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460章 宫欧,你就不觉得奇怪么

    是,这话听起来是像天方夜谭,可也不能在今天来试,今天是宫欧的生日。

    时小念摸向自己的身上。

    她今天穿的是裙子,也没拿包,没把手机放在身上。

    “……”

    暂时出不去了。

    时小念在这个房间走来走去,心里有些焦急,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

    帝国城堡,某一个休息厅里安静无声,阳光落在窗前的那盆花上,花盛开得特别灿烂。

    莫娜站在休息厅的中央,仰头望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她曾经也住过一段时间。

    那个时候,她以为这里的女主人迟早会是自己,没想到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

    什么都变了。

    “如果我是你,我会挖个坑把自己活埋,好过丢人现眼。”

    一个阴冷不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莫娜站在那里,一双漂亮的蓝眸中掠过一抹难堪与哀伤,下一秒,她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笑着转过头来往前望去。

    宫欧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一双眸子中蒙着一层阴霾。

    “宫欧,我是来祝福你生日快乐的。”

    莫娜笑着说道。

    “谢谢,请你滚出我的视线,就是你能给的礼物。”

    宫欧阴沉地说道。

    “如果我不呢?”

    莫娜反问道。

    “这里是我宫欧的地方,要你滚有多难?”

    宫欧慢慢走向她,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眸子阴沉,蓦地伸出手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往一旁的高柜上按去。

    “呃。”

    莫娜重重地撞到柜子上,脖子被宫欧往死里掐着,掐得她脸顿时红起来,呼吸困难,她伸手去抓他的手。

    宫欧却是纹丝不动,用力地掐住她的脖子,英俊的脸庞慢慢逼近她,一双黑眸阴沉地盯着她的脸,“本来我都快遗忘你这个人了,你又跳出来,非要往枪口上撞,你是很想和我做对么?”

    说着,宫欧稍稍松开手,让她留着一口气可以说话。

    “我只是跟着伯母来而已。”

    莫娜气喘地说道,刚说完宫欧的五指猛地一收拢,又将她掐得说不出话来。

    莫娜的眼中涌起惧意,伸手去打他的手,宫欧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不悦地皱起眉,“把你的手放下,别让我身上沾到你难闻的味道。”

    她身上的香水味太浓。

    他不想让时小念闻到他身上有其她女人的味道。

    莫娜双眸看着他眼中的阴戾,明白他不是开玩笑,于是将双手放下来。

    她的配合,让宫欧的手微微松了松。

    下一秒,宫欧抓着她的脖子往地上狠狠一攥,毫无怜惜。

    莫娜当下被甩得摔倒在地上,像个被随手扔出去的物件,浑身震痛,身上华丽的裙子有些凌乱狼狈。

    “兰开斯特莫娜!我最后警告你一句,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别出现在宫家的视线里!滚!”宫欧站在那里,黑眸阴沉地瞪向她,声音充满磁性,却又充斥着阴戾,像是地狱中魔鬼的声响,一声一声都想要食人血肉一般。

    “……”

    莫娜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宫欧冷冷地瞪着她,转身要走,莫娜的声音在休息厅里响起来,“宫欧,你的病是真的重了,你以前再易怒也不会到达这种程度。”

    上来说不到两句就暴躁地又是掐她又是摔她。

    闻言,宫欧的脸上阴云密布,猛地回过头,狠戾地瞪向她,“你还想尝试一次被摔的滋味?”

    “看来席小念真的很爱你。”

    莫娜一双蓝眸注视着她,手按在自己的脖子上,语气中仍有一丝后怕。

    “你配提到她么?”

    宫欧冷冷地反问。

    “宫欧,你就不觉得奇怪么?”莫娜从地板上站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气虚地说道,“订婚典礼上当众悔婚换新娘,那是多么大的事,为什么宫家就这么算了,为什么兰开斯特家族就这么算了?”

    宫欧黑眸阴鸷地看着她,活动着自己的手关节。

    莫娜心里不是不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继续说道,“宫欧,你那么聪明,就不觉得里边有什么不对么?宫爵是多心狠手辣的一个人,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驳他的面子,他居然还能做到一声不吭,甚至为你和我们家族交好,给我们较大的利益。”

    “……”

    “据我所知,宫爵对你们兄弟向来严厉,从不会为你们主动收拾烂摊子,向来是要你们自己处理所有的事,处理到他满意为止。”

    “你想说什么?”

