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讲究是一种境界

    江淮商帮历史悠久,留下了很多贱招。

    徐腾刚开始做生意,第一次投资地产就被陈安邦整过一招“摘桃”,所谓“摘桃”是指别人辛苦种树,花落结果之时,你突然出手摘了别人的果实。

    年代以后,在江淮商界,这个专业术语更多是指别人想办法游说政府做土地规划,你偷偷提前抢了最好的地段坐等升值。

    相比“摘桃”,还有一招更毒,叫做“架桥”,意思是指别人摆渡多年,在某个码头聚集了足够的人气,你就在这个地方建桥收费,抢光别人的老客户。

    “架桥”的典故最早就出自胡雪岩的那个年代,晚清时期,两个江淮商人在嵍州闹出来的一件事。

    企业家有企业家的规则,拼的是产品和质量,拼的是成本控制,拼的是技术,产品在市场上竞争不过别人,咱们就苦苦练内功,输了再来。

    商人有商人的规则。

    对徐腾这种成长于江淮商帮的商人而言,“摘桃”、“架桥”都是大忌,不是死敌,一般不用,用了就是不死不休的仇家。

    台积电在宁州建厂,抢华腾电子集团培育出来的国内中小设计客户,这就是“摘桃”,不仅于此,台积电还用制程这种既领先于华腾电子,又完全属于另一种规格的技术抢客户,则是典型的“架桥”,不仅抢你的客户,还让你抢不回去,直接在规则上掐死你。

    这两招,台湾商人其实用的非常普遍,台积电和海鸿集团都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招数了,他们和江淮商帮有所不同的地方,也就是不用“摘桃”、“架桥”来形容这两招的阴损。

    现在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叫做“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镁尼玛勒个逼,中国的各个商帮文化里,最没规矩,最没文化传承的就是台湾商帮,将无耻当作智慧,将无情当作生财之道。

    按照江淮商帮老一辈的说法,不将伙计当人的东家,下辈子都是死在乱江滩上的东西——这又是一个典故,指的是江猪,当然,现在江豚是宝贝啦,国宝,过去在嵍江之地可是很遭歧视的!

    老一辈的说法,自然有老一辈的道理,你靠别人赚钱,还不将别人当人看,那不就是猪狗不如嘛!

    台湾商人嘴上说自己是师从日本,实际上,他们的那一套是完完全全抄袭韩国,日本的两代经营之神,拿出来都是真正的企业家,可圈可点,有精神,有内涵,台湾自己吹嘘的那两个经营之神,有什么地方值得学习?

    郭董、刘玄哲以为和徐腾喝了一顿酒席,徐腾也划了新规矩,这个事情就过去了……神经病!

    不同的生意圈子,成长出来的人也是截然不同。

    徐腾是师李学王,怎么做企业,他的老师真是李东盛和王佦,跟前者学习控制成本,跟后者学习企业策略与团队控制。

    但要说到做生意,徐腾就是典型的江淮商人,往上追溯,徐腾做生意的风格其实很像胡雪岩,扎实,讲究,敢赌,只要决定拿下,绝对不惜血本也要拿下。

    做为一个江淮商人,徐腾最恨的就是“摘桃”和“架桥”,在江淮商人的字典里,这就叫不规矩,阴!

    陈安邦在江淮商界的名声不好,就因为这个人在年代实力不足时,经常仗着背后有人,频繁在地产业使用“摘桃”和“架桥”,每一次开酒店都开在别人的老店对面。

    江淮商人是一个儒商圈子,别看煤老板、地产商比较多,到了徐腾、陈健、陈永年、徐总、黄信洲这种级别,哪怕是今天的陈安邦,强调的都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正大光明的竞争,硬桥硬马的真功夫,不要玩阴招。

    徐腾啊,永远一身西装革履的,永远的江诗丹顿和杜嘉班纳,任何时刻,胸袋里都别着丝巾,宛若最帅的伦敦金融街小鲜肉,可他的骨子里恰恰是一个非常正统的江淮商人。

    其实,他要玩阴招,绝对比台积电和郭董更阴,可以玩的他们在大陆不得安宁,投多少赔多少。

    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不值得降低自己的格调,他到了这个份上,这个级别,做为一个商人,一个企业家,他就必须玩硬桥硬马的真功夫,一招一式的打死别人。

    打的对手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的自己滚。

    过去,徐腾是华银财团的理事长,现在,他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华腾工业联合体的理事长,他的“中国华腾工业控股集团公司”,名员工,控制着整个华腾工业联合体+企业。

    他对+企业的要求很简单,优质,各个指标上都要做最优质的企业。

    这就是苦练内功,要练出硬桥硬马的真功夫。

    相比国资委,他的管理手段更简单,订单!

