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翻什么脸,无什么情?

    在沪州马勒别墅短暂小住,与李达霄、梅嘉莉、维尔伦斯-沃坦德协商“石油国屠杀”的这一夜,夏莉和蒋英毓也将迎来《歌手》的第四期淘汰赛。

    徐腾在睡前特意将闹钟调到凌晨点,睡了不到个小时就起床,主动给夏莉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结果还好,虽然新的歌剧+民谣+走心派的策略没有重夺第一第二,好歹也是第三,没有被淘汰的危机。

    夏莉无所谓第一第二,她都已经是歌坛玉女派的老前辈,老师级别的存在,所有人不管出道早晚都得喊她“莉莉姐”、“娘娘”,连导演都得称她是“娘娘”。

    她又不可能重新复出走秀串场,最多就是为自己喜欢的卡蒂亚珠宝和香奈儿做一个代言,纯玩的气质型皇后娘娘,第一第二第三都无所谓,不被淘汰,不输的太丢脸,撑到总决赛就行。

    话说娘娘真是玉女派的掌门师叔,告别歌坛十年,三个孩子的妈妈,依然是青春漂亮,气质清纯,如冰水一般清凉优雅。

    夏莉也不遮掩,每一次出场,从演出服装到珠宝全部都是在法国单独设计,一周一次的空运到国内,基本算是国内最高贵的模特,每一套珠宝都没有低于五百万美元的报价,第二期佩戴的斯坦梅兹粉钻项链是徐妈送给她的,价值万美元,只是为了配一套粉色长裙,节目上周播出后,立即在国内掀起了一阵报道狂潮。

    讲真,她其实都不在乎这些东西,即便这套项链被徐家视作整个家族的传世之宝。

    你就是再恭维她,她也就是那一句“你喜欢就好啦”,要不然就是很的和你笑一笑,没什么要说的,也没什么高傲和假平凡的做作。

    徐腾早就说过,夏莉的架子是真的蛮大,一般人真没见过的级别,她不是像明星那样,要多少个助理,多少个保安,要多好的化妆室,这些都是她不在意的小事。

    此时的夏莉也就是比赛录制刚结束,刚洗了澡,挺累的,和徐腾聊着聊着就没声了,估计是睡了。

    这是幸亏她事先有准备,整个比赛周期都住在潭州凯悦酒店,否则要是来回奔波,状态差都是小事,感冒生病才麻烦。

    徐腾挂了电话,想一想,正要再睡一会,鲁博士见他醒了,就提醒他有新的重要邮件。

    等他将邮箱打开一看,还是有点惊讶的,没想到是白宫发来的总统信函。

    这倒是一个新鲜事。

    这两年,徐腾和b总统的关系不是不太好那么简单,而是很差,究其根本,还是中美经济的竞争压力日趋扩大化。

    过去,中美贸易一直是“逆差在中国,利润在欧美日韩”的大格局,在高新技术和半导体、高端服务业领域,美国还保持着绝对的优势局面,但从年开始,这种大格局和这种优势正在快速崩塌。

    华银财团!

    一个超级财团对国家经济的价值真是太特殊了。

    在大数据、数据库、云计算、人工智能、安软、网络技术、新能源、电气设备及自动化控制等等领域,华银财团一直是雄跨中美布局,在美国不仅有间接投资,也有大规模的直接投资。

    一方面,华银财团确实是中美经济的粘合剂,对双方都很重要,另一方面,华银财团也大幅收缩了中美在高端产业的差距,甚至包括金融业,华尔街五巨头的美国集团本身就是华银财团的绝对控股子公司。

