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泱泱大国,光天化日

    华银财团的实力主要取决于财团旗下的金融产业,这就像是每个人身体中的肝脏,专门负责造血,正是因此,在控股华夏金融、金融、富信集团、民生银行、长江银行、华泰保险、阳光保险七家金融机构,号称是华银财团的七朵金花之后,徐腾再度将手伸向了江淮农商行。

    而且,这一次同样是势在必得。

    一旦成功,这就不叫七朵金花,而是八大金刚。

    在美国,徐腾也乘着金融危机,很顺利的成为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跻身董事会,拥有/的表决权。

    在目前的华银财团,在这个年之初的日子里,这个财团就是以“七姐妹”+为核心,构建整个财团的体系,外围分布着腾讯集团、众趣集团、神州传媒集团、神州电器集团、神州电子集团、华腾汽车、华腾重工、华腾高科、江泰集团、博安集团、万博集团、永乐集团、阳光集团……一系列的产业集团。

    通过七姐妹+产业集团,华银财团又进一步掌控着更多的分支企业,譬如京东方、、凯悦国际酒店、卡蒂亚集团……规模堪称宏大。

    这是目前的华银财团,这是徐腾的时代,和徐总时代的五大资本公司的布局截然不同。

    相比五大资本公司的徐总时代,徐腾的七姐妹时代,财团内部交叉控股的幅度更深,企业的布局更国际化,产权特征和权利分配也更清晰,权责更明确——简单的说,更现代化的康采恩。

    徐腾高高在上。

    他就像是坐在龙巢上空的皇帝,俯览天下,这比后来的马枟、万达、b要强势十倍,他基本已经达到了一个中国商人所能达到的巅峰。

    徐总的时代,“华银”不太喜欢用财团自称,更习惯用“华银系”,媒体也习惯用“华银系”。

    徐腾的时代,他也好,媒体也好,商界也好,大家都直接用“华银财团”的说法,反正,他没什么可隐瞒的,全中国,只要看报纸的,上网的,对“华银财团”和“徐腾”有所关注的,基本都知道华银财团意味着什么,都知道徐腾意味着什么。

    至于官方,对华银财团的态度还是很正面的,华银财团再大,也不是中金公司的对手。

    只要华银财团合法经营,做为中国第一民企财团,第一股份制财团,这就没有任何问题,总有人说,华银财团这么大,徐腾这么有钱,国家也不控制一下。

    这就是不懂事,胡说。

    只要华银财团和徐腾保持目前这个态度,一切依法经营,国家不怕华银财团大,就怕华银财团小,就怕华银财团大而不强,光靠地产生意赚钱。

    这是中国的一个软实力,一个硬拳头。

    政企之间,交流的渠道也是非常通畅的,什么是政府要做的,什么是企业要做的,双方都很清楚。

    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和国外的一流企业,和那些国际五百强竞争,和三星竞争,和台积电竞争,和英特尔竞争,和时代华纳竞争,和丰田竞争,和本田竞争。

    华银财团现在是一打十,虽说每个领域都处于弱势,处于追逐者的位置,但不代表一直会处于弱势,十年后,二十年后,华银财团可能就不是一打十,而是一巴掌抡死十个。

    凡此种种,这些都是徐腾的商界地位,在国内的地位。

    鲁先生?

    那些人,现在也就勉强和徐腾平起平坐,能坐在一起话事,商量一下利益分配的比例,无缘无故招惹徐腾,那是有病,精神病!

    ……

    吴永邦、吴光雄的双吴组合一点都不犀利,被徐腾翻脸无情的一脚踹出华银国际大厦,几天后,鲁先生这位老人家真的亲自抵达沪州。

    恩恩怨怨这么多年,彼此还是不撕脸的忘年交,朋友。

    既然不能撕破脸,那就只能做朋友。

    只不过,过去是徐腾、徐家只能和对方做朋友,现在轮到鲁先生只能和徐腾做朋友了。

    这大概就是风水轮流转。

    众所周知,鉴于鲁先生的父亲是开国元勋的那种层次,能和这位老人家保持“忘年交的深厚友谊”,徐腾应该感到荣幸。

    权贵!

