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58章 与宫欧共舞

    之前,他不懂下了多少功夫去和.联系,结果连宫欧的面都没见过,只见过封德一面。

    “宫先生还在忙,有时间我为会林总裁引见。”

    封德微笑,进退有礼地抽回自己的手,转头看向时小念,恭敬地道,“时小姐,宫先生等你过去跳舞。”

    闻言,林达震惊地张大了嘴,呆呆地看向时小念。

    时小念想到刚刚在邮轮房间前的一幕就有些头皮发麻,她看向唐艺,“唐艺,一会我有事请你帮忙,能不能请你暂时别走远?”

    三年前的事越早解决越好。

    也许,今天让她在邮轮上遇见唐艺就是天意,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让她赶紧把真相理清。

    唐艺看着林达一点震惊,人还没反应过来。

    林达忙点头道,“是是是,我们一定不走远。时小姐有什么吩咐,我们随时静候。”

    林达看向时小念的表情谄媚狗腿到极点。

    时小念看了唐艺一眼,才和封德离开。

    他们一走,林达就推了唐艺一把,刚才谄媚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你这女人尽坏我的事,你这同学是宫先生的女人怎么不早说?害我丢脸!还让我介绍男朋友,她都傍上宫先生了还用介绍?”

    这世界上还有比宫欧更有钱的金主吗?

    “宫先生?”唐艺呆呆地问道,“哪个宫先生?”

    “还能有哪个宫先生?宫欧!”

    林达气得不行。

    “……”

    宫欧,.的总裁。

    时小念居然和宫欧搞到一起。

    唐艺脸上表情顿时更加呆滞,好久没回过神来。

    邮轮内部,灯光璀璨,华服美影,觥筹交错。

    女歌手和女舞者在中央的舞台上卖力地表演着,舞台下方男宾与女宾们纷纷起舞,上演着一出上流社会的繁华。

    宫欧坐在边上的一张沙发上,身体微微往后倾,俊庞冷漠地看着前面,独占一张三人座的沙发。

    时小念走过去。

    “又跑哪去了?”

    宫欧冷冷地抬眸睨向她,刚刚的盛怒还没褪去。

    “随便走走。”

    时小念淡淡地道,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神色,犹豫着怎么开口把唐艺这个人证叫出来比较好。

    宫欧的目光阴沉,落在她身上如利刃滑过皮肤,令人胆战心惊。

    今晚,她是真的触怒宫欧了。

    “过来跳舞!”

    宫欧从沙发上站起来,将香槟杯递给封德,一把拉过时小念的手将她拉进舞池。

    见宫欧进来,周围的宾客们都不由自主地往边上靠,给他们留下一块大地方。

    时小念将自己的手搭在他肩上,跳着华尔兹的舞步。

    这种简单的舞步还是她当初看西方电视剧中的情节觉得舞姿好优美,于是一边看书一边拉着慕千初私下偷偷地自学。

    宫欧搂着她跳舞,脸上没一点好色,阴郁极了。

    “你还在生气?”时小念小声问道,配合着他的舞步。

    “你也知道你惹我生气了?”

    宫欧低眸阴沉地看着她。

    “我只想弄清楚三年前的真相,你何必这样。”时小念更加小声地道。

    宫欧的目光一凛,大掌贴在她的腰上,猛地手上一使力,将她逼近自己,“是么?我怎么看到的是一个只想和我撇清关系、逃离我的女人!”

    听着他的声音,时小念的心口颤了颤,嘴上努力平静地道,“你想多了。”

    “最好是。”

    宫欧黑眸凝视着她的脸,一步一步带动她跳舞。

    “你很会跳舞。”

    时小念转移话题,脑中想的是怎么把唐艺顺其自然地带出来,而不会让宫欧大发雷霆。

    “带你这种菜鸟还是措措有余。”宫欧轻蔑地道,皮鞋尖抵在她的鞋尖,“这时候退后。”

    她自学的当然比不上他。

    时小念被宫欧现场教起华尔兹,可她当年自学的舞步太过根深蒂固,导致宫欧不管说几次,她的脚还是顺着以前的想法在走步。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这几步不是这么走!”

    宫欧成功被她转移话是,开始不耐烦地教她华尔兹走步。

    见他这样,时小念稍稍松一口气,一边心不在焉地被他教着,一边往舞池边上望去。

    只见林达搂着唐艺正坐在封德的身旁,唐艺正一脸震愕地望着他们,而林达则是拼命地朝她挥着油腻腻的手,满脸谄媚。

    “……”

    时小念有点头疼,该怎么提呢?