    在中国本部,华银财团也拥有匹敌五巨头的金融实力和操盘水平,在欧洲,华银财团同样拥有英国富信这样的子公司和众多合作机构。

    正因为华银财团的存在和作用,一种“逆差在中国,利润也更大幅度的向中国转移”的新局面正在形成。

    这一次,徐腾在沪州投建制程的寸圆晶厂时,差点就因为美国的干预而无法引入设备,但最终还利用中欧高层之间的互访,达成协议,从荷兰公司引入主要设备。

    和实际上是同一代技术,只是要购买两套曝光机采用双重曝光的工艺,而且在此之前,英特尔、三星宣布的在华寸圆晶厂投资标准已经是技术。

    三星的技术还不成熟,临时更改为与三星、华腾共享的技术体系。

    结果,美国就打出华银财团的这个产能涉嫌军用的问题,试图单独禁止华银财团,其实美国也知道真逼急了,对双方都不是好事,目标还是希望让徐腾赴美谈判。

    徐腾没有,因为年中欧高层互访比较频繁,中间就将这个事解决了,当然美国也没有说错,这条制程的寸圆晶厂肯定会涉及军用级芯片和元器件,最简单的应用就是国内的超算中心和高端服务器市场。

    反正,美国真是被逼急了,而徐腾和白宫的关系在这两年也一直是处于大低谷的特殊阶段。

    在沪州的寸圆晶厂正式投产的这一天,徐腾忽然收到一封来自b总统的白宫信函,这还是挺意外的一件事。

    徐腾就打开床头灯,坐在床上,用身边的平板浏览邮件,结果也没什么可说的。

    装逼嘛。

    明明是国内政治力量推动欧盟批准这套设备的采购,b总统却宣称是美国的善意,还大谈特谈了一大堆废话,最后才言归正传,认为中美贸易正处于完全失衡的状态,对于中国采取的各种非市场手段的恶劣竞争行为,美国必然要给予全面的制止,希望徐腾代表华银财团,代表正义和善良的全球经济秩序,向中方提出有必要的自我克制。

    嗯。

    b的用词是制止,不是“制裁”。

    徐腾相信,b很清楚这封信没什么用,只是要徐腾小心点,白宫随时会对华银财团实施真正的制裁,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很合适的理由而已。

    用中国人的话说,这就是先礼后兵,鉴于双方曾经不错的私交,我已经提醒你了,要么跟我混,要么等着我的制裁,你不听就别我翻脸无情。

    翻什么脸,无什么情。

    怂b!

    徐腾现在基本可以肯定,b任内不会全面调查-在美国的所有资产,你不立案,不签署正式的行政命令,规模终究是很小的。

    那能查清什么?

    一旦立案,在司法部指派了特别检察官,届时万一查出-给你捐了钱,数额还是几亿美元,你就等着吃……去吧!

    b任内前几年还是有机会查清楚的,结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怂了,还两次打草惊蛇,现在就真的查不清了。

    因为避税和保密的因素,徐家在美国的大部分家族信托基金最早都注册于内达华州,当时确实有机会查清楚,目前已经陆续拆分成四千多家,分散在内达华州、蒙大拿州、俄怀明州、特拉华州和纽约州的各个县,有二十多家不同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代理,再通过律师事务所那些专职的资产管理律师,分散给几十家资产托管公司和对冲基金。

    退一万步,就算美国司法部、、联邦税务局携手调查,将这些信托基金查出来,最后追溯源头也只能止步于全球各个离岸中心,最多最多就是想信息指向英国伦敦金融城。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何况徐总徐妈都入籍英国了,英美之间的相互投资保护协定又是另外一套国际标准,还能搞什么?

    反正据徐腾所知,确信徐总徐妈已经入籍英国后,白宫内部对-在美资产的评估调查就暂时中止了,迄今也一直没有重启过。

    现在的情况对b和白宫来说是很复杂的,一方面,徐家和华银财团在美国的投资规模非常大,轻易不能刺激对方,否则就不是简单的中美问题,包括对美国的就业率、吸引外资的规模、国际资本在美投资的安全性,甚至包括对美国的能源供应、金融市场、科技投资都会有指标性的创伤;

