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597章 我不觉得他喜欢我们

    宫欧看了一眼盒中的戒指,伸手将戒指拿出来,从办公桌前站起来朝着一个站立的时小念影像走过去。

    “答应你的,给你。”

    宫欧随手将戒指递出去,这个态度会不会太随便了?

    时小念说,有什么说什么。

    “拿走,随便丢,丢了再买。”

    宫欧又一次将戒指递出去,面前的时小念冲他笑得灿烂美丽,嘴唇柔软得仿佛在等他亲吻。

    宫欧站在那里,黑眸深深地盯着她,盯着那一双唇。

    然后,他就走神了。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宫欧立刻冲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一双黑眸刚亮起又黯下。

    不是时小念的手机。

    是英国那边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

    宫欧接起电话,冷冷地开口。

    “宫欧,猜猜我是谁。”一个硬装粗声粗气的稚嫩童声在电话那端响起。

    “宫葵你干什么,没大没小,你叫我什么?”

    宫欧冷漠地直接揭穿她。

    “你听出来了呀?”宫葵在那端语气失望极了,吸吸鼻子道,“我刚才用这声音骗,她就没有猜出来。”

    那是因为她不猜。

    “你怎么有我号码?”

    宫欧问道。

    是时小念让她打电话的?

    “嘿嘿,说我们应该给你多打电话。”宫葵甜甜地说道,“你想不想我啊?你想不想啊?你想不想啊?”

    “……”

    “你想不想呀?想的话要告诉我哦,小葵会特别特别开心哒!”宫葵的嘴巴甜得和蜜糖一样。

    宫欧站在那里,黑眸睨着面前的时小念全息影像,嗓音低沉,“席小念是不是在你旁边?”

    这语气太像最近的时小念了。

    “呀?你怎么知道?你好聪明哇!和一样聪明!”

    宫葵的话落,时小念压低的声音就响起,“你这小笨蛋,把我暴露了。”

    “……”

    无聊的母女。

    宫欧听着时小念的时候冷嗤一声,却没有挂电话,仍然是听着。

    很快,那边时小念夺走宫葵手中的电话,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宫欧,不好意思,你在忙吗?忙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她也并不愿意打扰他的工作。

    “那你打什么电话?”

    宫欧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只是看你和双胞胎也很久没见了,所以让他们打个电话给你。”说着,时小念在那边喊道,“,你要和通话吗?”

    “不要。”

    宫曜干脆利落。

    “哦。”时小念有些失落,朝宫欧道,“那算了,宫欧你忙着吧,我挂电话,晚点我再打给你。”

    说着,时小念像个被撞破的小偷急急忙忙地挂掉电话,宫欧正要说什么,就听宫葵古灵精怪的声音传来。

    “,在等你娶她啦!”

    宫葵还说了些什么,宫欧没有听到,电话已经被挂断。

    宫欧看着手中的手机。

    她在等他娶她。

    着急的女人。

    现在知道他好了,之前还和他闹别扭,如今连一个月都忍不了,天天明示暗示地跟他算着婚礼的倒计时。

    宫欧低下眸,凝视着手中的戒指,戒指散发出点点光芒,他的薄唇勾出一抹宠溺的弧度。

    烦死了这女人。

    宫欧将戒指放回盒子里,手指抓起戒指盒就往外走去,拿起衣架上的大衣穿上离开。

    “总裁,刚刚腾胜的几位老板已经同意签约了。”

    秘书走上前来。

    宫欧的五指攥紧着戒指盒,大步离开,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黑眸冷冷地扫了一眼,道,“接下来我没有时间,全部推后。”

    “推后?推到什么时间?”

    “随便。”

    宫欧甩了甩手,走进电梯离开。

    “……”

    秘书茫然地站在那里,这个随便是有多随意?

    ……

    英国,巍峨古典的宫家,佣人们正忙碌着,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客厅里,时小念挂上电话,一把捏住宫葵的鼻子,“好你个小葵,你出卖我。”

    “嘻嘻嘻,是太聪明啦。”

    宫葵笑着从沙发上滑下来,跑到宫曜的身后。

    宫曜正跪坐在地上冥思,被妹妹摇来晃去。

    “那谁说我在等他娶我?”时小念有些窘迫地说道,她想宫欧,但又怕他正在工作,只有让宫葵打。

    没想到宫葵分分钟出卖她。

    “你就是在等嘛。”宫葵在那里蹦蹦跳跳着,“我还知道你们快要结婚啦,你们结婚那天我就不用学习,我可以玩啦!”

    “人小鬼大。”

    就知道玩。

    时小念无奈地摇摇头,正要再说她两句,手机响起来,她低眸一看,是先生的来电。

    她连忙站起来往外走去,“喂,先生,是莫娜又有什么事吗?”

