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130章 学学我家小念

    宫欧勾着唇,忽然转眸看向封德,黑眸深邃,“封德。”

    “少爷有什么吩咐?”封德努力打起精神。

    “我女人是不是特别漂亮?”宫欧笑着问道,嗓音磁性性感,一双漂亮的瞳仁里满是得意。

    “啊?”

    “记得多吃蔬菜,你这老头子越长皱纹越多,学学我家小念饮食行不行?”宫欧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然后转身又抓了几捆娃娃菜。

    “哦。”

    封德郁闷地摸摸自己的脸,他都一把年纪了,不长皱纹难道长朵花吗?

    少爷这是嫌弃他年纪大了?

    难道他也要去拉拉皮?

    逛过蔬菜区,宫欧又走向零食区,将一袋袋的零食往购物车里扔。

    蓦地,宫欧看到货架上摆着一排糖罐。

    糖罐是卡通小女孩的造型,一头长发扎成丸子头,里边全是七彩颜色的糖粒。

    时小念每次在书房画画的时候就是扎着丸子头。

    宫欧修长的手握起一个糖罐,指尖摩挲过丸子头,唇角再次勾起。

    还是不及时小念的丸子头可爱。

    这糖罐小女孩笑得太傻气,他的时小念不是这样,外表清纯,双眸清澈,骨子里又透着一股随时随地豁出去的叛逆。

    “笑傻气一点好。”

    除非是刻意伪装,平时她的嘴角总是带着心事重重的感觉。

    不知道在想什么。

    宫欧盯着糖罐小女孩自言自语。

    封德站在他身后,就见宫欧伸长双臂,抱着一堆的糖罐小女孩丢进购物车。

    似是这样还不满意,宫欧回过头看向封德,“封德。”

    “少爷有什么吩咐?”

    “去把这个糖罐的生产公司收购到我旗下,给糖罐改名再推出上市。”宫欧说道,言语间尽是不可一世的高高在上。

    封德狐疑地看向他,怎么还想起做糖了?

    “不知道少爷要改成什么名?”封德问道。

    改成什么。

    宫欧的步子顿下来,黑眸加深,透出一抹思索的神色,半晌,他开口,“念念,就叫念念糖。”

    原来又是为了时小姐。

    “是,少爷。”

    封德低头。

    “对了,关于那个开发的速度让他们提起来,至少先给我一个完美的成品。”宫欧沉声说道。

    封德低头,“是,少爷,我会催促他们。”

    宫欧颌首,迈着长腿继续往前走去,忽然看到一个田园抱枕,立刻抓起来,“封德,这像不像时小念?”

    “……”

    封德抚额。

    时小姐只是比较偏爱田园风格而已,怎么就和一个抱枕像起来了。

    等宫欧从超市走出来,封德看着自己的手机备忘录,上面已经记录下十五个商品。

    这些商品都和时小念有着莫名其妙的相似处,宫欧决定收购下来,全部换名再推出……

    不是改名成念念,就是改名是不忘,再不就是念念不忘。

    反正就是要和时小姐挂勾。

    封德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看人陷入爱情的是这样子的。

    “过一阵等小念的手伤痊愈,我准备带她去潜海,你安排好。”宫欧一边走向车一边道。

    “是,少爷。”

    过一阵的安排是潜海。

    那明天、后天呢?

    宫欧抿唇,蓦地看向封德,道,“去查查有些什么浪漫的景点,不危险的,我明天带小念去逛逛。”

    她手受伤了,可以去欣赏一下美景。

    闻言,封德忍不住道,“少爷,您已经有几天没去公司了,有文件等着给你批阅。”

    “晚上交给我。”他可以晚上在时小念睡后工作。

    “那还有会议……”

    “全部推后。”

    宫欧果断地做出决定,时小念受着伤,心情不好的很,做为她的男人,他自然要先陪她。

    坐到车上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慢慢黑了。

    宫欧看向封德,“回去教我做菜。”

    “什么?”封德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一脸惊诧地看向宫欧。

    少爷什么时候下过厨,他就只会嫌弃他人做菜而已。

    “我要亲自下厨。”

    只是一件下厨的事,宫欧说得有几分狂傲,修长的手上拿着手机。

    手机屏幕亮着。

    上面是一条新闻,新闻标题是--据统计,会做饭的男人是女人的最爱

    宫欧坐在那里,一双眼中透着格外的自信。

    他就不信她时小念的心是石头做的。

    他做这么多,她要是还不感动,他就把她解剖了给她换颗心!

    司机插话问道,“宫先生,现在去哪里?”