    另一方面,经济决定政治,徐腾对美国内部的政治、经济、社会传媒的影响力太大,非常不符合美国的利益需求。

    表面上,徐腾只是强烈建议美国工商界支持进步主义,背后则是真的在支持民主党的进步主义政团和共和党的石油派。

    b总统是%肯定徐腾出钱了,只是出资的方式极度巧妙,不会违反任何法律规则,也不会留下洗钱的罪名,就如同徐腾当年支持他选举一样。

    徐腾的出资方式,最主要的一个手段是游说美国内部的资本家同盟,另一个手段是利用控股企业的分红权,第三个手段协助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获利,第四个手段是通过国际贸易转移利润,帮助美国企业避税。

    b总统在第二个任期跛脚的这么厉害,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拿下多数地位,民主党内部又分裂成两派……如果没有徐腾、-的支持,他是不相信的。

    所以,b在徐腾的沪州圆晶厂正式投产的这个时刻,写了这样一封信,内在的潜台词很凶险,但是每一句措词都是很优雅,很体面的恭维和祝贺,还是有一种可以谈判的意思。

    b现在的要求估计已经又降了一个新台阶,中美贸易逆差的事情先不管,你先将利润和税收交回美国,不要逼我动粗。

    这还真就是b最近一年特别急的事,从硅谷到华尔街,从到美国集团,利润都跑海外去了,税收也跑海外去了。

    为什么?

    因为美国的企业税已经从上世纪年代的%一步又一步的提升到%,嚓,谁交得起啊?

    即便交得起,那也没人会交,对吧?

    深更半夜,徐腾也没法睡了,将b的这封信反复看了很多遍,猜测几番,估计b是觉得美国那些巨头企业转移到海外的利润和税收很难敲出来,先从华银财团和徐家下手,可能会比较容易。

    同时,这样还能削弱华银财团的实力。

    你看,这就是律师当总统的坏处,人权、环保、自由……各种政治正确都吹的呱呱响,对全球经济的本质问题却一窍不通,似懂非懂。

    徐腾很快就草拟了一封回信,快速大量的使用鲁博士提供的数据和论点,基本上,他提几个题目,其余都是从鲁博士提供的几十篇模板中摘抄。

    徐腾的意思很简单,美国经济现阶段的困难是全球自由贸易和美国自身问题的双重叠加,不要自己患病,逼别人吃药,全球的跨国企业之间的竞争都是白热化的激烈,必然都存在利润转移和避税的问题。

    这不是美国的问题,也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

    每个国家的财政收入主要都是依赖中小企业,跨国企业巨头实际只是保证国家经济的竞争力,保证有源源不断的中小企业诞生。

    非要逼这些跨国巨头缴纳%的企业税,那是迟早要逼垮这些竞争白热化的跨国企业,最后就是将整个国家经济玩垮。

    徐腾很客观的说,华银财团在美国的制造业投资规模也不小,但根本赚不到多少钱,没有州一级政府的各种减税和补助,早就跑了。

    华银财团在美国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大多数都是风险投资和财务投资,利润分配的决定权也不在华银财团手中。

    徐腾的措词也非常文明,认认真真讲道理,非常优雅的回复b总统,华银财团是非常负责任的优质跨国财团,在中国、美国、欧洲的投资都专注于提高所在市场的国家竞争力,积极配合各国政府的既定政策。

    言下之意,你要实打实的收税,我就甩卖投资闪人,惹不起你,我躲得起啊,全球热烈欢迎我去投资的国家排了两个营,我还怕你逼税啊!

    我不仅高科技投资要撤,制造业也撤,分分钟打你那张“制造业正在加速回流美国”的老脸。

    徐腾花了分钟搞定回信,直接发送过去,这就准备睡觉,结果还没睡上几分钟就收到了新的回信。

    “现在应该是中国凌晨点,你还没睡?”很短的一封信,依旧来自白宫。

    “刚醒来,如果总统先生觉得有事情要谈,你随时可以让幕僚打我的电话,你知道的,我是开放的态度,负责的态度,随时欢迎对所有的问题进行协商。”徐腾真心觉得b应该下载一个微信,这样联系起来也比较方便。

    “我相信你说的很对,跨国企业和普通纳税人的责任是不同的,但在法律的原则下,我们必须保证公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力推的原因。我相信你应该游说中国,更好的遵守国际贸易规则。”律师总统嘛,永远都是这样,说的好像他自己也相信这一套鬼话一样。