    难得宫欧、唐艺都在,现下谈一下三年前的事是最好的时机,偏偏她刚刚已经将宫欧惹怒了。

    得用点方法。

    时小念假装脚一崴,自然地倒进宫欧的怀里,“哎呀,好痛。”

    宫欧蹙起眉,一手扶住她,黑眸扫向她的脚踝。

    她的脚伤才好没多久。

    “扶我去那边坐会吧。”时小念看向宫欧。

    “你是不想好好学舞就装崴脚?”

    “我没有。”

    宫欧端祥她两眼,时小念希冀地迎向他的视线。

    宫欧没有搀扶她,而是直接将她一把横抱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舞池,往封德那边走去,封德立刻站起来让开位置。

    “时小姐没事吧?”封德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可能我真没什么跳舞的天份。”

    时小念笑笑。

    宫欧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大手直接脱下她的高跟鞋,将她的腿横在自己面前,长指检查着她的脚踝,声音低沉,“没肿。”

    “嗯,好像不是很严重。”

    时小念顺着他的话道,看着宫欧认真检查的样子忽然有些不自在。

    他是真以为她崴到脚了。

    “宫先生对时小姐真是好啊。”一旁的林达见缝插针地走过来,笑得一脸油腻。

    宫欧抬眸冷冽地看向来人。

    时小念抓住时机,连忙朝宫欧道,“宫欧,刚刚正巧在邮轮上碰上我大学同学,我为你介绍一下吧,这是我同学唐艺,这是她男朋友林氏银行总裁林达。”

    “宫先生,我是林达。”

    林达点头哈腰着,唐艺站在他身旁,脸色有些苍白地看着宫欧,又看向时小念。

    “唐艺?”宫欧的目光一凛,“这名字有点耳熟。”

    时小念顿时紧张起来,连忙装作随意地道,“就是我之前拜托你找的那个大学同学,没想到居然这里碰上了。”

    闻言,宫欧立刻阴沉地看向她。

    时小念想到在邮轮房间和他的一幕,不禁摒住呼吸。

    她不确定,宫欧下一秒会做什么,是把她骂得狗血淋头,还是直接把她丢出去。

    时小念还坐在他的身上,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没有声音,没有人,她的眼中只剩下宫欧那张阴郁的脸。

    蓦地,宫欧笑了,极冷的笑。

    “这是你最后的一步棋呢?找人证?”宫欧冷笑一声,像看一个幼稚的孩子一样看着她。

    “……”

    时小念不明白她的意思。

    宫欧转过头,黑眸冷冷地瞥向唐艺,唐艺的脸顿更加苍白。

    宫欧忽然一把捏住时小念的下巴,强硬地转过她的脸,让她看向唐艺,然后冷笑着道,“女人,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三年前最重要的调查环节就是你这个大学同学提供的,是她力证你当晚有问题。”

    时小念惊呆,“你说什么?”

    像有一盆冰水从天而降,重重地降在她的头上,将她最后的希望也浇灭。

    什么叫是唐艺提供的力证?

    她呆呆地看向唐艺,唐艺脸色惨白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神闪烁,女神气质顿时全完。

    见这场面有点不好收拾,封德去安排了一间邮轮上的会客室。

    复古欧式的会客室里,宫欧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向前倾,长指握着一杯香槟,轻轻晃动,黑眸看向时小念。

    他倒想看看,时小念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唐艺脸色惨白地站在林达身旁。

    时小念不敢置信地看向唐艺,“三年前,是你的力证我有问题?为什么?”

    她以为,唐艺会是她最后的希望。

    结果,她才知道原来她所受的一切都是拜唐艺所赐。

    “我……”唐艺抬眸看向她,往后退了两步,“我不是力证,是他们一直问我当时在哪里,又问你在哪里。”

    “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么?”时小念道。

    “可是那天晚上你不是说不舒服,就在洗手间休息了一个小时。他们问我,我只能实话实说。”唐艺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时小念怔住,“我那晚是有些不舒服,是休息了一段时间。”

    难不成就是在那一个小时内,宫欧被……

    像是要认证她的猜想,封德走出来,道,“就是那一个小时内,少爷一个人房间里喝了水被迷得神志不清,有女服务员低着头躲过保镖们的视线进入少爷的房间。”

    “……”

    时小念呆呆地看向封德。

    宫欧坐在那里,看着时小念的表情,端起手中的杯子浅抿一口。

    好久,时小念听到自己最后垂死挣扎的声音,“你们是只查了服务员吗,也许有人乔装呢?”

    “少爷也想到这一点。”封德说道,“因此我们是全员搜查,说来也是天意,邮轮上明明有那么多人,可在那一个小时里,除了时小姐,所有人都最少有一个人证,都不可能有接近少爷房间的时机。”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