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578章 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我治不好,你会失望的,我是宫欧,我是创立了.的宫欧,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失望。 ”

    宫欧躺在那里说道。

    听到这里,时小念的眼泪不断流下来。

    他不想让她失望。

    他也不容许自己让她失望。

    有时候,时小念真的不知道宫欧是聪明还是傻。

    她再也问不出什么,也不想再问什么,低下头就吻住宫欧的薄唇,用力地吻了下去,“抱我,宫欧。”

    她的声音战栗。

    宫欧躺着,修长的身躯一颤,慢慢睁开眼看向她,一双眸子漆黑,他一手搭到她的纤腰上,将她一把抱进怀里,反客为主地吻了回去。

    他狂热地吻着她,不顾一切的,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到处游走,惹得她轻吟连连。

    那声轻吟将他身里的火势烧得更加旺。

    宫欧深入地吻着她,唇齿纠缠,一手埋入她的发间,一手解除束缚,火热的薄唇沿着她的脸往下游走。

    蓦地,他的身体狠狠一沉。

    时小念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张嘴就咬住他的肩膀。

    “呃。”

    宫欧痛得低哼一声,但很快他就被药物控制得分不清什么是痛觉了,他疯狂地吻着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她占为己有。

    她是他的。

    不是慕千初的,不是美术院学生的,更不是先生的。

    她只是他的。

    “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宫欧吻着她,霸道而强势地掠夺着她的一切。

    ……

    这一晚过得有多疯狂时小念忘了,她只知道,她几乎是一整夜没睡过,身体像散了架一样。

    好累。

    时小念的身体酸疼得厉害,在床上想调整一下躺的姿势,却被宫欧牢牢地抱着,抱得紧紧的。

    她伸手覆上腰间的那只手,像是感觉到什么,宫欧顿时将她抱得更紧,他的脸贴过来,用力地呼吸着,嗓音喑哑,“我回来了。”

    “……”

    “时小念,我回来了。”

    “……”

    时小念的脑袋空白了一瞬,人任由他抱着,忍着身体的疲累和酸疼在他怀里恍恍惚惚地睡去。

    睡着之前,时小念的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她想,她知道宫欧把办公室抽屉的密码改成什么了。

    翌日。

    时小念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阳光刺过窗帘落进来,她睁开眼,只见身旁的床位空空的,没有人。

    人呢?

    时小念有些愕然地坐起来,一坐起来,她浑身的骨骼都跟着疼,尤其是两条腿。

    真是要命。

    义父也真是的,让他送杯解酒饮料上来还不送,结果她成了解毒良品。

    不过,义父的药好像还是有点用处的。

    她第一次知道宫欧那么多的心里话,早知道用酒管用,她早给他灌酒了。

    时小念进浴室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离开房间,她先去了儿童房,双胞胎已经起床。

    一个玩耍。

    一个坐地冥思。

    一如往常,两人的身上都没有受到昨晚的什么影响,时小念还询问他们,几个问题过后,两个孩子都对昨晚的事毫无印象,全都断片了。

    “那我下去给你们煮粥喝。”

    时小念任由两个孩子做着自己的事,往楼下走去,看一眼时间,这个时候宫欧应该已经去往公司。

    这药效一过,估计他又变回现在的样子了。

    好累,时小念揉了揉自己的腰,一会煮完粥她得去按摩椅上坐一会,她走下楼路过某个厅。

    她无意地往里瞥了一眼,就见封德站在那里,衣冠穿得整齐,双手交叠搁在身前,低着头,身后是四、五个行李箱。

    而宫欧背对着她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她看不到他的样子,只看到他的手搭在扶手上,指尖捏着一个袋子。

    里边装着一些正方形白色奶糖状的东西。

    他们还没去上班?

    “啪。”

    宫欧将手中的袋子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扔,封德把头埋得更低,道,“已经全部找出来了,我马上销毁。”

    “嗯。”

    宫欧冷冷地应了一声。

    时小念站在门口看着,里边的气氛明显有些沉重压抑,她转了转眸走进去道,“你们还没吃早饭吧?我今天煮粥,喝吗?”

    话落,宫欧转过头来看向她,英俊的脸上有着一丝疲惫,黑色的眼睛掠过一抹不自在,很快别过脸去。

    “……”

    看来他没像双胞胎一样断片,他记得昨晚的事?

