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406章 走不成了

    时小念翻着漫画笑出声来,望着漫画中的一页教堂画面,笑容凝滞在唇角,半晌,她慢慢地说道,“你一定要幸福,宫欧。”

    她把漫画合上放进行李箱,然后慢慢关上箱子,一张脸上的笑容再苦涩不过。

    “砰。”

    箱子关上发出沉沉的声音。

    她把对宫欧的爱关上了,把对漫画的追逐也关上了。

    通通关上。

    ……

    翌日,是天气晴好的一天,早晨,时小念洗漱过后走到阳台上做着简单的运动,呼吸早上的新鲜空气。

    她望着远方的天空,蓝得清澈,像是洗过一般,太阳慢慢从东方升起,没有一点刺眼,那光让人舒服。

    时小念活动完,拿起手机拨打夏雨的电话,没有打通。

    她只好作罢,转身往屋里走去,女佣和保镖们正在忙碌地装箱,慕千初抱着早早醒来的小葵在玩。

    “跟妈妈说早。”

    慕千初握着小葵的小手朝时小念招手,跟小招财猫似的。

    “早啊。”

    她走进厨房,简单弄着早餐,把餐点一道道端上桌,扬声道,“都过来吃早饭吧。”

    “是,大小姐。”

    保镖们齐齐应声。

    时小念转头,疑惑地问道,“母亲呢,怎么还不起床?”

    徐冰心一向起得很早。

    “啊,我去叫。”女佣有些激动地从行李箱前面站起来,眼神闪烁了一下,急着要走。

    时小念和慕千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到不对劲的味道。

    “我去叫吧。”

    时小念说着赶在女佣面前走到徐冰心的房门口,打开房门进去,只见徐冰心还躺在床上昏昏睡着,她连忙走到床边,正要出声,就见徐冰心的脸颊上有着一块瘀青。

    时小念震惊,“怎么会这样?”

    女佣跟着走进来,低着头道,“昨天夫人说要回意大利了,所以去外面买点礼物回去,没想到路上突然有车朝我们横冲直撞过来,幸好我们躲得快,不过夫人撞到了一旁的灯柱。”

    “撞到灯柱?我不是说过在回意大利前不要出门吗?”时小念闻言生气地说道。

    呆在天之港至少是安全的。

    “可是夫人想要出门啊。”女佣一脸委屈,“而且夫人说她没事,让我不要告诉你,让你担心。”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时小念愤怒地看着女佣,然后弯下腰在床边坐下,看着徐冰心脸上的瘀青有些不忍。

    徐冰心躺在床上,听到争执的声音慢慢地睁开眼睛,双眼迷蒙地看向时小念,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小念。”

    “母亲,你感觉怎么样?”

    时小念担忧地问道,牢牢地握住徐冰心的手。

    “我还好,就是觉得头有点晕。”徐冰心连说话都有些缓慢,她慢慢看向窗口的亮光,说道,“天亮了啊,来,我扶起来。”

    “好。你慢点。”

    时小念扶着徐冰心慢慢坐起来,徐冰心一坐起来脸色就惨白一片,眼前眩晕,“小念,我怎么感觉这么晕呢,呕……”

    徐冰心俯下身就往地上狂吐。

    时小念震惊地看着徐冰心,大声喊道,“备车!马上去医院!”

    不是只撞了一下灯柱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哦哦,知道了。”女佣点头转身往外跑去。

    本来准备去意大利的行程被耽误,时小念、慕千初等一行人将徐不心送到医院。

    一路上,时小念和慕千初给徐冰心按摩,徐冰心嘴上说着好些了,但人还是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一到医院,就是进行各种检查。

    时小念站在透明玻璃外面,望着徐冰心躺在一个仪器上面,被慢慢推入接受检查,她的眼睛始终是闭着,看不出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

    时小念站在那里,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眼睛泛红。

    “没事的,不要担心。”

    慕千初拍拍她的肩膀。

    很久,医生才拿着检查报告走出来,走到他面前说了一堆医学上的专有名词,听得时小念头大。

    “医生,我听不太懂,请你直接和我说结果就可以了,我母亲没什么大碍吧?”时小念站在那里紧张得声音都在颤抖。

    医生看着她,然后说道,“先观察两天吧,如果她能醒来应该就没什么事,如果两天后还不醒,可能要考虑做手术,开颅手术。”

    “……”

    时小念听着腿一下子就软了,人往地上栽去,慕千初连忙扶住她,看向医生,“要观察两天才能确诊?”

    这么慢?