    “华银财团在全球执行一样的标准,即使在非洲,在墨西哥,我们对环保和社会的责任也从未有过任何折扣。我们为员工提供最好的待遇和福利,公平对待每一个人,确保最勤奋的员工都可以成为企业的股东。这就是我们,华银财团。在美国,我们所有的子公司都和其他本土企业一样纳税,这就是我们的社会责任。但我很抱歉,我是商人,不是政客,我从不游说美国应该做什么,也绝不游说中国应该做什么。同时,我也有责任提醒你,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每个国家的经济体内部必然存在着不同阶段的特征,每个发达国家完全不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现实,试图通过制定贸易规则,阻止其他发展中国家成为发达国家的企图,阻止其他国家的人民变得更富有,实质上都是不道德的。”

    “我知道,中美关系,特别是在经贸领域的冲突正在变得更加复杂化,但我依然对美国经济的长期走势看好,我的判断原则是永远不变的,每个国家的经济实质上都是由劳动力的总量和素质决定的。”徐腾基本没啥能和白宫妥协的,只能灌心灵鸡汤,鼓励b总统继续大肆从墨西哥吸收非法移民。

    其实没有这些非法移民,美国经济的基本面绝对是负数。

    美国现在是超超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每年数百万的非法移民,硬生生的将美国经济维持在.%左右的增长率,也就这个极限了。

    华银财团的崛起,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升级转型,并没有对美国经济造成致命的创伤,对美国经济的年增长率没有大的影响。

    当然,这种影响肯定是存在的,只是美国经济自身有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在半导体领域的出口减小时,失业人口会去寻找新的工作,投资会转移到其他领域,产生的新公司。

    现在真正让美国头疼的事情是什么呢?

    过去,美国向中国出口芯片和应用器件,在中国组装成各种零配件和成套设备,再出口到美国,比如汽车领域的车载系统、电子系统、车灯。

    现在麻烦了,中国不进口了,纯出口。

    艹!

    这个就真的吓着美国了。

    美国是年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到了年的一季度时,这个问题已经有点离谱了,英特尔、三星都不管那么多了,跑到中国建厂就是为了贴近生产链,和华腾电子竞争。

    美国和韩国在这两个领域的配套企业基本都趴下去了,韩国是直接认怂,反正对韩国出口规模不大,美国是不能认怂,最近就在准备控诉倾销。

    这个控诉本身还比较麻烦,因为美国汽车工业的日子并不好过,白宫再玩这一手,搞不好会出事。

    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华银财团在美国、墨西哥、哥斯达黎加都有这样的配套厂,主要产能集中在中国和哥斯达黎加;二、这些都是华腾汽车和福特集团的体系性采购,针对通用汽车的价格稍微高点……通用汽车的主要产能还在墨西哥。

    这只是中美半导体产业竞争中的一个很小的部分,它只是说明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趋势有多快,只是说明了华银财团在中国半导体产业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下午点,沪州时间的上午点。

    b总统第一次通过邮件,和徐腾讨价还价,最后达成一个小的协议……徐腾同意将宝福华汽车联盟的%车载电子系统产能,转移到美国生产,基本上,在美国销售的宝马、奥迪、福特、华腾、斯堪尼亚……都用美国产的车载电子系统。

    但是,芯片和基础应用器件还是在国内生产,因为便宜啊,运到美国组装一下即可,%的工作还是机械自动化完成。

    至于徐腾将整个宝福华汽车联盟的利润转移到开曼群岛,还是爱尔兰,白宫就不管了,也没法管,到处都是窟窿,全身都是枪眼,也不在乎这一个了。

    正如徐腾所言,反正中国也一样,欧盟更惨,你有啥好急的,你那个企业税的标准就在那里呢,谁敢将利润放到美国纳税?

