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超级大国的博弈

    徐腾和白宫幕僚长拉姆伊曼的会晤是一次半公开的晚宴,而且有其他客人在场陪同,除了一直民主党为敌的查尔斯-科赫、大卫-科赫兄弟,也有和民主党关系密切的毕尔盖茨夫妇,以及康菲石油公司董事长瑞安兰斯——这位大佬在年代就有一个中文名“蓝睿安”,早在那一时期,康菲石油就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之一,如果没有这种特殊的价值,它后来也不敢在渤海石油泄漏事件中,恶人先告状,要求央视赔礼道歉。

    关系硬啊,对中美关系贡献巨大啊。

    某年南海飞机事件,蓝睿安这位大佬可是率领美国石油巨头联合逼宫小布什,堪称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华银财团旗下的资源公司和中海油、康菲石油,三家基本是穿一条裤子,下属的合资公司多达数十家,各种类型都有,全球到处打井,也堪称是狼狈为奸的典范。

    所以说,经贸往来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

    资本家是很现实的,中美联手,不管是安道尔,还是壳牌石油,全部得靠边站。

    美国政治有美国政治的规则。

    所有人的话题仅局限于美国能源政策和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

    晚宴正在进行的同时,白宫发言人也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此事,表明白宫幕僚长的责任只是通过其他途径,了解中美在能源和气候问题上的合作空间。

    “我们都知道徐在中国经济领域的特殊影响力,同时,他也是全球新能源科技领域的重要投资人,在美国,在中国和欧洲,他都进行了广泛的新能源和环保产业的投资,为世界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劝说中国加入新能源和气候保护的全球合作中。”白宫发言人有条不紊的阐述着白宫的观点。

    b、……所有美国的大媒体电视台,无论你打开哪个台,主持人都在一本正经的告诉你,“徐”及其家族“-”,在全球控制着上万亿美元市值的数百家企业,广泛投资新能源和环保产业,他们是中国国有企业之外,仅有的私人石油企业,在海外多个国家,包括伊拉克、巴西,拥有石油开采业务。

    他们同时也在广泛投资全球的页岩油气业务,在中国,他们去年发现的页岩油气资源价值数百亿百元,他们在马来西亚、巴西、中亚建有石化产业基地。

    -的家族企业中,同样有着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和风能设备制造公司,并且拥有中国国有企业之外最大的水电业务。

    “在中国,他们是唯一能和政府企业抗衡的私营公司,同时,他们的企业在制度上完美遵循民主的原则,现在,我们连线耶鲁大学亚太经济统计中心的彼得-菲利普斯教授,在过去的十年中,菲利普斯教授是最早开始研究这个家族及其公司的专家,他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秘密》这本畅销书的作者。”

    “教授,你是否能听到我们的对话?”

    “能!”

    “好,我们都知道美国最近掀起的这股-的研究浪潮,并且,您是这个领域最早的研究者,您能否和观众简单说明情况,-在中国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

    “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这个家族在中国的地位,就像是美国黄金时代的摩根和老洛克菲勒的结合体,他们在中国的所有国营银行都持有重要股份,并且拥有七到十家银行,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两家私有银行。他们拥有中国五大地产公司的三家,拥有中国销量最高的私有汽车公司,拥有中国最大的两家网络公司,根据我的研究,他们在中国控制的企业,至少聘用了万人。他们是中国非常非常强大的一股力量,几乎代表中国的私有经济,他们是中国国有企业唯一不敢欺负,不能随意侵占资产的私有公司,因为他们是如此强大,为全世界所关注,即便是中国政府也绝对不敢侵占他们的资产。”彼得-菲利普斯教授绝对不会说,他的亚太经济统计中心就是-在耶鲁大学赞助的项目。

