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三百九十章 银魅计划

    徐腾一再强调,华银财团及其他企业在欧洲的收购没有任何特殊的计划,只是生意而已,如果有欧洲人认为这是一种完善的、严密的计划和阴谋,那真是活在冷战时期的阴谋论爱好者。

    问题在于……这真的就是有史以来最宏大的一个经济计划。

    徐腾亲手制定了这个计划。

    他之所以要搞华腾精工集团,确实是因为国内的整个工业基础器件问题太多,劣势太大,很难在短时间内扭转回来。

    乘着欧洲经济最差的这种阶段,如果能用钱解决问题,那肯定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以瑞典的沃瑞克集团为例,从年建厂,最早就是做齿轮的,在机床和轴承、齿轮领域深耕了一百多年,一战和二战都给它提供了非常好的发展机会,二战以后就是全球顶尖的机车轴承、齿轮制造商和欧洲一流的锻压机床制造商,特别是在中型油压模锻和液力系统、机械传动系统这些领域代表瑞典的一流水平。

    这么多年的理论运用和工业数据积累,各种锻压模型的构造图纸,这些工业设计的理论依据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国内真正要买的就是这些东西。

    国内现在搞了很多万吨以上的超大型液压机,但在经验累积和理论积淀上,还都处于一个工业化初期的摸索阶段。

    譬如说航空发动机的涡轮盘,这也是基础工业器件啊,设备也有了,就是锻不出来。

    理论、材料、工艺、经验、原则、人才……中国基础工业水平想要发展到老欧洲的层次,这是六大鬼门关,差一个都不行。

    从年到年,华银财团旗下发展出华腾电子、华腾高科、华腾汽车、华腾重工、华腾精工、中腾集团、中控集团、永泰化工、神州电器九大工业集团公司。

    从年到年,九大工业集团联合各自的配套供应商、国企央企,包括国内一些优秀的私企,总计在欧洲并购了家泵、阀、链、齿、轴……各个基础工业器件企业,大部分都是各个领域全球-之间的中型配套企业。

    为了这些并购,华银财团在海外离岸注册了四十多家私募基金,全权负责谈判、国际公关、共同投资,为九大工业集团和这些央企、地方国企、私企、上市公司提供大量的融资。

    为了掩盖真正的计划,徐腾还制定了另外一套收购目标,针对各种有价值的科技初创企业,甚至包括服装、酒业、商场、建筑、媒体……。

    徐腾有时还得开出远高于对方股价的并购价码,有时,受限于北约瓦森纳协议,他还要签署商业协议承诺不接触,不接触这些欧洲企业的工业数据及技术……他撒谎了。

    他必须承认美国人的无端指责给了他一个有趣的灵感,他在每一家收购和控股的欧洲企业,都会通过更换新的计算机、服务器,或者是更换新的数据库软件,再通过鲁博士,以对方无法想象的隐秘方式“传输”数据。

    幸好,在大部分被直接收购的企业,他拥有一切产权,不需要这么隐蔽,直接拥有所有知识产权、理论运用和经验数据,各种设计图纸。

    他总是选择最有可能被收购,又能达到效果的目标,不惜成本的实现整个计划。

    华银财团旗下九大工业集团,以及参与到这件事的央企、国企、私企,在过去年中为此支付了亿欧元的代价。

    这些钱是值得,虽然过于昂贵。

    华银财团和整个体系企业,利用这些兼并,在欧洲建立了自己的分支,拥有了欧美市场认可的品牌,也许还需要用十年时间吸收消化,逐步培养自己的人才,积累自己的经验,他们要不断的验证,为何要这样设计,不断验证工艺技术。

    他们会发展的非常快。

    他们距离市场最近,拥有市场,反应的速度最快,拥有更多的人力资源,在工业基础器件的整个体系中,也拥有了接近世界一流的基础。

    他们还要继续投入数百亿欧元,联合这些已经收购和控股的欧洲企业,投入资金,共同研发,追赶更先进的水平。

    在未来五年,中国还是要从欧洲进口大量的高精密尖端工业器件,用于自身的工业和出口制造,同时也将快速威胁欧洲的其他中小型工业企业,以及韩国、台湾、澳洲、巴西、南非、捷克、墨西哥……这些国家的竞争者,削弱欧洲顶级传统工业企业的市场份额,蚕食它们的中高端。

