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29章、梨花带雨玉生香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先生请上楼。天字房乙一号雅间正空着呢。”

    店小二认得这公孙先生,是个常客,也是个有钱的大金主。态度殷勤得很。

    公孙先生摇了摇头。

    “今儿个我就在这楼下大堂里坐一坐。”

    公孙胜今日并不是来吃喝享乐的,他要尽可能多地收集情报,以便于知己知彼,以防一不小心就落网。

    大堂里草根英雄最多,比较容易风闻些有意思的闲谈。

    话说这郭芙、郭襄姊妹俩,也就是呆在大堂里,才得以听闻神雕大侠杨过的最新动向。倘若一直呆在雅间里头,那郭襄也就见不着杨大侠了。

    “好勒!先生今日想用些啥呢?本店今日例牌是:汴口来的大鲤鱼新鲜旋鲊、陕北来的小山羊臀尖签签、淮南寿州来的八公山神仙豆腐。酒牌是新酿的江州橙皮桂花酒,三年陈酿的明州老梅酒。配各色按酒时蔬、果子、油供。随饭泡菜每逢节诞不要钱,今日恰好是个节日,这泡菜随意管够。只要不怕咸,想吃多少给多少……”

    这小二郎的职业,自然是由快嘴少年来担当。报起菜名来,一个个都是伶牙俐齿,说快板书似的。

    这快板书说着说着,店小二自己就卡住了。

    伸手一拍自己的脑袋,笑道,“打我这不开窍的猪脑壳!瞧我这脑子笨的!这泡菜嘛……那个……那个……虽然节诞日免费管够,但这白米饭和剔尖儿猫耳朵面食什么的,却是要算钞的。所以公孙先生你不要一直瞪着我看嘛!像你这么直愣愣地瞪着小的看个不停,小人的脚肚子都快抽筋了哈。”

    大宋人民的嘴炮,向来是肆无忌惮。虽然不一定人人敢做敢干,却一定是什么话都敢说的。

    这店小二最开始是看着这公孙先生脸熟,依稀记得这是个有钱有力的老主顾。却一时没想起来,这公孙先生其实也是这巨胜饭店的一位幕后股东。巨胜饭店售卖的所有泡菜,基本上都是由这公孙先生传授得来的腌泡技巧。

    传闻中公孙先生走遍大江南北,每过一处都免费教会当地最有口碑的资深脚店,学会酿造各自不同的泡菜。却不收教授钱。只以这泡菜的法门来入股,在每年的红利里头分得那么一分半分的薄利。

    于是这公孙道人,此刻隐隐已是这大宋天下成千上万脚店的共同合伙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举国饭店的店东名录之中,莫不有公孙氏的名字排在其中。若说这道士就是当今大宋天下第一泡菜王,倒也不算夸张。

    甚至还不只大宋天下。据说大辽、大金、大夏、高丽、扶桑,若干饭店餐馆,也都有这位先生的参股。

    巨胜饭店每逢佳节,都给食客供应不要钱的随饭泡菜,是这大当家的史大郎最新想出来的新名目。此事却并未征得公孙先生的同意。

    这其实就等于史老板慷别人之概,来做自己的宣传。

    此刻公孙大老板本人出现在这偷薅别人羊毛的剽窃现场,抓个正着……店小二感觉非常尴尬。

    换作是二十或者二十一世纪,遇到这样尴尬的情形,这大堂经理自己就会闭嘴,鞠躬道歉什么的。偏这大宋社会风气不同,这小二哥明明是在认错,却依旧不改其饶舌的本性,竟然胆敢当面冲着这公孙先生说:你不要一直瞪着我看,你这么瞪着人家,人家要紧张的!

    这小二哥,还真是调皮。

    公孙胜没有生气,也跟着笑了一笑。

    “那好!我不再看你便是!”

