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我们

    徐腾最初以为此次访问美国,除了领奖,就是顺道拜访一下白宫、硅谷和华尔街的朋友圈,月日抵达华盛顿特区,月日从硅谷乘机返回江州,继续做他的科技宅男总裁。

    直到他和白宫特别政策顾问彼森劳斯的谈判结束,他才知道,雨果奖评委会肯定受到了政治上的压力,才会将最重要的年度长篇小说奖颁发给他。

    美国政治圈子里可能有两三股人,同时想将他弄到美国,也许是彼森劳斯,也许是白宫幕僚长拉姆伊曼,这两个人一直对他和b总统在竞选期间的特殊交情感到警惕。

    过去两年,除了节日间互相问候的电子邮件外,徐腾和b的非正式联系非常少,这就是出自白宫幕僚长拉姆伊曼的强力建议。

    同样,这也可能是来自国务卿r那一派的小动作……徐腾此前没有想过这一点,因为他和民主党的来往比较少,和r派更是毫无互动。

    在年的美国民主党内部竞选中,他确实是直接选择支持b,但他的支持只是口头上的,非公开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最终是通过b硅银公司和硅谷的科技大亨们落实。

    直到今天,他都不相信r,或者之类的情报机构会觉察到这一点。

    哪怕是在b出任总统后,徐腾也没有籍此要求任何形式的回报,最多的要求只是让民主党争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阻扰他在美国的几次并购。

    直到国务卿r的副幕僚长胡玛阿娜丁,要求和徐腾单独会谈时,徐腾才意识到,r觉察到了什么。

    此时,距离徐腾专机起飞只有个小时。

    双方约定在机场附近的一家小餐厅会谈,地点是福尔摩斯小姐临时选择的,支付了美元的价格包场,提前派人过去检查,确保没有任何问题。

    徐腾提前分钟抵达,点了一份很有当地特点的墨西哥风味培根汉堡,一杯纯净水。

    很快。

    这位仅有三十岁的国务卿副幕僚长,在白宫圈子里绝对算是火箭式爬升的胡玛阿娜丁也提前分钟抵达,也带了一队人,想要提前检查,毕竟会谈地点是徐腾指定的。

    徐腾没有起身握手,只是示意对方坐下,将盘子推开,用随行人员提供的消毒纸巾擦手,“幕僚长女士,我真的认为你的突然邀约让我既感到荣幸,也有点猝不及防,因为我们似乎没有任何交情。我和您的b之间也没有任何来往,但她是国务卿,所以,我还是同意见您。”

    “理事长,我倒觉得您愿意接受会晤的要求,这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我手里有一份很重要的情报显示,您和中国政府的关系是非常特殊而紧密的,同时,我也知道您和总统先生有着良好的私交,,我真的认为您需要做出一些解释。”

    胡玛阿娜丁有种恃宠而骄的锐气,对于这种年纪就能成为国务卿副幕僚长的白左青年而言,确实拥有值得傲慢的资本。

    她几乎是直视徐腾的双眼,有点兴师问罪的感觉,从银灰色的手提袋里取出一份标注机密印章的档案,推给徐腾。

    “什么?”徐腾不会傻到当着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的面,打开一份标有美国政府机密文件档案的程度,他只是简单的问一句,心里真觉得胡玛阿娜丁是一个典型民主党白痴小妞。

    也许她很聪明,很狡诈,对白宫和美国政治圈子的那些事早已熟视无睹,早已司空见惯,也许她无数次的帮r国务卿做过类似的黑幕交易,但她还是很蠢。

    “今年月,中国政府高层通过了一份名为专项的特别计划,要求国内企业加强机床产业的突破,最终目标是要用于军工业,特别是核潜艇和军机的制造。在这份协议通过后不久,您就突然开始大量收购中国机床行业的国有企业,所有的谈判都超乎寻常的顺利,同时,您的公司还在海外大规模的接触多家欧洲机床企业,提出了多达起,至少超过亿美元的收购案。”胡玛阿娜丁信心十足,一副抓到徐腾把柄的样子。