    他拼命鼓吹-的影响力,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激情澎湃,而且是非常夸张的讴歌。

    “如果观众想真正的了解这个家族的力量,最好的选择就是阅读我的新书《中国第一自由财团》!”彼得-菲利普斯教授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新书拿出来,在电视上展现着,自吹自擂,“这本书里全部都是中国第一资产家族的秘密,短短二十年就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家族,他们的所有成功秘诀都在这本书中。如果你想成功,你的最佳策略就是学习他们。我非常肯定的说,-的两代人,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投资人,即使是巴菲特,也绝不能和他们媲美。并且,他们是中国极少数,非常关注人类命运和所有公益事业的富豪家族,迄今为止,他们向全球慈善机构捐出的资金高达亿美元,-,目前的家族企业管理人,更是在五年前,年仅岁时,就将个人资产的一半捐给慈善信托基金,用于教育和科学基础研究。”

    “当我们美国人第一次认识-时,他还是一名很聪明的科幻作家,一名很擅长动作设计的动作演员,我们完全没有想到,他的父亲是中国的巴菲特。我们也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是短短十年时间,超越他的父亲,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银行家和科技产业领袖。在这本书中,我用了一半的篇幅分析他的生涯,分析他的经典案例。我可以告诉你们,-在耶鲁商学院拥有多达个经典投资案例,目前在世的投资专家中,没有别人能够超越他,我认为他是企业界的爱因斯坦,我们无法预知他在这个领域的聪明程度。”

    “我们只知道,他是非常……非常聪明的国际投资专家。”彼得-菲利普斯教授非常……非常夸张,美国新闻节目也就是这么回事,不够激昂的嘉宾是不受欢迎的。

    “教授,我的问题是非常简单直接的,你是否知道,-在中国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是否能够影响中国政治高层,在气候保护和新能源政策上,接受美国政府的要求,承担起更重要的职责?”主持人也是哗众取宠的高手,将问题搞的惊天动地,吓死人不偿命。

    “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总统能够说服徐,让他游说中国,中国政治高层一定会做出重大的改进。我可以告诉你和观众,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政客都要寻求和他的合作,他是中国经济界的领袖,他可以轻易让某个地方政府增加一百万的就业,增加几十亿美元的出口。这就是他的实力。”

    “当然,我们必须明白,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投资人,可能比巴菲特和毕尔盖茨都要聪明的多。虽然他一直在致力于新能源的投资和气候保护的问题,白宫想要说服他,让他影响中国政府的决策,仍然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我相信总统已经找到一把钥匙,一把能让中国更加负责的钥匙。”

    美国这个社会是很有意思的,那种反财富、反特权、反政治的人,美国电影和美剧里面很常见,现实生活里很少,基本都是网上喷一喷,现实里还是各种脑残粉。

    大多数的美国人,普普通通很简单,没啥思想,很容易被控制的那种。

    徐腾每次到美国都会主动参加一些有趣的脱口秀节目,表现出友善、幽默、乐观、睿智、博学、热爱公益事业之类的特点。

    所以,徐腾在美国的形象和知名度一直还凑活,对于在美国开展投资生意是着不小的帮助。

    ……

    曼哈顿柏悦酒店楼的餐厅空荡荡的,整个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光泽熠熠,璀璨恢弘,吊灯下方的长形餐桌上点着烛台。

    这一次的晚宴,名义上是由毕尔盖茨夫妇“邀请”白宫幕僚长拉姆伊曼、科赫兄弟、徐腾,以及康菲石油公司董事长瑞安兰斯,共同商议全球能源和气候保护问题。

    美国智库“美国前进中心”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小姐,也在餐桌上。

    徐腾本来是想让夏莉陪同出席,毕竟,名义上是毕尔盖茨夫妇宴请各方,其实是他做东,将重要的盟友都请过来,联手和白宫谈判。

    夏莉做为女主人,应该是出席的,她只是不喜欢这种应酬,宁愿在卧室里听一张民谣专辑,宁愿陪两个女儿和小儿子做游戏,教她们学吉他,唱歌,画画。

    她就是这样的女主人,强求不得。

    幸好,福尔摩斯小姐随时愿意替代女主人的角色,比之前几年,这妞已经微微有点发福,香肌圆润,白皙若玉,脸颊桃红的那一种美感,再加上那一头艳丽漂亮的金发和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眸,完全是盎格鲁-撒克逊的标准美人,雅利安中的雅利安。

