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374章 我们真的不合适

    “时小念!你不过来了是不是?行!我现在就去找你!我看你往哪里跑!”宫欧不悦地大声说道。

    “我已经在医院了。”

    时小念淡淡地说道,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不再是犹豫、踌躇,而是坚定。

    “真的?”宫欧的语气瞬间变了,带着一阵狂喜,随即又压抑下来,清咳一声,“那我怎么没见到你,是不是上电梯了?”

    那边传来一些声音,像是跳下床的震响。

    很响。

    他一个病人跳床?

    “我在医院的花园,你过来吧,就一个人过来,行吗?”

    时小念平静地说道。

    今天,她必须和宫欧把话说清楚了。

    这个深渊,他曾经试图拉她远离过,但他后悔了,现在,她来拉他远离。

    她的话刚落,电话就被挂断。

    不出五分钟,宫欧就站在了她的面前。

    如风来袭。

    他穿着医院白色的病号服,外面套着一件灰色风衣,额头上的白色纱布已被解开,只有一块方形的纱布贴着额角,他的脸色比前两天好了一些,面庞英俊,除了伤,找不到一点瑕疵,唯有一只耳朵有着深深的一线伤痕。

    他站在那里,一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修长的手上提着一个水果篮子。

    “……”

    时小念愣了下。

    这水果篮不是扔了么。

    “你买的?”

    宫欧低眸看着她问道,黑眸幽暗,暗镶着一抹得意。

    居然知道亲自提着礼物来了。

    这女人有进步。

    时小念迟疑一秒然后点头,“是我买的。”

    “那为什么不拿进来?还放垃圾箱上面,你也知道这摆得太丑了?”宫欧冷哼一声,径自在她身边坐下来,一把撕下来上面的包装,两只修长的手将里边的水果一一取出,然后重新摆上。

    第一层铺什么,第二层铺什么,他都计较,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律。

    果然,他的偏执型人格障碍还没医好。

    时小念坐在那里,一双眼睛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他脸部轮廓深邃,那么英俊不凡,那么睿智聪明,带给现代人前所未有的科技享受。

    他值得更好,而不是在儿女情长上反复纠缠。

    伤人,更伤己。

    她看着他专注地摆放着水果,忽然问道,“疼吗?”

    闻言,宫欧抬眸看她一眼,“现在才知道问是不是晚了点?我这伤都好差不多了。”

    不过是缝了几针而已,用最好的医术,他连疤都不会留下。

    “我不是问这个伤。”

    时小念淡淡地道。

    宫欧黑眸幽深地注视着他,时小念伸手指了指他的身体,慢慢说道,“我是指这个,你父亲打你的,以及,你自残的伤。”

    宫欧的手上拿着一个桃子,听到这话,眉头拧起来,愠怒地道,“谁告诉你,封德那老头子?”

    “我就是知道了。”时小念注视着他,“伤在哪里?”

    “都好了。”

    宫欧沉声道。

    时小念主动坐过去,隔着水果篮伸出手就将宫欧的衣领往下狠狠一扯,一颗扣子绷开,落到地上。

    宫欧触不及防。

    他的领子被她扯下一段,她清楚地看到他锁骨下方的皮肤有一道微深的痕迹,这是伤痕,这根本是三个月了还没恢复好的伤痕,还那么清晰。

    可以想象,打的时候有多重,有多疼。

    “……”

    宫欧深深地盯着她,伸手想将她的手拿下来,但她的手指抓着他的衣领,指甲碰触到他的皮肤,像在撩拨他的心脏似的,又麻又痒。

    他忽然就舍不得她的手离开了。

    时小念看着那道伤痕,忽然就胆怯了,她不敢再往下拉,不敢去看他身上更多的伤痕。

    她的手慢慢落下来。

    宫欧很想抓回她的手,想想以后还有的是时间,于是作罢。

    “很疼吗?”她问道,出口的声音便哑了,发音发得艰难。

    “不疼,伤的时候特舒服!”

    “……”

    时小念目光黯淡地盯着他,眼眶泛红。

    宫欧凝视着她的脸,说道,“你不信?真的,我那时候找不到你,我都受不了自己,被打一顿反而舒坦。”

    “宫欧……”

    哪有人会有这样的思想。

    宫欧看着她,深深地凝视着她,一只手继续摆水果,沉声说道,“时小念,找你的那半年,我找得都快疯了。”

    找的快疯了。

    时小念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一双眼睛泛着淡淡的红,“抱歉,我一无所知。”

    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怨恨他,怨恨宫家。

    “你不用和我说抱歉,我说过,我为你做什么事都是应该!”宫欧凝视着她,忽然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笑容,“看!”

