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53章、满山都是鹌鹑蛋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一秒★小△说§网..r】,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史家饭店的每一间小厨房里都配备有精致的沙漏。

    沙漏里的沙子,又一次漏光了。

    折可兰把沙漏翻了个身,开始了下一轮的计时。

    嘴里头悄悄说了句,“饭点将至……来日相报……”

    双手轻轻扯着自己的两个衣袖,衣襟向两边徐徐分开,渐渐露出来小巧精致雪一样白的肩膀,以及,当代文字不允许描述的风景线……

    我槽!孙胜利的心里暗暗骂道,这妞的语文水平,是不是比我还差呀!

    来日相报这四个字,不该是你这么解释的!名词解释扣十分!女神的语文不及格!

    孙胜利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他是想乱也乱不起来的起来的断臂山人。

    之前面对李真伊小姐的全脱无码写真,他不举。

    更早一些时候,宋总斥巨资给他弄了个嫩模全套双方,他竟然幸福地睡着了!

    只有可爱的蓝孩纸才能激发我们孙哥的热情!女神已经无力唤醒我们孙哥紊乱多年的内分泌。

    折可兰果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才脱了个开头……进度条最多%不到……

    手上的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

    小姑娘眼神很复杂。

    “嗯?你是木头人?怎么没点反应?”

    她敏锐地观察到,公孙先生的裤裆一点都没有发生饱满变化。

    这个观察法在后世是行不通的,但在古代很流行。因为古代没有尼龙,也就没有高弹内裤。用传统手段加以包裹的小宝贝,一旦昂起头来,很容易观察到的。

    孙胜利也料不到有人能这么耿直地当面提出这样的质问……未来社会根本不可能发生如此“坦诚”、“直率”的对话呀。

    转念一想,古代嘛,蛮族嘛,尤其还是母系女王社会的女主,这倒也可以理解。

    听说母系女王社会,男人都是道具,为生育活动提供辅助的会说话的人形道具而已。在这样的背景下,身为女主的,跟智能化的电动棒说话,自然是无须含蓄,也无须脸红。

    于是我们孙哥感觉略囧。

    我是基佬这种事情,我能轻易告诉你吗?

    那又要如何挽尊呢?或者说,要怎么摆脱这个尴尬处境呢?

    孙胜利在这方面不是什么老手。他一辈子都没有几次真实把妹成功的经验。闹革命的时候,他十分虔诚,并不肯在混乱时代里以权谋私。后来进了大牢,便在没有这个机会。出狱以后,对这个刺激已经没了正常人类理应都有的那根反应。

    除了经验上的缺乏之外,他还背负着一个十分沉重的心理包袱。

    或者,准确地说,他受过比较大的心理刺激。形成了心理上的阻断机制。仿佛一片沉重晦暗的心理阴影,一直没能走得出来。

    他之所以对李真伊毫无感觉,也是这个心理阻断机制作怪的结果。

    也就是闹巴黎公社革命的那段热血燃情岁月里,他是欺负过一个老教授女儿的。那小萝莉未成年。而孙胜利当时根本就是个法盲。

    他差点就对她做出绝对不可以原谅的犯罪行为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因素作怪……也许是最后的一点良知,也许是不忍心看小萝莉哭泣,也许是胆怯,也有可能完全是命数注定……总之他是在最后一刻停了手。

    但他仍然还是犯了罪。三年血赚什么的倒是没有,但他坐牢的时候,被起诉的罪行里除了杀人之外,还是有条猥亵罪的。对这两项罪行,他本人也供认不讳。

    所以每当遇到香艳的场景,我们孙哥都会顿时想起不允许用文字描述的那年夏天,那个喘息流汗的闷热的午后,他汗流浃背,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地颤抖,却最终一事无成。

    一事无成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在十五年漫长无比的牢狱生活中,孙胜利一遍一遍在心里还原当年的罪案现场,试图找出自己的毛病究竟在哪呢。

