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87章、金文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赵延庆岁数虽小,却十分聪敏。

    经过这么一段波折,她也就找到了重点。只要不公然流露出歧视对面两个下等人的智商和学识,那就不致于闹到没肉吃。

    稍稍收敛了对于下等人的藐视之心。

    对梁红玉说道:“你家女主,和她的夫婿赵小相公,精擅于金石文考沽学问,我家大人也是时常加以赞赏地。只是以我你之见,你肯定是不懂……”

    话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个儿忍不住又在贬低别人了,搞不好又会闹到不给吃肉。

    机智地吐了吐舌头,话锋急转弯,“或者你懂。懂或不懂其实没什么的。总之这金石之学,就是专注于考据和破解那些上古青铜器上看不大懂的古老铭文……你家女主成天忙乎这个事情,你肯定不会不知道。但这些上古文字,你其实是看不懂的对吧,你家女主再怎么有闲情,也没办法从头教你辨认金文和甲骨文对吧?”

    其实依她的本意,就打算直说:你家女主才没那功夫教一丫鬟学这个呢,所以你这出身地位和这智商,必定看不懂甲骨文。甲骨文是多么高深地东西啊,我家大人都看不懂呢。大宋全国也就是少数几个怪人能够看懂一点点。

    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都是不懂这个的,因为政务很忙的。也就只有程颐、苏轼、蔡京,略懂一些。赵明诚和李清照夫妇,在这个行当里,算是最权威的教授了。

    这是实话,还真不算是瞧不起人。

    碍于武二的暴力威胁,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延庆小萝莉也只好暂时屈服于某个土匪大叔的淫威。

    却不料梁红玉忽然回答道:“这个古字其实不怎么难。比秦朝的大篆简单多了啊。譬如这个清字,旁边根本都不是三点水,直接就画了一条河的样子。”

    她说的这个便是上古象形文字了。

    三国郑玄家里的婢女也会用诗经段子来打情骂俏,后世称之为诗婢家。盖言婢女也能言毛诗,端的是极其有文化气息的清贵大家。

    李清照、赵明诚夫妇乃是金石考沽界名垂青史的权威大腕。家里头也有几个诗婢,其实不足为怪。

    但赵延庆一听这话,脸上登时露出天崩地裂般的惊恐神情。

    武松有点看不过眼去,耐着性子提醒了一句:“玉姑娘虽然身世飘零,却天生聪慧,既然遇到易安居士这般好女主,识得几个上古文字,有何奇怪的。赵姑娘你不用这么夸张吧!“

    武松觉得这小公主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本性,这不,又瞧不起乡下人了是吧?至于这么夸张吗?再说我红玉妹纸从小就是城里人,在东京最繁华的瓦子长大,然后又混进了宰相府,跟天下第一女才子混。她才不是什么土豹子呢!小赵你最好收起你那不合时宜的高姿态,不要随时随地地歧视广大工农群众。

    为了以革命的无礼,反制剥削阶级的无礼,武二郎索性也不叫她小殿下了,直接叫她赵姑娘。

    武松这一次却是冤枉了赵延庆。

    御萝莉这一次,还真没敢小瞧了玉萝莉。

    让她大为震惊的,并不是梁红玉的识字能力大大超乎预期。

    而是……

    御萝莉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惊慌到有些害怕的眼神,用几乎颤抖的声音,弱弱地问道:“你识得的甲骨文中,有清这个字?”

    “是啊!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让我读全了一件商彝上的全部铭文,除非是叫我投胎转生。那是根本做不到的嘛。不过反过来说,偶尔识得单个的古字,这很简单的吧。女主指给我看一次,我便记得了。”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低着头又去解她腰牌用精钢锁链捆住的小包裹。

    “我拿出来给你看……真的很简单,包你看一次就记得了。武二哥也是一样,下次自然就认得这个古体的清字。”

    梁红玉完全搞不懂赵延庆为何如此惊恐。

    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小事情吗?

