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391章 小念,我知道错了

    他胆怯了。

    自从遇上时小念后,他好像变得越来越懂得害怕是什么。

    他怕他进去,看到是慕千初和时小念手挽手走出来

    他更怕自己无法面对时小念。

    他要怎么面对时小念?

    “我女儿被你们宫家囚禁了整整半年,因为你订婚的消息而急火攻心,提前生产,生产之后身体就彻底虚了,又思虑儿子过度,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她高烧不止,连站都站不稳。这笔账我一直记在心上!”

    “要不是千初犯险去英国将我女儿救出来,恐怕这会她已经被你们宫家折磨死了吧?”

    “……”

    席母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怪不得他在英国的时候,听到什么提前生产的话,原来是因为他订婚而急火攻心。

    他为她和另一个女人的订婚,她因为他而提前生产。

    她痛苦绝望的时候,是慕千初把她救了出来。

    她身体虚弱的时候,是慕千初陪在她身边。

    那他算做了什么对的事?

    没有。

    现在想想,竟然是一件都没有。

    他一开始接受不了席钰的事,就逼迫她分手,他不相信她,不相信孩子是他的,直到她被宫家囚禁他才有所察觉。

    他以为自己都是为了她,可结果呢,他让她受了多少伤。

    她居然还瞒着,只字不提。

    他没有照顾过她一天,一天都没有。

    他还在她面前一副他什么都没错,他什么都是为了她,她就是该回到他身边,她就是该他的模样,她一定觉得他特别可笑吧。

    再没有比他可笑的人了。

    他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有什么脸去见她。

    她现在的一切,都是他害的。

    宫欧到现在才明白,出车祸的时候,时小念心中对他的恨到底有多浓,有多重。

    她是真的想抱着他一起死,因为他毁了她太多太多。

    宫欧坐在长椅上,慢慢俯下身,仿佛背上被压着千斤的重量,双手捧住自己的头。

    “宫欧,你到底做了什么。”

    雨水洗刷着他的俊庞,划过他微颤的薄唇,顺着下巴的孤度淌下来。

    漫天的大雨中只有他一个人。

    那么孤独。

    那么落寞。

    他手上的纱布已经湿透,伤口的血跟着渗出,化淡的血水往下淌。

    宫欧伸出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摁亮屏幕,看着水一滴滴落在屏幕上,他伸手擦去上面的水。

    一条提示跳出来,是一条娱乐新闻——

    时小念新作海上塔网络,先睹为快。

    他的小念也上新闻了。

    雨中,宫欧一遍遍抹去手机屏幕上的水珠,将漫画内容调出来,第一页的笔触极是灰暗。

    灰色的海,黑色的礁石,白色的塔,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

    第一页,女主角坠入灰色的海洋之中,却溅不起一点水花,海面风平浪静,看不出吞没了一个人。

    上面配着一行字,“你试过掉入水中,快被淹死的那一刻,却没有人拯救,甚至,没有人聆听到你求救声音的感觉么?”

    掉进水中的窒息感。

    宫欧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漫画,看着雨水一颗一颗落在上面,模糊了画面。

    这一晚的雨下得很大。

    时小念一个人坐在床上,一头长发垂在肩侧,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很是清澈,清澈地流动着黯然。

    她抬起自己的手,无名指动了动。

    那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像是从来也没有任何东西存在过。

    不知道为什么,时小念忽然想起她向宫欧坦诚心意后的那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她能够心无旁骛地爱着宫欧,不顾一切,坚定而勇敢。

    现在想来,那段时间真得很开心。

    哪怕,他们之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小问题,可那样义无反顾的心境再也不会有了。

    人,其实是明白得越多,顾忌得越多吧。

    坚强,有时候只是假相而已。

    时小念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无名指,苦涩地笑了笑。

    忽然,放在被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时小念拿起手机,是来自宫欧的一条信息——

    小念,我知道错了。

    “……”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那一行字,眸光呆滞,反复辨认那个号码,直到确认那是来自于宫欧,泪水顿时毫无预兆地淌下来。

    他居然发这样的信息给她。

    像个认错的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就认错了,他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是错的。

    时小念闭上眼,眼泪划过面颊,她伸手抚过脸,泪水却无法禁止。

    再没有半点睡意。

    时小念将手机反扣在那里,掀开被子下床,走到窗前往外望去。

    她不让自己想得太多。

    卧室里没有开灯,窗外的一切她反而看得清晰,磅礴的大雨落至,疯狂地洗礼着整个世界。

    天之港的小区在雨中宁静安谧。

    她推开窗户,顺着大雨往下望去,望着大雨冲进喷泉池中,喷泉池旁,似乎有个人影在那里。

    “……”

