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862章 我比你怕失去

    “可她们没有像你一样去勾引总裁,公私不分。”

    这话是时小念说的,冰冰凉凉的。

    “我……”

    李清研一时找不到话来应对,这个灰姑娘还真是有些难搞。

    时小念坐在那里继续说道,“有很多人欣赏爱慕我的老公,这让我觉得我的眼光不差并且我拥有了这个男人,我很骄傲,可你的行为却是不光明的,是以拆散别人恩爱家庭为目的的,很恶心,你的工作能力再强又怎么样?”

    “……”

    宫欧看向时小念,立刻坐到她身边去,黑眸深深地盯着她,眉眼上挑,颇有几分得意的意思。

    说得真好。

    他女人吃起醋来训小三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李清研站在那里说道,“我没有勾引总裁,那只是大家的一项娱乐活动,大家都看到的,你可以去问。”

    “我女人说你是你就是!”

    宫欧大吼一声,吼完,他继续看着时小念仍然冷冰冰的脸,怎么看怎么好看的一张脸。

    “……”

    这一回,李清研是被宫欧顶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时小念冷冷地睨向宫欧,他转眸看向李清研,脸色瞬间冷下来,不悦地道,“你还站在这里碍眼?”

    没看到他和时小念已经要破冰了么?没看到时小念已经在说他们是恩爱夫妻了么?还在这做电灯泡?

    封德走上前,礼貌地道,“李小姐,这边请。”

    封德已经不称呼她为李秘书了。

    “总裁……”李清研还想说什么,宫欧盯着时小念,声音冰凉刻骨,“这女人再废话一个字,就照当初时笛的那种方式处理。”

    丢一个贫穷无望的国度慢慢煎熬吧。

    “……”

    李清研虽然不知道宫欧在说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处理方式,她看向宫欧,宫欧盯着时小念,眼里只有时小念一个人。

    恋爱那么久了,竟还有那么深的感情么?

    “走吧。”

    封德的声音也冷了。

    “我会走的。”李清研转身往前走去。

    李清研一走,大厅里就安静下来,宫欧往时小念身边坐了坐,时小念往一边让了让,宫欧又挤过来,时小念再让。

    蓦地,一阵重压朝她袭来,眼中的景像天翻地覆地旋转过,时小念已经被宫欧压在沙发上。

    宫欧俯身靠近她,一张脸庞英俊得不像话,只稍一个眼神便勾染出无数的性感,时小念去推他,宫欧抓住她的手往她头上按去,不让她乱动,低下头逼近她的脸庞,薄唇停在她的唇角,嗓音喑哑,“不生气了?”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这种暗哑的性感激得她心神一荡。

    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脸旁,时小念偏过脸去,冷冷地道,“不生气了。”

    既然是一场误会,解释开了,她再生气就是真的无理取闹。

    “时小念,我就喜欢你这样干脆!”

    宫欧满意地勾起唇,低头要去吻她柔软的唇,还没碰到,冰凉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但你现在要吻我的话,我会继续生气。”

    宫欧的眸子一紧,“你什么意思?”

    现在,轮到他来问她什么意思了。

    “你要是再不放开我的话,我也会继续生气,我说到做到。”

    时小念的声音再冷漠不过,没有半分开玩笑的语气。

    “……”

    宫欧对上她的目光,时小念平时是个特别温柔的女人,说话都是柔声细语的,可现在她的眼里全是冷淡,冷得很认真、很执着。

    他的手一下子松了开来。

    得到自由,时小念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被他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接着站起来,宫欧不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时小念!”

    时小念转眸看向他。

    宫欧对上她冰冷似雪的目光,声音沉闷下来,“是你自己说不生气的。”

    这委屈的……

    “我是不生气了,但你做错了是不是该受到惩罚?”时小念问道。

    “我做错什么了?”

    宫欧拧眉,抓起一个抱枕往旁边砸去。

    “你当年夸过小师妹、和小师妹朝夕相处的事情我就不提了,包括今天你那个小师妹吻你我也可以当没发生过。”时小念冷淡地说道,“可你的手都快贴到她胸部上了,我是不是不能当没看见?”

    “那是我听到她尖叫!”宫欧郁闷地道,“我本来要踹开她的,结果你们就到了!”

    他妈的他当时都傻了好吗?

