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没有领袖的年代

    关于《纽约时报》的问题,徐腾其实一直就没有认真的考虑过,因为他并不需要,但是,当他确信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很想拥有这份报纸,将其纳入旗下时,他还是决定实现伊丽莎白的小梦想。

    即便他不愿意承认,事实终究胜于雄辩,伊丽莎白确实是他的女人。

    这是一个严肃的道德问题。

    他不能承认。

    第二天早晨,他就邀请阿瑟-苏兹伯格到克莱斯勒大厦的75层办公室洽谈,在此之前,美国媒体界有过传言,认为芝加哥报团会收购《纽约时报》,阿瑟-苏兹伯格也曾就此事代表家族做出过明确的声明,苏兹伯格家族永远不会出售《纽约时报》的控制权。

    徐腾并不介入谈判,他只是邀请阿瑟-苏兹伯格过来,同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以及她的舅舅,前国务卿,现任芝加哥报业集团的董事长麦吉尔-布伦特洽谈。

    结果正如徐腾的预料,谈判非常不顺利。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想要收购《纽约时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从其他渠道获知,迈克-布隆伯格及其旗下的彭博资讯公司也试图收购《纽约时报》。

    她很清楚,她的华尔街资讯公司就是要以彭博资讯公司为对手,走自己的路,让对手无路可走,这是徐腾教给她的一种游戏规则。

    所以,福尔摩斯小姐宁愿付出很多代价,也要将《纽约时报》控制在手里。

    这是一种截然不同于徐腾的想法,但是,得到了徐腾的支持。

    为了支持福尔摩斯小姐。

    徐腾在第一次谈判以失败告终的下午,同芝加哥报团的主要股东开了一次董事会,正式决定,由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出任芝加哥报业集团的董事长兼。

    在此之前,一直是纽约富豪圈的超级大佬卡尔-伊坎亲自担任芝加哥报团的董事长。

    徐腾差不多是提前三年左右,让这件事通过董事会决议,就是为了成全这个聪明漂亮的女总裁,让她负责道琼斯公司及其旗下的《华尔街日报》

    这件事其实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在筹建华尔街资讯公司的这件事上,徐腾、默多克、卡尔伊坎、毕尔盖茨是铁四角,他们想要做的是一桩价值一千亿美元的好生意,很长时间里也只有他们四个人知道完整的商业计划。

    从2008年9月,卡尔-伊坎收购芝加哥报团开始,这桩好生意就拉开了序幕。

    他们分开行动,互相的收购和商业计划看似独立,其实都是为了最终掀翻彭博社,将迈克-布隆伯格的250亿美元的身家抢走,将那家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公司,变成他们自己的投资。

    这个商业计划的最早规划者是徐腾,但只能做到一半,他能处理大数据的技术,必须要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他合作,也需要真正的美国本土资本支持,最终,在徐腾、默多克、毕尔盖茨三人的商议后,选择了第四位合作者——卡尔-伊坎。

    结果就是这样,默多克收购道琼斯公司和旗下的《华尔街日报》,徐腾收购《金融时报》和合众国际社,卡尔-伊坎则在-的支持下收购芝加哥报团。

    现在,这桩生意的股东层几乎汇集了各个方面的力量,-的海外信托基金持有1/3的股份,徐腾的华腾公司持有17%,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持有15%,卡尔伊坎、巴菲特、康卡斯特、微软、谷歌、亚马逊公司各自持有3%-5%的股份。

    从2009年就担任芝加哥报业集团董事的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也持有4%的股权。

    整个计划完美无缺。

    只有一件事是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临时的提议,那就是掐断彭博社的扩张计划,抢先将《纽约时报》纳入旗下,暂时不急于收购《华盛顿邮报》,甚至放弃将《华盛顿邮报》纳入旗下也行。

    另一边,亚马逊公司正在积极收购雅虎公司,整合新收购的在线旅游公司r,试图变成一家更广泛的网络科技公司,扩大在大数据领域的业务规模。

    在线媒体影视公司则由神州传媒集团控股,这也有助集团旗下另外三家子公司——传奇影业公司、漫威公司、电视台的合作。

    今日,华银财团旗下的神州传媒在全球传媒产业,已经能与全球五大传媒集团的时代华纳、默多克新闻集团、康斯卡特集团、华特迪士尼、维亚康姆集团并列。

    这六大传媒集团,实质上都是在新闻资讯、电视、电影三个领域,各自拥有一套完整阵容的综合性巨头,相比之下,索尼、维旺迪都已经日渐没落,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趋势。

