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840章 最后的歇斯底里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也知道,一开始是你自己误会我。”时小念说道,“我当时只想解决小孩之间的矛盾。”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到身后推了推宫曜的腿,意识他快点跑。

    宫曜却站在她身后一动不动。

    时小念皱眉,宫曜怎么不走,是不懂她的意思么?她人往后坐了坐,手继续去推宫曜,宫曜被她推得往后一步,又站定了。

    时小念即慌又乱,而兰亭蹲在她面前,讥讽地冷笑一声,“你的戏可演得真好。”

    花海遂道的名声传出去以后,陆陆续续有游客进来,为了花艺发展得更好,当地居民都会请一些采花女回来。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时小念这个采花女竟然是宫欧的妻子,太不像了。

    “这么说起来,你今晚到我家也是故意的?”兰亭问道,“说的那些事纠纠缠缠的无非是想我放了宫欧。还真是可惜,宫欧已经被我打得半残了,他逃不掉的。”

    什么天之骄子,什么年轻的传奇,不过如此。

    “……”

    宫曜被时小念挡在后面,随着这一个声音,他小小的手抖了下。

    打得半残。

    宫欧被打残了?因为他逃跑?

    时小念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兰先生,你现在放了宫欧,放了我们,我保证,宫家绝不会为难你。”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宽恕。”兰亭道,摊了摊手,“我没有错,我怕谁来为难我?”

    “……”时小念坐在那里,皱起眉头,手放在身后不断地去推宫曜。

    “行了,现在我发现还不算太晚,你也不用一直推你儿子,你儿子根本不想走。”

    兰亭冷笑一声。

    闻言,时小念忍不住回头看向宫曜,宫曜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怎么了?

    是不是被吓坏了,这一天他经历得太多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受伤了?”时小念担忧地问道,兰亭从地上站起来,轻轻地拍了拍手,“这些话留到回宫家以后再说吧,都跟我回去。”

    “……”

    时小念立刻站起来,搂着宫曜往旁边退,戒备地看着兰亭。

    “本来我是这么想的,我女儿喜欢你儿子,得把他带走,你老公得罪我女儿,也得带走。至于你和你的女儿,我一直是想放了你们的,并不想让你们死。”兰亭边说边走向他们。

    时小念搂着宫曜往后退,说道,“兰先生,你究竟是想做什么?你是不是想带着小琪去死?”

    听到这话,宫曜一惊,身体有些僵硬。

    还有爸爸要带女儿去死的么?

    “你不要胡说!”兰亭用力地瞪向她,“我是带小琪去见她妈妈,她很想她妈妈!”

    “她想要的只是有妈妈的感觉。”

    要不是看照片,估计小琪连她妈妈的模样都记不得,一个孩子怎么会想妈妈想到去死。

    时小念边说边往旁边走,视线游移着,想找什么可以防身的工具。

    宫曜被她带着一路后退。

    夜色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我知道,所以我说你出现得太晚了,早几年的话,或许我可以真拿你当我妻子的替身,让你好好地陪在我和小琪身边。”

    兰亭道,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花海遂道的花都开满了,一切都势在必行。

    更何况,她还是宫欧的妻子。

    听着他的话,时小念忍不住道,“你说得好像很爱你女儿一样,真的是这样吗?那小琪身上的伤都是谁打的?你根本就是个禽兽!”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下得去狠手。

    “你怎么知道的?”兰亭大声地吼出来,五官一下子狰狞得可怕,双眸死死地瞪着她,嘴唇动了好几下,“小琪她有错,当然该骂该打,当年,她妈妈被人奸污,她不求救也就算了,还记不住凶手的模样!”

    他对小琪已经够好了,除去在妻子这件事上他会责打小琪,其余什么时候打过骂过,不都说他是宠到溺爱。

    时小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就是因为这个把小琪打成那样?悲剧发生的时候,小琪才两岁不到,你让这样的一个小孩子怎么做?”