    “哦。”时小念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封德折回来,宫欧又摔了一个抱枕,低吼道,“封德,把公司里能和我接触到的女员工通通贬下去!”

    不然这个黑锅他都背个没完了。

    “是。”

    封德低头。

    宫欧看向时小念,“这样满意了没?”

    时小念静静地注视着他,看着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少了平日里的成熟,竟有几分孩子气,她的声音慢慢放柔,“宫欧,有多少人欣赏你爱慕你其实我都不介意,我介意的只是你的行为举止而已,你明白吗?”

    这世界上出轨的感情从来不会只是第三者一个人的努力。

    宫欧听懂了她的意思,“你认为我会出轨?”

    她会不会想太多。

    时小念看向他,苦涩地露出一抹微笑,“其实宫欧,我一方面希望我们的生活能永远平静,一方面又恐惧这样的平静。太过平静的日子会消磨人的感情,往往是一颗心燥动的开始。”

    她的一些粉丝写来信件总会向她倾诉一些感情上的烦恼,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都像是快餐式的,从来不会细细打磨,更何况感情。

    汹涌的激情过后,平静了,淡了,再被另一个人激起曾有的悸动。

    “你觉得我燥动了?”

    宫欧一双黑眸深深地盯着她,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薄唇抿紧,站在她面前,身形颀长。

    “我只是害怕。”

    时小念承认自己有些孕期缩合期,她发觉自己一天天变胖,她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她知道这样不好,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摆脱。

    闻言,宫欧忽然嘲弄地低笑一声,笑得时小念的心口一疼。

    他看着她,薄唇慢慢张开,“不必如此,时小念,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怕失去。”

    “……”

    时小念定定地看着他。

    “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我先去基地,你在家好好休息。”宫欧低沉地说道,转身往外走去。

    时小念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张嘴想喊他却发不出声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封德安静地站在一旁。

    “砰。”

    玄关处传来关门的声响。

    时小念站在那里,身侧的手绞了绞衣袖,脸色有些苍白,“义父,我是不是闹得太过了?我应该无条件信任他的对吗?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他明明都这么忙了,身上的伤还没大好,我却要和他吵架。”

    她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妻子。

    她明明比谁都知道宫欧有多喜欢她,为什么她还要这样,让他烦上加烦呢。

    “小念,捍卫自己的感情没有错,但你最近是有些患得患失了。”

    封德淡淡地说道。

    “……”

    时小念咬唇,连封德都这么说,那她最近的情绪真得需要管理了。

    见她这样,封德又有些心疼,忙道,“不过少爷对你是不会有脾气的,就算有,哄少爷还不容易么?”

    一道简单的时氏小菜就能把少爷彻底收服了。

    时小念苦笑,慢慢走向房间,眼前浮现出宫欧和李清研在水中拥在一起的画面,随后是宫欧离开的背影。

    ……

    在封德的建议下,时小念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散散步,散散心。

    远远的,她就望到研究基地的拱形大门,时小念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高高地举起,对上基地的大门。

    在她的视线里,戒指和大门的形状慢慢重合上了。

    仿佛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走进她的戒指里。

    时小念望着自己戒指那一边的世界,目光有些黯淡,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一样。

    患得患失么?

    她该怎么摆脱这样的情绪?

    时小念放下手,将戒指重新戴回手上,一个人慢慢往前走,庄稼地里有人正在种植,空气中的微风清新干净。

    她在那里站了很久,久到有农妇注意到她,纷纷朝她投来奇怪的目光。

    时小念穿着宽松的白色卫衣,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步在绿色的麦田中走过,将自己埋没在一片随风飘动的麦田中。

    “小姑娘,出来旅游啊?”

    一个大婶放下手边的工作朝着时小念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阿姨好。”时小念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看向她,“我出来走走。”

    “心情不好?”

    大婶又问道。

    时小念很想说自己没事,可这一秒她真的不想逞想,她低下眸,淡淡地道,“我和我先生闹了点不愉快。”

    “哦哟,现在的小年轻就是喜欢吵架的,没关系没关系,床头打架床尾和,很快就会过去的。”大婶粗着嗓门安慰她。

    “……”

    时小念沉默不语,过了半晌才低声道,“我怕吵着吵着把他吵走了。”

    他转身离去的背影真得让她难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