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238章、武大郎的遗志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然后刘道友理所当然地就想歪了去。

    这也不能怪刘道友不聪明。恰恰相反,这个注定要成为大元帅的男人,在大多数敏感事件上,情商手腕什么的,都比岳元帅和韩元帅高出一大截。

    刘元帅可是军方一棵常青树。

    岳元帅挂了,韩元帅下岗了,张元帅北伐兵败气死了,刘元帅还活着呢。他是一直活到最后的那个大佬。

    虽然刘锜最后晚节不保,在退出江湖前最后一役,败给了金兀术的侄子完颜亮,兵败扬州失守了瓜州渡口。但虞允文恰好接上了班。

    刘锜如果不是临老最后败了这么一场,那才是完美收官。

    虽然最终有这么个污点,却于国事无碍。甚至还略有助益。完颜亮于瓜州大破刘锜之后,嚣张得不得了,写下了“提兵百万西湖侧,立马吴山第一峰”如此霸气的千古名句……结果就被虞允文的投石机大破于金陵采石矶,接下来这个女真龙傲天不幸身死于瓜州渡口的一次内讧事件。完颜亮这个最终死亡地点恰好是刘锜不久前失守的。

    勉强也可以说刘锜的溃败助长了完颜亮得嚣张,帮到了虞允文一个大忙。甚至还可以怀疑刘元帅是不是在瓜州渡口安排了什么精神混乱系的魔法机关,弄死了金国版本的完颜傲天皇帝。

    (也不晓得黑宝书里是不是恰好就记载着这一类的混乱道术和精神魔法,这要等到破译成功之后才能确认。)

    不扯远了,总之这刘道友就是这个时代最适合的传承人才。

    岳飞政治不及格,死得太早导致武穆遗书失传什么的,所以岳飞不适合传承秘密科技。

    刘锜作为政坛不倒翁和军中常青树,在虞允文时代到来之前,已知这位道友是不会犯任何错误的。

    作为一个如此圆润型的不败人精,哪能听不懂武博士的遗言内涵呢。

    刘道友当时就秒懂了:这武博士显然是死于歪门道术,一般来讲就该魂飞魄散,但这蒲团竟然还能以武某人的口吻继续说话……

    刘道友敏锐意识到:这武博士生前一定是心里头揣有极其重大的秘密,执念极其坚定,据说也只有执念甚重之人,死都不肯瞑目,死了都还要交党费留遗嘱。(刘道友是有权浏览范真人所掌北宋-档案的特殊干部,他知道这些穿越犯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对交党费这个事情持有顽强执念。)

    这么一想,顿时严肃起来。

    “武前辈,有什么心愿未了,请说出来吧,刘某人务必替你完成。”

    其实刘道友并不是一个侠义中人。开玩笑,一个土匪死在路边,一个军区司令官的儿子能随随便便替这土匪完成遗志么?万一这土匪的遗愿是推翻党中央干掉高太尉怎么办?

    刘道友如此爽快的许诺,其实是看出来武博士的执念甚重。执念如此之重,便寓意着有重宝埋藏,又或者有重大情报。

    不论于公于私,都应该及时掌握这个遗言的详细内容。

    至于这承诺算不算数嘛。这得分开来两说。倘若这武博士的遗志可以接受的话,刘道友倒也愿意真诚出力替他完成。毕竟谁也不愿意得罪鬼神,尤其是这种死了都还能说话的超强执念者。

    反之,倘若这武博士的遗志恰好就是推翻党中央干掉高太尉,到时候刘某人为了国家利益背负起一个说话不算数的罪名来,倒也值了。理直气壮,一点儿也不亏心。

    咦?想不到刘道友竟然这么爽快的?我们飞哥完全猜不到刘道友的想法,完全就不是按照飞哥熟悉的江湖侠客剧本在走。

    已故的武大郎之魂,欣然发布他的执念任务:

    “第一要给我弟弟武松弄个丹书铁券、免罪金牌、特赦令什么的。”我们飞哥毕竟是热爱水浒的正常男青年,必定是要把兄弟得安危放在第一位的。兄弟如手足嘛。更何况我的兄弟叫武松。