    时小念住在楼,这个高度望下去根本望不清。

    她长睫轻颤了一下,一种想法蹿进她的心里,蹿得她心惊肉跳。

    不会,不可能的。

    时小念冲到床前,拿起手机看着那条信息,贝齿紧咬着嘴唇,不会,不会是他。

    可万一是呢。

    他额头的伤还没好。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字几秒,时小念想了想,便转身就往外跑去,她跑出家门,拿起一柄伞冲进电梯。

    从幢楼里跑出来,时小念一边在檐下打开伞,一边往外望去。

    远处的喷泉池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长椅上,俯着身体,就这样淋在雨中。

    雨幕隔着距离,那身影不是宫欧又是谁。

    他还要不要命了,出车祸才几天,居然坐在这里淋雨。

    发条短信告诉她,他知道错了,然后像个傻子一样淋雨。这算什么,自我惩罚吗?

    “……”

    不知道为什么,望着那个雨中一动不动的身影,时小念站在那里,心里最后一点对宫欧的怨意都消失得荡然无存。

    傻瓜。

    没人这么道歉的,没人这么知道错的。

    她站在檐下撑开伞,正要往前走前,一道光闪进夜晚的雨雾中。

    只见一辆较小的跑车停在喷泉池前,车门被推开,莫娜执着一把黄色的伞走下车,一步步走到宫欧面前,将伞遮到宫欧的头顶上方,一手抚上宫欧的脸,替他抚去雨水。

    那么亲密,那么温暖。

    宫欧仍是坐着没有动,俯着身体,手上有一点点光亮。

    应该是手机。

    见状,莫娜把伞更加往宫欧身上撑去,自己的半边身体很快便湿了。

    伞的黄色成了夜晚的一抹温情脉脉。

    令人不敢去破坏的一副画面。

    时小念执着伞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退到立柱后面,收起了雨伞,双眸往那边望去。

    离得很远,时小念望着莫娜撑着伞在那里说着什么。

    宫欧的身体微微动了动。

    不一会儿,封德和几个保镖也赶到,个个撑着伞走下车,封德拿着一件大衣盖到宫欧的背上。

    现场一度有些混乱。

    雨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时小念看到宫欧被封德他们从长椅上扶起来,宫欧低着头,状态似乎很不好。

    他们往这边走来。

    时小念不禁往里缩了缩身体,不去看那一边。

    一群人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她这边,时小念听到他们的声音传来——

    “少爷,你头是不是还疼?你头上的伤缝针才缝了几天,不能淋雨,否则以后会留下头痛的病根。”

    “封管家,你别再说了,宫欧现在需要安静。”

    “那回去再说吧,开车门。”

    时小念慢慢从柱子后面探出头,往外望去,一群人围在离她较近的一部轿车前,宫欧站在他们中间,几把伞同时围着他。

    这个距离,时小念才看清宫欧的容貌。

    他站在那里,大衣下的身体全部湿透,纱布包着手有血水混出来往下淌落,宫欧的脸苍白没有血色,毫无生气,双眼不像从前那么有神,一双眼睛半垂着,睫毛上还沾着雨珠,仿佛是眼泪一般,薄唇动了动。

    他的手,怎么伤成那样?

    “少爷,您说什么?”封德紧张地问道,细听之下仍是满脸疑惑,“少爷,什么错了,您想说什么?”

    宫欧没有理会他,径自坐进车里,人像是跌坐进去的一般。

    “……”

    时小念望着他,泪水含在眼眶里,双眼变得通红。

    他是在说他错了。

    他知道错了。

    时小念的心口翻着一阵一阵的痛,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宫欧,你没错,没有人是完美的,他们都预料不到会发生这一切,预料不到会走至今天这样的境地。

    一行人上车,轿车、跑车相继离开。

    时小念望着车辆远去,也想走却搬不动一个步子,她人靠着柱子而站,这才发现,她刚才偷看的时候,把半边身子露在檐外,已经湿透。

    一半温热,一半冰火。

    原来,不能去爱的感觉远远要比恨一个人更难受。

    时小念身子瘫软地靠在柱子上,慢慢闭上眼睛。

    宫欧,我不怪你,再也不会怪你了。

    请你好好生活。

    请你一定要好起来。

    “踏、踏。”

    有高跟鞋踩着雨水的声音由远极近,慢慢传来。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