    老人家是权贵,徐腾也是权贵。

    与上一次的双吴组合不同,这一次,鲁先生抵达沪州时,虞大美人作为徐腾的全权代表,亲自抵达机场迎接,还一路送老人家前往华银国际大厦。

    双方恩怨纠葛太深,简直是剪不清,理还乱。

    鲁先生对徐腾早已知之太深,很清楚虞素云在徐腾身边意味着什么,这位大美人亲自过来迎接,这就说明徐腾至少还无意怠慢他,还是愿意维持一个不错的关系。

    虞素云是什么人?

    据鲁先生所知,据说是有师生恋的,据说,这位虞大美人能力尚可,也不能算是很厉害的女人,但只要她坐镇在华银财团总部,徐腾就能随意到处游玩,隔三差五就给自己放个长假。

    这就是绝对信任。

    这样的妹子还有一个是韩黛,华腾公司的首席助理官,长年累月陪同在徐腾身边。

    这些事,鲁先生都是知道的,估计自己到了华银国际大厦的楼下时,大概能见到韩黛出来迎接……结果,还真给老人家猜对了。

    徐腾在为人处事上,历来有一套很特别的办法,他没有到楼下迎接鲁先生,甚至也没有做什么很特别的准备,就是将办公室的门开着,在办公室的茶座里看着窗外,有点出神。

    一壶茶刚沏好。

    一切都不像是鲁先生来了,而是陈健来了。

    事实是,陈健也在。

    两个年轻人就坐在藤椅沙发里,无声的各自想着心思,鲁先生来了,徐腾也就是招招手,笑了笑,一切都像是老朋友,常来常往的那种,根本不用客气。

    鲁先生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见过,当年也是见过太祖的人啊。

    这一幕让老人家颇有感慨,感觉真像是到朋友家里串门,没什么太讲究的,就这么过来坐坐,喝杯茶,闲聊几句。

    鲁先生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他和徐腾是敌非友,在生意场上的竞争是很激烈的,可话说回来,他还真没资格在商场上和徐腾竞争。

    哪怕是徐腾手指缝里漏掉的那点芝麻粒儿,都够老人家开心的捡回家,好好藏着,可惜啊,江淮农商行真不是芝麻粒,比之、保险公司这种西瓜,好歹也是一根黄瓜。

    在徐腾办公室门口的这一刹那,头发早已花白,依稀就是父亲模样的鲁先生愣了一下,犹豫了几秒,没有急着走过去。

    老人家看着这一刻的徐腾,坐在空中的竹海里,坐在藤椅畔,一杯茶握在指尖,年轻俊美,气质高贵,一身永恒不变的顶级西装,真正的青年银行家之翘楚典范。

    这是银行家中的银行家,国内最顶级的那几位之一,再上一步,那是央行行长。

    另外那几位,中金公司的丁老总估计还有机会,或许能上一步,其他都差不多到顶了,都得在目前的位置上退休……都是副部级的高级领导。

    徐腾不同,徐腾是纯粹的银行家,资本家的银行家,全国就这么一位,手里的银行居然是自家的资产。

    牛!

    真牛!

    鲁先生在这一刻,仿佛想透彻了,想通了,司马昭为什么能统一三国?

    因为司马昭不仅年轻,还有一个好爹。

    “两位小同志都在呐,很悠闲嘛。”鲁先生主动打个招呼,也仿佛是两位青年资本家的忘年交,好朋友,走到藤椅边,自行坐下,指了指眼前这一圈紫砂茶具,“小徐啊,你弄了七八个茶杯出来,哪一个是我的啊?”

    “您随便挑呗,您就是直接用茶壶喝,我又能怎么着,和您算账,一杯十块,一壶三十?”徐腾笑呵呵的。

    “这是顾景舟的松鼠葡萄壶吧,不错,好东西啊。”鲁先生是一个识货人,不识货也没有关系,江湖传言已久,顾老爷子流传在世的两百多套茶壶,有一半是在徐腾手里,最珍贵的就是松鼠葡萄壶。