    可怜他没有学过初级心理学,更加没有学过高级的。

    于是他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坐牢是很无聊的……这原因一直找不到,那就一直找下去……孙胜利心里充满各种各样的混乱猜想,就好像没有舵手的西班牙帆船,在黑暗中迷航而得不到灯塔光芒的指引……

    在缺乏科学方法有效指导的背景下,他越想越偏,最终还是无解。

    时间过去了十五年,反复回忆此案,不断思考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毛病,已经成为他独有的日常习惯。这个老习惯,已经成为他生命里习以为常的一部分。

    所以李真伊对我们孙哥的引诱基本上是失败的。

    他根本没反应。

    李真伊小姐一脱,我们孙哥的感觉就立即回到了十多年前那个闷热的午后,那个汗流浃背却一事无成的午后。一如当年,他觉察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地颤抖,然后,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什么也做不了。

    此刻,在水汽氤氲的厨房里,白雾缭绕间,折女神又来挑衅我们孙哥的底线。

    哼!这些挑衅注定是要遭遇可耻地失败!

    果然我们孙哥一如往昔,不动如山。一点生理反应都没有。

    不过,这一次跟以往略略有所不同。

    折姑娘好像并不觉得她的挑衅失败是一件丢脸害羞的事情。她的反应,跟别的妹纸似乎大有不同。

    折姑娘摸着自己的良心,十分恳切地问了一句:“是不是我太小?所以你不冲动?”

    孙胜利完全说不出话来。

    十分吃力地点了点头。

    是地!你太小!

    不过,这里头有点歧义。折姑娘询问的问题,显然是对她自己的胸器尺径没自信,她所谓的太小,分明指的是。

    然而,让我们孙哥大受刺激的,却是作案目标年龄太小以致于给凶手精神上带来巨大困扰的问题。

    虽然都是小,但这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此小,非彼小也。

    公孙道人第一时间点过头之后立即翻悔,又用力摇头表示不是那么回事儿。

    折可兰困惑了。

    她可不是什么害羞拘谨的汉家小娘子。在母系部落女王的眼里看来,男人都是道具,为生育活动提供辅助的会说话的人形道具而已。跟个道具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对着镜子梳头的时候,掰断了一根木齿,你会对梳子道歉并且害羞吗?当然不会!

    所以折可兰感觉十分好奇。

    眼睛瞪得更大了些。

    轻手轻脚地,向前走得来更近一些。

    近得来几乎面对面,心贴心。

    一只小手,自然而然地掏了进去,就好像熟练的猎手,顺手掏个麻雀窝。一边低声问道,“你?有疾?”

    古代人心目中疾病是两个不同的词。寡人有疾,并不是真的生病,一把只表示寡人不爽的意思。寡人病矣,通常表示寡人快要死了。

    “嗯?你的手法怎么这么溜!”

    孙胜利作为意志坚定的十五年基龄的资深基佬,他的脑回路也是颇有基佬特色。斯情斯景,他想的并不是什么像样的念头,他就是觉得这妹纸的举动为何如此行云流水,毫无滞涩之感。

    心想这蛮族社会的旧传统,还真有点吓人啊!这妹纸看起来也不超过十五岁啊,这就已经是熟练的女司机了?

    古代人真心是有点可怕!

    折可兰笑了笑,用另一只小手轻轻捋了捋自己的发型,“白石山上种满梧桐树,林子里头没麻雀。到处都是鹌鹑。你猜对了,掏鹌鹑蛋这活儿,我从小就做得极好极好。”

    她也不是成心调戏公孙道长。

    她说的也是真心话。氏族公社的女王,也不是成天就劈腿等着男宠们挨个儿来上班。大多数时候她们会出去采桑、捉鸟、摘水果、采蘑菇。

    白石山没有种桑,水果品种也不多。

    日常就是以掏鸟蛋和才蘑菇为主。可兰族不养家鸡,因为没必要。白石山上的鹌鹑特别多,还特别蠢。直接收获鹌鹑蛋,其实也就跟汉家的大嫂每天去鸡窝里摸鸡蛋,一回事儿。

    满山都是鹌鹑蛋。这些鹌鹑,也就相当于白石山人养熟了的跑山鸡。

    ……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