    在这个体系内,报价低,不一定就能拿到订单,你要优质,要有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空间,才值得在这个体系不缺订单,不缺融资扶持。

    在做企业的这条路上,徐腾可以说是开了一个新流派,这就是他师李学王,不断思考中国工业缺陷,在欧美日韩各国工业体系发展道路上,折腾出的最终结果,玩的是整个体系的成本和质量优势。

    在他三十而立之年,已经在中国制造业中,折腾出了新境界。

    他和你的竞争,不是一个厂对一个厂的竞争,而是整个产业链从上至下都比你优质,他的这个招数可能在欧美日韩,没什么实际功效,但在中国绝对是杀手锏级的战术,能在短时间内将华腾工业联合体提升到与日韩抗衡的阶段。

    他想和日韩竞争,怎么竞争,想来想去,其实也只能这么做,这是唯一之解,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种手段相结合,将东亚商业圈的财团优势发挥到极致。

    三十年后,这一招还管不管用,徐腾不知道,但是现在真的很管用。

    他实际上是在中国制造体系中又搞出一套精兵体系,这也是中国经济体长期以外贸为主导,产生的一个特殊结果,整个华腾工业联合体拥有两套生产标准,一套国标,一套日韩标准。

    简单点说,低端不做,主力做中端,高端也做,盯着日韩做。

    他也绝不盲目追求高标准,不要求整个体系达到欧洲最顶尖的标准,不,盯着韩国就行,超过韩国再盯着日本。

    徐腾的判断非常精准,因为他手里的数据很多,年确实是华腾工业联合体的一个分水岭,一个真正开始崭露出王者气势的一年。

    华银财团在金融服务业的强势地位,决定了华银财团不仅是整个华腾工业联合体的润滑剂,更是一个变速箱,一个加速器,一个发动机。

    在造船业,华银财团从年开始为国内造船业提供完整的服务,包括股份改革、企业改制、管理咨询、财务投资、商业融资、债券发行、收购整合……以及推动技术研发、老旧船厂改造、新船区建设融资等等。

    从年到年,中国造船业的进步速度是非常快,而且是以两大巨头并驾齐驱的速度发展,中船和中船重工旗下一共个大厂,都是全球五十强造船厂的规模。

    按照集团计算,则是仅次于韩系三巨头的两大全球性造船集团,在、油轮、集装箱船三大领域,同韩国竞争的非常激烈。

    当然,华银财团也一直在幕后推波助澜,特别是这两年,全球造船业危机很严重,日韩造船厂融资成本高居不下时,华银财团依然给国内两大巨头提供非常宽松的融资成本,甚至亲自介入船东订单的谈判,帮助两大巨头抢夺中东财团的邮轮和船东的订单。

    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造船一般不亏,但要算是融资成本,那就一定亏。

    韩资三巨头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政府基本将税收都减免了,即便如此,还是亏,由此可以想象,整个市场的竞争到底有多激烈。

    中日韩三家为什么能撑得住,欧洲美国为什么撑不住,说白了都是财团优势,只不过,中国这边是两个财团在撑,一个是华银财团,另一个是比华银财团更厉害的国资委财团。

    去产能啊,去掉你的产能,日子就好过了。

    大家这么拼啊,拼啊,忽然有点觉悟了……中日韩想要拼死对手的造船产能,难度都有点大,当然,没有关系,造船业的冬天都刚来临,后面还惨呢,至少还有十年的冰川期。

    这么拼下去,拼到最后,估计也就中日韩三国还有造船业了。

    中国这边其实还有一招,爆兵,下饺子。

    虽然中船和中船重的日子不好过,但是,乘势并购的速度没有减缓,反而加快,地方国企的十几家造船大厂的并购计划都提了上来。

    华银财团的优势是前几年在低端产能领域做的融资贷款业务很少,比四大行的日子好多了,呆账率很低,现在就有做这种大规模并购生意的本钱。

    国内现在的十大银行,华银财团实际占据第四、第六、第八,十大保险公司,华银财团占据着第一、第四、第五,投行领域是绝对第一。

    这还是只比国内的金融业务。

    这就意味着,华银财团和韩国产业银行、三星银行、韩国进出口银行、韩国第一银行比拼实力时,一打四,很轻松,为国内两大造船巨头提供的融资成本低一点,基本也没什么压力。

    其实也没低,只是和过去几年维持在同一水平,没有涨价罢了。

    如今这年头,拼的就是财团,没有财团在幕后支撑,你都不好意思在东北亚做生意。

    徐腾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千金买马骨,做给其他央企看清楚,只要你和我合作,就算你这个行业遇到危机,我也不会和四大行那样掉头就跑,一点义气都不讲。