    时小念低眸,只见水果篮里已经摆得得别漂亮,一层一层,看起来有着一种规律美感。

    “果然好看多了。”

    时小念有些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

    “那走吧!”宫欧盯着她道,站起来伸手去牵她的手,“去做饭给我吃,先来一点最简单最快的!”

    他已经太久没吃到她做的食物。

    饿死了。

    时小念没有甩开他的手,但也没有站起来。

    她就这么坐在白色长椅上,身体被他拉得往前倾,手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宫欧低下脸看向她,只见她微微低垂着头,长发被阳光照得有一层浅浅的光晕,白皙的脸上没有和他一样的喜悦,有的只有黯然、落莫,心事重重一般。

    “……”

    宫欧站在那里,漆黑的眸深深地盯着她,那一刹那,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的手越发用力地握紧她。

    时小念坐在那里,樱粉的唇动了动,有些缓慢地说道,“宫欧,我仔细考虑过了。”

    “如果你要说什么我不爱听的话,那你还是不要说了!否则,我会掐死你!”

    “……”

    “……”

    “我们不要复合了。”时小念还是说出了口,语气平淡。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

    水果篮从宫欧的手上落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各式各样的水果落满一地,满地狼籍,圣女果破裂在地上涂上一抹鲜艳的红。

    时小念低眸怔怔地看着那些四处滚动的水果,抽回自己的手。

    宫欧握得特别紧,“时小念,你是不是还恨我?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消除你心底的恨意?”

    那半年,是他的错,是他找不到她。

    她恨他应该的。

    可总要给他机会修改这一切。

    “我是认真考虑过的。”时小念慢慢抬起脸,迎向他深邃的眼,认真说道,“其实过去这么久,我们之间闹也闹过,分也分过。宫欧,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他们之间的,不是爱,是强求。

    “你还是恨我!”

    宫欧瞪着她,猛地在她身前半蹲下来,手紧紧握住她的,有些急躁地道,“我承认,我没用,我半年都没有找到你!那你打我好了,你把我揍一顿,怎么样?”

    揍一顿?

    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居然这么卑微。

    “宫欧,你站起来。”时小念拉他站起来。

    她没有力量能拉动宫欧。

    宫欧仍旧蹲在那里,一双黑眸深深地盯着她,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你跟我回家!现在!立刻!马上!”

    他的语气越来越重。

    “宫欧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时小念无奈地说道,“不是我恨不恨你的事,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们复合,也只会像以前一样,矛盾不止。”

    “我们哪里不合适?”宫欧突然又站起来,吼道,“时小念!我找你找了半年,我放下.不管,我耗出去大量人力财力,就等你这么一句话?”

    他的声音很大。

    不远处在亭子里练太极的老人见状好奇地投来一眼,然后默默地离开。

    “宫欧你声音小点。”时小念站起来说道,有些窘迫。

    有病人正往这边看,时小念连忙拉着他往里边的亭子走去,亭子上爬满了藤蔓,相对而言是个隐密的空间。

    她脚步匆匆的,生怕被人发现,鞋子踩上了一个小小的圣女果。

    圣女果被踩烂成泥。

    宫欧沉着脸看了一眼,感觉那一脚是踩在他的胸口上,疼得钻心。

    时小念将宫欧拉进亭子,阳光从绿色的藤蔓间穿梭进来,一束一束落在两在两人身上,她看着宫欧的难看脸色,淡淡地开口,“宫欧……”

    “你说,我们哪里不合适,列不出十条我们就是合适!”

    宫欧打断她的话,厉声说道。

    十条吗。

    二十条她也列得出来。

    “那我列出来了,你就能承认我们不合适吗?”时小念看着他问道。

    “……”

    宫欧青着脸不说话。

    “好,我说。”时小念往后退了一步,靠在柱子上,“第一条,我们性格不合适,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会为不同的观点而争执。”

    “你嫌弃我?”

    宫欧瞪着她道,脸色铁青,黑色的眸中掠过一抹自卑。

    他以为她嫌弃他的偏执型人格障碍。

    可他,是为了她才不接受治疗,他容不得自己少爱她一分!

    “不是,性格不合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时小念轻声说道,藤蔓的绿色叶子贴着她的手臂被风吹得翩翩浮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