    “您要是真喜欢,这一套,我送给您。”徐腾挺随意的样子,几千万的茶壶,这还真像是要送人。

    “那多不好意思?其实,我知道这是你的挚爱之一,焉能夺人所爱?”鲁先生腰膝一软,差点没坐稳,这套茶壶真要是被他拿走了,江淮农商行的生意,他就得退出。

    虽说一边是价值几千万茶壶,一边是几千亿资产的银行,价值不相等,可在徐腾的这个级别,在徐腾的眼里,两者差不多是等价的。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仿制之作,我请顾老的徒孙帮我仿制的,免得平时玩的太随意,弄丢了,或者是弄坏了。至于喝茶嘛,大致能够应景,那不就行了。”徐腾是一本正经的调戏老人家,还说的特平淡,特真实,完全看不出有戏虐之意。

    “你这个……!”鲁先生真心没话说,也不好往坏处想,只能笑呵呵的感慨,“是啊,几千万……对你来说不是什么事,关键这东西,世上只此一物啊。我其实也是难得来一趟沪州,和你闲聊几句,江淮农商行的事,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如果你确定要完全拿下,我肯定不参与。这种事,你上,我上,意义是一样的。”

    “江淮农商行的局,我们徐家布了多久,您心里最明白。这就好比蓉州农商行的事,您花了多少心血,我也最明白。承蒙您的关照,我这些年的生意一直很顺利,只要有机会,您有兴趣,我有兴趣,那肯定是要合作。”徐腾这番话说的很坦诚,坦诚的让鲁先生想拔腿就跑。

    不好啊!

    这是大大的不好啊。

    鲁先生感觉自己又掉进徐腾的陷阱里,故意激他过来当面谈判,原来是剑指蓉州农商行,这可真是惨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这样,江淮农商行的局,您拿%的股份,蓉州农商行,我也拿%的股份,两边的董事会,大家相互关照。这么合作,谁上算,谁得利,您心里肯定明白!”徐腾将道理说的很清楚,看起来确实是这么回事,同样是%的股份,江淮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可是蓉州农商行的五倍级别。

    有一件事是不同的。

    华银财团在江淮农商行的局,布置的很公道,很公平,合法合规,完全无可挑剔,至少在表面上看,也确实是价高者得。

    鲁先生在蓉州农商行的局,那是死局,不合法,不合规,简直就是权贵之间的内幕交易。

    华银财团的局是公开的,有钱就能参与,鲁先生的局是封闭的,只有富邦保险公司能参与,这是两件事的不同之处。

    换句话说,没有鲁先生同意,徐腾完全没有办法介入蓉州农商行的事。

    这一刻,鲁先生这位老人家是完全不敢答应的。

    关系是暂时的,领导总要退休。

    华银财团的实力是富邦保险公司的多少倍?

    鲁先生都没办法计算,真要给徐腾在蓉州农商行的局里留下%的股份,留下董事会的席位,一旦机会合适,徐腾随时能将富邦保险公司挤开,独自控制蓉州农商行,让富邦保险公司去喝西北风。

    老虎和你说,我割一块肉喂你,你也割一块肉喂我。

    傻子才会答应呢!

    老人家这会儿,真心想抽自己一个耳光,什么叫引狼入室,这就叫引狼入室。

    华银财团要是一个冬瓜,富邦保险公司充其量就是一个黄瓜,一砸就碎,一砸就烂。

    “唉,小徐啊,你说……干脆让我的这个小保险公司加入你的财团吧,到时候,富邦保险就是华银财团的一部分,蓉州农商行的事呢,你就单独让富邦保险控制吧。”鲁先生提一个折中的想法,想的还真是很美,美的要冒泡了。

    “这个想法不错,但我的意思呢,主要是先控制江淮农商行,再由江淮农商行投资其他的农商行,形成一个业务体系。”徐腾拒绝了老人家的提议,不愿意将富邦保险纳入旗下。

    想了想,他决定说个实在话,“鲁老,对华银财团来说,银行是永远不嫌多,保险公司呢,咱们有、华泰、富信、阳光和华夏保险,现在还有集团的友邦保险,客观来说,华银财团的保险公司有点太多了。”

    “是啊,你的旗下,遍地都是保险公司。”鲁先生最抑郁的地方就在这里,华银财团是典型的多生孩子好打架,特别是华泰、阳光两家保险公司,和富邦保险之间的竞争简直是白热化。

    国内十大保险公司,华银财团占了三家,分别是第一、第五、第七,的总营业额和总利润都高居第一,总资产略低于人寿,华夏保险位居第五席,阳光保险崛起迅速,短短四年跻身十大保险公司,位居第七。

    华泰保险暂时屈居第十二名,第十一名就是富邦保险。

    阳光、华泰,一南一北,一上一下,一个强于寿险和财险,一个强于车险和意外险,对富邦保险的夹击堪称是完美无暇。

    “江淮农商行的事,我就不参与了,我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彼此做好各自的生意,相互支持和理解才是最重要的。”鲁先生怂了,指了指徐腾和自己,很诚恳的请徐腾放他一马。

    他错了,还不行吗?

