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258章 哭得我心疼

    “我不要。 ”时小念见一旁的病人离开,然后用力地甩开宫欧的手就往前走去。

    “时小念!”

    宫欧吼她。

    时小念头也不回。

    “!”宫欧低咒一声,一脚踹向一旁的墙,牙关咬紧。

    孩子。

    为什么这个时候来个孩子!他等那么久,宝宝迟迟不来,却在这个时候来了。

    他真应该把时笛给剁了,而不是放她一条生路!

    时小念大步走出医院,连车也没坐,径自往前走去,很快,她的手被人从后攥住,被抓得人跟着转过去。

    “你要去哪?”宫欧低眸瞪着她,冷厉地开口,脸上有着不悦。

    “我想一个人静静,你放手。”

    时小念冷淡地说道,心里委屈极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有了孩子他不但不高兴,还在怀疑她。

    “谁允许你一个人了!”

    宫欧专制地道,时小念挣扎开他的手,宫欧的脸色一沉,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走到车旁将她塞进车里,“时小念,你不准再离开我!上次的事我只允许发生一次!”

    他不会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他不会再让她遇到第二次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

    时小念被硬是塞进车里,她调整着位置,看着宫欧从另一边上车,她不禁冷冷地问道,“宫欧,其实你从来没相信过我是不是?你还是觉得我那晚被人侮辱了!”

    “闭嘴!”

    一听到侮辱两个字,宫欧就大声吼道,脸色阴郁得可怕,一双眸戾气浓烈地瞪着她,一只手死死地握住拳。

    “……”

    见到他这个反应,时小念知道了答案,不禁苦笑一声,不再说话,垂下眸来,眼睛酸涩得厉害。

    她以为他已经相信她了。

    原来,他根本没有。

    宫欧坐在她身旁,很久,他才将怒意压下去一些,道,“我说了,不准再谈那件事,那件事已经过了。”

    “你不相信我,这件事就没过。”时小念说道。

    “我说过了就是过了!能不能别再提了!”

    宫欧狠戾地瞪她,低吼出来,一张脸怒意彰显,额上甚至泛出青筋。

    为什么要他一再去面对那个事情!

    他都不愿意去想了!

    “……”

    时小念被他吼得身体阵瑟缩,不再理会他,转过脸望向车窗外,眼睛有些酸涩,眼泪不由得淌落下来。

    委屈溢满她的心口。

    本来是该开心的事可现在却显得变味了。

    一路上,两人都陷入沉默,没人开口,没人讲话,时小念望着车窗外,泪水无声地落下。

    回到帝国城堡,时小念头也不回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身后,宫欧没有跟上来。

    但她听到家具被砸的声响。

    他又开始发脾气,开始发火了,他这个人一点都经不起激怒,一怒就克制不住自己,帝国城堡上下又要不得安宁。

    时小念一回到卧室,就扑倒在上哭泣。

    有委屈,有失望。

    她不懂,宫欧明明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在这种事会偏执得那么厉害,就是不相信她,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她当初说要检查,他又不肯她被检查。

    就这么接受了,然后还像以前一样对她好,在她经历过那种事后,他还是那么爱她,她很感动。

    可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难道他觉得她在撒谎吗?

    “宫欧,你浑蛋……”

    时小念哭着骂出声来,把整张脸埋进被子里哭得不行,一双手紧紧抓住被子。

    “叩叩叩。”

    敲门声突然响起。

    时小念从上坐起来,伸手擦了擦眼泪,然后走到房门前打开门。

    “时小姐。”封德站在外面,见到她一副哭过的模样愣了下,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时小姐,这是医院的检查单子。”

    “谢谢。”

    时小念接过袋子。

    “时小姐你还好吗?”封德关心地问道。

    “我很好。”时小念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沉默两秒又问道,“他还在砸东西?”

    封德点了点头,“是。”

    “让他砸去,无理取闹!不相信人!偏执狂!”时小念有些愤怒地说道,转身要往房里走。

    “时小姐,少爷并非是不相信你。”封德叫住她。

    “并非?”时小念自嘲地笑了一声,转过身红着双眼看向封德那张慈祥的脸,“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砸东西,因为他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根本不相信我!”

    闻言,封德叹了口气,说道,“少爷不是不相信时小姐。”

    “什么意思?”

    时小念问道。

    这难道还叫相信她么?

    “这……”封德想了想还是说道,“少爷是觉得时小姐当时昏了过去,不愿意接受事实。”

    “什么?”