    时代华纳集团的《时代》周刊、美国在线、、华纳电影;默多克新闻集团的《泰晤士报》、《太阳报》、天空广播、福克斯电视台、亚洲星空卫视、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

    迪士尼集团的惊奇漫画公司、皮克斯动画、;维亚康姆集团的、派拉蒙电影。

    这都是经典的传媒巨头生态圈结构。

    罗布茨家族控股的康卡斯特集团也是在2009年并购b环球公司,拿下b电视台和环球影业,才能跻身全球第五大的国际传媒巨头。

    实际上,大家都是靠不断并购才成为今日的国际传媒巨头。

    华银财团旗下的神州传媒集团也是如此。

    从2002并购凤凰卫视、2003年组建传奇影业开始,神州传媒集团就一直保持最快的并购速度,陆续兼并漫威公司、亚洲电视台、梦工厂电影、梦工厂动画、电视台、院线、加拿大环球电视网、《金融时报》、米高梅电影公司。

    在海外不断兼并的同时,在国内和亚洲业务上,神州传媒集团除了保持自身电影电视剧的制片、发行业务,以及国内第一大的神州院线,在国内推进多家杂志和报纸外,也通过凤凰卫视、亚洲卫视,不断抢占国内和东盟的电视市场。

    亚洲卫视体育台从2009年开始,通过联手腾讯视频、搜狐视频,连续买下英超、中超、西甲、欧冠的中国及东盟转播权,逼得央视只能靠意甲、德甲,以及分销转播英超和西甲的重要场次救场。

    在全球电影制片领域,神州传媒集团旗下首先是拥有《黑夜传说》系列的传奇影业,这些年,传奇影业一直是创作的代表,除了拍摄出《阿凡达》、《星际穿越》这样的大制作,也拥有《哈利波特》、《暮光之城》系列的电影版权。

    通过与漫威公司合作,以及回购蜘蛛侠和《战警》版权,传奇影业更是拥有《战警》、《美国队长》、《金刚狼》、《复仇者联盟》、《超级蜘蛛侠》一系列赚钱利器,堪称全球影坛的系列电影之王。

    通过收购梦工厂和梦工厂动画公司,推出《变形金刚》系列和《功夫熊猫》系列,最后通过收购米高梅电影公司,又拥有了007系列和《霍比特人》系列的一半版权。

    在电视剧领域,无论是在中国市场,还是在美国市场,神州传媒集团也一直是抢购,重金打造热门大剧的行家。

    总体来讲,神州传媒集团在全球影视产业强于制片和放映两个环节,全球发行能力相比环球、迪士尼、二十世纪福克斯,并不占据上风,加上在回购版权签署的协议,依然要将一部分影片交给环球、索尼和二十世纪福克斯发行,蜘蛛侠的发行权还是归于索尼,《战警》系列的发行权也依旧属于二十世纪福克斯。

    做为全球六大国际传媒巨头之一,神州传媒集团相比其他五巨头,最大的弱点是缺乏这样美国巨头电视网,仅能通过和康卡斯特集团合作,共同持有电视台和b环球电视网。

    其次就是利用默多克新闻集团在英国的丑闻危机,介入天空广播,同新闻集团共同持有天空广播卫视公司。

    在国内和东盟电视市场,徐腾亲自赴京和东盟游说,才能让亚洲卫视、凤凰卫视上星落地,形成与央视分庭抗礼,同时辐射整个东盟市场的局面,在与其他国际传媒巨头集团的较量中扳回一局。

    不管怎么说,神州传媒集团过去12年的大规模并购战略还是很成功的,有了这个基础,才能快速跻身国际六大传媒巨头集团的行列,在拍摄大制作和资金的投入能力上,在院线的建设和设备的更新上,集团也明显要强于其他几大巨头。

    从市值上来说,神州传媒集团的规模并不算大,在整个华银财团的资产总规模中占比很小,但它的影响力是惊人。

    这就是传媒业的价值。

    这也是徐腾在美国拥有例外主义特权的基础之一。

    中国电影和视频市场的高速发展,更让徐腾进一步增强了对其他国际传媒巨头的搏弈和影响力,实质性的在美国形成、康卡斯特、默多克新闻集团的合作体。

    所以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中,康卡斯特集团旗下的b和新闻集团旗下的,这几年都极少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对-和华银财团更是历来绕着弯子说好话。

    急于在沪州投资迪士尼乐园的华特迪士尼集团,一直在中国搞公关,旗下的b这几年也收敛很多。

    相对应的,就属于典型拿不到好处,刻意玩“中立”,因为报道中国负面新闻在美国历来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资本层和董事会没有限制的话,主持人自然是想怎么说都行,只要有收视率就!