    他好歹也是功勋之后,那啥……给个面子,别去川省凑热闹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徐腾还是舍不得放弃的,毕竟蓉州农商行的业务也是很不错的,几百亿的注资入股,轻易就能换到几千亿的银行资产。

    徐腾要求不高,出亿。

    这件事,他是最好破坏掉富邦保险的棋局,因为富邦保险真正咸鱼翻身,一跃成为国内最有实力的保险公司之一,正是起源于这桩交易。

    除此之外,富邦保险的另一个大招是银行渠道,这也是富邦保险的独门绝技,同四大行拥有很强的关系,一直能依托国内数一数二的那家国有巨头银行的渠道销售理财保险。

    这一招有一个极大的弊端,那就是渠道开支惊人,关系好,允许你一直在银行的各个网点卖保险,但这个渠道费还是要付的,毕竟国有巨头银行也是上市公司。

    华银财团旗下的几家保险公司也非常依赖银行的渠道,但都是内部的银行,内部的渠道。

    譬如,华夏银行、华夏保险、华夏证券是三元归一的综合金融集团,各个网点相互支持,在银行不仅能买保险,还能炒股投资,很方便。

    譬如,阳光保险捆绑民生银行,短短四年时间就一跃成为国内第七大的保险公司。

    华泰保险则是捆绑在长江银行,因为银行网点数量远少于民生银行,业绩自然也就无法跻身国内十大保险公司。

    富信银行和富信保险,这同样是一家。

    保险和银行,这还是一家。

    在整个华银财团,旗下的保险公司和银行都是一对一的,渠道共享。

    这是目前国内股份制保险公司最渴望的典范,其他的保险公司基本都还没有做到这一步,最接近的就是富邦保险,这也得益于鲁先生的人脉和长期经营。

    鲁先生对华银财团的格局和布局,那是相当羡慕的,所以才想入股江淮农商行,让富邦保险可以利用江淮农商行的渠道,将理财保险卖的更红火一些。

    江淮农商行的网点基本都在县镇和农村市场,老大爷和老大妈太多了,这是富邦保险最大的客户群,好忽悠。

    现在想想,鲁先生只能说自己是太天真了,以为徐腾手里的渠道足够多,不在乎这一点的损失……所以,他也可以让华银财团持有富邦保险公司的股份,互相给一个赚钱的机会。

    没用。

    徐腾现在不缺保险公司,只缺更多的银行。

    两人谈到这个地步,基本就是决定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各自布好的局,各做各的生意。

    “行,那就让您白跑一趟了,不好意思。”徐腾也没什么好说的,既然不能合作,那就算了吧,他犯不着和鲁先生正面撕脸。

    他这就起身,亲自送鲁先生离开华银国际大厦。

    很快。

    徐腾又回到了办公室,享受这个宁静的中午时间,和陈健一起喝杯茶。

    沉寂良久。

    陈健终于决定开口。

    “咱们这个事是在蓉州农商行股份化改革的前面,你前天将对江淮农商行的注资价格提高了%,那不就是清晰的对比,鲁先生要是按照他们原先谈好的价格交易,岂不是打全国人的脸?”陈健忍不住要说一句,犯不着,他倒不是怕谁,而是觉得多付几十亿,只是纯粹挤压别人,这有点傻。

    “谈不上打脸,我只是觉得收购国有资产,特别是国有银行资产,出价高一点更符合华银财团的企业形象。这个形象不叫冤大头,而是规矩,清白,绝不占国家的便宜。”徐腾还是坚持他的原则,只是这个原则的代价是几十亿,他也犹豫了半个月,才最终做出他的决定。

    他的决策,就是整个财团最高层的决策。

    徐腾一旦做出决策,除了他自己,基本没有别人能更改,陈健就因为这个事,受众多联席合伙人的嘱托,连夜从江州飞赴沪州,前来劝说徐腾收回成命。

    陈健原本是不想来的,多支付亿的价码而已,值得大家一副气急败坏,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吗?值得他飞抵徐腾的身边,和徐腾为了这点小事研究探讨一下吗?

