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121章 那就厌恶个彻底吧

    “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问道,嗓音很沉。

    这一句,无疑是在问:怎么样,你现在可以爱我了吧?

    这句话,简直卑微到谷底,卑微得不像他宫欧。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他。

    宫欧按在她后颈的手慢慢放下来,推着她往后,时小念一步一步往后,直到退到墙边,退无可退。

    宫欧将她按在墙上,一手按在她的肩上,一手按在她头顶上方的墙上。

    他低眸深深地盯着她,“怎么样,说啊,你还有什么理由看不上我?”

    你还有什么理由看不上我。

    如此张狂。

    “……”时小念靠着冰冷的墙,嘴唇动了动,“有。”

    “……”宫欧的身形再一次僵住。

    她真是懂怎么伤他。

    一刀、又一刀、再一刀。

    刀刀鲜血淋漓。

    时小念盯着他的脸,淡淡地反问道,“你去英国是为了什么,不是公事,对吗?”

    宫欧的眸子一下子定住,“你……”

    她知道了?

    “你是去和联姻对象见面的,我没说错吧。”时小念问道,“这样的你,你要我怎么认为你是单身的?”

    宫欧站在她面前,黑色的瞳孔一下子缩紧,脸色有一瞬间的难堪。

    他是怕她多想伤心才……

    “那是家族的安排,宫家历来如此,那不代表什么!”宫欧低沉吼出。

    “我没有质疑你们家族的安排。”时小念接着他的话说道,目光认真,“但我有我的底线,一个不是单身的人,我不会去想爱不爱的可能性。”

    男女关系中,不是只有感情,还应该有原则,不是吗?

    “我说过,除了婚姻,我什么都能给你!”宫欧瞪着她,“家族安排的人只是宫家的少奶奶而已!”

    不是他心中的人。

    她为什么就是不明白!有些事不是他一个人能强权决定的!

    “何必把享齐人之福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时小念道。

    “你就非看中婚姻那一张纸么?”

    “我尊重婚姻。”

    时小念斩钉截铁地说道。

    “……”

    “我讨厌那一套所谓正室谈门当户对、情人谈爱情的理论。在我眼里,这种理论就是胡扯,是你们男人为满足自己的念说出来的鬼话。”时小念认真地说道。

    “……”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我,但这就是我的原则。”她道。

    她说,这就是她的原则。

    所谓原则,就是不可打破的。

    宫欧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双黑眸死死地瞪着她,“你这坚持的算什么该死的原则!”

    他见过的女人不少。

    谁会像她一样坚持这种无用的原则。

    时小念正要反驳,目光落在他的胸膛,他穿着浴袍,领口敞开,露出坚实的胸膛,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擦伤。

    还没有处理的擦伤。

    都是在公园爬山时留下的。

    一回来,他没有给自己处理伤口,却给她洗头,给她喂饭……

    看到这些,时小念的语气不由得软下来,“宫欧,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挺好的,我很感激。”

    “感激?”

    宫欧阴沉地看着她。

    谁要那见鬼的感激。

    “……”时小念抿唇,顿了顿道,“但我真的不能接受做你的情人,请你明白,我也不会爱上一个非单身的人。”

    “……”

    “宫欧。”时小念抬眸看向他,怀着一丝不可能的希望说道,“假如你对我真有那么一丝感情,请你放了我……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宫欧就低头吻住了她。

    他按她按在墙上,用力地吻下去,不顾一切地狂吻。

    为什么不能和她好好谈一次……

    时小念用力地紧闭着唇,宫欧目光阴狠地盯着她,牙齿咬上她柔软的唇,逼迫她打开唇。

    她固执地不肯张开唇。

    这样抗拒的举动更加惹怒宫欧,他疯狂地厮咬着她的唇,如猛兽袭击猎物,坚实的胸膛贴上她的。

    时小念用尽全力,固执得顽固。

    他疯了一样在她的唇上折磨。

    直到一丝血腥味在两人紧贴的唇上扩散开来,宫欧的身影再一次僵住。

    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近在眼前的脸,慢慢放开她,低眸看向她的唇,她的嘴上殷红一片,全是鲜血。

    她背靠着墙,一张脸柔柔弱弱的,却顽固得叫人抓狂。

    宫欧慢慢伸出手,拇指拭过她的嘴唇,指尖立刻一片鲜红。

    她的唇上有一个明显被他咬破的伤口。

    他的喉咙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让他喘不上气来。

    “你什么意思,你这算是和我在摊牌?”宫欧盯着自己拇指上的血迹,眼中透出一抹疯狂的狠意,“摊完牌就开始和我玩宁死不从是吗?”