    资本、媒体和话语权的关系就是这样。

    全球国际媒体的公信力从上世纪70年代的70%,下滑到这几年的35%,说到底就是两个原因,一是严重脱离社会大众层面的认知,二是资本层的干预太严重,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传统意义上的所谓主流媒体,绝大多数都已经被跨国集团公司并购。

    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媒体形象,这几年一直在逐步好转,归根结底就是越来越有钱,利益纠葛越来越深。

    你有钱,能赚到你的钱,谁还会肆无忌惮的说你坏话呢?

    当然,欧美圣母和长期的对华偏见、冷战思维都是一种病,彭博社在中国的盈利规模不算小,照样口无遮拦,故意报假新闻,协助华尔街那些大客户扰乱中国经济秩序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想要从苏兹伯格家族手中收购《纽约时报》,这绝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确切的说,很难,以至于徐腾都没想过。

    至于前段时间,就在几个月前,国内陈某某首善富豪宣称要花10亿美元收购《纽约时报》的事,你就听他吹吧,纽约时报公司大楼在哪,他都没去过。

    你想,徐腾这个级别已经是华尔街和美国媒体业的圈内大鳄,依旧没把握,他拿什么收购?

    这个人恐怕都不知道纽约时报是一家上市公司,旗下除了《纽约时报》,还有二十多家美国地方小报,多家电台和美国的地方电视台,目前的市值一直稳固在20亿美元的级别。

    纽约时报公司目前持有的现金流都可能在7亿美元左右,债务不超过3亿美元,10亿美元就想收购《纽约时报》,这是想做什么呢?

    反正徐腾参加的第一轮并购会谈就不是很顺利,几天后,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正式出任芝加哥报业集团的董事长兼后,再次与苏兹伯格家族私下谈判。

    这一次,总算是拿到了一个报价。

    苏兹伯格家族开出的价格是30亿美元,同时,想要拿到苏兹伯格家族手中的70%董事会投票权,还要继续拿出5亿美元。

    简单来说,苏兹伯格家族不卖。

    总市值接近20亿美元,而且有长期的贬值压力,结果要卖35亿美元,这和不卖有什么区别吗?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是亲自到苏兹伯格家族的纽约公园大道740号豪宅赴宴,同纽约时报公司的现任总发行人阿瑟-苏兹伯格面谈,才拿到的这个报价。

    这么说吧,阿瑟-苏兹伯格愿意给福尔摩斯小姐一个有“诚意”的成交价格,还是看在福尔摩斯小姐的外公,俄亥俄州资深参议员老威廉-布伦特的情面上。

    毕竟都是美国上**英社会,总是打过交道的。

    另外呢,阿瑟-苏兹伯格心里也明白,芝加哥报团名义上是卡尔-伊坎、默多克等人出资运营,其实就是-和徐腾在幕后控股,否则不至于是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担任董事长兼。

    在美国的政治环境和媒体产业的顶层圈子里,这个任命等于是公开宣布芝加哥报团有-的背景,你们都小心点。

    即便不是-实质控股,那至少也是徐腾能说了算的企业。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小姐肯定不是很高兴,给谁都不高兴,35亿美元的开价完全是胡扯嘛,25亿美元左右基本还算合理。

    她晚上9点多钟才回到曼哈顿柏悦酒店,来和徐腾商量这件事。

    正好,陈健也到了。

    陈健也真正的三十而立了,还是那般的英俊洒脱,他这一次到纽约是遵照徐腾的要求,过来参加凯悦集团收购胜腾集团的签约仪式。

    在华银财团的体系架构中,凯悦集团虽然是全球估值第一高的国际酒店连锁集团,但也不算是财团旗下的27家一级产业集团,而是江泰控股集团的一部分。

    国际酒店连锁集团通常都是采用特许经营模式,看似体量大,资产和收益率并不高,目前市值最高的法国雅高酒店集团也只是90美元的市值。

    江泰集团是华银财团旗下的三大综合性控股集团公司之一,广泛涉及金融私募、资本投资、大宗商品贸易、酒店地产、旅游、能源电力、水务港口等资本密集型业务。

    特别是在富信集团完全转变成外资金融企业后,旗下很多业务都转让江泰、阳光集团,使得江泰集团的总资产规模不断增长,目前的总资产已经超过,相当于一个和记黄埔。

    凯悦酒店并没有脱离江泰集团独立上市,所以,只能说是估值在130亿美元左右,肯定比市值第一的雅高集团更高,因为50%的柏悦酒店、凯悦酒店、君悦酒店都是集团的自营店,旗下的4个便捷连锁酒店中也有30%的比例属于自营店和旗舰店。