    虽说这场宴会是半公开的,事先就由白宫通报给媒体,究竟要谈论什么,只有在场的人都知道,肯定不是白宫通报给媒体的那么简单,也不是外部媒体猜测的那种情况。

    在这里。

    一切都是生意。

    没有人会说穿道破,但是,只要拉姆伊曼代表白宫在能源政策上做出让步,科赫家族愿意……至少这一次给民主党一点好处,减少对共和党的支持。

    如果白宫希望各方收敛一点点,给白宫一个机会推动《b医保法案》通过国会投票,那就不止是要在能源政策上做出让步了。

    中美关系也是要讨论的重点。

    硅谷、石油,两大资本团体的要求是一致的,联邦政府必须谦虚的、理智的、务实的推动中美关系稳定,要加快推动中美投资协定的谈判,不要去触及那些不理智的话题。

    华尔街和硅谷、石油财团的要求既有一致性,又有较大的差别,他们有另外的渠道和白宫讨论。

    徐腾做三大资本团体的盟友,以及一定程度上的竞争对手,以及中国资本方的代表,同样有他的要求和建议。

    无论如何,资本家们的要求是一致的,希望联盟政府谦虚一点点,理智一点点,务实一点点。

    “,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身为白宫幕僚长,拉姆伊曼就是非常谦虚的,非常理智,非常务实,他确实是白宫幕僚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在这一刻面对的人并不只是查尔斯-科赫、蓝睿安、徐腾、毕尔盖茨,而是中美两大阵营的资本财团。

    “但我们必须要提及一个问题,中国已经在军事部门成立了电子部,专门负责对美国的网络攻击,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对美国的网络攻击数量一直呈现快速飙升的态势,甚至连都有过多次险情,这是危及国家安全的问题,我们必须要给予明确的要求,他们必须停止这种危险的活动。”拉姆伊曼看着徐腾,意思是希望徐腾出面,做一回剪耳兔——汉奸。

    “我来讲一个小故事,你们都知道的,我的小故事总是很特别。”徐腾慢条斯理的放下酒杯,右手搁在桌子上,继续拿捏着酒杯,左手抵着沙发椅的扶手,表情淡漠,有点蔑视人的感觉。

    他这些年的气势一贯有点逼人,没什么原因,实力决定态度。

    “我们都知道,我的公司有/股权属于我的科学发展基金,这个基金在全球一百多所顶尖的大学,广泛赞助各种基础科学的研究。其中一所大学距离江州很近,在那个美丽宁静的校园里隐藏着中国最大的超算中心之一,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超算中心的存在,当然是很清楚的。我有一个学长,在那所学校读研,毕业后就在那里工作,因为我的赞助,他很幸运的拥有一个小小的独立项目,类似于神经网络计算机之类的小项目。几天前,他通过电邮和我说了一件真人真事。”

    “他在那里有几个朋友,其中一位博士是从美国某大学毕业回国,负责管理军方的一个项目,和我在公司推进的人工智能项目基本重叠,只不过,他的想法更奇妙,也更难。某一天,就在他的研究快要迎来曙光时,他的人工智能模型突然崩溃,没有人知道原因,同时,这位博士也消失了。”

    “某个单位立即介入调查,结果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诧,这位博士自杀了,但是,他在家里的电脑上仍然保留了大量的证据。他有一位前妻生活在加州,有一个漂亮天真的女儿,她们都被绑架了,绑架者提出两个要求,第一,博士要将自己的研究成功拱手相送,第二,博士要毁灭他在中国这边的成果。”

    “他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个项目是防御美国网络攻击的重要环节,他一直深信自己能够帮助祖国,但他不能放弃自己的前妻和女儿。我们都知道,他和妻子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他只是想回国做一点有利于祖国的事,他的妻子不愿意放弃在美国的生活和事业而已。他依然爱她,爱他的女儿。”

    “所以,他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他先毁灭自己在中国这边的成果,绑架者释放一个人,等他传送数据给绑架者,绑架者再释放另外一个人。”