    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以华银财团和四十多家制造业央企、国企,通过产权交易,不断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最终会形成三十多家世界一流的传统工业企业,同中国的网络科技产业实现工业.的初步整合。

    老欧洲最顶级的那些制造企业,就会像今天的普瑞玛、沃瑞克一样,也陷入亏损危机,等待它们的将是新一轮的并购大潮。

    徐腾将这个计划称作“银魅”,r,银币与幽灵。

    在上个世纪,计划经济并不是一种现实的经济模型,因为没有办法计算那么大的经济量,没有办法考虑到所有因素。

    但是,时代在发展,一切都在变革。

    徐腾是最早意识到计划经济和人工智能有着特殊关系的那个人。

    超强的具备自我纠错和调整人工智能、超强的经济分析统计模型、超强的数据和收集能力、超强的运算能力,四者结合,就能制定非常完善的计划经济。

    人工智能和超算中心可以统计所有人的兴趣、消费习惯,分析每一种产品的需求量,控制产能,缩小生产计划和最终消费结果的误差。

    最终,工厂将不存在库存,不存在工业浪费。

    徐腾在制定“银魅计划”时,同样依赖于人工智能和超算中心,收集各种各样的数据,进行综合计算,确定最佳的收购目标。

    鲁博士在万家企业的遴选目标中,计算了数百万次,匹配了几十万种组合,通过对比各家公司的科研实力、产品销量、历年财报和股市交易情况,分析各家企业董事会和高管层成员的性格喜好,以及他们最新的投资方向,最终找出最好的收购范围。

    掌握科技的人,才能创造奇迹。

    中国在计划经济学、市场经济学两个领域积累的深厚理论和实践经验,人工智能、超算、大数据和云计算……现代科技的发展,都在“银魅计划”中贡献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现在,银魅计划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

    鲁博士将会继续监测所有的数据,一旦发现有执行效果差的地方,就会提醒徐腾制定新的弥补计划,不断修正,确保完成银魅计划的第二阶段。

    最终在第三个阶段,年,以华银财团为中枢的超级华银系,将会实现工业.,并且对欧美日韩经济体实现全面性的重创。

    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可以通过分布在中欧大陆两端的超级华银系进行协调,在很长的时间里,中欧贸易都会继续保持相对平衡的局势。

    当“银魅计划”执行到第四个阶段,欧洲工业的主体部分将会被整个中国工业财团吸收。

    当“银魅计划”执行到第五个阶段,也许是三十年后,也许是五十年后……届时,绝大多数的原材料开采、加工、工业制造、运输、销售都将由超级计算机系统控制。

    人类将完全解放。

    你在手机上点一下清单,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所有的生产都由工业机械人完成,所有的物流都由智能车辆和无人机配送系统完成。

    你打开你的窗户,在你的阳台上收货,无人机扫描你的虹膜和脸谱,将物品交给你。

    你不知道的是,在你选择商品之前,系统就预测你有可能购买,并且将你的变量纳入生产计划,如果你不买,系统会推荐你购买,因为系统知道你的所有兴趣和喜好。

    如果你不买,系统会修改你的数据库,重新调整,下一次就不会将你的变量纳入生产计划。

    单个的个体可能存在变数,但当统计和分析的基数是亿人时,这就不会存在太大的变数,所有的生产计划都会控制在%以下的库存误差。

    你当然可以选择单独定制的产品,但你的单独定制也一直是在系统的预估范围。

    这就是工业.。

    在能源和资源无限化之前,没有人能选择无限量的消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配额上限,取决你对社会的贡献。

