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在上 > 第1018章 跟我一起走吧

    她只是想和他搞好关系而已,不是单纯地对他好。.

    “没人对我这么好过。”比特看着她说道,眼神呆呆的,声音因为疼痛而有些抖,“从来没有。”

    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闻言,时小念皱了皱眉,继续为他上药,柔声地道,“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但我怕触犯你的禁欧。”

    “你问。”比特趴在那里,那药水一点一点沾在他的伤口上,有轻轻的风扫过来,他突然觉得没有以前那么痛了。

    “你母亲在世的时候应该对你很好吧?她一定很爱你。”所以并不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说话让她于心有愧。

    比特的目光瞬间有些涣散,的确,这是他的禁区,可由时小念的嘴里问出来,他并没有那么难受。

    “我对她没有记忆,她身份下贱,她和我都是兰开斯特的耻辱。”他这么说道。

    “所以你总是对女佣们拳脚相加,因为她们身份低下?”

    可他明明应该还思念着自己的母亲吧,这张床不就是最好证明么,床是他母亲留下的,他走哪都要带到哪。

    时小念看向他苍白的脸道,“其实是兰开斯特家族让你在意贵贱有别,扭曲的是这个家族,而不是你和你的母亲,更不是那些悉心照顾你的女佣。”

    扭曲的是家族,而不是你和你的母亲。

    比特趴在床上,目光有些黯淡,手指份外用力地抓住身下的被单,“我不想说这些。”

    “好,你不想说就不说,药擦得差不多了,一会我去给你做蛋糕,我想这比止疼药对你管用。”他太喜欢吃甜的了。

    时小念微笑着说道。

    比特忍不住转头又去看她,她的声音像是一股暖风,吹过来时让他舒服极了,每个毛孔都好像在张开。

    “时——小——念。”

    比特又在生硬地叫她的名字。

    “怎么了?”时小念看向她,有些担忧地道,“是不是很疼?我再轻一点好不好。”

    “你是不是真把我当弟弟看待了?”

    比特看着她问道,语气极力压着平静,但一双海水蓝的眼眸里还是泄露出紧张和隐隐的期待。

    “……”

    时小念呆在那里,忽然觉得有些难以面对那一双像大海一样清澈的眼眸,弟弟?老实说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在她眼里更像是一块通往宫欧的跳板。

    比特深深地看着她,时小念坐在那里,嘴巴张了张,艰难地开口,“当然啊。不过我只是个平民,可没有那么高贵的血统,所以你当我是随便说说的,我没别的意……”

    “那你做我姐姐吧。”比特打断她的话,脸上露出单纯的欣喜。

    “……”

    时小念再一次僵住。

    比特用力地挤出一丝笑容,蓝眸露出笑意,“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他很真诚地许诺着,时小念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席钰,如果席钰还活着,她怎么忍心欺骗呢。

    “虽然暂时我还不知道怎么把你送出去,但那个黑衣人能把你送进来而不被人发现,一定有特别方式,我们慢慢找。”比特说道。

    “你要送我走?”时小念吃惊地看向他,他不是要留她保命的么?

    比特看向她隆起的肚子,“我知道你很想你的丈夫,我希望你能回去,这样你一定会开心。”

    只是这样,他就吃不到她做的蛋糕了。

    想到这里,比特有些落寞。

    “比特……”

    “幸好你没有弟弟,这样你出去了也不会忘记我。”比特看着她笑了起来,完全是个天真的大男孩,“有个姐姐感觉不错,就跟看滑稽节目一样,虽然不应该,但就是让我开心。”

    “……”

    时小念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一切发展得比她想象中的还顺利,可愧疚感袭卷了她。

    ……

    认了姐弟以后,比特在她的面前笑容越来越多,会向她说很多很多自己的事,包括被流放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的,包括他怎么对科技产生了兴趣,包括他的很多兴趣珍藏。

    比特活得越来越像真正的岁,养伤的日子里天天缠着她说话,说到开心处还会笑到不顾伤口疼。

    其实说到底,比特只是个单纯的少年,他对她连最后的一点算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日,比特又投身进研究室。

    时小念端着托盘走进去,这个研究室她已经能自由出入,她一进去,比特就冲她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蛋糕又做好了?来,坐我身边。”

    说着比特给她搬出一张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柔软的垫子,那是比特特地命女佣为她做的,让她能坐得舒服一些。

    “给你。”

    时小念将蛋糕放到他的办公桌上,比特不顾什么贵族规矩拿起一个就开始吃,一口咬下去眉头就皱起来,“怎么不甜?”