    凯悦酒店集团也没有必要独立上市,因为柏悦、凯悦、君悦酒店都属于四五星级酒店,在国内数量众多,几乎占据国内高端酒店的半壁江山,很多时候都是为了整个江泰集团的区域地产开发板块而营建的,脱离整个江泰集团和华银财团的体系单独核算时,其实真没有多少利润。

    这一次收购胜腾集团,将温德姆、华美达、速8等连锁酒店品牌纳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其实也不是冲着酒店业而去的。

    胜腾集团的业务规模很驳杂,陈健这一次到美国可能要住几个月,完全审计验证了所有资产和负债之后再回国,中间呢,他准备去一趟南美洲。

    南美这一次是真的死伤很惨。

    陈健不急着抄底收购,但如果有好机会,也不打算错过,现在甚至传出巴西的淡水河谷都有可能出售,用来维持巴西政府的债务和外汇储备。

    南美就是这样,每一次的全球金融危机,它们总是死的最惨。

    徐腾正和陈健聊着南美、胜腾集团的事,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小姐就很不开心的回来了,大致和徐腾禀明情况,此时此刻,她只能说徐腾真的很厉害,从一开始就能断定这笔生意很难做,直接放弃。

    她放弃了。

    35亿美元的这个价格确实是难以承受,毕竟她手里的现金流有限,还要收购道琼斯公司及其旗下的华尔街日报,相应的,收购《华盛顿邮报》大致就只需要2亿美元,远比收购《纽约时报》更划算。

    “你的想法挺好的,没有必要放弃,可以尝试将收购价格降低到30亿美元以内……算了,我们直接买吧!”徐腾取出自己的手机,找到阿瑟-苏兹伯格的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呦,35亿哦。”陈健决定提醒一下徐腾,虽说女人受了委屈,虽说徐家不缺这点小钱,这么嚣张终究不是好事啊,这不是彻彻底底的炫富嘛!

    “阿瑟,老人家,是我,伊丽莎白刚到我这里,和我谈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35亿美元的收购款由我支付。她的小公司刚开始创业,确实付不起这个账单,但对我来说,这个价钱就不是问题。我希望明天就进行财务审核,一周内签字,你觉得怎么样?”徐腾决定了,就这个价,买的就是一个惊喜,买的就是一个心跳。

    徐腾甚至决定了,不用芝加哥报团的名义收购,而是用他的华腾公司直接收购。

    这毕竟不是35亿日元。

    哪怕是由神州传媒集团出资收购,如此高的溢价,还要应对传统报纸产业的快速萎缩和资产、销量的贬值,肯定会对集团的股价造成很严重的负面效应。

    《金融时报》为什么贵,因为《金融时报》的伦敦500指数是伦敦股市的风向标。

    《华尔街日报》为什么贵,因为真正的收购目标是道琼斯公司及《华尔街日报》,这是联合在一起的资产,值得芝加哥报团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其实到目前为止,芝加哥报业集团的总投资都不到20亿美元,美国第四大报纸《洛杉矶时报》的收购价在月时,仅为3.5亿美元。

    亚马逊和巴菲特的哈撒韦公司收购美国第三大报纸《华盛顿邮报》时,价格更是仅有2.9亿美元,转让给芝加哥报团的约定价格也只是3.3亿美元。

    由此可见,《纽约时报》到底有多贵!

    徐腾报了价,电话的对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一刻,阿瑟-苏兹伯格估计是晕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是啊,我老人家怎么得罪你了,调戏你的情人了?

    “我的老人家啊,时间也不晚了,我这里还有客人,咱们就不多聊了,明天上午9点,我带着合同去纽约时报总部和你面谈吧。……晚安吧,我们有什么事都可以明天再谈!”徐腾用的是免提模式,将近一分钟后才终于等到对方的肯定答复,这就挂了电话,告诉陈健和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小姐,“看,我们又搞定了一桩生意,正如我说的,我们航行大海不靠桨,完全靠浪,浪的飞起啊!”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小姐虽然懂中文,但对于这种语境的用词含义,还是不太了解,整个人都有点懵圈。

    “他的意思是说,这个生意简直糟透了,但是,没关系,他就是有资本这么挥霍,反正能拿下来就是胜利。”陈健替伊丽莎白-福尔摩斯解释一下,示意她不用太放在心上。

    “噢,我真的觉得我的人生又升华到一个新境界了。”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唯有一声苦笑。

