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531章 席小念,你要的太多了

    时小念靠在柱子上,抬起双眸看着眼前的男人,“我预约心理医生是想了解你。”

    她想要他回来一些,她想知道是不是正常的宫欧就是这么冷漠、不近人情。

    “了解我?”宫欧冷笑一声,“你有了解过么,我从回来以后不到半个月,你就和我分手,抢双胞胎的抚养权。”

    “那是因为我看到……”

    “是你不止一次地提出治病,是你不要以前的宫欧,是你要我出现的!”宫欧打断她的话,俊庞一分一分逼近她,嗓音冰冷透着责怪,“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再要我变回去?席小念,我可不是你的玩偶。”

    时小念凝视着他的眼睛,他的黑眸那么深,深得她有点心乱。

    “宫欧,在你眼里,你们也是两个人吧?”时小念低声问道,声音有些哑,“可你知不知道,我的初衷不是你要变成另一个人,只是希望你能克制一些过激的情绪。”

    怒易伤身,不是么?

    难道她做错过了么,她希望他好好的。

    “我现在克制了。”

    宫欧道。

    “可你把所有好的情绪都克制了,以前的你不要说对我,就是小葵开口叫你一声,你都会很开心。”可现在呢,他把自己克制得完全不近人情。

    “席小念,一个人不能什么都想要,懂么?”

    “……”

    时小念沉默了,目光黯然地凝视着他,是她要得太多了么?

    “以前的、现在的你都嫌不完美,难道你自己就是完美的么?”宫欧嘲弄地冷笑一声,将自己的手慢慢收回来。

    时小念的身体一僵,脑袋像被什么狠狠地敲了下,敲得她脑袋有些懵。

    宫欧收回自己的手,转过身,抬眸凝望着整个新房。

    “整个北部湾都是以前的宫欧为你打造的,你习惯了这样的爱情,就想一直享受,却又反感他的过激情绪。”宫欧冷冷地道,“你让我出来,却又反感我不像以前那样把你捧在手掌心里。”

    “我从来没说我是反感。”

    “席小念,你要的太多了。”

    宫欧转过身看向时小念,黑眸阴沉,“我是喜欢你,但以前是因为偏执型人格障碍我才会那么捧着你,那么非你不可。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已经恢复正常,正常人的感情没有那么持之以恒。”

    “……”

    不知道为什么,时小念感觉像是有一盆冰水从天而降,浇淋她的全身,让她的血液一寸一寸发凉。

    这些话她似曾相识。

    很久以前,莫娜也和她说过类似的话。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再这么玩下去,我会对你失望。”宫欧慢慢踱步走到面前,双手插在裤袋中,冷漠地凝视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到时候,不止以前的宫欧回不来,就连现在的我也不会再要你了。”

    “……”

    时小念的长睫微微一颤,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小念,你是不是真想看到这样的局面?你为我生了双胞胎,你等我四年,你可以矫情,你可以欲擒故纵,但最后得到的是真正失去,你不觉得可惜?”宫欧问道。

    “你觉是我是在矫情?”

    时小念反问道,嗓音带着一丝颤意。

    矫情吗?

    她竟然觉得他是对的,她可能真的要太多了,人都是完美的,她更糟糕,一事无成只会画画,又凭什么要求他多完美。

    “我给你最后的考虑时间。”宫欧看着她冷淡地说道,“我准备将全息时代的上线时间放到下下个月,下个月号我会召开发布会,如果你同意我们就在那天宣布婚期,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彻底断了,我保证你到时能做的也就只有用眼泪向大众博取舆论同情。”

    他这算是在威胁她么?

    “我……”

    “不用急着答复我,还有半个月时间,你慢慢想。”宫欧淡漠地说道,“双胞胎还在海边玩,我们过去。”

    说着,宫欧转身离开,没有一点停留的意思。

    时小念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人慢慢蹲到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

    被看穿打官司的意图了呢。

    他的反应真快,这么容易就看穿她,这么快就找到应对的方法。

    他知道事实上她比他更离不开这段感情,他不会改变,他要她做出抉择,要么她完全接受现在的他,要么,她永远失去他。

    呵。

    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宫欧,在智商上永远碾压她,将她压得透不过气来,永远没有讲条件的可能。

    半个月。

    她能怎么选择呢?