    陈健也相信,徐腾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银行家之一,既然愿意付出这个价格,必定就有他的道理。

    可是,陈健还是来了,反正很久没见到徐男神了,特别是徐腾在美国的那半年时间,两人基本没见面,只是通过微博互动,最近终于在微信上互动了。

    “对,咱们还是要考虑长远,顺便挤压一下对手,反正你高兴就行,欺负缺德的人,总是没错的。”陈健想明白了,徐腾就是不想让富邦保险舒舒服服的强取豪夺国有资产。

    江淮农商行的资产规模是蓉州农商行的五倍,盈利率等等财务参数基本相当,毕竟都是农村商业合作银行,全国都差不多。

    徐腾用华腾公司、江泰集团、万博集团、富信国际、华泰保险五家公司联合出资,以亿的价格收购%的股份,比财团最初和省里谈妥的价格还要高出%。

    这个数字虽大,但也就是贷款换资产,过个七八年,还掉一半贷款,再用江淮农商行的红利和股市操作,还掉另一半的贷款,基本就是纯赚了一家银行的控制权和/的股份。

    这么一来,这个交易价格就会成为全国农商行股改的标杆,其他省市也会照搬这个价格。

    富邦保险想要用原先预计亿价码,收购蓉州农商行%的股份,那就会相当尴尬,省里有人尴尬,蓉州农商行尴尬,富邦保险也会很尴尬。

    相互对照的话,富邦保险最少应该拿出亿,才能合情合理的收购,原因很简单,这是银行资产。

    如果是公平竞争,徐腾完全愿意拿出亿收购蓉州农商行%的股份,甚至可以说,亿以内,他不谈价,对方省国资委要多少,他给多少,其他条件都好说。

    特别是蓉州市,做为回报,华银财团完全可以在蓉州投资高科技产业。

    现在没有外人知道徐腾和省里谈妥的价格是多少,市场上最高的估测,大致就是亿左右,徐腾原先的出价就很厚道,比亿高出一截,现在又继续溢价,从亿增加到亿。

    从一开始,徐腾就是要为全国正在拉开的农商行股改浪潮定一个标杆,定一个标准价,规则由他说了算。

    如果说,其他的中小财团不愿意追随这个价格跟进,那就让他来。

    京沪广深渝……全国各大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的农商行,他都有兴趣跟进。

    他这么做是好处的。

    他要给上面做一个示范,做一个好榜样,省里后面会“泄露”最初谈判的价格,证明他是一个好同志,证明华银财团是一个好财团。

    他花亿,在全国范围内做一个轰动性的大新闻,让所有人都知道华银财团富而不奸,不缺德,不占国有资产的一毛钱便宜。

    他花亿,要让所有人明白一个基本道理,对国有优质资产的收购和重组,要溢价,这是最基本的市场定律……溢价%是最起码的。

    这不是说,一家国有企业净资产个亿,个亿就可以卖掉了。

    这么算帐,本身就是合法不合理,违背了资本主义的基本伦理观,特别是对那些能赚钱的国有企业,净资产个亿,卖价个亿,这简直是抢钱。

    泱泱大国,光天化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劫吗?

    至于富邦保险公司以低于净资产价格,收购一家国有银行的股份,那更是国耻。

    这就仿佛在说,你们有眼睛怎么了,你们有智商怎么了,我就是有关系,我就能这么白抢,有种你告我啊!

    所以。

    徐腾决定用亿的交易价格,用多出%的溢价,给富邦保险公司和鲁先生一记铁拳,搞一个全国皆知的大新闻,大浪潮。

    最后,徐腾要用这个浪潮,用这个价格,去抢其他老板们布的局,去破坏他们的局,多抢几家农商行的股改计划。

    这就是千金买马骨。

    徐腾就是要告诉各家农商行,你们值得起这个价,别人不肯出这个价,你们找我。(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