    孙胜利在狱中劳动改造了十五年,十分痛悔年轻时代的粗野和痴狂,早已立志要做一个谦逊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贡献的人。

    倘若没有这段经历的话,说不定他还真打算敲打这个小二一顿,然后再找史大郎大闹一场。

    现如今孙哥不会再跟任何人轻易动怒。

    现如今这公孙胜是个好人,心里头充满了忏悔之心、悲悯之情,以及博爱、慈善精神。

    既然这店小二出了糗,心里头大感不安,不好意思被人看,那便不要看他。

    公孙先生昂着头,看着天花板。

    其实这古代大木屋的上方并没有天花板,上面是一根巨大房梁,以及无数横衍。横衍支撑起密密麻麻的斜椽木。椽条间整整齐齐地覆盖着层层叠叠的无数青瓦。

    其中间或有两三块瓦片故意缺失,留出空档,用来采光。

    这年月还没有发明烧造玻璃的工艺,所以没有玻璃瓦。为了采光,就要留出些空格。却又提防着雨天漏水,所以凡是这个留空之处的下面,都悬挂着一个个的瓦罐,用来接住空格间渗入的雨水。

    现在公孙胜就抬眼望着这瓦罐,以及瓦罐上面透光的瓦片空缺处。

    口中说道,“你家史大郎,现在何处?”

    史进是本店坐庄的后台老板,却不是这巨胜饭店的掌柜经理人。也即是董事长,并没有亲自兼任总经理。

    公孙胜只问史大郎在哪里,并不问掌柜的在哪里。

    这掌柜的,自然就在柜台后面坐着。不须问。只须大声嚷嚷几句,这掌柜的自会出来应对。

    就好像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时候。蒋门神作为董事长,在店外的坝子里张开躺椅,躺在那里晒太阳。快活林的掌柜工作,交给他的小妾在代理。

    这史大郎也是一样,他才不肯亲自坐柜台。

    坐在柜台后面的经理人,却不是史进的小妾,而是情妇。大名鼎鼎的李睡兰。

    水浒书中这么写道:

    “这李睡兰生的甚是标格出尘。有诗为证:万种风流不可当,梨花带雨玉生香。翠禽啼醒罗浮梦,疑是梅花靓晓妆。“

    解放后的版本,李睡兰勘订为李瑞兰。困在邢台监狱的十数年漫长时光里,孙胜利很无聊地逐字逐句查看过水浒书附页中夹带的“勘误说明”。这勘误附注中有讲过,原版李睡兰,后来因为建国以后睡魔不许成精,遂改李瑞兰。

    公孙先生谨守一个劳改释放人员的低调本分,尽可能不跟这宋时“睡”美人发生任何不必要的瓜葛。

    寄希望于店小二直接告知史大郎本人此刻的所在,或者,了解到史董的大致去向也行。

    偏偏这李睡兰不甚自觉。

    公孙先生不来叨扰,她倒主动跑过来罗唣。

    “是公孙先生来了呀!何不上坐?“这个被施老师誉为梨花带雨玉生香的粉头女子一边冲着流窜犯媚笑,一边嗔怪店小二,“你怎敢怠慢公孙先生呢?”

    明明是公孙胜自己执意要坐这大堂,店小二完全是无辜的,低着头,咕咕哝哝地解释说我正在劝说先生楼上请,先生尚未答应之类的说词,并不敢跟老板娘直接顶嘴。

    公孙胜有点看不过去,淡淡的道,“是我执意要坐在这里,不关这小二什么事。”

    公孙先生还没有点餐,小二不敢擅自走开。老板娘就在他的背后,店小二如坐针毡,如芒刺在背,十分惶恐不安。

    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解救这个无辜的店小二。

    想想又觉得店小二也说不上有多无辜。谁让他要来这李睡兰的手底下打长工呢?

    于是孙胜利也不多想,“这例牌上的三个菜式,各来一份。只是不要这酒牌上的两种酒水。另上些时蔬和水果,适才我在路上见到地里的豆荚长得饱满,店里若是有,只管用盐水煮一大盘出来按酒。店里所有的泡菜,按个儿都来一小盘,我都要一一验看。”

    “先生可是自带得有酒水?”这李睡兰倒也机智。立即想到了:这道士不要店里的酒,单要这按酒的豆子,显然是自己身边携有好酒。

    “没错!”孙胜利不愿意跟这妇人多说。点点头,从背后解下一个偌大的酒葫芦来。

    ……公告:笔趣阁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按住三秒复制)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