    时小念迷网了,她突然不明白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也不明白她和宫欧接下去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

    回到海边,时小念和宫欧都装得若无其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们陪在双胞胎的身边。

    宫欧仍是一个小时里都要通好几个电话,时小念教宫葵和宫曜画画。

    “,我不知道海应该怎么画。”宫葵说道。

    “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画画没有规则,不是非要圆就是圆。”时小念蹲在两个孩子中间轻声说道。

    “好。”

    宫葵拿着画笔在画纸上涂涂画画。

    “别用你自己的思维去定义海的样子。”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转眸,只见宫欧收起手机从一旁走过来,在宫葵的另一边半蹲下来,“海就在那边,你喜不喜欢都是那个样子,别用自己的画笔去扭曲它。你想画它,它是什么样子你就必须接受。”

    宫欧的话是对宫葵说的,眼睛却看着时小念。

    时小念不懂自己是不是真得觉得理亏了,但她真的是无言以对。

    “唔。”

    宫葵看看时小念,又看看宫欧凌乱了。

    两个人一左一右蹲在宫葵身边,宫葵小手攥着画笔都不知道怎么下手了,只好声音稚嫩地开口,“你们去帮我捡贝壳好吗?刚刚那个叔叔说这里有好多贝壳。”

    “好,我去捡。”

    时小念站起来往前面走去,身后传来沉着的脚步声。

    宫欧就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站在海滩上捡着贝壳,整个北部湾是对外关闭的,只留了专人打扫清洁,因此海边残留着很多的贝壳。

    时小念将贝壳捡起来放进一旁的小篮子里,宫欧站在一旁,没有蹲下高贵的身体去捡。

    捡累了,时小念在海边坐下来,双手按进柔软的沙子里。

    海面平静,海水映着蓝天的颜色一点点涌上来,时间宁静。

    海对时小念来说有很特别的记忆,小时候她羡慕嫉妒养父母带时笛在沙滩上踩脚印,后来宫欧背着她走了一夜踩下脚印。

    宫欧为了她好像什么都做得出来,当然,是以前的宫欧。

    现在的他明确表示了,不会为她改变任何东西。

    时小念静静地望着平静的海面,眼睛里映着海水的样子,宫欧,也许我是错了,但我真的很想你,很想那个背着我在沙滩上踩脚印的你。

    “想好没有?”

    宫欧在她身边坐下来,黑眸扫向她。

    “不是说给我半个月考虑么?”时小念看向他英俊的脸庞,却怎么都找不出类似以前的痕迹。

    “无聊,随便问问。”宫欧拍掉手上的沙子,回眸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冷淡地道,“带孩子是件无趣的事。”

    “这能增进亲子关系。”

    小的时候,她就缺失了这一块。

    “这就叫增进了?浪费时间。”宫欧不屑地道,“我可以请保姆,请女佣,请保镖,请老师,我呆在这里是自贬价值,可在法庭上却非要什么亲子关系。”

    “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亲子关系是很重要的,没有相处怎么产生感情?”时小念说道,“孩子都需要有父母的关爱。”

    “关爱有那么重要?给他们一个优越的环境还不够?”

    宫欧盯着她。

    “重要,那很重要。”时小念看着他说道,目光坚定。

    宫欧迎着她的视线,目光深沉,他转过脸,面朝大海,跳过这个话题,“还有半个月,你自己好好想想。”

    “在我给你答复之间,我需要你的一个答案。”时小念注视着他英俊的脸庞说道。

    “什么答案?”

    “这四年里你究竟是怎么过的,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联系,一次都没有?”时小念问道,“我想知道这个答案。”

    闻言,宫欧的目光微微一沉,“这些已经过去了,没有追究的必要。”

    “可我想知道。”

    “治病有什么怎么过的,就是吃药、活动、远离人群。”宫欧说道。

    “那为什么不联系我?”时小念看着他问道,“我刚刚一直在想,如果我一直陪在你身边治病,你是不是不会发展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有她一直陪着,也许他的情况会比现在好上很多。

    可他从来没有给过她一点信息。

    听到这里,宫欧冷冷地盯着她,“我知道你反感我现在的样子,不用一次一次地说,更不要妄图改变我。”

    时小念不说话了,她现在说什么都会被他认为是妄图改变他。

    好好的天突然阴下来。

    阳光转瞬即逝,乌云从远处一点点压过来,东边的天空已经黑得透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