    “小小年纪你吃那么甜的干什么,对身体又没有好处,以后都是这种味道。”时小念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比特拿着蛋糕一脸失望,“可蛋糕不甜不好吃。”

    “我觉得已经够了,我看你什么甜的都吃,以后要适度,糖也要少吃。”时小念说道。

    “要不,加点甜度,一点点就好?”比特祈求地看着她,和她打着商量,用手指比着一点点就好的姿势。

    可爱的家伙。

    时小念不为所动,严肃地摇了摇头,“不可以,就这样了,还有,你才伤了两天怎么就进来做事,你要躺床上休息。”

    面对时小念的关切,比特开心地咬了一大口蛋糕,含糊不清地说道,“没事,我有蛋糕吃就行了。”

    “……”

    “对了,我给你看样东西。”比特一边吃一边调出早前的监控画面。

    时小念坐在他的身旁看过去,只见画面中是晚上,监控的效果很差,隐隐约约能看到她自己,她昏迷着躺在一个手推车上。

    是那天她被打昏带来的画面。

    时小念不由得坐直身体,顺着手推车往前看去,不清晰的光线下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推着车,一摇一晃地在走。

    光线实在太差,整个画面几乎判断不出这人的胖瘦高矮,只隐隐约约发现这人好像推车推得有些吃力,推车不时晃一下,有几次她差点从推车上掉下来。

    这人会是谁?

    时小念看着,脑海中忽然晃过一些什么画面,快得一闪而逝,来不及捕捉,比特看向她,“怎么样,能认出是谁吗?”

    时小念摇摇头,“连脸都看不到,我认不出来,也可能根本就是我不认识的人。”

    现在会想对付她的人应该就只是兰开斯特家族的,除了他们,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谁。

    “是吗?”比特吞下最后一口蛋糕,安慰着她道,“没关系,虽然监控中的视线太差,但大约可以肯定这人就是突然从这里出现的,在米范围内,所以没被保镖们发现。”

    “突然出现?”时小念愣住,“难道是有什么暗道么?”

    “可能吧,现在晚了,我明天过去查探,只要能确保是条安全的出路,我就送你走。”比特说道,眉眼之间再认真不过。

    这么说,她很快就能回去了?

    太好了。

    时小念的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扬,比特见状有些不开心,“不知道我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时小念怔然地看向他,心口有些不舒服,她看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突然生起一个主意,道,“比特你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我?去宫家?”比特睁大了蓝色的眼睛,“那我不是等死么?”

    “不会的,有姐姐在谁敢动你一根汗毛?宫欧都不能碰一下你!”时小念说道。

    这个主意好,比特跟着她回去再好不过,第一,他不用被自己的父亲责打了;第二,他也不会再研究机器人,乔治的最后一张王牌就没了。

    皆大欢喜。

    时小念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她看着他道,“比特,在这个家族里你所收到的全是负能量,跟我回去,我以后天天做蛋糕给你吃,你想在科技上有所发展也可以跟着宫欧,一定能一展所长。还有啊,我介绍我的儿子女儿给你认识,他们都特别可爱,你一定会喜欢的,他们也是你的亲人。”

    亲人。

    比特呆呆地看着她,突然之间就收获一堆亲人了?他那些兄弟姐妹可从来没拿他当亲人。

    “怎么样,比特?”时小念看他还是不说话,她竖起四根手指说道,“我用我的生命起誓,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一定会让你随心所欲地活着,好好活着。”

    很奇怪,他们明明是对立面的两个人,可时小念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像是加了糖份一样,很甜很甜。

    他真的很喜欢,他甚至可以想象以后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吃着垃圾零食看滑稽节目,学习累了有蛋糕,磕着碰着有人帮忙上药。

    那真的很不错。

    “比特,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时小念问道。

    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相信。

    “我相信你。”比特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再苦涩不过,“但我不能走。”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