    宫欧扬眉,“去接时小念。”

    “是。”

    车缓缓启动。

    夜幕降临,疯狂游乐园里--

    时小念玩到累得不行,再也玩不动,有些虚脱地走到沙地里,坐到秋千上。

    夜色笼罩着整个游乐园,凉风徐徐吹来,吹走她脸上的薄汗。

    “还想玩什么?”

    慕千初走过来,在她旁边的一个秋千架上坐下来,双眼宠溺地凝看向她。

    “不玩了。”时小念笑着连连摆手,“都疯一下午了,累死。”

    “开心吗?”慕千初问。

    “开心。”时小念连连点头,看向慕千初,一张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今天,是我这些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因为,她又过了一天少年时无忧无虑的时光。

    “开心就好。”

    慕千初阴柔的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双脚抵在沙地上,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说道,“那现在可以告诉我,让你心情不好的是什么了吗?”

    闻言,时小念的笑容僵在脸上。

    “小念,不要把不开心的事藏在心里,这样负面情绪只会越积越多。”慕千初温和地说道,“趁着开心,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一切就都过去了。”

    时小念坐在秋千上望着他。

    沙地周围有着一排地灯,炽白的灯光照射在慕千初的脸上,是那么俊美那么温柔。

    她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曾经的慕千初是真的回来了。

    只有他才会照顾到她的种种情绪。

    时小念低下头,一手紧握住秋千的竖绳,说道,“我的计划失败了,千初。”

    “是吗?”

    慕千初淡淡地反问,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

    “宫欧要孩子不要唐艺,唐艺求我帮她,我拒绝了。”时小念说道,声音有些低。

    慕千初微笑,声音如春风般温和,“小念在我眼里一直就是恩怨分明的人,她对不起你在先,你没理由同情她。”

    “我不觉得我做的是错的。”时小念顿了顿,才继续道,“但是当我看到bb的时候,我心里堵得厉害,不知道为什么。”

    “……”

    慕千初沉默地看着她。

    “我今天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们母子分离。”时小念说道,抬眸看向慕千初,“千初,这对bb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她看着bb,就能想到自己。

    慕千初深深地注视着她,忽然说道,“小念,有件事,我要和你坦白。”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他。

    “其实,bb并非是宫欧的孩子。”慕千初说道,目光有些内疚地看向时小念。

    “什么?”

    时小念震惊地睁大眼,一下子从秋千上跳下来。

    不是宫欧的孩子?

    怎么会这样。

    慕千初看着她,迎着夜里的凉风慢条斯理地道,“当时,发时时笛和唐艺三年前的阴谋后,我去调查唐艺,发现她独自带着bb,但那孩子不是宫欧的,而是唐艺和另一个男人生的。”

    “那后来怎么……”

    “是我要唐艺误导你。”慕千初说道,将真相说出来。

    时小念怎么都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件事,一脸愕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误导我没有用,宫欧今天去查亲子鉴定了,一查就能查出来。”

    这么说,当时慕千初带她去做的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

    是拿来骗她的。

    “我没想过能误导宫欧,能误导你就行了。”慕千初从秋千上站起来,一双白色的皮鞋鞋子陷进沙子里。

    “为什么?”

    时小念茫然。

    她怎么都没想过慕千初会骗她,误导她有什么意义?

    “因为当时的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爱上宫欧了。”慕千初注视着她一字一字说道,“小念,你知道吗,从我发现你和宫欧的关系开始,我就在惶恐。”

    “……”

    时小念呆呆地看向他。

    慕千初看着她勾起唇角,笑容泛着说不出的苦涩,“我不在乎什么身体清白,更不在乎你现在在谁的身旁,我在乎的是……你的心在谁的身上。”

    “千初……”

    她不知道他原来想了这么多。

    “是我失忆在先,是我先把你忘记了,一想到这些年我对你的所作所为,我都后悔得不行。”慕千初苦笑着说道,“小念,曾经我是你身边的唯一。可一晃这么多年,时间太长,我对你已经无法确定了……”

    时间太长,我对你已经无法确定了。

    “……”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他,沙地上的地灯亮得刺眼,亮得她眼睛莫名地酸涩起来。

    “我很怕,怕你的心已经没有一点我的位置。”慕千初一步一步走向她,站到她面前,双眼哀伤地凝视着她,“你在谁的身旁没关系,我可以争回来;可你的心如果落在别人身上,我要怎么再夺回来?”

    心,是最不可能抢夺的东西。

    “千初,我……”

    时小念想说什么,但好久都没能说出来。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