    “绑架者同意了,但是,他在毁灭自己的成果后,选择了自杀,因为他不能彻底背叛自己的祖国。他只能拯救一个人,但这已经是他全部的能力。”

    “拉姆!”徐腾将这个故事讲完,直接看着白宫幕僚长,“那所大学已经向我的公司提出了援助的请求,希望我的实验室能够恢复博士的劳动成果。并且,我知道外交部门正在努力解救博士的妻子和女儿,如果你们美国人还有一丁点的人性,!将她们交给我来照顾吧。你知道,并且,总统也知道,我从不介入中美政府之间的博弈,正如我一直强调的那样,如果这个世界真有上帝,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事,在上帝的眼里都像是两个初中生的斗殴,没有任何意义,上帝一定会说,两个愚蠢的孩子。”

    “我不认为我们会做出这种事,你的信息是否有误,可能是日本,或者是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拉姆伊曼不敢承认,当着毕尔盖茨夫妇、科赫兄弟这些美国资本大鳄的面,他要是承认了,那会让总统颜面无存。

    何况这件事,白宫迄今还没有任何消息,唯一能做出这种事的机构,鬼都知道是,海军情报部也有可能。

    “你知道,这是真人真事,并不是我编造的故事,我的要求很低,让我将她们带回国。我相信,博士的妻子已经不会对美国再抱有任何美好的幻想了。我可以处理好所有事,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徐腾是通过贺永安的渠道知道了这件事,军方也以大学的名义,几天前刚要求华腾公司的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介入,尽快根据博士的成果,恢复相关的研究成果。

    事实上,博士的研究项目就是以华腾公司的部分成果为基础,转化成军方的人工智能,自行反击和阻止美国的棱镜攻击。

    目前世界上最强的超算,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任何公开资料的排行榜,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不干别的事,专门互相进行网络攻击和防御。

    俄罗斯那边也是当仁不让,二打一,还处于弱势。

    美国居然还想站在道德高位指责中国,要求中方停手,这得多不要脸。

    “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这件事。”徐腾还是挺咄咄逼人的,不给白宫任何回旋和否认的余地,毕竟美国一边在台面上指责中俄,私底下干的比谁都肮脏。

    “那么,在网络攻击的问题上,美国在台面上依然可以自说自话,我们不在乎,当今年的中美贸易谈判磋商正式举行时,我,以及其他朋友,都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徐腾看一看其他人,包括毕尔盖茨夫妇、科赫兄弟、康菲石油的董事长蓝睿安,确定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他才继续提出一个“建议”,“我们对双方的要求是一致的,谦虚的,谨慎的,理智的,务实的,我们希望能看到真正的成果。在美国的中期选举上,我相信,很多人都希望民主党能够全力反击茶当党,所以,拉姆,告诉你的人,别让我们这些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感到失望。”

    “拉姆,这只是一些工作,我们负责创造投资、就业和消费,而你们负责搞定规则。如果我们都能做好各自的工作,这个世界就可以渡过危机,总统会连任,可以创造历史和奇迹。当你不再担任幕僚长时,你也会拿到一份非常好的新工作,我保证。”查尔斯-科赫说了一句真正能够激动人心的话,虽然他一直不喜欢执着于强调环保和气候保护的民主党,但他很乐意为民主党的高层人员提供一份好工作。

    “,这就算是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拉姆伊曼同意了,很快速,没有任何犹豫,生活是艰难的,现在的经济环境又这么差,好工作并不多,他必须考虑以后。

    世界是复杂的。

    毕尔盖茨、微软公司和美国政府的关系,那可是相当的紧密,绝不亚于徐腾、华腾公司和中国政府的关系,那句话怎么说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微软在年推出时,内部存在着大量的后门和远程控制的操作空间,而这个阶段就是棱镜计划进入巅峰的时期。

    双方的关系是什么,还用说吗?