    “其实从检查报告来看,没有什么,只是她一直昏迷着,所以不排除脑内出现其它的问题。我现在要马上去开会,进行讨论,你们在这里好好照顾病人吧。”医生说道。

    一直站在一旁的眉疤医生接过检查报告翻了几页,没看出什么问题便还给医生。

    医生转身离开。

    将徐冰心安置进病房中,徐冰心全程昏迷中,手上挂着输液,透明的管子一点一滴淌进她的静脉中。

    女佣和育婴专家推着婴儿车站在一旁,小葵打了个呵欠,咂巴着小嘴巴,小小的脸上露出笑容。

    时小念看着徐冰心躺在床上的样子,终是看不下去,转身就往外走去。

    “小念。”

    慕千初追出去。

    时小念走到走廊里,靠着墙蹲下来,手牢牢地捂住嘴唇,双眼泛着水光,身体微微战栗。

    慕千初低眸注视着她,在她身边蹲下身来,“别害怕,医生不是说了,只要这两天醒过来就没事。我已经联系意大利那边,伯父会以最快的速度飞过来,我也让属下去准备如果要手术得准备的高级药物以及仪器,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

    时小念蹲在地上,视线模糊地盯着地板,“以前,我以为养母是爱我的,遇到母亲后,我才知道母亲对女儿的爱可以那么纯粹。”

    慕千初安静地聆听着。

    “她对我那么好,我生病的时候,她整晚不睡陪着我;她习惯住在意大利,可知道我想回国发展,还是毅然跟我来了。她说她不需要我有什么大成就,只要活着就好……”

    说到最后,时小念哽咽得厉害。

    “伯母她一定会没事的。”慕千初伸手搂过她的肩膀。

    “丧心病狂。”

    时小念的眼中浮起一抹恨意,有些激动地道,“怎么对付我都可以,为什么要去对付母亲?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是她和莫娜有怨,是她和席钰长得相似,怎么把旧事牵连到她身上,她尽量不计较。

    可为什么要对付她的母亲。

    太恶毒了。

    “你放心,等回到意大利后,他们下手怎么都会更难一点,我们再好好想想怎么应对。”慕千初低声安抚着她。

    回到意大利后真的就可以完全平安吗?

    宫家不是已经把手都伸到意大利了么。

    这一次的意外就让母亲躺在那里,再来一次呢,她不敢想象。

    时小念的头靠向慕千初的肩膀,泪水从眼泪滑落,落至他的肩膀,她哽咽地道,“千初,母亲一定会没事的吧?”

    “当然,她那么爱你,怎么舍得不陪着你。”

    慕千初搂着她道。

    “嗯。”时小念靠着他点了点头。

    哭过之后,时小念没给自己留下太多的悲伤时间,徐冰心暂时无法离开医院,他们只有加强病房内外的安全措施。

    她和慕千初讨论着,忙碌着。

    徐冰心躺在床上,始终没有苏醒的迹象。

    时小念没有阖眼地照顾着母亲,到了晚上,席继韬还没有到,徐冰心也还没有醒。

    “砰。”

    有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烟花声传来。

    时小念抬眸望去,只见窗外映着远远的烟花,绚烂至极。

    又是烟花。

    明天宫欧就订婚了。

    “大小姐,你睡一会吧,我来值夜。”女佣从旁边走过来说道。

    “没事,我守着。”

    时小念说道,抬眸关注着输液管子,忽然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手机,上面是一条短信,来自封德封管家——

    席小姐,我是封德,听闻令堂病了,能否允许我探望一下,我就在医院楼下。

    封管家?

    时小念有些愕然地看着这条短信。

    明天就是宫欧的订婚大典,这个时候封管家怎么会找上她?

    现在医院基本上都是他们的人,封德应该是被拦在楼下了,所以才短信通知她。

    时小念蹙了蹙眉,然后从床边站起来朝女佣说道,“我下楼一趟,你们照顾我母亲。”

    “大小姐,不是说让我们大家都不要轻易离开这里吗,你下楼做什么?”女佣担心地拦住她,“慕少和医生去谈话了,不如等他回来再下去吧。”

    “放心吧,我没事的,一会就上来,再说下面也有保镖,不用担心。”

    时小念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她对封德没有任何的防心。

    时小念站在长长的扶梯到楼下大厅里,晚上的医院很宁静,大厅里空空荡荡的,很快,时小念便看到封德的身影,他穿着一身规整,在大厅中央踱来踱去。

    “封管家。”时小念扬声,从扶梯上下来,朝封德走过去,“您怎么过来了?”

    “席小姐。”封德转过身,眉目间有些疲惫,看向时小念挤出一抹笑容,“听闻令堂病了,没事吧?”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