    他疯了吧,竟然因为这样的理由去责打小琪。

    “就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吵着要吃东西,我太太怎么会带她去买零食,怎么会遇害!”兰亭歇斯底里地吼了来,眼珠子瞪得像是要掉出来似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了。

    那个样子,说是疯了她也信。

    时小念倒吸着一口凉气,把手捂上宫曜的眼睛,不让他去面对这样一个疯子。

    宫曜站着不动,不逃不走不说话。

    “不是她,我们现在的家庭还完完整整的!我会很成功!我的太太会和我分享一切名利!可现在呢?全部都被破坏了!”兰亭激动得说道,完完全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月光变得幽暗。

    时小念看着他这个样子,忽然明白了,兰亭根本就是人格畸型,也许,他太太的那场悲剧彻底将他改变了。

    她低眸看向宫曜,柔声地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但不管再害怕你都要跑,知道么?快走!”

    时小念推开宫曜。

    “你干什么?”

    兰亭吼道,时小念立刻拦上前来,冲着他道,“兰亭,你把所有的错归到自己女儿的身上,其实,你心里知道家庭的悲剧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你身上吧?”

    “你胡说什么!”

    兰亭被她说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双目狰狞地瞪着她。

    “你说你很爱你的太太,但她不开心的时候你并没有愿意为她做出些改变,而是去追求你的名利,导致两人隔阂。”时小念挡在兰亭面前,一手背在身后拼命地扇着,让宫曜快跑。

    “你不要再说了!”

    兰亭的眼睛瞪得猩红,他根本听不得这样的话。

    “其实你知道,如果当初你肯选择放弃名利,和她生活,她不会遇害!”时小念说道,语气激烈,“就像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你会和自己的太太一起陪女儿去买零食,度过一个平淡的晚上,什么都不会发生!”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兰亭狠狠地推开她,无数的情绪像千丝万线一样将他牢牢地捆起来,捆得密不秀风,捆得他呼吸不过来,“我要赚钱有什么错!我赚了钱家里才有物质基础!”

    时小念被推得差点倒下,她一转眸,只见宫曜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时小念焦急地看向他,人又被兰亭推了一把,“你说啊,这是我的错吗?哪个男人不要工作不要养家?”

    “是,可你赚的钱真是那么容易的吗?”时小念站稳脚,背上传来隐隐的疼痛,“虽然很多细节我不知道,但你为兰开斯特做事,他们还需要你保密,你太太从这上面看出危险了吧,她才会让你放弃是不是?可你当时已经被名利蒙蔽了眼睛。”

    他的太太很爱他,从某种程度上,他也很爱他的太太,只可惜,他迷失了。

    有些人的迷失还可以回头,可他的迷失却让他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别说了!”

    “其实这些年下来,你真正怪的不是小琪,而是自己吧,可你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一个小孩子身上,你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

    时小念点破他的心事。

    “闭嘴!”兰亭疯狂地吼道,伸手去抓自己的头发,“你懂什么?你真以为你像我的妻子,就了解我们之间的事情?我爱她,我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才会想给她最好的,我才会付出全部的努力!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我是不懂。”时小念说道,“可我相信,如果你妻子还在的话,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

    兰亭狠狠地瞪着她。

    “她爱你,也爱小琪,可现在,你却想要带小琪去死,还要伤及无辜,这根本不是她想看到的!”时小念劝说着他,“兰先生,你该清醒了,想想你的太太,她是不是想看到这一切。”

    “你……”兰亭瞪着她那张说个不停的嘴,每一个字都像是刀片一样刮在他的骨上,令人痛不欲生。

    兰亭伸手想打她,手扬到一半,忽然阴恻地笑起来,“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我放过你们罢了,别妄想,你们通通和我去见青青,整个浪花屿都陪我去见青青!”

    “……”

    他真的疯了。

    时小念看着他扬起的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兰亭的神情一转,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伸手去摸身上的口袋,“你今晚出现一定是想救人,家里那边……手机!把手机给我!给我!”

    该死!

    倒是忘了家里那边。

    见他终于想起这件事,时小念慌乱地连续后退,还不知道宫欧逃了没有,她该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把手机给我!”

    兰亭吼得歇斯底里,冲着她走过来,时小念不假思索地拿起手机就朝他用力地砸过去。

    “啊!”

    兰亭痛叫一声,手捂住自己的头。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