    对中国经济,以及中国信息安全的危害是全面性的,非常恐怖的,几乎能够渗透中国的各个领域,毫无死角。

    不客气的说,和绝对拥有中国所有民政数据,亿人的所有身份证编号和电子档案。

    玉皇大帝保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啊!

    在年,腾讯集团和天天安全网络科技公司的联盟正好也达到了合并后的第一个巅峰,天天安全大师在当时拥有亿装机客户,全面覆盖全国的企事业单位,还有繁体版、英文版、俄文版、日语版、阿拉伯语版,正在快速覆盖整个亚非拉市场,甚至在美国都拥有万装机客户。

    天天安全大师的免费版本当然无法完全防范的棱镜计划,但是,企业版就厉害的多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天天公司在发布不久,就和某单位合作完成了初步检测,提醒国内各企事业单位避免使用。

    后面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中俄不断测试各种b,每日坚持采用各种最新花式攻击手段,直到微软彻底放弃。

    在原有的基础上,某单位,某屠龙实验室,某个人,还搞出一大堆破解升级版,不花钱享受最安全的免费操作系统。

    不仅国内用,还在全球免费白送,免费帮微软做宣传,做推广。

    在国内,华腾公司的屠龙实验室还终于完成了国产的麒麟.视窗操作系统,廉价授权给某所,最终变成了国家各个重要部门的标准配置。

    华腾公司控股和合作方的各家软件公司,也推出了配套的国产软件系统,将微软操作系统挤出企事业单位。

    在麒麟系统的开发基础上,华腾公司和谷歌合作,搞出了专用于手机和平板的安卓系统,进一步挤压微软帝国的市场空间,因为内核基本一致,安卓系统上的所有软件都能在麒麟系统平台兼容使用。

    从这个角度来说,徐腾和毕尔盖茨也是不打不相识。

    从这一点来说,徐腾也得佩服毕尔盖茨先生拥有一个很伟大的人格,不仅没有计较这些损失,还主动和徐腾展开广泛的合作。

    至少这两年,双方的合作是真诚的,密切的。

    徐腾承诺不出大招,有节制的在中国市场推行麒麟系统,主要针对企事业单位,不针对民用市场推出免费版本的麒麟系统。

    微软承诺不在手机系统和搜索系统出大招,不做任何损人不利己的事,在系统,和天天安软也保持紧密的合作,稳固双方的市场份额。

    确切的说,这是微软、谷歌、华腾三方达成的某种和平协议,各赚各的钱,不能搞的大家都没钱赚,表面性的进行一些竞争,让三方垄断的全球市场安心一点点。

    这是全球网络产业领域的三大巨头,真要大打出手,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对不对?

    世界是复杂的。

    白宫也很清楚,在中美网络大战中,徐腾的华腾公司是最主要的防御方,承担着中国和全球网络市场%的安软业务,同政府和军方关系密切,提供了大量的数据和研究成果。

    在中国,%的企事业单位、个人使用华腾公司的安软系统和数据库监控系统,对棱镜计划的防御效果没有%,也有%。

    即便如此,合作依旧是主旋律。

    在世纪的冷战时代,国家利益是很清晰的,泾渭分明,但在世纪,国家利益就变得非常复杂,相互之间有着广泛的融合。

    中国的安全和利益,也是美国资本财团的关注点。

    美国的安全和利益,同样也是中国资本财团的关注点。

    世界的复杂程度,已经不是普通人,更不是那些老迈议员能够理解的范畴。

    在美国,绝大多数的**议员都还活在上世纪年代,活在冷战年代,幸运的是,他们比上世纪年代更需要政治捐款。

    白宫、美国资本财团、中国资本财团都有义务牵制这些神经病。

    糟糕的是,中美贸易的不平衡正在刺激更多的**议员,**力量,强硬派不断涌现,他们只是为了选票而存在的政客,狭隘,偏执,保守,没有理智。

    世界已经非常复杂。

    今天,在徐腾的曼哈顿柏悦酒店餐厅里,在这里享用晚宴,共同商议策略的人,就是这个世界的和平守卫者。

    想要赚钱,你就需要和平。

    这就是徐腾要在《分钟》栏目,花费时间,反复解释、分析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因素并非中国,而是美国自身工业竞争力下滑的原因。