    时小念愣了下,随即便觉得荒唐至极,“又觉得我忘了是吧,又觉得我可能是小时失忆?为什么他每次宁愿相信那些荒唐的东西,都不愿意相信我?”

    时小念这一刻很想把宫欧的脑袋敲开来看看,看他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时小念不要这么动手,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清楚的。”封德无奈地说道。

    “……”

    对,他有偏执型人格障碍,她不能用正常人的思路去解释他的所作所为。

    时小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人是她自己选的,自己爱的,好的她爱,坏的她也要接受,或是去引导。

    “封管家,那我应该怎么办?”时小念问道,“再上一次测谎椅?或者,催眠,我被催眠了说出来的话他总能信吧?”

    反正她也不是没上过测试椅,也不是没被催眠过。

    封德看着时小念这个委曲求全的样子也是有些不忍,说道,“时小姐是个宽容的人,那好,我去和少爷谈谈,若是他愿意,催眠也未必不是个好方法。”

    “嗯。”

    时小念点头。

    封德转身离去。

    时小念往里走去,一张清秀的脸上没有一点因怀孕而喜悦的表情,她走到钢琴前坐下,视线落在上面的刻痕上。

    宫彧。

    宫欧的哥哥。

    时小念抬起手触摸着那刻痕,封德说过,宫欧偏执起来,宫彧能够解决。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劝宫欧?”时小念轻声地问道。

    宫彧死了,所有人中只有她是宫欧最亲近的一个,连封管家都要请示她拿主意,可事实上,她又能拿什么主意呢?

    为什么不相信她。

    为什么。

    时小念摸着钢琴上面的刻痕,眼睛酸涩极了,她努力不让泪水掉下,但眼泪还是掉落下来……

    时小念在钢琴前一坐就坐了两个小时。

    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传来。

    时小念抬起脸,只见宫欧从外面走进来,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家居服,儒雅的家居服将他身上的戾气暴躁掩去不少,他的头发半湿,像是刚运动过冲完澡。

    时小念低下头,伸手抹掉眼泪。

    “哭过了?”

    宫欧的长腿迈到她面前,低沉的嗓音响起。

    “没有。”

    时小念说道,语气带着几分倔强。

    “哭过就是哭过,说什么谎!”

    宫欧不悦地道,一手强硬地抬起她的下巴。

    时小念被迫地仰起脸,她脸上的泪痕让他的胸口狠狠地一疼,他的眉头一下子拧起,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怎么哭成这样了?”

    “我没事,有事的是你。”

    时小念不去看他的眼睛,淡漠地说道,想推开他的手却推不开,下巴一直被他的手强势地捏住。

    “我也没事!”宫欧沉声道。

    “没事你砸东西?”时小念道。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跟着我宫欧就这么委屈你?”宫欧说道,侧过脸,冷冷地扬声,“封德,倒杯茶水进来。”

    “是,少爷。”

    封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时小念仍坐在钢琴前面,她听不出宫欧语气里的怒气,他的怒火已经过掉了么?

    宫欧忽然在她面前半蹲下来,双手握住她的手,仰着俊庞深深地注视着她,说道,“别哭了行不行,哭得我心疼!”

    他的语气永远是强势的。

    他这个动作就像在向她单膝下跪一样。

    时小念怔了下,眨着酸涩的眼睛,说道,“你怎么突然不生气了?是不是同意我催眠?”

    “催眠也会伤害身体,你今年才经历过一次,不能再做了。”

    宫欧说道,嗓音低沉磁性,格外动人。

    “那你怎么突然不生气了?”

    时小念不解地看着他。

    他单膝跪在她的身前,修长的手包拢住她的手,半湿的短发下,一张脸庞英俊姓感,剑收到下一双黑瞳直直地注视着她,他的眼睛很漂亮,是那种多看几眼就会陷下去的。

    宫欧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封德从外面端着一杯茶过来,透明的玻璃杯里茶水呈深颜色,上面飘着一块柠檬片,制作得很精美。

    “时小姐,请用茶。”封德站在一旁恭敬地道。

    “不用了。”时小念下意识地拒绝,“我不知道怀孕了能不能喝茶,先放在一边吧,等我看一些资料后再说。”

    “没关系的,喝吧,喝完茶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宫欧蹲在她的腿边说道,松开她的一只手,嗓音磁性像是有一种蛊惑般。

    时小念看了宫欧一眼,没怎么多想接过茶杯,正要喝上一口,就闻到茶杯中有一股药香伴着柠檬的香气灌进她的鼻子。

    她的心顿时一沉。

    封德退了出去。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