    “这有什么问题吗?”徐腾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质疑对方脑子是否有病。

    “我知道你一定觉得奇怪,你是一个中国商人,无论你在中国做什么生意,美国政府都无权过问,但我这里还有更多的情报……证明你通过间接的赞助,支持共和党,干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运作。”胡玛阿娜丁这一次没有拿出任何情报档案,“首富先生,或许我应该提醒您,外国商人干预美国政治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特别是有着政府背景的外国商人,我现在就可以让人逮捕您。”

    “那是你的工作。”徐腾无所谓的耸耸肩,很淡定,因为对方手里不可能有任何证据,这种事也并不难判断,在国会大厦里,这基本是关起门都能谈论的事。

    “你还有理智吗?理事长先生,你是否明白你的处境,你几乎触犯了美国最严重的刑事法律,而你所作的一切都是美国绝不可能宽恕的罪责。”胡玛阿娜丁已经看出来了,徐腾根本不在乎这些指责。

    她是谈判的高手。

    直到这一刻,她才取出另外一份档案,清楚的标记着b和徐腾的名字,这是b调查徐腾干预美国政治的调查报告。

    “你真的认为我做过什么吗?”徐腾还是不在乎,因为b根本抓不到任何有效的证据,他确实有干预美国政治运作的行径,比如茶党的政治捐款,至少有/来自于他的海外家族基金——这些基金的源头注册地是在阿曼群岛,再通过子公司的方式注册于内达华州。

    他一句话,可以控制美国参议院至少票,可以毁掉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任何协议,毁掉参议院的任何法案投票进程。

    除此之外,他在美国拥有广泛的生意网络和盟友,这些人的资产加起来超过亿美元,每个人,每个家族都有长期合作的联邦参议员、联邦众议员,从这些政客开始竞选州议员时,就开始赞助他们,不停的提供政治捐款。

    今天,他不仅是一个和华尔街有合作的中国商人,而是华尔街的一个海外成员和股东,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花旗银行的第三大股东,美国银行的第五大股东,高盛投行的第三大客户,也是华尔街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盟友。

    同样,他也是美国科技界最重要的投资人,正是在他的倡议下,成立了亚太科技企业家协会——狗屁的亚太科技企业家,就是中美的网络科技和半导体企业领导小圈子。

    在美国的传统产业,他是福特汽车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美国石油化工产业和页岩油气巨头康菲集团的第四大股东。

    除了军工产业,徐腾、徐家和华银财团几乎在美国的所有重要势力都拥有押注,包括工会、退休工人协会、造船工人协会、新能源产业协会、环保组织,徐家在美国的海外家族基金都有巨额“公益”捐款。

    从徐腾签字,将徐家在美国注册的家海外家族信托基金中家,交给高盛公司代理时,其余的家基金,也基本是由福尔摩斯小姐这种美国两党精英家族出身的代理人负责。

    如果说徐腾有什么错误,那就是他和这一切都保持着极其美妙的距离,以至于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正常的世界首富,一个正常的中国商人,没有任何权利。

    他当然不会将这些事告诉胡玛阿娜丁,因为他有很大的把握,怀疑这个白左洋妞是在试探性的攻击。

    徐腾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平心静气,等待对方继续出招。

    “我们同样还掌握其他的情报,中国目前正在建造的那艘航母,实际上就是您的家族从乌克兰买下来,并且通过贿赂土耳其政府要员,将它送回国内,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你们一直在捐助相关的军事研发工作。”胡玛阿娜丁再次拿出一份档案,这一次是真要徐腾伏法认罪的架势,“你是否能告诉我,中**方的电磁弹射系统进度到了什么水准,我之所以要问你,因为这个系统的研制经费完全是由你的家族支付的,大概已经花费了万美元,对吧?”

