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58章、公众场合可以逗比吗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一秒★小△说§网..r】,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师傅制作出最新升级的神仙豆腐.版本,以及,最新创造的醉八仙豆腐.版,这滋味果然新颖别致。

    这款神仙豆腐一共经历了三次升级,其实应该视作是.版本才对。

    山西解县关氏祖传的传统豆腐工艺,此为.版本;关胜带着郝思文前往淮南寿春,在八公山升级得到.版本;领悟到古代勇士的尸体能够给力提升盐卤的灵魂奥义之后,来到潘店,升级到.版。

    最后,又引入了公孙先生教授的酒精奥义,进化出醉八仙豆腐来,这应该算做.版本。

    但关胜觉得醉豆腐其实应该算作是另一款新菜。所以神仙豆腐依旧还是维持.版。

    酒精的奥义跟豆腐化合的奥义,似乎完全是两条不同的发展线路。理应当作两个不同的品类加以看待。

    史大官人吃得赞不绝口。

    公孙先生在晚餐过程中拒绝再次开启酒葫芦。他心情有些不爽。没有喝酒的愿望。

    其实以吕洞宾为首的八仙,此刻尚未封神。所以眼前这个所谓的醉八仙,指的是淮南八仙,并非铁拐李、钟离汉那一伙儿。

    李睡兰一直不肯怨恨关胜,偏偏就是跟这公孙先生不合。

    这时候她就跑出来搞是搞非。

    冲着史大郎卖萌撒娇,挑唆道,“大郎哟!今日有此大喜,大家都来为我家相公助兴,理应喝上几大盏。这公孙先生葫芦里头明明有好酒,却不知为何不肯拿出来请大家一起喝。”

    这已经是李睡兰第二次称史进为相公。

    除了史进本人之外,在座的各人听在耳里,都有些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史进倒是觉得十分受用,哈哈大笑,“娘子你好调皮!怎么可以当着哥哥们的面前,恁地与俺混说呢?”

    糊就是混。混说就是胡说。史进虽然是穿越来的,学宋人的口吻说话,倒是学得来有模有样。

    考据党也许要吐槽,说这大宋的“相公”一语,仅限于称呼宰执和枢密。即便扩大相公这个称谓的外延,起码也要一度担当过参知政事一级的前任副相,才可以被称为相公。

    明清戏文中,小夫妻互称相公、娘子,这种场面应该是不会出现在宋朝的。

    但是实情并非如此。

    大宋人民最是矫情,尤其是大宋妇女的嘴炮功夫了得,说起话来肆无忌惮。农妇也敢厚起脸皮管自己家的农夫叫做“相公”,这么个戏谑之风,就是起自于靖康之前的清明上河图时代。

    这其实是个开玩笑的意思。

    就好像甄嬛传火遍全国之后,很多人聊天说起自己的老娘,都会这么说:母后今天又颁下懿旨,要臣妾早睡早起,不许再玩天天爱消除。臣妾根本做不到呀。

    李睡兰出身教坊,现如今仍然没有赎身,户籍仍归瓦子贱籍。

    这个行当的从业妇女,最会戏谑。按照未来语法就是很有恶搞精神和逗比精神。

    如果对方是小弟,便应该喊大一些,喊作小哥,以示高举。

    若是官人,那肯定要喊他一声大官人的。

    史大郎忽然成了大官人,那就理所应当再给他喊高些,于是就有了相公这个说法。

    认真考据起来,这李睡兰挨边也可以算作是,后世无数相公娘子桥段的,最早一批原创人员之一了。

    逗比的不只李睡兰一个,她并不是一个人在恶搞。大相国寺当日会把武大郎敬称为武博士,其实也是恶搞太学院的儒林体制。权把香积厨当作了太学。香积厨的高手厨子,自然就戏称为烧猪学博士。

    当然这夸大高举的搞笑说法,只能关起门来说私房话,当作民间游戏来玩。北宋官方很有宽容意识,对这一类口头官司,一笑置之,并不怎么较真。南宋朱熹学院毕业的弟子们,那就比较容不得这些乱象了。

    这戏谑游戏,若是玩得来十分生动,便是个有趣的调笑。

    大白天出门走在大街上,自然是谁也不肯公然这么浑说的。倒不一定会被官府抓去论一个僭越失礼的罪名。但是肯定会遭致围观群众的鄙视。

    此刻李瑞兰的做派就略有些争议了。史家饭店,究竟算不算是史进的私房地盘呢?