    刘道友皱眉,毅然点了点头:“这个可以有!”心说卧考,这个我还真没把握,但我不介意尽力去帮你弟弟争取。不一定能办妥,但必定会出全力。反正贫道不担心此事良心有愧就行。

    “第二要保证我的阿莲有房产有店铺有钱,还不能被人欺负。”

    本来蒯飞是想不起关于阿莲那些琐碎事儿的,不过现在他疑惑自己的系统妹纸跟自己的亲妹纸大有关联关系,亲妹子是世纪混的呀,最讲究些女权主义,可不敢当着妹纸的面,做出不尊重女同志的错误行为。不然肯定被妹纸唠叨致死。之前系统妹纸已经有过一次,为保障女权的事情,把我们武博士骂得来惶恐至极。

    “这个也没问题。”

    刘道友是个严谨负责的人,心想此事比我预期的简单多了,倒不如索性把好人做得来更好一些,反正这是低成本的善举,不妨多做点。

    提醒说道:“武博士的意思是要效仿这魏武帝铜伎分香呢?还是要给这小婢一个正经名分呢?这两样都不难办,却不知前辈的意思究竟是……”

    所谓魏武帝铜伎分香,就是说曹操临终时亲切关怀铜雀台若干歌舞姬的养老金问题。

    老曹这方面还挺厚道。也没动用国家银行的力量。他用私房钱解决善后问题。那年月高阶贵族特喜欢收藏高级香料,价值远超黄金珠玉。所以分香其实就是分遗产。

    这个觉悟在世纪的人看来是寻常默认的正常民事行为,在古人可是异常难得的。

    古代人临死时,连正妻的未来都不给安排的,更别说货物性质根本不能算人类的婢女了。

    譬如赵明诚临终的时候,就忘记写遗嘱安排李清照下半辈子的终身大事。李清照在“金石录”自序中讲:“明诚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履之意()。葬毕,余无所之。”

    这都是文明程度极高的北宋了,身为知府级高级干部的赵明诚遗嘱尚且完全不理睬媳妇儿守寡的问题。

    更何况曹孟德那是汉末,更何况曹孟德关心的是铜雀歌姬。

    可见老曹这样的妇女之友很罕有,这北宋的常态还是不怎么关心寡妇未来生计问题的。连李清照死了老公,都落得个“余无所之“,我没地方可去了,如此凄凉下场。

    更何况区区一个邓九娘。(范真人当日召集四大助手时,自然是传阅过武某人案情卷宗。刘道友知道武博士家里有这么个小妾。)

    简言之,刘锜其实是想问个明白:你是要给这小妾分香派钱让她自由改嫁呢,还是要给她扶正立个牌坊呢?

    按汉时旧例,士大夫儒生是不允许以婢代妻的。因为以婢代妻意味着扰乱纲常秩序,令素质低下的下等人混进有文化有礼貌的上等人阶级。

    儒生胆敢以婢代妻的话,立即剥去头巾除去功名。

    但商人可以随意。

    贞洁牌坊这东西,目前正在程颐老夫子的倡导下开始改革试点,暂时还没有蔚然成风。

    之前有说过程颐恰好不久前被蔡京排挤到了西安去主持思想教化工作,正好跟刘家密切往来。刘道友的爸爸和哥哥都已经中了老夫子的这个毒。刘锜也被传染。

    这时候刘道友是真诚想帮武博士把这第二项遗愿做到完美……(第一项他自忖有点悬乎,那么第二项做好点也可以有效平衡自己的良心)。

    所以就格外细致地多提了这么一个醒……

    蒯飞大惊:“嘛?牌坊?这个不要!千万不要。给她个发财致富的路子就好。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嘛,我是这么个意思。”

    刘道友:“然则武前辈是不是没有考虑到:商人孀妇总是难免遭人欺负的。越是有钱,越是木秀于林。既招风又招妒。我担心这不受人欺负一款很难实现。除非给她另寻个有力的靠山。”

    蒯飞进一步大大大惊:“你说啥?孀妇?”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对方眼中,已是个死人。他还以为这是在进行商业谈判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 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长按三秒复制)!!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