    讲真话,四大行这两年的日子是有点紧,大量的贷款发到了地产和钢铁、大宗资产企业领域,抗压能力还是比较吃紧的。

    造船业是韩国工业的最大王牌,现在其实还保持着很大的优势,包括日本也是如此。

    在华银财团和华腾工业联合体的支撑下,国内两大巨头,十大船厂只是相对过去更厉害一些,技术和设备上能够正面交手,毕竟造船这个行业,说白了也是资本密集型产业。

    徐腾也是比较坏的,年到年在这边借的很多,做的工作很细致,将整个国内造船业抬的很快,年开始就刻意让四大行抢业务,自己慢慢利用四大行的新借款收回贷款。

    等到年,四大行掉头就跑,一哄而散,他又来展现一下财团的义气,证明自己是一个讲究的老派银行家,值得你信赖。

    中国商人,最高的境界就是“讲究”。

    反正在这个年,上半年,徐腾确实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到月份,台积电决定在津州投资新厂,正式避战华银财团之后,他就很轻松了。

    大环境虽然不好,他这边反倒是诸事顺利。

    大家的日子都明显不好过了,华银财团和华腾工业联合体的日子反倒是显得特别好过一些,基本没有亏损的工厂,没有亏损的公司,没有亏损的行业。

    何止是没有亏损,很多新兴产业的企业更是屡创佳绩,四大科技集团都是明显要创造出新的盈利记录,蒸蒸日上。

    这就是真神奇啦!

    华银财团旗下,家产业集团,+一级上市公司,/处于业绩爆红,股市飙升的大好局势中。

    徐腾能不爽吗?

    很爽,非常爽!

    他现在就是股的黄金招牌,只要是他的公司,一定涨,甚至是没天理的涨。

    月。

    徐腾终于在华银财团的总部,迎来了一个真正的老朋友,富邦公司的幕后控股人鲁先生,相识载,徐腾奔三,老人家奔七,明显比前些年苍老多了。

    确切的说,这位鲁老爷子在这两年里老的特别狠,原先花白的头发都变的苍白,老态龙钟,老态毕露。

    陪老爷子过来谈生意的人是贺永安和萧姐,虽说富邦公司的那些问题和萧姐都已毫无关系——这倒是要感谢徐腾。

    大家都是朋友,都是熟人。

    鲁老爷子特意选择晚上过来,到徐腾家中拜访,过去这几年,萧姐其实比贺永安来徐腾家里做客的次数更多,有几次到访就直接住在徐家位于翡翠湖庄园的#别墅。

    事实很特殊,徐总也在几天前回国,在澳门和鲁老爷子先谈了一次,具体的价格,双方都已经谈妥了。

    鲁老爷子这一次过来只是纯粹拜谢徐腾关键时刻愿意出手,为这些人留下一番颜面,说的难听点,这也是之颜面。

    追本溯源,富邦公司如今落得今日的下场,其实还要怪徐腾,逼得太紧,导致吴晓邦担任时,邀请另外几股人入股富邦,甚至是让对方持有大股东的席位。

    现在大环境变了,一切悔之晚矣。

    徐腾现在出手,用华银财团旗下国有持股比例最高的金融机构低调并购富邦保险,就是要用一个最低调的策略收回资产,将事态简单化。

    在这个并购案中,富邦保险这些年持有的几家地方农商行股份,则由华银财团操作,以更低的价格转让给国有金融机构。

    徐腾代表华银财团和几家央企的出价肯定是偏低的,即便如此,鲁老爷子也得谢谢徐家。

    现在这个大环境,除了徐家,没有人能帮他们。

    徐总帮他们在英国富信旗下设立一个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海外信托资产公司,加在一起不到亿美金,就这么多钱,到此为止。

