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重生洪荒之恶来 > 第117章 广邀高手

    恶来和姜子牙斗法将云中子逼走之后,太乙真人和姜子牙愤怒之极,尤其是姜子牙在两军阵前,失了利,更让他颜面大失,在西周的威信也受到了动摇。

    “侯爷不必担心,贫道已经让雷震子去请另一位兄长广成子了,广成子师兄手中有宝物番天印,而且修为强大,智谋无双,定然可以相助一二!”

    姜子牙看着一脸幼虫的西伯侯姬昌,一脸自信的劝慰起来。

    西伯侯看着姜子牙道:“丞相,本侯出兵之前,已经算了一卦,乃是上上吉象,只是最近心神不宁,又卜了一卦,却是吉凶未明,如今闻仲的大军已经快要到达了,到时候我们便会腹背受敌,定然不利,大军劳师远征,每日钱粮的损耗也是极大,本侯想要暂时罢兵!”

    西伯侯已经有些退意了,他对着恶来的惊惧之心甚重,尤其是最近他替自己卜了一卦,亦是大凶之兆。

    “退兵?”姜子牙心中一惊,立刻急促道:“侯爷,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大军远途征伐,焉能不胜而走,这崇城轻易可破,唯一担心的便是这恶来罢了,待到我那位师兄前来,到时候便有两位金仙,足以镇压一切!”姜子牙心中震惊,如果就这样退回去,他出道的第一战,就成为最大的笑话,而他在西周的威信也将荡然无存。

    姜子牙劝道的时候,看到西伯侯任然是眉头紧锁,便立刻道:“侯爷,那崇黑虎乃是我们的间谍,今夜我便让其行动,斩杀崇应彪,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城,若是此计成功,崇城便可拿下,到时候那恶来便是再凶唳,也得乖乖离开!”

    姜子牙原本想要等待崇侯虎回来的时候,斩杀崇侯虎,如今看来只能先行事来安定西伯侯的信心。

    西伯侯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那一切就有劳丞相了!”

    西伯侯离开后,一脸信心的姜子牙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之极,黑着脸在帐篷内走来走去,神色愤怒而无奈:“这可恨的恶来,这可恨的恶来,屡次坏我好事,屡次坏我好事!”

    姜子牙愤怒的时候,太乙真人从后帐走了出来,亦是神色阴冷道:“这恶来必须想个办法铲除,否则我阐教大计如何实行,这次广成子师兄前来,定然可以一举斩杀这恶来。”

    姜子牙听到太乙真人说道的时候,点了点头道:“如今也顾不得什么了,只能用蛮力斩杀恶来,震慑崇城之人,然后让崇黑虎掌管崇城!”

    “嗯!”

    姜子牙点了点头,便立刻传讯给崇黑虎,此时的崇黑虎脸色也是阴沉,他有些后悔答应姜子牙了,如今他可是里外不是人。

    正在他挣扎思虑的时候,一个纸鹤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崇黑虎的面前,看到这个纸鹤,崇黑虎将其附在耳边,听了一会后,脸色顿时大变:“今晚!今晚怎么可能?这姜子牙真的是异想天开!”

    崇黑虎反驳的时候,这纸鹤无风自了,火焰中显露出姜子牙的模样,看着崇黑虎冷冷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今日他们胜了,定然松懈,你只要直接斩杀了崇应彪,打开大门,我自然会攻入城中,到时候不会失了诺言,即便你被发现了,大不了一死,去封神榜上占个好位子!”

    姜子牙的话语说完后,这火焰也尽了,崇黑虎一拳将面前的案牍砸碎,恨恨道:“可恶的姜子牙,若非看在长生的份上,岂能如你愿,让我亲手了结亲侄子,让我献出崇家的基业,着实可恨!着实可恨!”

    这崇黑虎恼怒的时候,慢慢的调整心神,走到外面喝道:“立刻去请小侯爷,告诉他,今晚我请他来这里做客,有要事商议!”

    这个人离去后,崇黑虎也立刻准备起来,而这个时候正在感悟自身法咒的恶来,脸色微微一变,冷冷淬道:“好个心肠狠辣之辈,竟然不顾人伦,自私自利到了极致啊!”

    听到恶来的咒骂声,余元有些不解的问道:“何事让道友如此恼怒?”

    “道友有所不知,这崇黑虎心肠毒辣到了极致,今晚设宴招待崇应彪,却是要杀了崇应彪,开了城门,将这崇城献给西周!”

    “怎么会?这崇黑虎当真下的了手?这崇应彪可是他的亲侄子,这崇城也是他崇家的基业,如此献出去,他也不怕因果报应,糟了天道之劫!”

    “天道之劫?哎,如今天地大劫降临,天道不显,人道更是虚弱之极,何人会在乎这些因果报应!”

    恶来叹了口气,直接将龙吉唤到跟前。

    “师傅,有何吩咐?”龙吉看着面前的恶来,行事越发恭敬,今日赌斗之事,她可是见识到了自家师傅的厉害,这种厉害不仅仅是法术,还有超强的智慧之力。

    恶来看着龙吉道:“今日崇黑虎可能会杀害崇应彪,你且去护卫崇应彪左右,待到事情发生后,再将其解救,显露出崇黑虎的狼子野心!”

    恶来说道的时候,龙吉也是一愣,旋即道:“好,弟子这就前去!”

    龙吉转身离去的时候,恶来看着外面,心中一动,原来是殷郊身上的咒力显露了作用,这殷郊的师傅广成子带着番天印和殷郊正准备朝着这里而来。

    想到这里,恶来盘算了下后道:“余元道友,那广成子正准备来崇城,麻烦你在道路上牵制他一二,不知道可否?”

    “广成子也要来?这广成子算计极深,手中的番天印乃是半个不周山祭炼而成,非大罗金仙巅峰,被其砸一下,都将肉身破裂,元神昏睡,端的是厉害,只是此人素来瞧不起我截教,每次截教和阐教闹矛盾的时候,便会出手,很多人都吃了番天印的大亏,便是我也被其砸了几下,若非这广成子没有下死手,怕是要舍弃肉身修炼了!”

    余元听到是广成子,心中便生出几分戒惧,他的话语倒是没有错误,这也是姜子牙有信心的原因。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