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298章、黄河水贼

    原本是极力劝说武前辈返回孟阳大本营的。但蒯飞执意坚持要东行,也就不再闹腾。

    乖乖扮演了使魔的角色。

    一行十五六人,一路徐徐东行。因为有武二哥先去打前站,相信双方的关系是偏友好的,蒯飞也就没花太多的力气用在安保警卫方面。

    所谓十五六人,其实能够勉强定义为“人类”或者“类人生命”的对象,只有五个半。

    初代一号二号两个女仆,飞哥给她们取名为露西和苏珊。没办法,起名能力有限啊。觉得身穿蕾丝女仆的服饰,起个日本名或者中国名怎么都像山寨货,所以坚决用了西式命名法。

    说起西式命名,飞哥本来很中意冰与火里面的三傻珊莎和二丫r史塔克这是他记忆中最好听的西式传奇少女之名,然而感觉身边带上这两个名字的少女,莫名就缺乏安全感,脖子上总感觉凉飕飕的。碍于吉利和凶兆学方面的顾虑,最后还是放弃这两个深爱的命名。使用了比较通俗的露西和苏珊。

    然后就是初代指挥官莱因哈特和初代士兵汉克斯。以及十名用汉克斯模版批量复制出来的自律机器士兵。

    加上武大富自己一共是五个人。那四个初代种是拥有拟人格智慧思维的,基本上可以算是人类或者类人生物。

    再加上一个因为一直没办法像中那样幻现人形外观,所以只能算半个“人物”。

    因为不赶时间,大家走得不急不忙。

    当晚在黄河岸边宿营。他们的行程远不及一年前武松带着俩萝莉出逃那一次。所以就没能遇上那个丹顶鹤聚焦的芦苇湾。

    但这里同样也是差不多的黄泛区。

    同样是官府在行政上被迫留出来的空白区间,是下级官差刻意不作为留下的灰色区域。

    按照来自未来的说法,这大概算是受限于生产力水平的无奈之举吧。洪灾席卷过后的荒滩土地其实是蛮有肥力的。但谁也说不准下一次大洪水何时到来。

    严防死守修筑起无懈可击的万里长堤,开玩笑,世纪也做不到好吗。即便是梦想中美好光明的新闻联播世界,也免不了年年抗洪救灾。

    所以黄泛区在官方户籍管理记录上,注定被登记为无人区。有良心的父母官会严厉劝诫无知的庶民们不要为了蝇头小利铤而走险。洪水很危险,开荒需谨慎。

    相对冷酷一些的地方官干脆连警告都懒得警告。一榜告示提醒你勿谓言之不预贴在城门口就算了事。

    名义上的无人区,事实上成为不法之徒临时聚焦以及穷苦户谋生的乐园。这无人区没人监管,等于免税区。越是税赋沉重的年代,这灰色区域里脱漏户籍的浮浪流氓便越有人气。

    熙宁十年特大洪灾对地貌改造最大的核心地带,就是梁山以东平大沼泽。那里聚焦了数量最大的数十股不法流民。

    在黄河兰考段到阳谷段,沿途也零散活跃着小股的非法渔户和黄河水贼。

    黄河中下游并不像中上游那样浊浪滔天,仅仅只是大河中流高速奔流着浑浊的水体。两边近岸两三里的水面,却是清澈的浅水滩。因为水浅,没多深就会遇到淤泥,大船无法近岸。这就让小舟变得十分活跃。

    这些小舟自然是没入编户的。有些穿梭在芦苇荡里荡外打渔捕鸟,因为免俗,小日子过得倒比寻常农户逍遥。

    有些胆大妄为的就从事无证照野出租的勾当武侠电视里常见的一个艄公撑一条小船,送人过渡的,就是这么个节奏。不过,黄河中流基本上无法轻舟横渡,这些非法野租儿通常只承接顺流而下的载客业务。

    诗仙有云飞流直下三千尺千里江陵一日还,说得就是这顺流方舟,其疾如飞。

    很明显但凡是个正常不傻的商人,便不会搭乘这样的黑船,那不是找上门去送死么?

