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304章、清水鲤鱼

    密码验证无误。

    蒯飞的眼前蓦然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俺妹不会害俺,这一定是某种安保手段,临时阻断了五感。这肯定是临时性的,就好像进入高端生化实验室之前要先消个毒。”

    重新恢复知觉之后,飞哥地一瞬间竟然是这么想的。他自己都有点被自己感动了……真是一个好兄长呀!你对你妹可是真的好!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端端正正坐在一张巨大黑色的餐桌旁。

    这餐桌实在是太大了,少说也能同时容纳五六十个人同时吃西餐。比电影里头蒋校长开会那个场面,气派多了。

    桌子虽然特别大,但只有蒯飞一个人。感觉空旷寂寥。

    放眼四周,这餐厅或者说厨房更大。比足球场小一点比篮球场大很多,这么个尺度。

    三分之一是餐厅,三分之一是厨房,还有三分之一是食材储存间,里面堆积着各色水果蔬菜,还有笼子装着的活兔子活鸡活鸭活鹅,另有巨大的水族箱,鲨鱼和龙虾在里面游来游去。

    飞哥愣了愣神,认真看了一会儿,确定那真的是鲨鱼。

    看样子这厨房的逼格颇高。这个节奏,竟然是打算临时从活着的鲨鱼身上割取鱼鳍来炮制鱼翅。这厨房太豪华了!

    英子呢?英子哪里去了?

    厨房豪华与否不重要,妹子才是手心里的宝,先搞明白妹纸把哥约到这里来是想闹那样吧。

    &;r&;&;/r&;这三合一的巨大套房实在也太大了些。三大功能区之间也没有做隔断。从餐桌这里可以直接“远眺”厨房的墩头和灶具。通往食材房的方向则是用巨大的水族箱作为屏风。

    想找个人都不晓得去哪里找。

    蒯飞坐在那里不动。四下里张望着,猜测着下一刻俺妹会从哪个角落里忽然冒出来吓他一跳。

    灶具果然是之前有人宣告过的德国全钢材质。壁柜和台面全都擦得亮澄澄地,泛着银白色的光辉。因为整个大房子里都没有开灯,仅仅只有零零落落的几点面板在闪烁。不是作为照明用的,仅仅只是指示牌,结果就导致整个现场阴森森地。虽然该看的目标都能看清轮廓。却始终萦绕着一种疑似鬼片的抑郁氛围。

    在这么个晦暗昏黄的环境下,钢质柜橱和白钢台面闪烁的微光,反倒显得来格外醒目。

    灶具上咕嘟咕嘟地煮着一锅不明之物。水汽正在蒸腾。锅边却没有人。

    回头看了看背后,背后空荡荡的一片,直通门禁。那道唯一的门,现在是锁闭的状态。所以英子不可能从背后偷袭,况且英子从小就不爱玩偷偷蒙上你的眼睛那个梗。

    玩那个梗弄不好就会挨打,这是兄妹俩从小就有的默契和共识。

    那么……她应该就在那里吧……

    蒯飞的注意力集中在水族箱遮掩的背后。

    她是要煮一锅鱼汤吗?为了达成最鲜效果,她是煮开了锅之后,才临时去杀鱼?

    心想这倒是蛮有厨神之妹的专业范儿,值得嘉许。

    这一次总算没猜错。

    蒯英在下一秒钟就从蒯飞预期的那个角度,踢踏踢踏地走了出来。踢踏踢踏的声效来自于她脚下所穿的拖鞋。

    除了拖鞋,她还系着一袭蓝白色碎花图案的围裙。

    蓝白的配色方案吗?这总比黑白色系的好。蒯飞心里无缘无故冒出这样古怪的念头。

    围裙下面穿着很正经的家居休闲款棉质长裙,也是碎花的,配色却是浅绿和象牙色搭配。当然不会是真空围裙,英子可是嫡亲的实妹。真空围裙什么的是本子变态死宅才会有的妄想吧。

    虽然出现了很正经的家居服装,总感觉这画风在哪里还是有点没对。

    是哪里有问题呢?

    蒯英左手拎着一条血淋淋的黑色大鲤鱼,那鱼肚子明显已经被掏空,但鲤鱼生命力十分旺盛,犹在拼了命地扑腾着。英子的手指头捏得很稳,任它如何折腾也无法摆脱。

    她的右手拎着一把同样也是血淋淋的剐鱼刀。

    她的发型略有些乱。有一缕发梢从右额落下,飘曳在腮边。

    发型果然是不可以随便弄乱的,然而英子腾不出手来,就用持刀的右手手背,稍稍捋了捋那一缕不听话的乱发。然后脸上就多出来一道血痕。

    这气氛,这灯光,这血迹,看起来越来越像恐怖片了。

    然而所发生的事件却一点也不恐怖。

    杀鱼煮汤的过程中手上脸上沾血不是很正常的么?蒯飞宰羊的时候,还被羊腔子里激射出来的血箭喷过满脸的血红呢。

    最具亲和力的还是这鲤鱼汤。

    蒯飞刚刚接过了皇家至尊酸极爽极黄河鲤鱼汤的厨神任务,英子就在厨房里试做这个菜式。俺妹的嘴虽然毒,实际上对兄长是很有爱的呀,这才是正版亲人嘛。

    好吧,皇家至尊酸极爽极什么的都是吹牛的,事实上本系统不爱浮夸,这道菜就叫个黄河酸汤鱼。倘若一定要加多两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黄河酸汤大鲤鱼。

    朴实低调,不尚浮夸。

    不但不尚浮夸,甚至逆向反浮夸。

    盖因为把山珍海味做成白菜味是很丢人的,把白菜做出山珍海味来才是真的厨神手段。

    邓矮公国宴招待西哈努克亲王的时候,就用的一道“清水白菜”。

    说得是清水白菜,其实是精炼的鸡汤撇去了所有的油腻,一点油花都不许留下。宛如几片白菜,漂浮在清水之中。吃起来却有鸡肉香,却完全不带油腻和烟熏味儿。这才是高洁隽雅的东方气质。

    所以黄河酸汤大鲤鱼还不如就叫做:很低调很简单的黄河家常酸汤鱼。

    在这低调的背后,嗯,咕嘟咕嘟的那锅底汤,才不是什么真正的清水,那肯定是小羊羔肚腩软肉小火熬制的羊肉汤。鱼配上羊,才是至鲜。

    蒯飞甚至还嗅到了百合和芦荟的清香。

    也不知道俺妹为什么选择这两款很罕见的配料,但俺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心想,这大概应该是跟清水白菜同理吧,英子大概是为了把肉香四溢的羊肉汤,也伪装成一锅白开水的清澈模样。

    所以恐怖片的氛围根本就不存在,飞哥感受到的就是厨神的专注态度以及俺妹今天棒棒哒这样的赞赏。

    然而,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又是怎么来的?

    她不该是个全息投影吗?她的身体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去攻略吗?

    然后她是哪里来的力量可以独自下手宰鱼?

    一个全息投影应该没办法拎着一把钢刀走来走去的吧?

    莫非这刀,这鱼,这锅,这正在滚开的汤,全都是系统虚拟的假象?

    蒯飞决定走过去摸摸那柄剐鱼刀,看看是真刀还是数据化的影像。

    ……笔趣库 www.biqiku.com