    “我就是这么任性,对不对?但是,我很喜欢这种任性,《纽约时报》的权威性,对美国和全球政治经济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这就是彭博社急需的那种深度。我们实际上并不需要,因为我们已经拿下了《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以及《金融时报》。”

    徐腾肯定并不是一个会无聊任性到随意炫富的人,他要是这种人,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这种成就,更不可能有今天的这种特殊例外主义的地位。

    他选择答应阿瑟-苏兹伯格的报价,自然有其道理。

    “当我们收购《华尔街日报》的消息传出去,迈克-布隆伯格就是再蠢也会觉察到,我们的目标是抢夺彭博社的业务,而且,我们随时可以通过并购路透社的方式,快速扩大市场份额。他无法收购路透社,因为那会在中欧美同时触及《垄断法》,那他唯一的应对策略就是收购《纽约时报》,稳固自己的市场影响力。”

    “我们要做的是一桩价值一千亿美元估值的生意,只要能成功,我们还用在乎这35亿美元的投资吗?何况,我也确实应该小小的炫富一次。”徐腾大致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举杯和陈健提前庆祝一下,“顺便也告诉某些人,有钱才可以炫富,没钱就要稍微低调点。”

    “我倒觉得那种人是永远不会低调的,如果你看他不顺眼,我出手教训他。”陈健说的是陈某某,他也知道徐腾是在说陈某某。

    这个世界其实很尴尬。

    徐腾的捐款确实是比较吝啬的,大部分捐款都是用于科学研究,最终还是在补贴整个华银财团,姓陈的为了宣扬自己是中国首善,真的曾经攻击徐腾是假慈善,伪慈善。

    其实在国内,社会和慈善捐款比这个人多的富豪,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反正他就是自己找了一个组织买了一张证明奖状。

    另外呢,徐腾也好,江泰系商帮也好,大家这些年的社会捐款都还是很低调的,基本不予公开。

    “教训的狠点。”徐腾点了点头,让陈健将那个混蛋收拾一顿。

    “没问题。”陈健笑呵呵的答应下来,随即问徐腾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觉得巴西政府出售淡水河谷的机会到底有多大?”

    “暂时还不好说,但我们可以运作,这几天,我尽量和华尔街的其他投资机构会面,我们在巴西政府都有自己的政客关系,一起运作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当然,我们得先将现在台上的这个左翼总统踢出局,只要她还在台上,就永远不可能让我们控股淡水河谷公司。”

    徐腾说的是巴西政府现任的那位女总统,顺便告诉陈健和伊丽莎白一个恶毒的笑话,“你们知道吗,据我所知,巴西国会基本就没有不贪污的议员,女总统是唯一的例外,但她的内阁也都不干净。现在,我们要让这群最贪污的议员,不管是哪个政治派别都要联合起来,用贪污腐败的指控,将唯一不贪污的总统踢出局。”

    “小国啊,民主啊,南美啊。”陈健连笑三声,极尽冷嘲。

    徐腾也只能微微摇头,这就是国际资本主义的真相,邪恶和贪婪永远是胜利者。

    中国人永远无法理解,对于中国的那些央企,国际资本财团到底是有贪婪,只要能用最低廉的价格抢购这些央企资产,它们可以做一切不道德的事。

    只不过这几年情势有变,国际资本财团都不急于在中国鼓吹私有化了。

    因为华银财团崛起的太快,就算中国真的垮了,央企都要私有化,显然也是华银财团吃肉,国际资本财团最后能不能混一口汤喝都是问题,都得看它们和徐腾的关系。

    这真的太蛋疼了,怎么可以这样?

    特别是看看徐腾在美国都混的这么好,华尔街五巨头只能说,它们也是很懵逼的!

    是啊!

    徐腾及其家族——-,到底是怎么在美国渗透到今天这种地步,怎么发展到在华尔街、硅谷、能源、媒体、医疗产业都有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实在有点让美国人难以接受,难以理清头绪!

    答案非常简单!

    这是一个英雄虽多,却没有领袖的年代,无论是华尔街五巨头、索罗斯、巴菲特、默多克、沃尔顿家族,还是硅谷的毕尔盖茨,都无法重现美国资本在上世纪30年代的璀璨黄金时代。

    这是一个美国逐渐萧条的日落时代,宛若诸神之黄昏。

    这是一个中国资本重新崛起的复兴时代,宛若诸神苏醒的黎明,阳光普照之下,唯一的皇帝从东方乘船而至,船上载满黄金、瓷器、丝绸和茶叶。找本站搜索""或输入网址: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