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舌尖上的唐朝 > 第九十一章 送别

    “以后自己要好好和那家伙相处了,还有一个王玄策。两人都是有才能的人,跟他们关系处好了,对自己也有好处。”

    同太子分别后,回自己的府上的时候,李恪在心中暗暗想到。今天晚上他跟李二说自请外出就封地,这是李好的主意。

    李二听后就一副很愧疚心虚的样子,神色特别的复杂。李恪想不到的是,李二不仅愧疚心虚了,第二天还给了他一份大补偿。

    原本的潭州都督还加了一个洪州都督,同督俩个府,还是不错的地方。原本的地盘也扩了不少,当然权利也大了不少。

    除了这些,还给了不少赏赐。另外太子为了感谢李恪帮他,也给了一些赠礼。这些事情让李恪对李好越发重视起来,李恪想不到的是,他只不是当局者迷而已。

    那个抢秘方的背后之人是谁,到现在还没查出来。事情查到太子的管事那个地方后,线索就全断了,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

    或许李好还会想给那些被打伤的少年们报仇,但是那些施暴的官兵全都灭了口,李好想找人报仇也没地方。

    至于幕后的人,那不是李好现在能够面对的对象,不过这次梁子李好记下了。以后查出来后,自己不介意给某些人使个绊子。

    无论李恪也好,还是李好也好,他们都在这次事件中捞到了好处,算是既得利益者。损失的只有太子,以及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

    李好的那些作坊经历这事后都已经上了李二的眼,甚至还允许李恪派了一些卫士帮着看守,绝了那些把主意打到这里的人的心思。

    而天然居李二还给亲自题了酒楼名,天然居的美食不仅李恪喜欢,宫里的几个公主和王子都喜欢,都会给这家酒楼免费打个广告。

    李二给题了个名字还有那几个小公主的意思在里面,加上李二给李恪的补偿。要不然李好想要皇帝给自己的酒楼提个名,这很难。

    这些好处是看的见的,为此,两个天然居的生意跟着就继续火爆起来。李恪离京之前,第三家天然居又在延康坊建了起来。

    延康坊有个很出名的家伙,那家伙叫李泰。这个坊里的人常常因为李泰而受益,所以对李泰的风评很不错,这边的人也比较富裕。酒楼开在这里,正好。

    李好在自己府上的事情被解决后,就离开了李府,去到了自己的庄子那边。随着天气渐渐变暖,春耕的事情也划上了日程,这些事情都需要李好亲自看着。

    天然居这边的事情,还有作坊的事情,李好培养的那些少年现在都能自己操作。李好在不在,并不能影响到李好的所有产业,他只要定时把一些调料提供过来就可以。

    而对李好的庄子同样紧张的还有刘仁轨和崔知悌,他们两人今年的考评能不能入天子眼中,就看着李好的庄子里面的这些种子了。

    如果真如李好所说那般,他们想不被李二重视都难。另外他们对李好教的那些耕种方式也很有兴趣,想看看到底效果如何。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洞庭。与君离别意,同是长安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庄子的事情虽然很忙,但是李恪离开长安去潭州上任的时候,李好还是跑了过来送行。两人不仅是合作关系,还是不错的朋友,这祸害去南方了,李好自然要过来送别。

    给李恪送行的人不少,这家伙的狐朋狗友都来了。几乎能把大唐的高干子弟扫掉一半。过来送行的时候,哭的笑的都有。

    看的李好有点很无语的感觉,所以被拉着硬要来首诗的时候,李好直接就把这首改了。在李好的记忆中,送别的诗不要太多,但是要适合用在这里的并不多。

    李好搜肠刮肚一番后,才勉强的改了这个,拿了出来忽悠这些高干子弟们。男人大丈夫,不过是道个别而已,用的着小儿女作态?

    “好诗!好诗!”这些高干子弟的能力也就那样,他们只能大致看出一首诗好不好,再深入点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来。李好这诗比他们做的强多了,自然全都叫好起来。

    “其实,潭州挺不错的,那边有好多美味的东西。等过段时间,我这边的庄子确定好了,我也会过去那边,所以吴王不用担心去了那边不好玩。”

    等那些高干子弟们同李恪道别完了之后,李好选在这些家伙离开后才凑过来说上几句话,有些话只能他们两私下里说。

    高阳妹妹看到李好过来后原本有点小高兴,李好的诗也很让她满意。只是李好似乎刻意的把自己藏在送别的人群中,让这妹子有点小小的不爽。

    不过这妹子也不傻,李恪同李好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知道一点。所以也没故意去为难李好,还特的留了点距离让李好同李恪能好好的交谈一番。

    “贤弟你也要过去潭州?”李好的话让李恪的眼神一下就亮了起来,去潭州不好玩这是李恪最不适应的地方。但是有了李好过去后,那就不一样了。

    李好不仅会做一手好吃的东西,这家伙也很会玩,而且还能玩出新创意出来。有这家伙做伴,李恪觉得自己的潭州都督就没那么无聊了。

    “其实,你没必要活的那么小心翼翼。到了地方后,你只要记着几件事情后就可以太平无忧,其他别多想。”李好看着李恪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哎!活着很难啊!”

    李恪听了李好的话后忍不住苦笑道。比起他父亲李二来说,他现在的资源少了不少,连个谋士都没。全靠自己领悟,能走到这一步真不容易,全靠小心。

    “你去潭州后,第一不要惊扰百姓,第二修路修水利,第三资助那些寒门子弟读书,第四一定不要碰军权,也不要跟那些实权派大臣任何来往。”

    “当今皇上的天下是马上取来的,任何不轨都只会给自己带来灭亡。所以什么都不想,远离长安才是最好的选择。”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