    蒙大拿州的税倒是低,艹,人都没有,就算放在蒙大拿州,那还是不如开曼群岛啊。

    全球贸易发展到今天,对每一个国家来说,跨国企业就不是负责支撑国家财政的,躲不掉的税肯定不少,能躲的税,你一分收不到。

    国内那些央企是真没办法,不仅要纳税,还得缴纳红利。

    至于b和白宫的这些小伎俩,徐腾只能说,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谓的长期战略规划基本就靠一个死撑。

    徐腾是游离在美国棱镜计划的监视范围之外,他做了什么,美国和也真的查不清楚,他其实不太清楚最后的结局,估计是挡不住的,但还是花了不少钱在美国进行宣传工作,指望美国民众,特别是共和党的白右选民站起来反抗了。

    这个宣传工作还是很好做的,因为本质上就是美国对日澳新越马这些国家让利,换取共同合作和共同立场遏制中国,因为美国手里其实没什么钱,负债累累,唯一能拿出来的最大资本就是市场,将自身被中国占据的市场让利给其他国家。

    美国现在的方法就是它对其他的国家优惠更多,指望这些国家抢掉中国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其他的国家则对美国开放金融和信息产业市场。

    这个开放本身是全面性,不是光对美国开放,对日本、新加坡都开放,所以,日本绝对是纯赚,赚翻,新加坡也是赚到手软。

    日本甚至都没有什么根本性的让步,国内金融、汽车基本还是死保,根本没有美国人的份,纯吃美国,将美国汽车业、半导体材料产业完全逼死都有可能。

    新加坡则无所谓让步,不让步,它就那么大的市场,美国能从新加坡得到什么?

    徐腾讲真话,美国真要搞了,对中国肯定是不利的,但对美国来说,其实也是只有更惨,没有最惨,当然,这也确实是一种遏制中国的好办法吧。

    正是因此,想要在美国搞臭,这个工作还是不难做的。

    徐腾只是估测民主党会死保,不惜在参议院使用核选项,也要强行过关,好消息是他和b闹僵之后,真是联手美国石油、能源巨头和科赫兄弟,为共和党输出了不少政治献金。

    讲真,美国的政治制度决定了,美国永远做不到攘外必先安内,因为内部在斗。

    民主党最恨的对手永远不是中国,而是共和党,同理,共和党最恨的对手也不是中国,而是民主党。

    特别是这些年,民主党不停的大赦非法移民,一年几百万的规模,而这些非法移民基本全部投民主党的票,弗吉尼亚州、新罕布什尔州、内达华州、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这些过去都是典型的红州,就因为民主党这十几年反复大赦了几千万的非法移民,完全颠覆成了蓝州。

    民主党还喜欢玩政策迁移,让大量民主党选民和非法移民向共和党优势不明显的红州迁徙,弗吉尼亚州、内达华州就是这么被民主党玩成了蓝州。

    共和党那叫一个恨啊,恨不得将民主党这几代的总统全部烧死。

    美国政治内部是怎么分裂成今天这个样的,其实就是被民主党这些阴招活活玩成了两党死斗不休的局面。

    最终能不能利用这种局面搞掉,徐腾说不清楚,他只能是尽量努力,转移几亿美金做政治宣传,彻底激怒美国的白右阶层和五大湖区的铁锈带。

    这个事情对徐腾来说,还是不太难的。

    在他看来,b最大的失误不是耽误了年时间,而是没有狠下心,不惜牺牲自己,狠狠的查清楚徐家在美国的信托资产规模到底有多大。

    b真要能查清楚这个规模,绝对就不谈判了,立即搞事,完全不能再拖了。

    因为徐家在美国的总资产规模不是b和白宫预估的亿美元左右,而是十倍级别,每年通过各种财务技术腾出亿到亿美元用于政治宣传,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这就是徐腾的玩法,他不去直接参与哪一位美国联邦选举人的选举,而是通过社交媒体,通过网络,通过社会活动引导舆论,利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和各种阻止,宣传某一种想法,传播某一件事,传播某一张照片,传播某一个新闻,传播一个评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扰乱美国政治决策。

    只要是对他的生意不利,他肯定要想办法破坏,而且,搞破坏的难度和成本永远是最低的,中国如此,美国更是如此。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