    徐腾反复强调,美国想要制造业回归是好事,但你们需要的工作不是制造衬衫,不是制造皮鞋,甚至不是制造手机和电脑,而是抢走日本人、韩国人和德国人的那些工作。

    世界市场就这么大,好工作只有这么多。

    他有很多渠道,不用一个人宣称这个观点,他也要通过白宫,通过白宫幕僚长,通过白宫政策顾问,强调这个观点。

    这个晚宴就是一个好机会。

    晚宴的最后,大家商议了最后一件事。

    大飞机。

    对美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

    白宫真要游说徐腾,想办法将中国的大飞机制造控制过去,身为白宫幕僚长,总统的代理人,拉姆伊曼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

    一、中方可以选择和波音公司合资,波音方面已经和白宫讨论过,他们可以在中国建立总装厂,并且愿意和华银财团,或者国企合资;

    二、徐腾劝说中国政府,让华银财团主导大飞机产业,继续使用美国的航空业零配件系统,在美国设立设计中心,在中国总装,白宫可以保证,华银财团能够拿到认证,条件是仅限于级别。

    “我认为这两种合作都会比较麻烦,如果从经济层面,我们都希望能实现中美贸易的相对平衡,但在军事层面,中国需要大型客机。全球航空市场终究是有限的,对美国来说,这是支柱型产业。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成长空间,迟早需要扩大到这个领域。”徐腾感觉很难办。

    一切都是生意,只要是生意就能讨价还价。

    “中美贸易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我们需要确保美国的贸易逆差不能继续扩大,特别是对华贸易逆差,现在就已经是美国能够忍耐的极限。”拉姆伊曼很强硬,总统没有退让的可能,美国联邦政府也没有退让的可能。

    国家安全只是一个借口。

    一切都是经济。

    美国必须要保证航空、半导体、生物制药、网络科技产业的领先优势,美国已经没有多少经济上的领先产业,制造业所剩无几。

    如果航空业继续和汽车业一样崩盘,美国如何保证国家经济的稳定,最终,贸易崩溃的美国也会让中国付出惨重的代价,那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拉姆伊曼差点想对徐腾说,英雄,站出来吧,拯救世界的时刻到了,就看你了。

    拉姆伊曼不是这一届联邦政府的商务部长,不是财政部长,但他是白宫幕僚长,他要纵观全局,他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恐惧。

    这是真实存在的恐惧,中国正在半导体、航空、生物制药、网络科技、机床、造船、材料、化工、汽车、新能源……各个领域突飞猛进。

    白宫和媒体可以反复强调中国缺乏创造力,缺乏完美的市场经济体制,缺乏民主,缺乏环保和产权意识,信誓旦旦的宣称美国经济依然强大,信誓旦旦的宣称中国经济只是建立在山寨和仿制的基础上,建立在网络攻击和抄袭上,没有办法达到美国的层次。

    白宫信誓旦旦的宣称,只要美国建立新的规则,迫使中国遵守规则,美国经济就将永远不会倒下,中国经济就将停止快速增长。

    。

    谁信谁傻,反正美国资本财团们是不相信的。

    那些都是安抚选民的台词,真相是中国在各个领域都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各种技术都在快速取得突破,甚至连华尔街都不确定,再过十年,他们还能不能干倒中国国有银行——好吧,现在已经干不过了,你们这群傻选民,没看到华尔街已经主动和华银财团合作了吗?