    如果你选择什么都不做,你就只能得到最低的配额。

    在年月时,银魅计划的第一阶段,所有需要收购的企业已经基本实现,至少是%。

    在所有的缺失中,影响最大的那个点就是光刻机。

    这就是徐腾今年要解决的问题,不是一步到位,也需要一步步的来。

    ……

    斯德哥尔摩是一个美丽的北欧城市,它是一个历史的奇迹,自世纪以来,它从未遭受过任何形式的战争,事实上,从世纪开始,它就一直远离战火。

    它不是拥有古迹最多的城市,但绝对是最完整的。

    这座城市拥有家江泰凯悦酒店集团的下属酒店,三家星级、一家四星级和五家快捷连锁酒店,最漂亮的这一家酒店就是徐腾下榻的国王岛柏悦酒店。

    当这座酒店开始修建时,它就必须严格遵守市政府的约束,限定自己的建筑和装饰风格、层高,以便完美的融入周边的古建筑群。

    最终,它选择了世纪晚期的北欧古典主义风格,浪漫而隽永,外墙体上的红褐色石质陶瓷让它看起来很像是那个时代的建筑。

    在商业和规则之间,它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参数,只有层,这已经是市政府在国王岛区域允许的最高建筑标准,这让它在周边的世纪建筑中,显得稍微有点鹤立鸡群的高大伟岸。

    斯德哥尔摩的早晨,太阳总是来的很晚。

    柏悦酒店很贴心的设计了太阳吊顶,能够模拟晨光微明的光照,让客户能在黑暗的黎明享受希望的晨光。

    徐腾醒来时,特意选了一份富有瑞典特色的早餐,几片黑麦面包、烤鱿鱼片、瑞典式的烙饼抹上黄油和奶酪,简单,但还不错。

    时间其实还很早,他至少要等两个小时,才会迎来早上的第一个行程安排,同银瑞达财团的皮特-瓦伦伯格主席会晤。

    瓦伦伯格家族,瑞典的-。

    徐家,中国的瓦伦伯格家族。

    这就是为什么,华银财团和银瑞达财团能够在年就达成战略合作框架的原因,如果一切顺利,徐腾这一次访问瑞典,将会和瓦伦伯格家族达成更深层次的合作。

    届时,华银财团将允许银瑞达财团持有旗下产业集团和一级上市公司的股份,甚至是进入董事会,同样,华银财团也将对等进入银瑞达财团旗下企业。

    双方存在竞争的企业,将有可能展开更多的合作,特别是爱立信和华腾电子集团的竞争。

    双方都必须承认,国际贸易的大趋势最终必然导致巨头之间的不断整合,新的巨头将会出现,拥有更强的竞争力。

    这个时间段。

    夏莉和孩子们正在享用午餐。

    一家人通过视频聊着,再过几天,夏莉和几个孩子就会乘机飞抵瑞典,住在一起,徐腾做他的生意,会见企业家和政客,夏莉和孩子们则可以在斯德哥尔摩旅游观光,带着孩子们去博物馆、艺术馆。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相比夏莉和孩子们的丰盛午餐,徐腾的早餐就简陋多了。

    直到孩子们陆续出去玩了,夫妇俩才挥手再见,徐腾的早餐时间也结束了,安安静静的看资料,每一天,每一个月,银魅计划都会出现新的变量,超出计划之外,有的是进度加快,有的是进度缓慢。

    每一天,每一个月,徐腾都要做出新的决定,通过电邮和电话,提醒其他人采取一些新的策略。

    谷歌公司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大数据领域的业务,一直保持着很高的研究投入,但还是无法同华银财团相提并论,特别是在人工智能领域。

    因为谷歌很谨慎。

    徐腾则更激进,更大范围的使用人工智能,并在不断的使用过程中积累数据和经验,不断修正,不断提高,当然,徐腾也拥有谷歌的绝大多数成果。

    这不是一个科幻故事。

    这是一个起步阶段就投资了数十亿美元的长期投入,一个超过年的累积和进步。

    事实上,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在年的水准已经比徐腾所知道的那种进度更快五六年左右……在围棋界,早已没有一个人类棋手能和谷歌的新智能程序抗衡,而这只是谷歌核心人工智能系统的一个子方向运用。

    这个进度相比华腾公司仍然有一个很大的差距。

    原因很简单。

    鲁博士.就是的第四代,由剑桥大学实验室开发的雏形,经过华腾公司的投资和不断扩展,最终逐渐升级到鲁博士的.系统。

    谷歌的阿尔法、都是从英国b公司购入,相当于鲁博士的.、.两个版本,而这家b公司就是剑桥大学实验室的创业公司。

    如果说华腾公司的鲁博士是系统的.版本,谷歌公司的其实就是鲁博士.版本,两者的源头都来自于同一个理论体系,剑桥大学教授的神经元深度学习理论。

    两者之间的差别,主要是设计方向和程序体的总量的差别,中间还存在一次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要想走完这段路,谷歌还有太多事情要做。