    “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些事。”徐腾只是摇头苦笑,越发觉得对方无聊,打个响指,让随他到美国的女服务生过来,吩咐几句,让她准备一杯干邑,顺便问一问胡玛阿娜丁,“你想点一些什么吗,还有个小时,我的专机才会起飞,,你还有一个小时。请抱歉,我通常会提前分钟登机,打打牌,或者是睡一会儿。”

    “那我也要抱歉了,你的专机已经取消了起飞,我想,你现在就应该能得到消息。”胡玛阿娜丁大概也说的口干舌燥了,冷笑着,看着徐腾,像是要给他很大的压力。

    “无所谓。”徐腾还是不在乎,因为对方完全没办法采取任何行动,只能口遁,“那正好,给你准备一杯咖啡。”

    “如果你真觉得自己和总统有私人交情,觉得你有钱,你就可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我只能说,你不了解我们美国人。现在,你有十分钟的时间,你可以选择和国务院合作,也可以选择被b关押,接受司法部的控诉。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将是惊动世界的案件,你根本别想逃脱。”胡玛阿娜丁终于打出最后一张牌,这意味着她并不是单纯的诈术,手里确实有一些能指控徐腾的证据。

    然而,她想要的并不是让徐腾坐牢,因为她的证据更可能是来自税务部门,可能会给徐腾造成一些麻烦,但只要徐腾在华盛顿特区的关系网运作起来,民主党内部就会施压国务院和司法部放弃起诉,理由大概是避免中美冲突之类的。

    最终被打脸的人,搞不好是国务卿r。

    “从年到年,克林顿基金会总计从一家基金得到了总额超过万美元的捐款,做为回报,你的b,当时的纽约州参议员,以及她的丈夫,三次阻止了民主党内部对页岩油开发的环保议案。现在,我可以准确无误的告诉你,这是我的家族信托基金。”

    徐腾反击了,一次击中要害,让胡玛阿娜丁惊讶的说不出话。

    “年,共和党启动提案,要求参议院表决通过对伊采取军事行动授权议案,该法案同时涉及众议院的战争预算审核,他们需要从民主党拉到票才能通过议案,你的b接受了富兰克林资源公司的万美元政治捐款,为共和党拉到了他们需要的那张票。这笔交易的背后,康菲石油通过家基金公司和一家科技公司,又向克林顿基金会捐款万美元。你猜我是怎么知道?”

    徐腾当然不用胡玛阿娜丁瞎猜,直接给出答案,“原因非常简单,我们是康菲石油公司的股东,而且,我还多付出一笔,因为我还持有另外一家西湾石油公司,它是伊拉克石油合同中的第三大承包商,而康菲石油是第一大承包商。我说我们,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大学时代就在白宫担任实习生,肯定比我更了解美国政治的运作,但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你真的以为我会在乎中美两个国家的竞争?对我们来说,这些都是根本不重要的事,只要你们不开战,谁在乎你们如何掌控这场权力的游戏,你知道原因吗?因为我们是两边押注的赌客,而你们只是关在笼子里决斗的两头公牛。”徐腾肯定还是生气了,以他的段位,一个国务卿的秘书就敢跑过来威胁他,真是让他颜面丧尽。

    “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的b,我已经改变主意,会继续在美国访问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她还想再次参选,最好自己想办法弥补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告诉她,我根本不会亲自过问美国的政治,那不是我的职责,我的职责是保证所有人在中国的投资绝对安全。”

    徐腾没什么可说的了,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干邑,推到胡玛阿娜丁的面前,“这是我的家族企业为你们美国人提供的产品,我希望你能喜欢。如果你不能理解我的话,回去查一查这家企业的所有股东,从华尔街到伦敦,到中国,到德国,到巴西,到澳洲,我们无处不在。我们的规则很简单,各方搞定各自国家的事情,所以,不管你和你的b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都不要再做这么令人尴尬的事情。”

    r到底想从徐腾这里得到什么?

    徐腾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其实无非就是通过他拿到更多的情报,拿他在美国的投资做要挟,让他按照美国政府的要求控制中国的网络媒体之类的。

    这种事,美国国务院和又不是第一次干,只不过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

    不过,徐腾确实改变了主意,暂时不打算回国了,准备留在美国和r周旋一段时间,确切的说,看着别人和r周旋。

    他从不逾越尺度,从不亲自出手干预美国政策的走向,从不亲自出手干预美国政治的运作,因为这种做法确实很危险。

    他在美国有足够多的盟友,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至于r,完全活在冷战时代,老太婆都是这样,以为徐腾为中国政府做事,所以就是美国的敌人,却不知道自己也拿过徐腾的钱,为徐腾办过事。

    她不知道这些事,只因为徐腾的级别太高,根本不用亲自出手做这些脏事。(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