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97章 宫总裁无端的怀疑

    随着这一句,电影在优美的歌曲中结束。

    “挺感人的。”

    时小念看着屏幕上那个精钢制的r江机器人身影,感触地说道。

    “有什么好感人的。”宫欧在那边不屑地道,“还科幻电影,一点科技的含量都没有,全是在谈情说爱。”

    以他的眼光,这部电影毫无可取之处。

    科技瞎得要死,机器人是那么制作的么,可笑。

    “这里重点又不是讲科幻,是讲r江万能无敌还温柔深情,还无底限地包容着另一个人,是现实生活人与人之间做不到的。”时小念伸手刮了刮屏幕上的机器人,“要是什么时候科技发展到有这种智能机器人存在,那有多好。”

    “有什么好的。”

    “那就能说明r江真的存在呀。”时小念柔声说道,眼中透出向往。

    那就能让人相信,这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在你需要的时候永远在,永远不离开,永远有一个肩膀给足依靠。

    “切。”

    宫欧冷嗤一声,黑眸扫了一眼屏幕。

    他的屏幕上,电影画面只占分之一,另外……全是她的脸,她的眼中全是向往,她就这么喜欢机器人么?也没什么难的。

    时小念从电影的感慨中恢复过来,看向屏幕上宫欧的脸道,“我这边都快要天亮了,我可以睡觉了吗?”

    闻言,宫欧蹙眉,“你这么不想和我联络?”

    这好像不叫联络,这叫长聊,这叫腻歪。

    时小念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嘴上道,“不是,我真的该睡觉了,不然明天没精神画画。”

    “算了,放过你一回。”宫欧拧了拧眉,终于施恩放过她,“手机给我一直保持开机,我要和你说话的时候必须第一时间给我接起。”

    “哦,知道了。”

    时小念应道,伸手要关掉视频,就见屏幕上,宫欧正深深地看着她。

    他的目光深邃似海,薄唇微掀,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时小念,我真的饿了,我想吃你做的菜。”

    他的声音低沉极了,带着一股磁性。

    他的眼睛在诉说思念。

    时小念,我真的饿了,我想吃你做的菜。

    她愣住,盯着屏幕上的那张俊庞,心口跳漏一拍,手指一划,视频被她切断,宫欧的脸在屏幕上消失。

    可她心口的异样却没有消失。

    时小念伸手按向自己的心口。

    她这是怎么回事,宫欧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他每天都要说上那么多话,她有什么好触动的。

    “啪――”

    时小念用力地合上笔记本,人在床上躺下来,眨动着眼睛,却再没有能入睡,眼前全是宫欧最后的那个眼神。

    那个眼神直白地告诉她,他想她了。

    时小念拍拍自己的头,将被子罩上脑袋,逼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一夜过去。

    时小念一直到下午才从床上爬起来,一夜没好好睡的下场就是脑袋疼。

    她一边按着脑袋一边往外面走去,两个女佣正在认真地打扫着房子,一见她出来立刻恭敬地低头,“时小姐,您起来了,我们简单做了一点东西,如果不合您胃口,我们再重新做。”

    时小念还不适应有人伺候自己,愣了愣才点头,“谢谢。”

    她走进餐厅,一看餐桌上的美食就有些汗颜,这都赶上满汗全席了,还只是简单做一点。

    相比之下,她之前做的简直是在虐待宫欧。

    时小念发现自己是不能随便提宫欧,更是连想都不能想,因为一想……夺命电话就跟着到了,比如现在。

    时小念拿起震动的手机,看着上面的一串数字无奈地放到耳边,“喂。”

    “醒了?”

    宫欧慵懒磁性的嗓音在她手机里响起,没有什么睡意,精神不错。

    “嗯。”

    时小念应了一声。

    不用说,她也知道一定是两个女佣通风报信了,否则他怎么会这么巧这个时间打过来。

    “你那边几点?”宫欧问,明显是没什么聊天内容也要硬聊。

    时小念拿下手机看一眼时间道,“下午三点。”

    “去吃东西。”

    宫欧命令她。

    “我正要吃,那我先挂了。”时小念说着就要挂电话,只听宫欧不悦的声音传来,“吃你的饭,谁允你挂电话了。”

    “我不挂电话怎么吃饭?”

