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898章 离得越远越好

    时小念走过去,在键盘上轻轻地按了按,屏幕亮了起来。

    然后,时小念看到一个已经发送完毕的邮件,是用她的邮箱账号发的。

    她蹙了蹙眉,手指在键盘轻轻滑动,调出已发邮件的内容,邮箱是一个她陌生的,但附件内容一打开她再清楚不过。

    是宫欧烧礼物的两段视频。

    他把这视频发给谁?

    时小念思考了几秒恍过神来,是千初吗?是了,也只可能是他。

    为什么要再去刺激慕千初一回?

    时小念在床边坐下来,手抬起僵了几秒,然后点着这个邮箱继续发送,输入下几个文字。

    离开,离得越远越好。

    她不知道慕千初身边现在有没有一个人为他读这些内容,如果看到了,应该会走的吧?

    希望宫欧的醋意只是一时被情景所激,很快就会过去的。

    时小念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下发送,然后关掉电脑,呆在老房子里默默地等宫欧回来。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时小念始终没有等到宫欧回来,却等到封德的来电。

    她接起电话,“义父。”

    “小念,少爷怎么不接电话?我这里有点急事。”封德有些焦急地问道。

    时小念站在门口往远处眺望着,没有看到宫欧回来的身影,只好道,“他在做事,可能没听到电话响,什么急事我去找他告诉他吧。”

    “这……”

    封德有些迟疑。

    “义父,是不是现在有事还要对我保密啊?”时小念说道,封德在电话那边道,“我哪有这个意思,我和少爷都是不想让你太过担忧。”

    “到底怎么了?”

    时小念问道。

    “是兰开斯特,他们上次收了李清研半假半真的文件后开始大面积向.进攻了,少爷现在是控制着局面,但他一直迟迟没有具体的行动,我很担心。”封德有些担忧地说道,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先下手为强。

    可一向行事干脆利落的少爷这一次却在迟疑。

    “这个你没早和他说吗?”时小念问道,其实她也觉得奇怪过,宫欧把李清研派出去了,棋盘上的棋他已经开始下了,却丢下棋盘陪她来老家。

    “说过了,可是少爷说……”

    “说什么?”

    “他说,他想陪你再走走。”封德说道,轻轻地叹了口气。

    闻言,时小念的手不由自主地按上身旁的门,目光黯了下去,再陪她走走,就因为这样丢下了一盘很重要的棋局。

    真傻。

    “义父。”时小念说道,“我不懂那些商场的尔虞我诈,也不懂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我想知道,和兰开斯特的这场战争宫欧的赢面有多大?”

    “小念,你要相信少爷……”

    “义父,我只听你的判断。”时小念打断他的话,她不懂的东西太多了,她一次次完全是凭着从宫欧身上的感觉判断这件事严不严重。

    封德在那边沉默了,好久,时小念听到封德的一声叹息,他说,“小念,老实讲,我不知道,那是几百年的老家族,能撑到今天依旧有如此天地,兰开斯特先生绝非是吃阻荫的人,但少爷向来行事不拘,又是聪颖睿智,最近几次的交锋中少爷几乎是全胜的。”

    “……”

    “所以,小念,这最后一战不好说。”封德说到这里便停止了,将一句“但可以预见这一定是场鲜血满地的恶战”咽进肚子里,不去刺激她。

    “我明白了,义父,我会劝宫欧早点回去的。”

    时小念说道,然后挂了电话,她一个人靠在门上,双眸空洞地望向远处。

    她一直觉这场恶战会来得很晚,她和宫欧还有很多的时间,可现在她发现,兰开斯特已经不愿意给他们时间了。

    时小念伸手抚上自己隆起的肚子,就不能再等等么,等到宫欧陪着她一起看孩子的出世。

    她不想再让宫欧留下遗憾了。

    ……

    黄昏,金色的碎光落在这一座小区。

    宫欧找到时小念的时候,她在小区的健身器材区域,她一个人坐在按摩背部和锻炼手臂的器材上,却没有锻炼的动作,将冰冷的器材当成了椅子。

    碎光打在她的脸上,染色她的长发,看起来格外柔和。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宫欧迈开长腿走向她。

    听到她的声音,时小念也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我在想事情。”

    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什么事情?”

    宫欧走到她身边站定。

    她在他翻飞起的衣角上闻到一丝焦味,看来他今天收获颇丰,烧的礼物也不少。

    “乱七八糟地想。”时小念抬起脸,挤出一丝笑容看向他,“找到多少份礼物了?”