    宫欧冷笑一声,一步一步走向她,眼中闪动着一丝诡谲和杀意。

    “你别过来。”

    莫娜不由自主地往后退,靠到窗边上,已经是退无可退。

    “你这么怕还敢跑到我眼皮底下?”宫欧不屑地看着她。

    “我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你这些事。”莫娜靠着窗口说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奇怪么,为什么宫爵的做法会一反常态?”

    “我父亲告知了你?”

    宫欧阴冷地道。

    “宫爵当然不会和我说,只是你母亲偶然向我提起,你的病变重了,你的人格障碍已经影响到你的方方面面,问我有什么办法解决。所以我就有些明白了。”莫娜站在那里,说话的气非常虚浮,带着一丝怕意继续说道,“他们终究还是疼爱自己儿子的父母。”

    “……”

    宫欧阴沉地看着她,继续一步步向她靠近,带着魔鬼的气息,朝她伸出手。

    “不过,他们怎么会知道的?”见状,莫娜语速极快地说道。

    “……”

    闻言,宫欧的手僵在半空中,双眸阴戾地瞪着她,“说下去!”

    有什么答案正在朝他走来。

    “这又不是身体上的疾病,病加重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就算生活自己身边的人可能也最多觉得你脾气变坏了,变差了,想不到你是病重,更何况一直不与你生活的父母?”莫娜说道,呼吸有些急促,一直盯着他的手。

    生怕那手突然又朝她掐过来。

    “继续!”

    宫欧从薄唇中逼出两个字。

    “除非像我这种有一定研究的心理医生才看得出来。”莫娜看着他变得噬血的黑瞳说道,“或者,是懂一点这方面知识又和你极亲密的人。”

    听到这话,宫欧的目光一凛,猛地朝她伸出手。

    莫娜吓得抱住头。

    “砰!”

    宫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她身后的墙上。

    莫娜吓得蹲在地上,双手埋入自己的金色长发间,然后低声说道,“其实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免得你知道时小念背后为你付出的,你对她感情又深了。”

    “……”

    宫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过,今天是你的生日,反正我们也不可能了,就当我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吧。”莫娜仍旧蹲在地上,气虚地说道,“当然,这些只是我猜的,我箐,时小念是不是为了你的病,为了不让你和自己家人斗来斗去变疯狂,而去求过宫家什么。”

    “……”

    宫欧的拳头仍然抵在墙上,有一丝鲜红的血液顺着墙慢慢淌下来。

    ……

    天色渐渐晚了,黄昏的霞光万丈。

    时小念被关在房间里蹙了蹙眉,她在这里已经度过三个多小时了。

    她这个女主人再不出去就要受人指责了,时小念焦躁地在房间走来走去,忽然门被打开来,时小念顿时松了口气,回过头来。

    “席小姐,原来你在这里。”

    封德站在门口,朝她低了低头。

    “封管家,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时小念朝他走过去,急切地问道,“宫欧呢,他在哪里,没出什么事吧?”

    “少爷把自己关在上面的休息厅里,什么人都不让进。”

    封德皱着眉说道,忽略了说莫娜也在里面。

    “把自己关着?”时小念怔住,担忧地道,“我去看看。”

    他又怎么了。

    “席小姐还是先跟随我去另一边吧,舞会马上要开始了,不过……”封德拦住她,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时小念不解地看向他。

    封德蹙了蹙眉,“那个,夫人和席夫人有些口角,少爷那边我不敢去惊动,所以我就来找你了,找了好一会。”

    “……”

    口角?

    罗琪和徐冰心?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头疼得快裂开了,罗琪不是贵族么?她母亲又是个温婉纯粹的性子,怎么会发生口角的。

    “我去看看。到底怎么了?”

    时小念说着就往外冲去,这舞会还没开始,感觉事就来了。

    封德跟在她的身边说道,“本来两位夫人还假意寒喧着,后来小葵被推出来,两位夫人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争执起孩子的养与教,明嘲暗讽的。”

    “争执这个?”

    时小念错愕。

    “是啊,我都没有料到会在这个事上争执起来。”封德说道。

    按说两位夫人都不是一般人,有着自己的气度和风骨,结果却像市井小妇人一样为这种事争起来。

    “……”

    她跟着封德走向外面的庭院。

    此刻正是黄昏,霞光照得整个庭院份外柔和,庭院中全是宾客。

    时小念在封德的带领下,走进人群里,只见最里边的一张桌前,罗琪和徐冰心各执一座,徐冰心身边放着婴儿车,小葵坐在里边一脸懵懂地望着周围的人。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