的,政府需要做一点事,让民众觉得政府已经尽力在抑制地产价格。”老蒋说的这些,又有点惊人,可这一次,他说的是事实。

    这些事,这些话,徐腾和老蒋在去年就聊过。

    “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来说,房价高了,老百姓承受不了,那就搬到郊区住,郊区地价也受不了,那就搬到其他城市去住嘛。道理是这么回事,但这个话,没人敢说。”

    老蒋重新将老花镜戴上,翻看自己准备的会议稿,继续照本宣科,“所以,我们讲真话,房价下不去,这种局面最多维持两三年左右,时间过长,反而会损伤到国家经济的健康。同时,房价高,也必然会导致一个新的情况,那就是收入要继续增长,反过来抬高人均劳动力成本,又要倒逼国内产业升级。央行现在的目标是挤掉国内地产的投机泡沫,但是,劳动力成本和居民收入的提升是不会变的,国家产业升级的方向是不会变的,房价的长期增值是不会变的。”

    “这四个不会变,就是我们第二次年会所有议题的根本,我们考虑任何问题都要优先考虑这四个不会变。”蒋宁远的话说到此处,大局势基本就定了下来。

    二次年会还是三个方向,金融、地产和高新科技。

    在座的各位联席合伙人,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都得承认这一点,华银财团未来就这三个主导方向。

    经历过上一次的风波,这一次,大家也都淡定了,原因很简单,二次年会基本不可能提供新的优惠扶持贷款,即便有,那也都是微调。

    不涉及钱,那就没有必要撕脸伤感情,没有必要争论。

    会议平平淡淡结束,最后时刻才决定,下午对两个新增的联席合伙人选进行投票表决,但基本没什么问题,陈健是江泰集团的董事长,腾太子最重要的盟友,郭永哲是财神爷,仅次于华夏银行董事长李达霄的财神爷。

    郭永哲一旦列入联席合伙人,众人围绕徐家和郭永哲分刮整个保险公司,不断将股份吸收到名下,过两年,华银财团每年能在内部增加的扶持贷款,估计还能再增加两百亿。

    散了会,徐腾没有急于去餐厅用餐,而是在隔壁的会客厅,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

    这种日子里,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神州电器集团的董事长李东盛正急着找他诉苦,因为国内电器产业的苦逼程度,今年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找了半天,发现徐腾在会客厅里一个人安静喝茶,李东盛明知徐腾有事,可能是想要安静一会儿,仍然得厚着脸面过来打扰。

    徐腾很有耐心,听这位李董事长将国内电器产业在年的各种问题吐槽一番。

    做事业,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其实都差不多,人前风光,人后苦逼,各自压力山大。

    “我明年会有很多新动作,重点投资手机产业,你可以跟着多做一些投资,但作为神州电器集团的董事长,你心里还是要明白,这就是一个苦逼的产业,痛并快乐着吧。”徐腾也只能这么说了。

    如今这年月,做实业的不如狗。

    做电器的更是苦,远不如地产业安稳,可越是这样,神州电器集团越要坚守电器产业,想办法将对手挤走挤垮。

    “赚钱这种事,您就指望在华银财团的其他投资盈利吧,电器产业,您就拿出不赚钱也要做到世界最好最优的理念,您大可放心,反正只要不赔钱,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我,都会继续支持您。”徐腾尽力表个态,安慰这位李董事长。

    李东盛的神州电器集团,和小天鹅两个品牌的产品线还是能赚钱的,美菱和容声简直就是赔钱大王,现在只能将逐渐淡化美菱,专注推进容声在冰箱领域的进步。

    的定位相对更综合,主要集中电视,同时也有小家电、燃具、热水器、空调。

    这些布局没有错,问题是在市场上,不管是电视、空调、洗衣机、冰箱、小家电……都是薄利多销的大恶战,李东盛还要咬牙推进液晶电视和显示器的战略,可以说是一个最痛苦的阶段。