    “用耳机。”

    “……”

    吃饭还必须打着电话,她估计会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因电话超时幅射死的吧。

    争执不过远在英国的宫欧,时小念只好拿了蓝牙耳机套到耳朵上,然后开始坐在餐桌前开始吃东西,敷衍地和宫欧聊着。

    两个人之间明明没有那么多可聊的,宫欧就是要霸占着她的时间。

    时小念这下是完全感觉不到自由的存在。

    时小念夹了一块米饼放进嘴里,忽然就听耳朵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和宫欧说话,“二少爷,您该出门了。”

    二少爷。

    时小念怔了下,她这是第一次听到别人称呼宫欧为二少爷。

    宫欧还有一个哥哥,在赴他约的路上出车祸身亡,也就只有在英国他的出身地,大家才会称他为二少爷吧。

    “知道了,出去。”

    宫欧赶人。

    “你要出门?”时小念问道,心中有着小欣喜,终于可以挂电话了。

    “嗯。”宫欧的语气不是很好,忽然道,“时小念,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准备礼物?你从来没送过礼物给我。”

    礼物?

    时小念茫然,怎么突然又扯上礼物的事了。

    “我走一个星期,分开这么长时间,你要准备礼物给我!”宫欧要礼物要得理直气壮,“我回来就要看到。”

    这男人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要打电话就半夜不让她睡,要看电影就非要画面同步,现在又想到要礼物。

    时小念嚼瘦嘴里的米饼,找着借口道,“可你不是让我少出门么,我怎么准备礼物。”

    她还有自己的事做。

    “允许你为选礼物出门。”宫欧道。

    “……”

    “当然,电话要一直通着。”他要全面控制她的时间,掌握她的一切。

    “……”时小念闻言头更痛了,“宫欧。”

    “嗯?”

    “你是不是想离开的这一周内,就和我打一周的电话?”时小念似乎开始明白他的意图。

    宫欧答得很快,“时小念,你终于开窍了。”

    时小念内心一再崩溃,“为什么?”

    她不懂,为什么一定要通着电话。

    他人在就禁锢她的身体自由,他人不在就禁锢她的精神自由?他要不要这么变态。

    “谁知道我不在你会干什么,万一去找男人了呢。”宫欧道,语气依旧理直气壮,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这种行为过份。

    “我哪有男人可找。”

    “我不盯着我不放心。”

    时小念彻底明白过来,“我明白了,你根本没有那么多话和我聊,你只是觉得你不在,我会乱来。”

    她昨晚差点以为他一直纠缠着她打电话、看电影什么的是在想念她。

    原来是在怀疑她,所以他要控制她。

    “……”闻言,宫欧沉默,算是默认。

    “宫欧,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份么?”

    时小念直指出来。

    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在胡来,就要这样小时霸占住她的时间,这样的举止实在太可怕。

    “……”

    “如果你不信任我,直接把我赶走就行了,不用这样,你这样不累吗?”

    “不累。”宫欧道。

    “可我累。”时小念坐在餐桌前说道,将筷子放下来,一张脸上全是郁闷,“你这样没有任何缘由地怀疑我,我都没办法呼吸了。”

    一周通着电话那怎么行。

    “那我给你做人工呼吸。”宫欧对她的郁闷完全不屑一顾。

    “……”

    “行了,哪来那么多抱怨,我要你怎么样,你就得怎么样。通个电话死不了你的。”宫欧又霸道地说道,语气永远是高高在上。

    “……”

    时小念说不出话来,都不知道该和一个多疑的偏执狂争辩什么。

    “我先出门。”宫欧那边响起站起来的响动声,嗓音低沉,语气绝对,“电话给我一直通知,我叫你你必须回应我。这一周内,你必须把礼物给我选好,我回来就要送给我,听到没有?”

    这女人一点主动送他礼物的自觉都没有。

    “……”

    时小念头更疼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时小念的耳朵上都戴着蓝牙耳机,连拿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吃饭戴、睡觉戴,甚至上厕所都戴着。

    她耳朵因戴耳机戴得发热,就是这样她也不能摘下来。

    宫欧有一秒叫她没有及时回应的话,他就会大发雷霆,在电话里大发脾气,说着回来要怎么怎么对付她。

    她只能顺从他,一直保持着通话状态。

    这让她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最初以为终于自由解放的开心早已经烟消云散,她现在连睡觉都神经紧绷着,耳朵里但凡有一点声音,她就清醒过来,嘴巴比脑子更快地先应上一声。

    她现在的状态就是连觉都睡不好。

    更别说做其它的事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宫欧在英国也是有事忙,不是分分钟要和她聊天。

    经常他那边似乎是关掉麦克风,只保持通话状态,但她听不到他那边在说什么做什么。

    ……

    市的夜晚永远有着一股迷人的繁华。

    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月凉如水。

    时小念独自走在夜晚的街上,这是她这一周第一次出门,出门选礼物。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