    莫娜。

    跪坐在地上的宫曜猛地睁开眼睛,黑眸直直地看向时小念的身影。

    他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你把眼睛睁得这么大干嘛?”

    宫葵猛地往宫曜面前一坐,一双眼睛直定定地盯着他,疑惑地问道。

    “没有。”

    宫曜淡淡地道,小脸依旧冷酷,笔直地跪坐在那里。

    “哎。”宫葵把手背到身后,像个小大人一样看着宫曜直摇头直叹气。

    “……”

    宫曜沉默。

    “啊,你这样子太不好玩了,一点都不像个小孩子,你的童年是苍白的。”宫葵一本正经地教育着他,“我还是等给我生小弟弟和小妹妹好了,他们一定比你可爱。”

    “……”

    宫曜闭上眼继续冥思。

    见状,宫葵郁闷地嘟起嘴,在他身边继续长吁短叹着,不一会,她又眨巴着一双俏皮的大眼睛问道,“,会不会有人来破坏婚礼呀?电视剧里都结不成婚呐。”

    宫葵坐在那里盘算着,好像那个电视也没结成婚,这个电视也没有结成婚,好可怜的。

    闻言,宫曜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宫葵,“你希望他们能结婚?”

    “当然啊,这样我就有小弟弟小妹妹啦!”

    宫葵跟小鸡啄米般拼命点头。

    “你真的喜欢?”

    宫曜又问道。

    听到这个话,宫葵不禁陷入苦恼,肉嘟嘟的小手托着小脸蛋,歪头在那里思考着,“我也说不上来,他这个样子的时候我觉得好怕哦,可他是,他有说他喜欢我的。”

    说着,宫葵做了个拉长脸的表情。

    “我不觉得他喜欢我们。”

    宫曜坐在那里说道,稚嫩的声音冷冷的。

    那个男人看似照顾过他们,但其实并不在意,真正在意他们的只有时小念,只有她会半夜爬起来给他们盖被子,只有她会把他们的东西一份一份存放。

    “可他是啊。”宫葵眨着眼睛说道,“他就是要和结婚的,然后生小宝宝。”

    这本来就是这样的啊。

    喜不喜他都是。

    “……”

    宫曜看着宫葵,稚嫩的声音酷酷的,“嗯,我第一次认为你说的对。”

    那个男人是,不管他再怎么不在意他们,都是要和时小念结婚的,没关系,以后他保护时小念和小葵就行了。

    “那是当然,我说的话都是对的,我是姐姐嘛!”

    宫葵要当姐姐的瘾大得很。

    ……

    宫欧出现在英国的时候,离婚礼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他提早到了,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

    他只身一人拎着行李箱踩上铺满落叶的道路,望着巍峨的古堡映在水面之上,树林极深,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五官照得份外英俊性感。

    “二少爷,这边请。”

    佣人领着宫往走进树林。

    树林深处的空旷处,罗琪正带着时小念会见客人,宫欧往里走去,就听到一阵笑声传来,他抬眸望去。

    阳光落在树林中空地上,有三个和他们有亲戚关系的贵夫人坐在长长的古典沙发上,衣着华丽,身上的珠宝在阳光下刺眼至极。

    罗琪坐在另一边品着茶。

    女佣们站在一旁服侍。

    她们的对面,时小念站在画架之前画着画,身上穿着一条宝蓝色的长裙,头发打理成卷拨在肩的一侧,妆容复古,一频一笑都透着过去的味道。

    “……”

    宫欧站在树后望着她们,只见时小念不时抬起头冲那三位夫人微笑,然后低头画画。

    相处得很融洽。

    他想起,他最初就是希望时小念能和他的家人相处得好,结果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宫欧望着时小念,一双黑眸中透露出来的神色越来越痴迷。

    蓦地,宫欧的脸色沉下来。

    他发现了时小念的不对劲。

    她站在画架前,不停地用左手托着右手,裙子长袖的袖口露出一点纱布,她每画一笔,她的嘴唇都要用力地抿一下,抿出一抹苍白。

    她受伤了?

    宫欧的眉头拧起。

    “你还没画好么?”其中一个贵夫人不满地问道,“听闻你的画技卓尔,莫非是徒有虚名?”

    宫欧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时小念从画架前探出脸,冲她们微微一笑,一点生气的意思都看不出,“我的画技实在难登大雅之堂,不过是搏几位夫人一笑而已。”

    她还要赔笑?

    “我也明白你自然是不能与我家画师相提并论了。”其中一位夫人冷笑一声,言语间透着满满的不屑。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