    “八份。”

    宫欧答道,身体虚靠着她身后的器材。

    “真快,烧过瘾了吗?”时小念淡淡地问道,没有责怪,只有纵容。

    “心疼了?”

    宫欧目光锐利地看向她。

    时小念没有接他的话,只道,“义父打过电话来了,他说兰开斯特已经开始行动,要你回去坐阵。”

    “封德这老头子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宫欧不悦地拧眉,语气间隐隐透着一丝怒气,转过身在她背面的器材椅上坐下来。

    夕阳下,两个人就隔着健身器材冰凉的柱子背对背地坐着。

    “回去吧。”

    时小念说道,声音柔得像是一阵风,没有任何伤害力的风。

    “不回去,我还差四份礼物没有找到。”宫欧冷冷地说道,语气偏执得厉害。

    “找全了又怎么样呢?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时小念无奈地说道,她不懂这一次宫欧为什么会生气吃醋成这样。

    宫欧背对着她坐着,时小念听到他冷漠阴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我就是看他不爽,不行么?”

    是这样么?

    就非要盯着慕千初不放是吗?

    时小念忍不住道,“当初千初远走的时候,我们说好了的,不去寻找,不去听消息。”

    他们那时候就决定好所有的恩恩怨怨都随风散去,不是吗?

    她以为他们早就达成了共识。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

    宫欧冷冷地道,一副我愿意改主意就改主意,谁也管不住的狂傲。

    毫不容置喙的态度。

    闻言,时小念不由得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中是一片黯淡和落寞,她望着远处渐渐下落的夕阳,最后道,“第九份的线索是什么?”

    “干嘛?”

    宫欧反问,语气带着戒备。

    “以你的脾气,要是顺利肯定会一口气把十二份礼物都找出来的,你应该是碰上难解的线索了吧。”时小念说道,带着一丝妥协的意思,“我帮你。”

    “帮我?”

    宫欧侧着身体而坐,一双黑眸灼灼地看向她,她的侧脸小小的,镀着一层夕阳的金色。

    时小念也学着他的样子侧过身体,目光温柔地看向他,“对啊,早点找到剩下的四份礼物,你就可以早点回去了。”

    兰开斯特已经行动了,他再不做些什么会毁了自己手上之前抓到的好牌。

    “你要帮着我找出来,然后看我烧掉?”

    宫欧盯着她问道。

    时小念的眼中掠过一抹黯然,但很快,她便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时小念你真是有病!”

    宫欧直接骂她,这已经完全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时小念了。

    时小念坐在那里,看着他英俊的脸道,“你不就喜欢你做什么,我陪你做什么吗?”

    “可一般这种时候你会骂我!”

    宫欧盯着她道,语气幽幽的。

    时小念笑出声来,“你这么欠骂啊?好啦,说线索吧,可能有些哑谜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

    听到这话,宫欧的脸一下子阴郁下来,声音透着满满的醋意,“你现在是在和我炫耀你们曾经有过我不知道的秘密么?”

    又醋上了么?

    时小念无可奈何地看向他,一字一字淡淡地从柔软的唇间说出,“宫欧,我和千初之间别人不知道,你是全程了解的一个人,发生过那么多事情之后,你觉得我还会炫耀和他之间的秘密么?”

    她的亲生父母都死了,她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家没了。

    她不提也不揭那些伤疤,但不代表她不会痛。

    “……”

    宫欧沉默了,眼中的戾气渐渐消去,薄唇动了动,好久才道,“我不是指责你忘了那些事。”

    他从来都舍不得责怪她,任何事都舍不得。

    “我知道。”

    时小念注视着他,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醋意对么?

    没关系,她不在意的。

    “……”

    宫欧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黑眸定定地盯着面前的地,身体微微向前倾去,搁在膝盖上的手不断握紧。

    “早点找完,早点回去吧。”

    时小念再一次说了这一句话,纵容的味道明显过夕阳的颜色。

    宫欧转眸看了她一眼,薄唇抿紧,问道,“玻璃纸是什么东西?”

    “玻璃纸就是糖纸,把糖剥掉后的糖纸,四四方方的一块,我小时候很喜欢收集糖纸,用糖纸看阳光是七彩的。这是第份礼物的线索?”

    时小念问道,见宫欧颌首便站起来道,“你跟来,我知道礼物在哪里。”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