    时小念暗暗想着,也没说什么,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封德抬起脸看向时小念,面容憔悴,神态苍老,他看着她缓缓说道,“小念,席小姐,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少爷。”

    时小念不解地看着他,“义父,你什么意思?”

    这话为什么说得好像别离一样。

    封德牵强地笑了笑,道,“年纪大了,做事就忘了分寸,所以我决定回英国的管家学校再进修一段时间。所以接下来我就不能再伺候你和少爷了。”

    闻言,时小念看向旁边一地的行李,顿时明白过来,她转眸看向宫欧,“你要开除义父?”

    “难道不该么?”

    宫欧抬眸冷冷地看向她,一触及她的眼神,他的脸上就划过一抹不自在,他轻咳一声,装作若无其事地偏过头。

    因为药的关系么?

    时小念看向宫欧,说道,“我知道这次的事是大了点,不过好在我们都没出事不是吗?”

    “还不算出事?一份药,我们四个人都吃了,还要多严重?”

    宫欧瞪向她,视线很快又收回去。

    时小念皱眉,“这只是一次失误而已。”

    “所有的失误都是错误,当成失误不过是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宫欧冷冷地道,一双黑眸盯着自己的手指。

    “你……”

    “错了就是错了,身为一个管家连自身都立不好,怎么管别人?”宫欧打断她的话,眼睛就是不看她。

    “义父走了,你没管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谁来操持?”时小念问道,不能让宫欧把封德赶走。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宫欧冷声说道,目光从她的衣服上飘过,转身离开。

    “宫欧!”

    时小念要追上去,被封德从后拉住,“小念,你别为我和少爷争执了,影响你们感情。”

    “我不是争执,我是要和他说清楚。”时小念挣脱自己的手,“义父,你在他身边服侍这么多年,不能因为这一点小失误他就把你赶走,这也太绝情了。”

    宫欧可以不近人情,但她在他的身边,就得把封德留下来。

    “小念……”

    “义父,你相信我,我可以劝好的,宫欧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冷漠的。”时小念焦急地推开封德的的手要走。

    “我知道。”

    封德再次拉住她。

    “您知道?”

    时小念愣住。

    封德看向时小念,眼中有着愧疚,“小念,我在少爷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这次我闹出这样的事情,我再无颜面在这里呆下去,所以我准备向少爷请辞。”

    说着,封德从口袋中拿出一份辞呈。

    时小念错愕地看向他,没想到义父会请辞。

    “只不过我辞呈还没拿出来,少爷便训斥了我一顿,然后让我去英国管家学校进修半年。”封德说到这里声音有些涩,“我真没想到少爷还愿意让我留下来,而不是直接解雇我。所以,我知道少爷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冷漠。”

    少爷对他这个老头子还没有那么绝情。

    时小念听着,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我劝他把你留下来不是更好?”

    为什么还要去进修。

    “不要,小念。”封德拉住时小念,“这事要是放在宫家,我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了,少爷已经格外宽待我。半年而已,半年我就又回来了。”

    “义父……”

    “小念,你再执意,我就只有请辞了。”封德斩钉截铁地说道,去意已决。

    “……”

    时小念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只能沉默地看着他。

    她留不住他。

    时小念陪着封德出门,帮忙将行李搬上车,嘴里念叨着,“是不是还有东西没带?我再去检查检查吧,还是要多带点衣服,再把那个按摩椅也带上,你一定用得上。”

    “小念,你这样我就更自责了。”封德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看着她泛红的眼睛说道,“小念,我接受的观念中尊卑阶级是十分分明的,和你在一起时间久了,我过了一段很平淡的生活,感情是相扶相持的,所以我也忘了那些规矩,变得不像个管家了。”

    “……”

    时小念站在他面前,投进封德的怀里牢牢地抱住他。

    “但我不后悔,小念,谢谢你,让我体会了一回真实的父女亲情。”封德拥抱着她,“现在,我的确是要充充电,做回一个称职的管家,否则,我生命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

    “义父,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每天都会打电话给你,你要接。”

    时小念抱着他道,舍不得他走。

    封德的眼睛也湿了,点着头道,“好,我会的,只是我现在不能帮你去拿那份病历了。”

    “没关系,我已经有了主意。”

    时小念说道。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