    你们这群傻白左,傻茶党,傻红脖子,根本不知道华银财团在华尔街的介入程度有多深。

    b总统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阻止华银财团在美国的投资,逼迫华银财团及其央企盟友龟缩在中国,利用庞大的人力财力和中国政府的支持狂点科技树,最后将欧美经济所剩无几的那些优势项目都搞成白菜价,搞成大街货。

    二、阻止中国央企背景的资本介入,为华银财团打开一条特殊通道,和美国财团融合,内部协商解决中美贸易的不平衡问题,联手剪欧洲和拉美的羊毛,日本,韩国,德国,统统搞死,中美过的好,才是真的好。

    最大的问题就是华银财团。

    这是一个无解的b。

    私企,完美的企业制度,占据着中国这个成长最快的全球市场,有强大的融资能力,有全球性的投资能力,有政府的支持,还有无穷无尽的人力资源,超强的科技研发能力。

    这是一个将金融、科技、网络、地产、汽车、石油、新能源……各种产业融合在一起的巨型财团,比中国的所有央企加在一起都更邪恶。

    这个财团的幕后控制者是-,真正的领导者只有一位,徐腾。

    b总统和白宫非常清楚,已经做了非常完整的调查,-除了华银财团之外,在全球资本市场仍然拥有另外一部分不亚于华银财团的家族财富。

    白宫和财政部无法有效确定-到底在美国拥有多少资产,正如当年,财政部无法确定普利茨克家族到底有多少资产未申报,到底逃了多少税款一样。

    白宫和财政部只能确定一件事,-在美国拥有的资产规模绝对远超普利茨克家族,而且,这两个家族的资产相互融合,杜宾家族、科赫家族,以及高盛、黑石、都是帮凶。

    幸运的是,-是非常纯粹的生意家族,他们不是中国央企,他们可以谈判,可以合作。

    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美国经济,否则,他们的损失比任何一方都要大的多。

    这就是为什么,白宫希望徐腾和华银财团接手中国航空产业的原因,资本家总比央企好打交道,总比央企讲点道理,资本家总是要遵守市场经济的第一规则——必须得赚钱吧!

    但是,徐腾很犹豫。

    “理事长,你必须做出选择,中美贸易平衡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如果贸易长期处于极端不平衡的状态,中美之间的问题就将越来越复杂。我们不能阻止中国发展,我们只是希望找到一条合适的方式,中国可以发展,美国经济也保持发展,你们不能在世界贸易中击败所有国家。我们知道你们总是作弊,却很难限制你们,现在就是一个机会,我们达成一个协议,你能接受,中国能接受,美国也能接受。”拉姆伊曼很认真的建议着,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中国进入大飞机制造领域,局势一旦失控,也许是十年后,也许是二十年后,最终的结果对美国航空业而言,将是灾难性的。

    “我会认真的考虑这个提议,但我需要一些时间,等我回国以后,我会和政府方面的主管领导洽谈,看一看情况再做最终的决定。”徐腾反复斟酌后,决定介入此事。

    美国现在怕的是什么呢,如果是央企主导中国的大飞机业务,整个过程肯定是不计血本的推进,从座向着座进军,先将国内市场占据,再向东盟和亚非拉市场扩大。

    国际航空产业的客机交易一直是一种国家层面的博弈。

    中国做为最大的贸易国,做为很多亚非拉国家的第一进口国,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第一进口国地位,要求对方进口中国制造的大飞机。

    玩到最后,欧美航空工业可能就只剩下造零配件的生意,只能给中国做配套,再发展下去,搞不好连配套生意都没了。

    对b总统和白宫来说,其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就和中国开战,打核大战,要么坐视中国年复一年的更强大,没有第三个选择。

    美国唯一的选择就是避免战争,尽量给中国制造更多的麻烦,延缓中国的崛起和复兴,不管有用没用都得这么干,拖一天是一天。

    做为国务卿,r这个老巫婆就更厉害了,她要利用这一次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在全球到处搞颜色革命,模仿上世纪年代末,苏联解体和东欧巨变的那一次民主浪潮,搞不好会让中国人民受到极大的鼓舞,自发掀起巨变,自己毁了自己也是说不定的事。

    对此,b总统和白宫是支持的。

    不管有用没用,先干了再说,万一中个头彩,那才叫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然而,万亿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

    徐腾以前是反对万亿的,确实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产业困局,这两年眼界越来越开阔,才意识到万亿政策的果断推出真是太重要了。

    超级大国的博弈,生死关头,确实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未完待续。)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