    中国就是这样的市场,产业淘汰升级的速度太惊人,十年前,家电还是国内公认的高科技产业,现在已经有点日落西山,变成了夕阳产业,各种洋品牌更是日渐衰落,惨淡经营。

    李东盛年跻身华银财团的联席合伙人时,志向颇为远大,想要做国内家电霸主,现在还谈什么霸主,能活下去,能比海尔、美的、格力多一点点的毛利率,那就算是人生的新巅峰了。

    “太子,神州电器这个情况真是度日如年,两年前还不是这个情况,现在不仅洋品牌要亏,国产品牌的亏损可能性也不小。现在想想,徐总那时候坚决否决我们收购汤姆逊公司,真是救命的决策啊。”李东盛感慨不已,当初要是收购了,那简直是一场噩梦。

    李东盛不仅是来找徐腾诉苦的,感激的,而是来找项目的,能赚钱的好项目,“太子,你最近准备做什么项目?”他谈了半天,这才切入正题,他真正关心的问题。

    上午的会议,徐腾一直挺沉默的,只是表态要继续扩大高新科技投入,具体要投哪些新项目,一直没说。

    李东盛的想法很简单,先下手为强,看看徐腾这边有没有神州电器能联合投资的项目,抓住机遇转型,不能继续吊死在电器产业了。

    “我们推出了一部腾讯的手机荣耀,成绩不怎么样,销量有点低,不过还是要继续这条路,明年准备在手机电池、芯片、摄像头、镜片、软体、存储卡几个方面都扩大投入。有一个很有趣的项目,香港有一家电池公司,他们的电池技术是引进于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电池,因为这个技术缺陷还蛮多,但又很有前景,我投了三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明年打算继续扩大投资,要做,咱们就做国内最大的手机电池生产商和研发机构。”

    徐腾知道李东盛的意思,事实是他手里的项目确实太多,现在数一数,差不多有个高新技术项目,仅是智能手机领域就占了个,每一个都有机会赚钱,而且很可能是暴利,李东盛真心想弄一两个回去撑门面。

    “这个项目不错啊!”李东盛赞叹一声,比划一番,指了指自己和徐腾,“要不,太子,您带着我一起投资,事情由我做。”

    “可以,做存储卡和盘的朗科公司,你也可以参与投资。”徐腾绝对是一个很善良的老板,合伙人有难,他一开口就让了三个项目,“当然是有条件的,你得将神州电器集团做到行业第一,销售额第一,净利润第一,专利质量和数量第一,口碑和艺术设计更要第一。”

    “这样啊……!”李东盛仔细想了想,忍不住要问徐腾,“太子,我说实话,国内家电产业,这几年可能要面临一场大洗牌,现在继续不惜工本的投入,怕是有点不理智。”

    “是的,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的那些家电企业,幕后都是财团,和我们一样的财团。这些产业确实不赚钱了,但你总不至于亏钱吧,你不亏,别人赚不到钱,那不结了。”徐腾已经将话说的很清楚,家电产业的暴利时代终结了,神州电器确实赚不到多少钱了,但这就是一把钢刀,能够捅死其他竞争对手的钢刀。

    华银财团在国内市场也是有对手的,比如,三星财团,现代财团,,松下、索尼、丰田幕后的那些财团,即便不能弄得对方破产,但只要能让对手不断流血,丧失竞争力,这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徐腾考虑的很长远,他的未来还有四十年,这么长的时间,只要从今天开始做起,慢慢对付这些亚洲财团,总有一天……他或许有机会兼并对方,甚至是直接弄垮对方。

    韩国经济崩盘,台湾经济崩盘,日本经济崩盘,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市场,亚洲的高科技产业市场……那岂不是都是徐腾的舞台。

    徐腾现在很有斗志,一点点来,他不急。

    从年月份开始,腾讯推出第一部智能手机,他的目标就调整为三星,现在几乎是和苹果同步研究触摸屏技术,和谷歌共同研发安卓系统。

    明年,或者后年,他的腾讯集团将会摇身一变,变成一家手机公司,逐步成为类似于三星的全产业链的智能手机公司,也愿意提供各种山寨机所需要的芯片、电池、触摸屏、存储卡、镜面。

    当然,微信、搜索和游戏三大领域也绝不放弃。

    华腾公司绝对控股的众趣集团在电子商务和网购领域的开拓更不放弃。

    说真话。

    徐腾现在的对手就是三星集团和现代集团,华腾公司一挑二,手机和汽车,他都做,虽然两个产业都做的一团糟,压力山大,但他一定会坚持下去。(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