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206章、惊声尖叫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一秒★小△说§网..r】,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这么多?你开的这是黑店啊?”

    卖炊饼的武大郎一日收入不过四百文。武大郎这个经济水平,算是乡下的小康,东京城里的穷人。

    也即是说,大宋中等县份正常庶民所能接受的日常餐饮消费,每顿饭按例不超过一百五十文。

    比这再贵一些,那就吃不起了。

    考虑到东京城里消费指数比较高,去正店里来上一顿平民大餐,有时候消费或会超过五百文。这就有点好像后世的工薪阶级偶尔出去阔气一把。特别想吃高等食物的时候,按耐不住打个牙祭,绝不敢太频繁。频繁超支,那就会欠债破产那么个性质。

    当然……达官贵人的豪华筵席,追求山珍海味,连餐具都是象牙或者纯金的。似那种皇家生活典范,一顿耗费个几百贯也都是可能的。

    东京城里混的,大多数也是普通人啊。天天都吃皇家生活典范的高大上馆子,那是绝不可能的。

    所以,被命名为脚店的庶民快餐界,单单只吃一顿管饱快餐的话,三十文差不多就是上限了。鸡鸭鱼肉全都弄上一大盘,请人吃个四菜一汤二冷盘家常小宴的话,消费也就在两三百文以内。只有极其正规的大宴,八冷八热七荤八素那种程度,才会超过一贯的破费。

    谢家店又不是什么正店,只是脚店。

    而且,也根本不在东京城里。

    再说武松根本没点齐水陆全套,就只要了牛肉。

    鸡鸭鱼酒,各种按酒,全都没要。

    虽然这牛肉要的分量特别大。那也不至于按照龙肝凤髓的价格来坑爹吧。

    考虑到牛肉要了这么多,武松事前的心理期待值原本是要破费一贯出头。也就是八百文的样子。

    这三贯三百文完全就是宰人的天价。

    武松当时就生气了。

    不是付不起这个账。生气的是,谁特么的这么不开眼,跟老虎嘴里抢食是吧?连武二郎的竹杠,也敢随便乱敲?

    这就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了,也不是买不买得起这个账的问题。

    这是面子问题。

    必须在第一时间为此生个气。然后吧,然后武松觉得这黑心账单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买。但你得拿出个有面子的说法来。

    想赚钱是吧?洒家给你赚去。但洒家不能是傻瓜一样被你骗是吧,洒家也不能像弱鸡一样被你公然痛宰了还不敢吱声是吧。

    女掌柜脸上漠无表情,淡定地说:“就是黑店。”

    大家都看着这个女掌柜。

    这婆娘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五官全都特别大,好像脸盘子上根本装不下这么多的五官,结果就挤作了一堆,看起来很别扭。

    这是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丑女人。

    也不知道丑在哪里,反正让人感觉就是蛮丑地。其实她的五官中无论任何哪一官,单独观察起来都很美。可就是比例没对,凑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丑。

    “哈哈!洒家走南闯北,颇知道些江湖上有名的字号,却从不曾听过这应天府六福镇上有个谢家黑店。你是新入行的么?入行时就没个老练人教你规矩么?”

    武松虽然没有看过跟自己有关的那本传,但汤姆却是反反复复研读过的。

    汤姆迅速在记忆中搜检了一遍,觉得这事情应该算作是武松的不对。水浒绅士们纵横经过的若干州府名录当中,似乎确实没有出现过南京应天府。此地看样子是颇有些古怪的。

    水浒绅士们去过北京大名府,燕京析津府,也闹过东京开封府。向西辐射到华阴县,向南平过江西省的九江县,偏偏就是从来没入侵过这个商丘县。

    所以秉持着民主公正平等精神的汤姆先生,就觉得武松先生谈及的“走南闯北从未听说过……”这个论断不科学不周密。

    “咳咳!”汤姆扮演第三方裁判的角色,提醒说道:“武先生,恐怕您是从来没来过本地,您并不真正熟悉这边的黑店行业发展现状,没听说也很正常。”

    武松和女掌柜哪需要一个夷人来教诲,不约而同地,恶狠狠瞪了汤姆一眼。

    异口同声:“你闭嘴!”