    为了宽她的心,让她不要大惊小怪,便打算拿出那半个钟来现场教学,让大家都见证一下,这个甲骨文的清字,真得不难认!

    赵延庆猛然扔掉手中的烤肉,也顾不得手上的油腻和荤腥,用双手抱着头,把一颗小脑袋,深深地埋在双膝之间。

    好像被雷劈过,头疼万分兼极度恐惧的样子。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嘴巴里头咕噜咕噜地胡乱念着些乱七八糟的咒令。

    梁红玉十分困惑。

    “小殿下莫不是中了什么邪?”她这句话是问武松的。武松毕竟是在场唯一的大人。倘若小公主得了什么失心疯病的话,还只能靠武二哥来拿个应急的主意。

    “我看她倒没中什么邪。”

    武松深思熟虑的道:“我是不懂什么金文和甲骨文,也没见识过什么周鼎商彝的。我看这赵姑娘的意思嘛,好像是,她觉得咱俩是什么了不得的妖邪恶魅,她这是怕极了咱们当中的一个,所以才这么抱着脑袋想当缩头乌龟。”

    武松这么说,其实也是十分有爱的。

    他看得分明,赵延庆是被吓坏了。吓坏这位小公主的,分明就是刚才那半只破钟。

    那半只破钟之前拿出来捕鹤的时候,小公主十分开心,一点也不紧张担心,甚至还从旁帮忙指点了几句。

    为什么事情忽然又发生这么大的转折呢?

    很明显地:这破钟上不该有个来自上古的“清”字。倘若没有这个字,小公主会认为这东西跟她爸爸用的,差不多。说不定她爸爸手里那只,还更好些。

    一旦这破钟上多出来这么个字,事情显然就严重了。

    严重到具体哪个程度呢?这个没法猜!

    此刻,该御萝莉被吓得来烤肉都扔了,抱着头龟缩等着挨揍,这么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样儿……就这夸张的反应态度看起来,这个“清”字出现在这个破钟上,意味是非同一般的极其严重啊!

    所以,吓坏了小公主的凶手,其实就是梁红玉和她的随身破钟。

    武松也是有心疼爱这个玉萝莉,不忍说破。只说是咱们两个当中的一个,大概吓着了可怜的御萝莉。

    这么个古体的“清”字,如此重要?这里头究竟有啥说道,武松自然是猜不到的,也懒得去猜。

    为今之计,也只好先安抚这御萝莉的情绪,等她不慌张了,自己把其中的原委讲出来。

    这安慰的工作,目测还只有我们松哥亲自来抓。

    梁红玉倒是很热衷于照顾别人,一举一动尽显良品女仆本色。此刻,她已经试图要去抚慰御萝莉破碎成渣的玻璃心了。但这样显然是适得其反的效果。

    御萝莉怕的就是她和她的邪气法宝,玉萝莉越是热心照顾她,御萝莉越是加倍惶恐。

    “小玉你把这肉收起来。晚上不好再生火。下半夜这赵姑娘怕是要饿,到时候还把这肉给她吃。”武松是找点事情把玉萝莉支开的意思。

    烤肉掉在地下了,还想再吃?自然得捡起来擦擦洗洗。以宰相府里食不厌精的讲究程度,这肯定得非常仔细地打理到十分干净,才能交差。这就够她拾掇好一会儿的。

    趁着这个空隙,武松对这赵姑娘说:

    “她走开了,那东西也跟着走开了,你可以别那么惊慌了吗?”

    御萝莉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鬼鬼祟祟地左右张望了一番。梁红玉去水边清洗烤肉上沾连的泥尘和草屑。因为最近的水潭被武松之前弄浑浊了,所以她走向更远处的下一个小水坑。

    赵延庆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胸部。

    劫后余生似的,吁从一口大气,如释重负的说了一句。

    “果然我家大人才是真命天子!所以我就是正正经经的金枝玉叶。即便是沉睡千年地邪皇力量苏醒,亦不能加害我身!”

    我去!武松登时大怒,很想一大脚踢飞这个臭美臭屁的小家伙。

    ……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