    这个问题,略有点难。

    眼前正在进行的这个饭局,性质略暧昧。这究竟该算是史大郎小两口儿关起门来相互调笑呢?还是应当将这巨胜饭店的中央大堂,视作为公众场合呢?

    这就是古代人没怎么认真想过的问题了。

    在未来社会,诸多宾客济济一堂,这无疑算作是公众场合。

    在眼前,就有点不大好说。

    现如今大宋所谓资本主义萌芽,其实八字还没有半撇。萌芽什么的,都是后世李约瑟为代表的脑抽者,瞎吹瞎捧出来的结果。

    现如今,大宋人民的心态,依旧是不折不扣的豪强地主价值观。

    倘若程颐朱熹成了气候,也许会有迂夫子站出来耻笑这史大郎和李瑞兰两个狗男女,沐猴而冠,不伦不类,丢人现眼。

    恰好朱熹还未来得及降生,程颐目前混得也不怎么样。

    于是,李睡兰这举动便说不上多么失礼。这究竟是有趣幽默呢?还是烂俗讨厌呢?道德伦理界,目前尚未给出明确的定论。这属于改革开放中面临的新风气和新问题。一时间谁也说不准是非对错。

    虽然说不准是对还是错……却并不等于大家都会举双手赞许李睡兰的“调皮”。

    “哼!”远处传来一声充满鄙夷的嘲笑。

    这声音虽小,穿透力却很强大。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

    这晚饭时间,潘店的人口稠密度比白天上升了许多倍。在东京城里帮闲一天的闲汉泼皮们,这时候都出了城,来这潘店休息打尖。

    近年来,大户兼并土地的问题越发严重起来,失去土地的浮客纷纷涌入东京。浮客总数多达数十万,给官府带来了巨大的监管压力。李真伊之所以转职待制女推官,就是因为这年月特别急缺这一类的治安案件审判官。

    数十万浮客当中,许多人买不起东京城里的房子,又不肯在东京城内租房居住。便来这潘店落户安生。这些人的户籍一部分编排在祥符县,一部分编排在中牟县。偏偏这潘店的保长和大保长,又不归两县所管,只归这神霄宫的提举大老以及一众推官判官们辖制。神霄宫势力倒也不爱来管这潘店的琐碎小事儿。于是帮闲浪子在这里愈发得志起来。

    饭点已至。巨胜饭店楼上楼下的座位,几乎全部爆满。

    人头涌动,熙熙攘攘。

    整个大堂十分地纷纭嘈杂。

    轻轻的一声冷哼,竟然可以穿过无数的吵闹声浪,清清楚楚地透射而来,这是何等高明的内家修为!

    孙胜利和史进都是被武侠小说荼毒过的现代人物,登时就变了脸色。

    史进离席,挺身而出。

    朗声说道:“是何方高人来我巨胜饭店?本人便是史进。对我有何不满,请站出来直说吧!”

    史进也不肯自称“在下”。其实他从今日起就可以自称“本官”,不过此刻他还没来得及领到官服、官帽、官靴和金鱼袋,底气稍有不足。于是自称本人。

    本人是最合法的官样措辞。在县衙出席庭审现场的时候,按例都要核实涉案人员的身份。书吏就会拿着毛笔和簿册挨个儿来问:你可是某某?正确的回答就是:本人正是某某某。

    所以本人便是史进,这句话说得不卑不亢,无懈可击。

    孙胜利也觉得史进这么做没什么不对,武侠小说里的桥段通常都是这样的。

    却不料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跟大家习惯认知的武侠套路,大有不同。

    眼前这个北宋位面的游戏规则,完全颠覆了这两个穿越客以往的常识。

    ……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