    汤姆心中不服,还想争论。张了张嘴,却还是忍住了。没敢再说下去。

    女掌柜:“道上的规矩,我自然也晓得些。反正这餐饭实价就是三贯三百文。只要铜钱,不要碎银子。你倒是交钱还是不交?”

    武松这一下是真的生气了。

    刚才还算是心存调戏,感觉仅仅只是逗个乐子,一笑置之。

    现在是真的冒火了。这婆娘,也忒不懂事儿。给过她脸子,她自己不要,打了她也就只算她活该。

    “我也不跟你废这些话,”武松捋了捋袖口,“拳头才是硬道理。要钱是吧,先问过我这一双拳头答应不答应。”

    捋袖口这个举动并不是装逼摆谱。这个是必须的。不然会被别人说成是偷袭,胜之不武。武松当然不屑于偷袭一个女流。

    说完便动手。

    一记直拳,正面轰了上去。

    然后就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这面目可鄙的丑女掌柜,忽然楞在了那里。既没有闪避,也没有还手。

    就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里不动。

    被武松一记直拳毫无阻滞地击中了胸口正中间。

    打人要打膻中穴,这是打拳的常识。

    膻中穴是横膈膜所在的要点,也就是肚脐之上,两乳中轴线正下方的中央位置。这并不是什么死穴,反倒是个最不容易打出伤残来的安全区。但这里恰好是人类直立行走时最重要的平衡点所在。

    大概算是所谓的“重心”吧。

    膻中穴被打,对方会在瞬间失去平衡感。平衡感丧失的人类,自然是没办法站稳更加没办法还击的。

    这基本上就相当于格斗游戏里常说的“强直”。强直解除时间因人而异,或者或者、。

    只要格斗者出招是保持连续不断的,那么膻中穴被命中的那一方就会持续挨揍,无法摆脱。

    好莱坞式你一拳我一拳的打法其实是最没文化的。岛国游戏里我打你一套组合拳,你再打我一套组合技。岛国游戏版本其实更符合格斗的真相。

    武松是个打架熟练的人,一拳中靶,紧接着不假思索地踏步而上,组合拳暴雨似的倾泻而下,势不可挡。压根没想过停手。这是多年实战打出来的本能习惯。不需要经过大脑,所以武松也来不及去想是不是应该果断停手。

    如果用大脑想过的话,那他肯定就留而不发了。打一个不还手的女流,这算个什么事儿。

    偏偏我们松哥是按本能按经验,凭着直觉去战斗的。讲真在真正的决死战场上,也确实来不及去想。想多了就会反应慢,会害死自己。

    优秀的杀手优秀的格斗家,按例都是不用脑子想事儿,这样才能获得行动姿态上的最高速度和最大效率。

    于是围观群众一个个看得来瞠目结舌。

    这……实在太残暴了!

    武二郎威武强大的身躯,正面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套无休无止的连贯组合拳,如长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绝,直把一个从头到脚没还过手的丑女子,打得来风筝一般飘起。

    第一拳令她从院子当中向后斜飞,一直撞到墙上。

    撞墙之后发生强烈的反弹,身体尚未落地,又被连续追袭而来的,左右开弓第二拳第三拳,打得来平沙落雁,脊背狠狠地撞上了窗子。

    窗棂的力量已经无法阻挡武二郎的怒火,一撞之下,细木条拼接再加上白纸糊成的窗格子,顿时粉碎。

    丑女的身体倒着飞了进去,消失在黑窟窿的深处。

    木屑和纸屑漫天飞舞。

    武松没打算跟着去钻窗口。兜了个圈子,大踏步从门口杀了进去。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武二郎一进去就忍不住发出这样一句相当惊诧的喊声。

    站在院子里的围观群众面面相觑,不晓得屋里发生了如何卧槽的情况。听武二郎喊叫的语气,似乎又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梁红玉的战斗素质是其余诸人当中相对最高的。

    当时就拎起裙子,甩开小碎步,一溜烟地跑了进去。

    “呀!呀呀呀呀!”

    然后大家都听见武婢少女发出见了鬼似的高分贝惊叫声。

    赵延庆皱眉陷入了沉思。这一路上她是认真观察过的。这个红玉婢,无论胆识武力学问,都属上品。这丫头,资质绝佳,是注定要成为什么什么的女人。

    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能把这丫头吓得来惊声尖叫?

    ……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