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77章、听我发落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一秒★小△说§网..r】,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离婆欲言又止,深深地看了萧七佛一眼。

    似乎有些请示的意思在内。

    萧七佛笑道:“无妨!只管说与他听!”

    于是萧离婆对史进干巴巴地笑说道:“呵呵呵!大官人说得是,也不全是。这耶律皇帝所出的公主,按例是要招赘萧氏的驸马。这公主和驸马所养的女儿,自然是随父姓萧的。她要嫁给耶律皇帝的太子或者其他某位皇子,同姓不可通婚,所以她也只能随父姓萧,并不能随母姓作耶律。”

    这么一说,也就全闹明白了。这小姑娘的母亲是耶律公主,这小姑娘自己日后却是要做辽国太子妃的。

    难怪耶律皇帝要把一支来自未来的先进手枪,交给她来随身携带。

    可是,这不是近亲结婚么?耶律氏和萧氏这么你嫁过去我娶回来的,岂不是要生出无数怪胎来?

    这个问题,史进没好意思再问下去。

    直到十九世纪后,在达尔文老师引领世界科学文明之光的那个年月里,伟大的达尔文老师还跟自己的表妹结婚,生了六个子女夭折了四个。

    工业革命时代,科学文明领先全球的大不列颠的达尔文老师,尚且如此,更何况这十二世纪的古代人,更何况契丹蛮族。

    史进没再说什么,深深地看了公孙胜一眼。

    史进递过去的这个眼神,意思是,你看,你看,我刚刚没听你的,是对的吧!这姑娘,不能随随便便弄死。

    弄死了就要提前爆发宋辽大战。

    就算她是死在萧离婆的手里,照样会爆发国战。君不见当年小鬼子对我大东北开战的借口,就是为了搜寻一个失踪的士兵么?这耶律公主的女儿,这辽国太子妃,那可是比小鬼子一个小兵,危险得多啊。

    虽然这姑娘不宜弄死,却并不等于史大郎打算轻易放过她。

    虽然是不能杀,但可以绑个肉票不是吗?

    这个用眼色没办法交流。

    史进便打算把公孙先生弄到一边,先找个安全稳妥的地方,认真商榷一下绑架案如何操作的细节。

    心想梁山贼寇恰好是最适合干这个买卖了!

    把这丫头绑上梁山,自有数不尽的好处。

    其一、有此人质在手,郓城帅司衙门的兵马,肯定投鼠忌器,再不敢武力进攻梁山。其二、可以从契丹人手里敲诈一大笔赎金。这赎金,显然不要银子和铜板来结算,就要战马。

    宋辽互市,本来就是战马换购盐铁丝帛为主的。

    马即是钞票,丝帛也是钞票。根本不需要贵金属作为中间等价物。

    于是史进就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倒不好跟两位动粗了。咱们就在这里,耐心等着官府的干员下来问案。两位意下如何?”

    萧离婆苦笑:“呵呵,大官人说得不错。”

    萧七娘却很冷峻:“这潘店地方,岂是县衙管得了的?我听说这里的一切全归神霄宫管辖。”

    伸手一指张如晦,“这不就是神霄宫道士么?”

    认真看了看张如晦的道袍,以及桃木剑柄末段飘拂的黄色丝绦,莞尔笑道:“神霄宫很重视这个案子嘛,竟然特意派了个半步真人下山。”

    半步真人的意思就是准真人。

    张如晦已经穿上了真人才有资格穿着的服饰,却少了两样真人级必须有的关键道具,所以这一看就是半步真人。

    张如晦身上少了这两样:金冠、羽衣。

    在徽宗朝之前,其实这张如晦的身份很难分辨。唯独这政和宣和两朝,道士位阶的高低,一望可知。

    赵佶有心把道流纳入官僚体制,与文学科举并轨。所以,仿所谓紫青金绶大夫的旧例,给真人级的道家仙长,御赐金冠羽衣,以彰显他们的崇高地位。

    这两样御赐装备,张如晦是没有的。但张如晦所穿道袍边角上的丝绣滚边,以及剑柄上悬垂丝绦的颜色和品质,都跟范真人、林真人和已故刘真人一模一样。

    所以一看便知,这是个已经抵达了真人阶级,暂时尚未获得皇帝御赏的,准真人储备干部。

    其实张如晦不是为办案而来。

    他倒是来找人帮忙作案的企图。

    此刻生出这样的误会来,张如晦也不好解释。

    只好笑着说道,“我只是适逢其会,过来看看。办案之事,是师弟和师侄们的勾当。”

    勾当在这年月并不是什么贬义词。

    担当任务,宋时语法便说成是差使勾当。

    萧七娘显然是个中国通,淡淡一笑,也不再深究。

    萧离婆却拦住这张如晦不放他走。

    “还请张真人留步。”

    萧离婆的意思是,既然稍后赶来办案的人,是你师弟和师侄,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多留一会儿,替我们多说几句好话,也好早点了结掉这桩人命官司。

    陶宗旺带着潘十四,一直就在院子外头耐心地等候着。这时候听到小张师叔这么说,立即大踏步前进,一阵旋风似的地闯进门来。

    大声说道:“神霄宫司箓陶宗旺在此!此案正是由我司箓所来勾当,不关我师叔什么事。大家都听好了:一个个的都站在原地,都不要走。且听我来发落。”

    他是个出力帮护自家小师叔的意思。

    张如晦在神霄宫,其实是有点被人冷落的意思,高层人物很明显瞧不上小张真人。再加上,神霄派摆明是要取代茅山派曾经的地位,小张真人作为茅山大神刘混康的小徒弟,自然是受到排挤的对象。

    虽然林灵素已经将张如晦认作是神霄弟子,毕竟张如晦年青,又是转投过来的叛徒,要想形成自己的一脉势力,尚需更多时间的积累,以及更多地钻营与努力。

    这小张真人无论如何算不上一棵可以依傍的大树,却也不可看作是什么杂草荆棘。小张真人毕竟是刘神仙和林真人两大高人,亲自带过的弟子啊。这未来的前程,看起来还是蛮远大的。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陶宗旺身份卑微,一时高攀不上别的什么大人物,倘有机会讨好小张真人的话,定然是要抓住这个机会,用心讨好一番。

    张如晦将才流露出的态度,很明显是不愿意掺合这巨胜饭店最新发生的人命案。

    有事弟子服其劳。作为师侄辈(其实是侄孙辈),陶宗旺自然要将一切的琐碎,一力承担下来。

    所以陶宗旺大包大揽,要来扮演这个全权仲裁者的角色。

    他急于在小张师叔的跟前挣表现。一时疏于盘算,竟然没有考虑周全:这皇帝亲自拔擢的史大官人,这契丹人的小萧妃,这奚种鲜卑人的王叔,无论其中哪一个,小胳膊都比他九尾龟的大腿粗得多。

    他这么踊跃登场,实在就有点耍宝出丑的意思了。

    ……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