    她竟然宁愿让他咬破她的唇,都不肯回应他的吻。

    她厉害。

    时小念尝到淡淡的血腥味,迎向他的视线,努力心平气和地和他说,“我希望你能明白我。”

    “我不明白!”

    宫欧歇斯底里,一把攥过她的手,将她丢到床上。

    这一刻,她平静的拒绝让他的理智荡然无存。

    “啊――”

    时小念被甩到床上,被包住固定好的手臂碰到床痛得她叫起来,眼泪差点掉下。

    宫欧瞪着她,眼里掠过一抹心疼,伸手想要拉起她。

    时小念怨恨地看向他。

    这一眼,让宫欧僵硬地收回手,将眼中的心疼抹去。

    下一秒,宫欧欺负而上,将她按在床上,低眸盯着她,冷冷地道,“时小念,我告诉你,你接受得了也要接受,接受不了也要接受!”

    说着,宫欧就要低头吻向她。

    他的薄唇吻上她的前一秒,时小念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为什么每次都不能好好和她说话。

    为什么每次她一说离开、放开,他就要发狂。

    他是人,不是野兽。

    闻言,宫欧的唇停在她鲜红的唇前,自嘲地勾唇,“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注定就是我的!”

    他要的人,永远不可以离开他。

    “就算我永远不会爱上你?你也要这样?”时小念躺在床上,震惊地看着他。

    他就非要偏执到这种地步吗?

    听到“爱”这个字眼,宫欧的眼中闪过一秒的怔愣,随后,他盯着她破掉的嘴唇,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字,“要!”

    他就要她!

    管不了其它!

    话落,宫欧便不顾一切地吻了下去,将她唇上的鲜血一一舔噬干净,吻得她不由自主地颤栗。

    他抓起她的手,吻上她的指尖。

    时小念的指尖轻颤,宫欧狂傲地勾唇,“看,你有感觉。”

    “我讨厌你!”

    时小念瞪着他的脸说出口,声音有些颤抖。

    “……”

    宫欧的瞳孔缩紧。

    “宫欧,我本来觉得你对我变好了。”时小念看着他铁青的脸色道,“但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厌恶!”

    讨厌。

    厌恶。

    她还真是能斟酌用字。

    宫欧往死里握紧她的手,时小念硬生生地忍着痛,不哼一声。

    他低下眸,盯着她的脸,一字一字残酷地道,“那就厌恶个彻底吧!”

    反正她的心也不会给他。

    说完,宫欧再一次俯下身吻住她的唇,时小念伸手想打他,手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按住。

    他的气息强势地朝她袭来。

    而她,无力反抗。

    又是一场极致却残酷的缠绵。

    她在他的疯狂之下半昏半睡过去。

    宫欧从床上下来,人却格外清醒,他英俊的脸上冒出细汗,一双眼格外深邃。

    他走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外面还在下雨。

    卧室的空气里残留着两人交融后的气息。

    宫欧走到床前,低眸看着床上昏睡的人,眉头微蹙。

    宫欧在床边坐下来,伸手缓缓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只见她的锁骨处全是鲜红的吻痕,印证着他方才的一场荒唐。

    她的嘴唇还是破的,鲜血凝固成一颗血珠留在唇上。

    宫欧的眼里溢起一抹后悔,他伸出手,指尖轻碰她的嘴唇,时小念的眉皱起来,没有醒,一张脸上却写满不舒服。

    肯定很疼。

    该死的,他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

    “你为什么非要激怒我?”

    她一再说要离开,不爱他,不要他,要离开他。

    她懂不懂,他听不得这个话。

    宫欧慢慢俯下身,俊庞逼近她的脸,薄唇轻轻印上她的唇,嗓音低哑,“不疼了,乖。”

    他哄着她。

    但她有没听到。

    宫欧离开她的唇,视线掠过她的左臂,纱布不包的边缘有着微微的红肿,他目光一凛,立刻冲出卧室,朝外喊道,“封德!叫医生!”

    医生很快被请到天之港。

    卧室里,宫欧穿着较为休闲的衣服在床尾走来走去,浑身透着一股烦躁,一双黑眸满是不豫地看向站在床边的医生,“怎么样?看半天看出什么了?”

    “之前在医院包扎的时候还好好的,是不是又碰伤了?”医生疑惑地问道。

    “……”

    想到刚刚那场不计后果的缠绵,宫欧烦闷地伸出一手埋入发间,“我是要你来治病!不是要你提问的!”

    医生被宫欧眼中的戾气吓道,忙点头,“好,我马上给她重新包扎。”

    “……”

    宫欧站在床尾盯着他重新包扎,牙关咬紧,不时吼他,“你给我轻点!”

    “没事,她现在昏睡着,感觉不到疼。”

    “那我把你打昏了砍你一百刀,行不行?”宫欧的眸光如利箭般朝他射过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