    但事实上这些不法黑船的业务,却一直有生意,不愁饿死。就是因为这速度上的优势,总能吸引到赶时间敢冒险的“高手”。

    那些自忖自个儿功夫了得的江湖豪客,又或者自诩跟宋公明一样身为“盗贼之友”走到哪里都有熟人照顾的,为了赶时间,还是会冒死登舟一试。

    其结果有时候就是英雄好汉干掉了无良艄公,有时候就恰恰相反。某英雄默默垂泪:想不到我竟然无声无息地死在宵小之手。

    不得不说,这种垂泪英雄,基本上都是智障。又或者从来不下基层的城里来的学院派干部。死了也是活该。

    武大富一行人当然没打算雇船漂流。

    他们扎营露宿,篝火烧烤,在这不发之地乐得个逍遥自在,就好像夏令营。也不需要赶时间。武二哥跟梁山沟通妥当之后,只有梁山实力派头目带人来迎。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武前辈这么差不多不着急。

    有很多龙傲天是很热血很抓紧时间练级打怪做任务的

    于是在宿营地不远的黄河浅滩里,漂来一艘染血的轻舟。

    这条轻舟原本是十分灵巧,在流速最快的中流与流速徐缓的近岸漫滩之间,机智穿梭,既借到了中流水势,却又是浅尝辄止,若即若离,绝不肯冒险深陷于危险湍流深处。就这么踩着优雅圆滑的型轨迹,一路漂流直下。

    舟子原本有两个,一个操舵,一个随时轮换着长篙和短桨。现只剩下一个操舵的。这操舵的肩上脸上带伤,一路骂骂咧咧地抱怨着流年不利,出门遇上了不肯乖乖去死的硬点子。

    不怕死的乘客原来也是两个,却已经被利刃突然砍倒,先后翻入水中,只在船板上留下大滩的血污,一时尚未来得及洗净。

    被害的两个乘客显然也不是什么菜鸟。

    图穷匕见的危险关头,奋起一搏,拼死干掉了操桨的船火儿,三个人同归于尽。

    只剩下一个带伤的幸存者。

    这幸存者的想法也挺奇葩,远远望见河滩荒地上有人点起篝火烧烤,不但不避,反倒调整了船头的指向,冲着武大富这一活儿,径直冲过来。

    轻舟闯滩,搁浅在淤泥地里。

    然后这个带伤的汉子便扯起嗓子大喊起来:“救命啦!救人一命如造七级宝塔。岸上的爷们儿快来救人啊。”

    原来他是自忖伤重,无力独自返航。

    贸然在黑暗无人出冲滩上岸的话,又恐怕陷在淤泥里枉送了一条小命。

    此刻见到岸上火光和人影,登时就起了求援的心思。

    反正寻常良家又或者正当商户,也不会来这不法之地露营。来者必然是道上的朋友。求得一臂之助,似乎并不算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只不过就看这船家拿得出多少买命的代价。

    代价嘛某个黑道老司机自忖是没有任何悬念,他当然付得起这个价。

    适才的一场激斗虽然损失惨重,终归还是大赚了一票。被害的两个便装大官人,那可是身怀重宝。

    即便支付出极其高昂的买命价,所余的利益仍然是极其可观。

    这总比一毛不拔,无声无息地困死在淤泥地里好。

    这大河之水长年浸润的淤泥,可不比寻常沼泽。沼泽地本身已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死亡陷阱,河滩新鲜的淤泥,比沼泽更松软,暗藏着更多孔洞和气穴,一步走偏,就要陷在里头,再也无法逃出生天。

    要想平安上岸,倒也简单至极。

    岸上只要有人抛出牵引索,一路拉拽平放的船板,那就万事无忧。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