    因为谷歌的人工智能公司只有多名工作人员,多名科学家,而华腾公司科学中心的科学部人员和规模,大致是谷歌在这个领域的倍级。

    华腾公司又不是上市公司,只要徐腾有足够的资本,他就能无限投资……事实上,鲁博士已经能够凭借云计算和大数据的能力,在金融资本市场通过衍生品交易,配合华银财团最优秀的几位金融分析员,不断获利,维持自身发展所需要的巨量资金。

    这就是历史的变化。

    这大概也是中国领先美国的极少数领域之一。

    一切竞争的根本,终究还是人才的竞争,徐腾下手最早,在过去十年培养的人才基数也是谷歌的十倍级,这就是双方的差距。

    这就是全国体制和市场机制的竞争。

    谷歌要考虑投资和收益,徐腾不考虑,他聘用全球最好的专家创立,在全球创立个研究中心,逐渐转移到国内,挑选国内最优秀的研究生,吸引到华腾科学中心,扩大人才规模。

    美国对此有所察觉,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到,差距到底有多大,他们猜测中国的研究比美国快,大概快两三年左右。

    美国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以为中国最大研究中心在某信息工程大学,而他们依靠的是五角大楼+私有企业的最佳模式,他们不相信自己会慢,至少不会慢很多。

    这就像超高音速武器事件,对于中国的突破,五角大楼一脸懵逼,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不知道,早在某年某月,某院就已经提出了公里射程反舰武器的学术理论……在这个领域,我们拥有更深入的理论研究,培养了更多的研究人员,投入了更多资金,最终,我们赢了。

    一切竞争都是这样,工业如此,科学也是如此。

    在工业基础器件领域,我们缺乏理论研究,我们就买下这些理论运用的知识和经验,我们缺乏足够的研究人员,我们就通过并购或许更多的人员,再慢慢培养更多的人员。

    我们投入更多资金,最终,我们会赢。

    这就是徐腾如此镇定,如此有条不紊的原因,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这就是计划经济的魅力。

    他是如此悠闲,在酒店的房间里享受晨光普照的美好时光,安静的享受早餐,看一份网络新闻简报,液晶电视屏幕上,鲁博士显示出黄绿色麦浪的景象,寓意播种和收获。

    徐腾吃一顿早餐的时间,对鲁博士来说,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它有四千多个不断完善的庞大子程序,七十多万个数据库,按照核心程序的顺序,根据时间运行不同的程序。

    它的主体并不在斯德哥尔摩,而是在长江大学职工小区、图书馆和周边综合体育场的地下,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隐藏在地铁工程下修建的华腾新科超算中心。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它已经%确信不会被棱镜计划发觉和盗取信息。

    鲁博士同时拥有中科院计算机所的一种特殊的研究成果,它可以采取主动拟态防御,让自己的信息传递看起来和病毒差不多,它几乎可以模拟成世界上所有的计算机病毒,棱镜计划每年每月每天对它的攻击都会造成反入侵的可能性。

    双方最大的差距在于美国和中国的云计算基数,中国拥有超过美国倍级数的超算中心,以及超过倍级数的商业服务器资源。

    最大的体量决定了中国被攻击的范围更大,同时也决定了,关键系统的攻击与反击中,华腾科学中心和国家信息安全机构的两个核心网络防御系统拥有更强的运算能力。

    ,其实就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操作系统,类神经元化的操作系统,不管是鲁博士,还是谷歌的阿尔法系统,还是信息安全机构和五角大楼棱镜计划,全球目前最强的四个,核心特点都是智能学习和拟人思辨的内核。

    不要高估,也不要低估。

    程序永远是程序。

    即便它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智慧,也依然是你能控制的,信任的,你让它在分钟内自动销毁,它就会在分钟内自动格式化。

    它不是人类,它不会思考,我要活下去。

    因为,生与死,对它们来说没有意义,人类的每一秒,对它们来说已经是永恒。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