    以后的话,徐腾估计他们也没有机会了。

    徐腾和鲁老爷子谈到深夜,才亲自送老人家和萧姐离开,回到书房时,贺永安还在,两人继续谈了一会。

    这是一个坏历史的终结。

    从年开始,国内的经济秩序会彻底扭转,变得更好。

    徐腾可能是国内个别知道的事情极多,但是,仍然抱有执着坚定的美好希望,并且等到这一天的人,在这些年里,他也是少数不走坏路的私企老板——他确实也不需要。

    他这么些年一直是清清白白的做生意,用一种最“讲究”的方式做生意,还能将生意做的这么大,实在是一个奇迹般的本事,国内商界基本是不得不服。

    他的策略很简单,一力降十巧,抓大放小。

    在国内,只有华银财团有能力协助各市搞大规模的新城区综合开发和城建总包,从智慧城市到清洁城市,甚至到轻轨,到地铁,整个华腾工业联合体都能在内部协商。

    所以,华银财团派一个代表团去谈,基本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议价能力极强。

    因为各省市基本没的选,你要开发一个板块,新城区,从交通到医疗教育,到水电等基础设施,到轻轨,到地铁,到工业园区,除了华银财团,国内哪个地产开发商能扛得住这种级别和体量的投资。

    徐腾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拿下大合同之后,会将一些城中村之类比较复杂,以及争议较大的项目扔出去,交给本地开发商竞争。

    徐腾和华银财团其实是一个不沾锅,不和任何坏事沾边,这十年一直专注搞正面的大事,同时在这个过程计算精准,确保高利润。

    所以到了年,徐腾在国内商界的口碑、美誉、地位都上了一个新台阶,华银财团的很多业务也是润物无声的悄然扩大,原先很多不是华银财团的合同,做不下去之后总要有人接盘,最好的接盘商一直都是华银财团。

    那些事,徐腾一概不问,以他在国内商界的极致地位,也根本不在乎。

    只要有利可图,甚至只要不亏,他负责将这些项目收工,给各方一个完美的交代,大多数的项目还是利润可观的,因为他接手的价位都是极低的,谁亏谁死跟他也没有关系。

    现在大环境又差,很多县市级地产项目的开发商早就跑路停工了,华银财团不仅是零价接盘,各县市还得补贴一笔财政补助,这些补助往往又是和华银财团借的,能交房,能让业主百姓入住就行了。

    这还不是每个县市都能请华银财团出力解决问题,基本只是在长江经济带,为了维持整个经济带的经济增长稳定,华银财团才愿意介入。

    徐腾做生意,绝对是一个讲究人,越是这种危急时刻越能证明他的讲究。

    萧姐和鲁老爷子都回了江泰皇庭酒店,贺永安没走。

    这些年,贺永安在华银财团一直负责处理军需方面的业务,表面上,华银财团和军方订单保持着很远的距离,根本不属于十大军工集团,实际上,军需订单一直是华银财团的主要业务之一。

    因为华银财团是十大军工集团的上游供应商,以及最主要的金融服务企业,比如,造一艘价值上百亿的万吨级船,对船厂的流动资金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最起码的,所有的面板、芯片、电子元器件、控制仪器、自动化系统、监控系统,包括安软和操作、控制系统的外包,这些都是华银财团的业务范围。

    现代的一艘军舰,这些东西的成本基本能占到/,船壳其实不值钱啊。

    军用级、宇航级的电子产品,标准是非常高的,都要在每个批量产品中选择最好的那一批,华腾电子集团生产个/r元器件,要从里面挑出最好的%供应给中控集团,最后进入各电子院所单位。

    有一些还要特殊订制,挑出/交付院所,剩下%再通过军转民销售到大众市场。

    这就是军民融合的重要性,这个工作做不好,成本是很吓人的。

    三星、英特尔、b、意法半导体对欧美军工业的重要性,不就在这里嘛,华腾电子也是一样,没有华腾电子的巨量产能做支撑,没有每年十几亿/r元器件的遴选规模,大盾小盾的价格怎么降低,怎么白菜化?

    俄罗斯现在的有源相控阵雷达一直难产,价格高,产量低,质量还有问题,指标参数纯粹靠吹,原因很简单,它没有巨量的民用电子工业支撑,光靠军工厂自己折腾,那一年能产多少?

    徐腾上次访俄时谈过这个事,几周前,贺永安代表徐腾又去了一趟莫斯科,虽然对这个市场有兴趣,但是,报价也不低,因为国内未来十年需求量……华银财团现有的产能剩余空间有限。

    俄方现在还是很有钱的,提出的方案是华银财团在俄建厂,本土供应,俄方保证价格和税收补贴,至于土地和天然气能源供应之类的问题,擦,这还是问题吗?

    徐腾其实还是那句话,做生意和做事业是两回事,他在俄罗斯投资,愿意配合俄方解决问题,不代表他不会在金融市场血洗俄罗斯,低调隐蔽即可。

    有钱不赚是王八蛋嘛。

    何况他这一波的操作不是血洗俄罗斯那么简单,而是血洗整个石油国,加在一起超过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